Download...

“那誰,趕緊的賣一安科技…那誰,趕緊的全買杭州解百!”汆子大喊着直撲裏屋。


杭州解百漲停了。

賈空濤和熊二碧看着六位數的封單,很滿意的回到椅子上,這次他們倆人的眼睛裏都是笑容,看見楊瑋同學真的比見到親爹都親,“楊瑋老弟,你說這個票能漲到多少?”熊二碧問。

楊瑋端着茶杯學着劉神仙的樣子,慢騰騰的回答道:“思想有多高就會漲多高!”說完,茶杯往茶几上一放,整整衣服回去和米莉兒親熱去了。

“高人!真是高人呀!”熊二碧和賈空濤在後面連連的挑起大拇指,誇獎的無可無不可。

說起來真是有意思,杭州解百漲停了,一安科技也悄然的漲了幾分錢,甭小看這幾分錢的股價,這可是主動性買盤而引發的,對此,楊瑋同學心裏有數,他知道賈空濤他們終於離場了,股價就要一飛沖天,真是好日子馬上就要來到。

心裏高興看着米莉兒,發現她更加的楚楚可人,楊瑋心中激盪,狠狠的過去啵了她一個大的,然後手一伸,摸着最爽滑最肉頭的胸…。

今天的行情不算好,整日裏幾乎都是渾渾噩噩的,但是,杭州解百突然的一個漲停立刻在股民中引起啦軒然大波,好多人用懷疑的目光看着這個突如其來的漲停板,不用說就知道,股民根本就理解不了爲什麼突然漲停,很多有這隻股票的股票好不容易見到上漲,也不管以後能漲不能漲,也不管現在解套不解套,先將股票賣了纔是正道,這股太他媽的熬人啦,真受不了!

股民就是這樣,莊家也最喜歡這樣的股民,講話的,沒有這些可愛的股民莊家吃誰的喝誰的?

交易機不斷的“知啦知啦”,可是,好多股民賣出杭州解百之後卻發現,賣出去容易買進難!

有一些頭腦靈活的股民知道漲停的背後一定有少買故事的存在,但是,不管股民怎麼掛上買單也是白搭,因爲根本就買不到,賈空濤已經將封單掛的死死的了。 杭州解百漲停了的消息像旋風兒一樣刮遍交易所的每一個角落,站在樓梯口的大蔥保安雙眼直直的看着顯示屏上通紅的股價,心裏也是蠢蠢欲動,上次聽了楊瑋一句話做了一個單子獲利不少,至今還沒動手操作過呢,心裏早已癢癢的不得了。

要知道在今天的行情裏,能翻紅的股票不多,漲停的股票只此一家!

大蔥保安如此,有兩個人更是如此。

裴京廣和宋光這一對難兄難弟。

這倆人最近聽了楊瑋的建議終於見到了回頭錢,在散戶這一片重新找到了自我,這自我真叫一個得意。

裴京廣掐着腰、宋光揹着手,得意之色儼然是一對某國家最高領袖的雕像,

“老宋,我看杭州解百漲停有些蹊蹺!”

“老裴,我覺得也沒什麼可蹊蹺的。”

裴京廣瞥了他一眼,牙縫裏擠出兩個字,“理由?”

“杭州這個地方我去過,”宋光揹着手環顧四周,看看周圍的人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便更加的得意,“咳咳,杭州解放路百貨是一家大型的百貨,位置得天獨厚,而且這家百貨有二百來年的歷史,可以說是歷史悠久文化厚重,據說還被列爲歷史文化遺產了…”

“您是說在清朝就解放了唄?”一個人不解的問。

宋光一怔,沒明白這人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轉而見此人面露譏笑之色,一吧嗒嘴明白了,便轉口說道:“我說的是二百多年是指前身,杭州解百的前身是個綢緞莊,很有名的麼!”

“哦!”那人點點頭,似乎終於明白了。

可是這和漲停有什麼關係?

大傢伙你看看我兩眼、我看看你三眼,誰都找不到答案,樓梯口處的大蔥保安此時擡起右臂指向一臺懸掛着的電視機,造型頗有偉人指點江山的氣概,原來這臺電視機不停的滾動展示着交易所裏的成交回報,大傢伙按照大蔥保安的指引往電視機上看,就見杭州解百的交易記錄上,一行行一列列的都是吃貨的單子,不用問就知道這吃貨的單子一定是本交易所的,是誰?

