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男子一勺一勺先是放嘴上吹一吹,然後輕輕地給小溪往嘴裏喂,而小溪也是靜靜的看着他,就是那麼靜靜的看着他,如果非要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含情脈脈算是再確切不過了。而且那男的那細緻的動作,讓人怎麼看怎麼想揍他。


李夢濤聽見了林志遠拳頭緊握髮出的咯咯吧吧的聲音,李夢濤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好了,我吃飽了。”小溪溫順的說道。

“不行,這些得全喝完,這些都是對你的傷有好處的。”那男的也輕聲細語的說道。

“可是我的傷已經完全好了。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小溪撅着嘴,一副撒嬌的樣子。

“那也不行,就算傷好了也要把這些喝光,這可是我在拉斯維加斯跑了好幾條街纔給你買回來的。再說喝了它對身體也有好處的。”那男子繼續用那又膩歪又肉麻的聲音說道。

“可是我真的不想喝了嘛。”這次小溪撅着的嘴更加可愛更加動人,那撒嬌的聲音也越來越動聽,幾乎能把人的骨頭聽軟了。只可惜這不是對林志遠的語氣,在林志遠的耳朵裏,這就是威力超級大的***和核**,一顆足矣摧毀全世界。

“快喝,再不喝我打你屁股了。”說着就還真在小溪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小溪咯咯的笑的花枝亂顫,還順在他身上打了一下。打鬧完畢後,小溪依然還是乖乖的把東西喝完了。

“哎呀,都這麼大了還吃的滿嘴都是,來,給你把嘴擦擦。”說着抽出幾張紙給小溪細細的把嘴從上往下的擦了個遍,小溪閉着眼睛,嘟着小嘴,樣子及其可愛,及其搞怪以及及其的舒服。

“哎,你們來了怎麼還不進去。”李雨晴的聲音從林志遠李夢濤的身後,小溪病房門外傳了進來。而那個男的還在停留在給小溪擦嘴的動作,而小溪還停留在閉着眼睛嘟着小嘴的享受狀態。

李雨晴的聲音把所有在這一時間進行的事情都驚醒了。小溪睜開眼睛看着站在門口正在看着她在享受着他這位小智哥哥給她擦嘴的動作的林志遠,還有旁邊站着尷尬萬分的李夢濤,以及身後還有還沒明白過來的李雨晴。

“既然你都這麼健康的可以吃東西了,那我就不用再過來看你了。”林志遠說完扭頭就走,李夢濤看着這一幕不知所措,李雨晴走進來一看,暗自大叫不好。趕快追林志遠去了。李夢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追了過去。那個年輕男子看了看,表現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而小溪此時心裏也是萬般不是滋味。小溪多麼想要像李雨晴一樣追上去告訴林志遠,這一切都是誤會,那個只是自己的從小玩到大的一個哥哥,在自己眼裏就只是把他當做哥哥。

可是還不由的她動身起來,自己的媽媽從門外走了進來。

“呦,小智,你來的挺早。”小溪的媽媽熱情的對這個叫小智的男子說道。

“阿姨,我也剛到,剛給她吃完飯。”小智說道。

“小溪,你收拾一下,我們準備接你出院。”小溪的媽媽說道。

“小溪,我幫你收拾。”那個小智殷勤的說道。然後七手八腳的幫小溪收拾東西。 (四十一)

林志遠氣沖沖的出了醫院,後面李雨晴趕快追了上來,一把拉着林志遠的胳膊。李夢濤也風風火火的跟了出來。

“放手,拉着我幹什麼?”林志遠一把甩開了李雨晴的手。

“小溪馬上就出院了,你來都來了,不能把小溪先接回去再說。”李雨晴說道。

“我接她,還用的着我接嗎?”林志遠說道。

“這可能是誤會,難道你不想聽小溪解釋?”李雨晴說道。

“誤會?上一次是誤會,這一次又是誤會。她的誤會怎麼這麼多?而且還都這麼巧,每次都能讓我碰上?”林志遠說道。

“不管怎麼說,小溪還是喜歡你的。你知道嗎?昨天我把你交女朋友的事給她一說,你知道她哭的多傷心?這個李夢濤親眼看見。小溪就是因爲怕你知道了心裏難受,求着我和李夢濤說不要把昨晚的事告訴你,所以我纔沒讓李夢濤給你說這些,你明白嗎?”李雨晴說道。