衆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最後達成共識,那就是吃貨的人一定是316房間的催牛股票投資公司,只有他們纔有這個實力,別人都是扯!

莊家就是莊家,不服真是不行!

此時的316房間裏歡歌笑語,大家都爲杭州解百的漲停而歡呼,更爲吃到這麼多的廉價籌碼而激動,歡笑中已經忘記了將一安科技割肉留下來的疼,話說回來,這錢都是別人的,割肉了也不損失啥。

賈空濤一臉的紅光,他很愜意的大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看看這個、瞧瞧那個,這嘴撇的夠十五個人看半個月的。

“老熊呀,咱們明天是不是再接再厲,將股價再次拽道漲停的位置上?”


熊二碧連合計都沒合計,“一字漲停…汆子,你認爲呢?”

一旁站立的汆子也很得意,他是這次發動進攻的主力操盤手,功勞自然最大,他得意的說道:“我覺得熊總說的是,咱們絕對不能給散戶一點點的機會。”

“嗯嗯,汆子就是汆子。”熊二碧挑起大拇指不住的誇獎。

賈空濤也讚許道,“我就說汆子的技術無人可比!”

有兩位經理的表揚,汆子更加的不服天朝管了,他不屑的往315的方向撇撇嘴,說道:“只要兩位經理支持,咱們的公司就是世界上最棒的,什麼姓楊不姓楊的,就是小菜一碟,哼!”

“哈哈,有氣魄!”熊二碧和賈空濤同聲稱讚。

……。

一天的交易終於結束了,一安科技的股價也終於翻紅,漲的不多,只有幾分錢,圖表上也毫無任何的啓動徵兆,但是,敏銳的楊瑋同學卻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因爲他從交易清單中看出來有幾百萬股的交易,這在頭些日子是不多見的。

可以確定316是賣家,那麼買家一定是老莊,粗略的算算,這個莊家籌碼又收集了不少,拉昇指日可待。

股價爲什麼漲?因爲籌碼的集中;股價爲什麼跌?因爲籌碼分散。

收盤之後,楊瑋將米莉兒送回家,臨分手的時候楊瑋臉紅脖子粗的約請米莉兒晚上到家中吃飯,米莉兒紅着小臉想了想點頭應允,楊瑋見她答應下來,這心裏這個美呀,比吃了蜜蜂屎都美!

楊瑋開着車直奔鶴月佳華,一進辦公室的門就看見潘美蓮和老溫兩個腦袋瓜子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說着什麼,曖昧之色無以言表,這倆人一見楊瑋進來,立刻分開,神態頗爲不自然。

潘美蓮沒話找話的問道,“楊主任,今天股票咋樣?”

“不好!”楊瑋痛苦的搖搖頭。

老溫嘿嘿一陣乾笑,不冷不熱的說:“炒股票的人十個有八個是傻子、兩個是呆子,沒辦法!”說完搖頭晃尾巴的一陣嘆氣。

楊瑋沒心思去和他們磨牙,更沒心思去管他們之間什麼男盜女娼,他將今天的採購單子審了一遍,該乾的活幹完,然後起身來到總經理辦公室,剛到門口,就聽見裏面傳來說話聲,聲音不大不小但是很輕鬆爽朗。

楊瑋輕輕的敲了兩下門,聽見裏面歐陽說請進,這纔將門輕輕的推開,一看,原來是歐陽正在和一個人聊天,仔細一看,認得,是大美電器連鎖的老馬。

“正好還他一萬塊錢!”

楊瑋心裏想着走進屋,將早已準備好的一萬塊錢往老馬眼前一遞,說道:“謝謝馬經理的一萬塊錢,我可是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什麼一萬塊錢?”歐陽不解的看着楊瑋。

楊瑋笑笑將老馬送自己一萬塊錢的事說了一遍,當然一安科技的事情隻字未提,歐陽明白、老馬卻不曉得,他站起來將錢往楊瑋衣兜裏塞,嘴上說道:“老兄弟,哥哥說話算話,這一萬塊錢就是你的利潤分紅,你可千萬不要客氣呦…我可是是個說話算話的人。”

我靠,一萬塊錢也叫說話算話,有沒有搞錯!楊瑋心裏不待見臉上卻一臉的憨笑,“馬經理,您太客氣了,我老爸老媽從小就教育我不要拿別人的一分錢,何況這麼多的錢,您還是收回吧。”楊瑋說着將錢再次硬塞到老馬的手裏。

老馬嘿嘿一笑,“有這樣的好父母真是難得,好樣的、好樣的!”

老馬半推半就了一番,突然“唰”的一下將錢塞進皮包,隨後雙手護住皮包,臉上紅光閃現光彩照人,他連連的誇獎楊瑋股票做的好、人更好,最後還沒忘記問,“老兄弟,你說杭州解百能漲多少?”



“思想有多高就能漲多少!”楊瑋將這句不置可否的話重複了一遍,真別說,賈空濤對這話很受用,老馬也是如此,他挑起大拇指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對面這個年輕人,心裏讚歎不已。

聊了幾句股票之後,楊瑋才知道老馬此次前來是請歐陽赴約喝酒的,所請之人基本都是商界大老闆,主要課題是共謀發展商業的事情,順便的將財神爺楊瑋一道帶上見見世面,對此,楊瑋推說家中有事,一口回絕。

今天是老媽的生日,外面總有魚翅燕窩也得回家陪陪爸媽,必須的。

下了班以後,楊瑋開着車直奔菜市場,買了一些老爸老媽愛吃的東西,然後一打輪直奔米莉兒的家,沒到近前就看見米莉兒揹着挎包像花一樣正站在那裏等着呢。

一番親熱之後,他們很快回到家中。

此時,老媽正在忙着燒飯,一擡頭看見兒子回來,再一看,後面跟着一個大姑娘,這姑娘長的象七仙女一樣,老媽心裏明白,這一定是兒子時常提起的米莉兒,菜不做了、剷刀直接交到兒子手中,然後拉着米莉兒的手不住的誇讚。

楊瑋做菜就那麼回事,反正能咕嘟熟。

一家四口人盤腿坐在火炕上,吃着家常菜其樂融融。

老爸話不多,只顧和兒子喝酒,不過老爸的臉上堆滿了笑容,沒想到點背了好多年的兒子現在終於翻身了,做爲老人能不高興嗎?

老媽話多,問了這問了那,還不住的往米莉兒的碗裏夾菜,害的米莉兒碗裏的菜摞的象小山似的,吃不了怎麼辦?旁邊的楊瑋只好當菜耙子,米莉兒的碗裏空了,老媽繼續給她夾菜。

“媽,人家願意吃啥就吃啥唄!”楊瑋終於受不了,說了一句。

老媽不樂意了,掄起筷頭子給了楊瑋一下,隨後和米莉兒說:“你看看我這個兒子也不知道心疼人,姑娘你吃,多吃點!”

一頓飯吃到很晚,米莉兒幫着收拾好一切又陪着老媽說了一會話,這才和楊瑋回到自己的屋子裏,一進屋,米莉兒就狠狠的掄起粉拳給了他一下,悄聲的說:“快點給我倒杯水。”

“渴了?”

這不是廢話麼?不渴能喝水?米莉兒白了他一眼,“你以前是賣鹽的出身吧?”

“沒呀?”楊瑋不解。

“就這還不是賣鹽的?都鹹死我了。”米粒兒沙啞着嗓子說。 接下來的幾個交易日裏,杭州解百穩步上揚,成了市場中一個不大不小的亮點,漲幅不是特別的大,但是架不住每天都漲幾個點,想上車想下車的散戶朋友上下自由,莊家只管開車根本不去理會散戶行爲。

終於有一天,杭州解百急速上漲達到了八個多點!