“那又怎麼樣?你不知道她能隱瞞自己家世的能把我們一騙就是好幾個月的本事。我估計那點眼淚的本事應該也不在話下吧。”林志遠說道。

“我這幾天一直跟小溪在一起,她騙沒騙我心裏清楚。你知道這幾天她多想你,好幾次睡着了,頭上的傷又把她疼醒,多麼希望你能在她身邊一起度過。好幾次睡着了還念你名字呢。難道這也是假的?”李雨晴說道。

“是呀,她想我,她好想我。我今天要不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怎麼會知道她是那麼那麼的想我。”林志遠眼中能蹦出火一般看着李雨晴說道。

“你怎麼能到現在還不相信小溪。莫非真是喜歡上那個樂樂了?”李雨晴說道。

“我當然喜歡那個樂樂了,不喜歡她我跟她在一塊幹嘛?”林志遠說道。

“那你是真的不管小溪了?”李雨晴說道。

“她還用的着我管嗎?”林志遠不再理會李雨晴,直接去了路邊等出租。

看着站在遠處等出租不再理會她的林志遠,李雨晴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誰知道這事就這麼巧。

“你怎麼也下來了?”李雨晴一回頭看見旁邊的李夢濤問道。

“我一個人在上面也不知道該幹些什麼,所以就下來看看了。”李夢濤說道。

“你們今天怎麼回事,看見事情不對就不要上來了嗎,還要跟着他一起湊熱鬧。你不知道他的牛脾氣?”李雨晴埋怨道。

“我哪知道那麼巧,地方他比我都清楚,我想攔也攔不住呀。再說了,你也不整晚在這嗎,怎麼也不看着他們,有你在場他們也不至於那樣?”李夢濤也埋怨道。

“我哪知道,我上廁所之前還是小溪一個人,我一回來你們全來了。”李雨晴也是很無奈。

“看見沒,我今天也是廢了老大鼻子得勁才把他請來,讓你一泡尿給衝沒了。”李夢濤說道。

“你胡說什麼,什麼一泡尿,明明是來那個了,沒辦法忍纔去的。”李雨晴說着也有點不好意思了。真是讓林志遠氣的,這話都開始跟李夢濤說了。

“那現在怎麼辦?”李夢濤把李雨晴剛纔的話裝作沒聽見,直接轉移話題問道。

“跟着他,想法設法把他留在我們學校,一會我想辦法儘快讓他們在學校見面,讓他們有話當面說。”李雨晴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李夢濤嘆了嘆氣說道。

出租車上,李夢濤坐在林志遠旁邊問道:“老大,咱們接下來去哪?”

“當然去找樂樂,我還能幹什麼。對了你不是吵吵着跟我接小溪出院嗎?你怎麼也上出租了?”林志遠知道是李雨晴讓來的,故意問到。

“我我我,我想去你們學校玩玩,順便像你一樣找個妹子。”李夢濤說道。

“呦,今天膽肥了,你不是已經認識了我們班裏的李雨晴了嗎?而且還是我的同桌。咋還準備踏兩條船?”林志遠問道。

“人家小晴就不喜歡我,我們倆不算。所以我去找妹子不算腳踏兩條船。再說了,你也不是?”李夢濤說道。

“我跟小溪分了,所以我也不算。再說了,我們學校的妹子不喜歡多話的人。所以你要想在我們學校找妹子,就給我閉上嘴。”林志遠說道。李夢濤也聽出來意思了,所以也就不再說話了。

出租車到了林志遠他們校門口,只看見黑壓壓一片人羣如同人山人海一般站在校門口。

“我說老大,你是不是錯過你們學校的什麼活動了?咋這麼多人站在校門口?”李夢濤看着這一幕奇怪的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我怎麼會知道?”林志遠也是看着這一幕場景感到奇怪。