一個挺平靜、挺不起眼的股票被徹底的激活了。

股票被激活了,各路媒體人也被激活了。

某電視臺一則股票節目中,一個油頭粉面分析師坐在講臺後咧着瓢一樣的大嘴,巧舌如簧、唾沫星子亂飛。

“我是航行家軟件分析師,在我們這套軟件系統中,已經輕易的撲捉到了杭州解百這隻股票,大家請看圖表,”油頭粉面說着一指身後的圖表,圖表顯示出杭州解百走勢圖,一個紅色的箭頭指向四塊五毛錢,油頭粉面得之色無以言表,他接着說,“我們在四塊五毛錢撲捉到了這隻個股,就目前的漲幅已經高達六元,朋友們,六元是什麼概念?是百分之五十的概念!”

對桌的女主播左手撐着太陽傘,右手拿着紙巾不住的擦去臉上、脖子上的唾沫星子,臉上卻帶着坑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我們的分析師已經說了,杭州解百這隻股票被他們的軟件輕鬆的抓獲,朋友們想賺錢就趕快撥打屏幕下方的電話。”女主播手巾一劃拉,屏幕下方出現一行字,寫的是,航行家軟件電話400119****。

油頭粉面接着聲嘶力竭說:“我們的軟件不僅輕鬆抓獲了這隻牛股,我們還從基本面中得到印證,那就是公司有高層出來闡明重組預期,走勢說明一切、機會就在手中,請拿起你手中的電話趕快和我們聯繫…!”

油頭粉面說完了,女主播收起太陽傘、擦乾臉上唾沫星子,然後一頓惡捧航行家。

電視媒體這樣,各路報紙也不甘寂寞。

某某報紙在頭版頭條就打出了這樣的一則新聞。

“杭州解放路百貨公司是我國老一輩的百貨公司,公司上市以來,業績穩步上升,公司曾多次被省市**評爲優秀公司等稱號,公司董事長更是表示要在未來的十幾年中從杭州走向杭州…從該股的走勢上分析,我們認爲小荷才露尖尖角,未來的走牛之路還很漫長,相信一顆重組之星已經升起云云!”

當今社會,報紙與電視已經完全左右了人們的生活,尤其是股民,很多人每天起牀的第一件事不是上廁所,而是打開電視看股評,看完股評纔想起來上廁所,這個時候往往軟黃金已經打道回府了,這就是股民一天中的第一件事。

走進證券公司交易所的第一件事是買一份當天的證券報,有的時候一份不夠要買上兩份三份,美其名曰兼聽者明。

“老裴,你看看報紙上寫的,要是那天在漲停的位置上買進杭州解百,現在已經獲利快兩元了,是不?”宋光不無後悔的和身旁的裴京廣說。


“哎,”裴京廣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可不是麼?當初只有四元錢,這才幾天的光景就已經漲到六塊多錢了,這可是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呀!

真是越看越後悔、越後悔越想看,不光是他們倆,滿大廳的散戶幾乎都是一個心理,講話的,短短的一個多禮拜就漲了百分之五十,這要是買進拿到現在那可是真金白銀,看着樣子杭州解百要奔八塊錢去了,那就是翻番呀!

就連一向以沉默嚴謹著稱的大蔥保安也是眼露悔恨之色,恨只恨當初沒下定決心買它一個滿倉。

散戶在悔恨,316房間裏卻是另一番景象。

賈空濤和熊二碧兩個腦袋瓜子湊在一起小聲的嘀咕。

“老熊,我覺得這公司真的有重組預期,要不要咱們將股價做到八塊錢以上?”

熊二碧想了想,說道:“老賈,我怎麼覺得好像還有一筆資金在流進,這筆資金來頭也不小,不會是隔壁的…”他說着朝315房間努努嘴。

賈空濤會意,說道:“我問了老黃,老黃說楊瑋他們並沒買杭州解百,買的好像是一安科技。”

“哦?”熊二碧一機靈,趕緊將電腦切換到一安科技上去,真是不堪不知道,股價嚇一跳。

熊二碧一看,現在的一安科技已經漲到了十一元,漲的不快也不慢,每日裏只漲一點點,但是就這一點點累積起來就是一個大數字,想當初自己割肉的價格不到十塊錢,現在已經有一塊錢的差價了,不過想一想現在的杭州解百倒也寬心。

“老賈,杭州解百不會是真的重組吧?”熊二碧問。

賈空濤撓撓頭,說道:“這個…我聽電視上、報紙上都在說公司要重組,不知道真假。”


“楊瑋不知道?”熊二碧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