“你不是想泡我們學校的妹子嗎?去問問咋回事?”林志遠對李夢濤說道。

“這是你們學校,你問不是更方便?”李夢濤說道。

“你以爲我跟你一樣傻?我當然知道我問更方便,萬一是重要活動我這不是擺明告訴他們我缺席?”林志遠說道。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說着李夢濤搖了搖頭走向前找了一個看着長得不錯的妹子問去了。看見這一幕,林志遠笑了笑,這小子在這方面還不傻。

“老大我終於問出來了。”李夢濤跟那妹子聊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才跑過來。

“要你問,等的人都快老了。我早就知道是在幹什麼了。”林志遠說道。

“老大你怎麼知道的?”李夢濤奇怪的問道。

“我早就看見橫幅上的字了。”林志遠說道。

“什麼橫幅?在哪?我怎麼沒看見?”李夢濤奇怪的問道。

“你光顧着和妹子聊天了。就在和你聊天的妹子的後邊的左邊第三個男生的後邊的右邊第五個女生的身後就是橫幅了。怎麼樣那個妹子的聯繫方式要下來了?”林志遠問道。

“老大,橫幅藏的那麼隱祕你都能看出來,牛人。那妹子我問了,電話她現在沒有,QQ她不常玩,msn她說不了解。”李夢濤說道。

“那不就是沒問到嘛,還那麼多廢話。”林志遠不屑的說道。 (四十二)

“老大,既然你知道了他們這些人在幹嘛,那你爲什麼還要待在這?”李夢濤說道。

“難道讓我待在這不是你的任務?再說了,我也想看看他們裝逼。”林志遠說道。

就在他們正說話的時候,學校門口那條街開始有動靜了,聽到動靜林志遠他們的教導處主任開始動員大家,隨後後面的橫幅也開始有幾名學生舉了起來。只見橫幅上寫道:迎接關氏股份董事長兼總裁湯唯娜女士千金關小溪同學康復出院迴歸母校。

“我去,小溪的家世這麼牛逼,關氏股份可是殺進全國五百強的大公司呀。”李夢濤一邊感慨着,一邊看着林志遠。

“你就那點出息。”林志遠都賴的看李夢濤。

“你光說的那麼義正言辭,她是你女朋友你當然淡定了,要換是我女朋友,我也可以像你這樣靜靜的看着他們裝逼。”李夢濤說道。


“我在給你重申一遍,我和她已經分手了。你要羨慕讓給你了。”林志遠說道。

“那不行,就算你們分手了我也不能趁老大之危呀。”李夢濤說道。

“啊,學校藉此機會給自己拉了條大腿,還給自己打了場廣告。只是這些同學們,這麼早就要接受這個社會殘酷的打擊。”林志遠感慨道。


正說着一輛黃色豪華車子緩緩向學校門口駛來,然後校長示意政教處主任,政教處主任喊到:關令千金,康復出院,迴歸母校,蓬蓽生輝。然後後面的同學們跟着一塊喊起了口號。

在聲聲口號的響應下,車緩緩的停了下來,一箇中年男人走了下來,接着一箇中年婦女也走了下來,身旁牽着穿的像個公主一樣的小溪,就差頭上戴個皇冠了,隨後是哪位給小溪喂吃的那個小智哥哥,然後李雨晴帶着目瞪口呆的神情走了下來。

“我操,保時捷。這才幾天又換車了。”旁邊的李夢濤直接叫了起來。

“後悔了跟我一塊先回來了吧,不然你也可以感受一下豪車的舒適,衆星捧月的感覺。”林志遠看着一旁站着的李夢濤說道。

“我說老大,你跟小溪鬧鬧情緒也就算了,別那麼認真,就真分手呀。這樣的女朋友別人想都想不來的。”李夢濤嚥着口水說道。


“我不是說了嘛,你要我讓給你。”林志遠說道。

“老大,我不是也說了嘛,我趁誰之危也不會趁你之危。”李夢濤說道。

“那你就給我出息點,把你的口水擦乾淨。人窮要窮的有志氣,絕對不能讓這些有錢人瞧不起。”林志遠說道。

看着由校長帶頭將蜂擁而上的人羣向兩邊疏散開,小溪和她媽媽走在前面,猶如電視上那些奧斯卡明星一樣光輝四射,光彩照人,後面跟着那個小溪的小智哥哥和他的姚伯伯,而李雨晴個二貨居然也厚着臉皮跟在後面。

看着李雨晴那傢伙林志遠就有種想K她的想法。真是把我們這些窮人的臉丟光了,一點志氣也沒有。於是林志遠再也看不下去了,也不理會李夢濤還在那沉寂的樣子,直接走出人羣,打了個出租找樂樂去了。等李夢濤反應過來早沒林志遠的影了。

“開學的時候給你說了,要低調要低調,小溪要在這學習的。你這麼一弄小溪以後怎麼安心上學了。”小溪的媽媽對着旁邊的校長說道。

“湯女士,這事我不知道,只是政教處王主任的主意,我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校長說着對着政教處主任使了使眼色。

“哎呀,其實我也沒辦法,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和同學們相處久了,她最近病了大家都很想去看她,可是這裏是學校,大家要上課,就不能去,所以同學們就自己組織了今天的這個儀式。”政教處主任說完看了看校長,校長給他了一個棒的手勢。

後面的李雨晴聽見了,心裏在想:這政教處主任也真能吹,還同學自己組織。平日裏自己和小溪在學校裏走來走去也沒見有幾個人認識她們是誰的。

把小溪的媽媽和小溪這部分人迎進了學校,然後同學們慢慢疏散,剛纔那陣熱鬧情形立馬消散了。看着散去的同學,清醒過來的李夢濤立馬發現早沒有林志遠的影子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林志遠什麼時候走的。,只剩下他苦逼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經過了這場鬧劇,校長又是請吃飯又是請喝茶,直到小溪媽媽走的時候天都快黑了,李雨晴這才和小溪拖開身,本來還想着回學校讓小溪和林志遠好好談談呢,可是現在一鬧,別說林志遠會不會等,就是李夢濤也不一定在那等着了。

就在李雨晴傷腦筋的時候看見林志遠大搖大擺的從學校門外走了回來,李雨晴拉了拉小溪,小溪也看到了林志遠。

“小晴可以呀,今天坐了回豪車,當了回明星,要沒猜錯肯定也吃了一次山珍海味吧。”林志遠遠遠的看見李雨晴和小溪,知道遇見了就避不開了,既然避不開了就直接走上去說道。

“怎麼,聽你這口氣,你還不服。不服你怨誰呀,誰讓你跟小溪嘔氣。”李雨晴說道。

“你放心,我還不至於這樣沒出息。人窮可以,但是一定要有志氣。所以你今天這風光我既不羨慕也不稀罕。”林志遠說道。

“不稀罕?不稀罕你跟我廢的什麼話?”李雨晴說道。

“只是昨天我家樂樂太過豪爽,不小心讓你爲難了。所以她想在明天晚上請你一起去鐘樓市中心過狂歡夜。你懂的我們是窮人,比不上那些即去阿拉斯加看風景,又去過拉斯維加斯吃美食,更是給不了馬爾代夫的浪漫的情調,所以我就不歡迎關小溪小姐蓬蓽生輝駕臨了。”林志遠說道。

“林志遠,你什麼意思?”一直以不說話爲主的小溪說道。

“沒什麼意思。之前不知道你高貴的身份所以之前做過什麼對你大不敬的事還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別和我們這些山野村夫的鄉巴佬一般見識。”林志遠說道。

“林志遠,我沒怎麼得罪你吧,你幹嘛用這些話損我?”小溪靜靜的看着林志遠,眼中委屈的幾乎快要流出眼淚一般說道。

“沒有得罪我,我只是突然發現我的不知天高地厚,害怕衝撞你,所以說話直接了些。我現在才知道你之前說的我們連同學關係都算不上的那句話的意思了。對不起,是我之前太過狂妄了。以後再也不會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林志遠說道。

“我們分手吧。”林志遠淡淡的說道:“哦,對了,我們好像根本就沒談過。既然沒有牽手那應該也沒有分手吧。所以明天我女朋友樂樂的邀請,你還是別來了,我怕我們真的沒法招待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