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楚老爺就是看上這丫頭長的漂亮纔要娶的,她那兩個女兒和她一樣,肥頭大耳的,要不然怎麼會輪得到她呢?


“葉姑娘,你願意跟我走嗎?”沐雲帆看向葉沫楹。

葉沫楹咬着下脣,快速的點了點頭。

“看到了吧,葉姑娘是自願跟着我走的,大家都看着她點頭了,還有,你這叫拐賣人口,是方犯法的,不如我們去刑部問一問如何?”

“犯……犯法的。”葉沫楹的後孃一聽,瞬間心虛了。

她只是想用葉沫楹換幾兩銀子而已,哪想得到會是犯法的。

隨即!

她滿臉陰沉的看着葉沫楹,“沫楹,跟我回去。”

“我不會跟你回去的,我已經答應三公子了,回去之後,你又會想方設法的把我賣掉,我孃親教會了我善良勇敢,所以我纔會任勞任怨五年,現在,我要爲自己而活。”葉沫楹怒視着她後孃,這是她第一次這樣理直氣壯的說出自己的委屈。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難道你不想管你父親了嗎?”女子目光警告的看着葉沫楹。

“他若是不同意,你敢把我賣到青樓裏嗎?”葉沫楹清亮的雙瞳瀲着盈盈水光,但心更痛!

“既然這樣,那就沒有必要在回去了,走吧!”沐雲帆抱起馨兒,四人帶着葉沫楹離開。

葉沫楹後孃看着她們離去,卻不敢多半句嘴。 是夜,沐雲軒帶着蘇紫陌回到了空間指環戒裏。

蘇紫陌將自己精神空間裏的所有的寶盒拿了出來。

大大小小一共有二十多個盒子。

沐雲軒一看,微微一愣!

微笑着看着蘇紫陌,微微打趣地問:“陌兒,你把裏邊的寶物全部拿出來了?”

蘇紫陌幽幽的瞟了他一眼,“我沒時間一個一個找呀!這是最快的辦法。”

這做賊的時候,心虛的時候多呀!

“也是,陌兒,你歇一會,我看看都有些什麼,若是有天靈玄魄石,那麼我們就能儘快把赤烏修復好了。”

蘇紫陌漫不經心的看着這些大大小小的寶盒。

“雲軒,我們本來是去找天靈玄魄石的,到頭來,卻忙着救人了,不過我聽到那城主和巫師的對話,天靈玄魄石應該是在城主府的,那巫師讓城主第二天送給巫神,如果這裏邊沒有,那拿到天靈玄魄石的機會也就不大了。”

沐雲軒擡眸,幽幽的目光靜靜的看着她。

“那麼在……”

“都聽到了,那巫師還說你長的俊美無雙,想見一見你呢?”蘇紫陌突然笑着打斷他的話。

“嗯哼!”沐雲軒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一聲。

那城主和巫師夠激烈的。

蘇紫陌突然眯着大眼看着沐雲軒。

嘴角邊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雲軒,看你這個樣子,不是聽到了,應該是看到了吧?”

沐雲軒輕輕的看了她一眼,要知道,他當時也是無意間闖進去的。

蘇紫陌一看微微一怔!

她居然猜對了。

“不對呀!你可是在相反的方向出現的?”

蘇紫陌後知後覺有些不對勁,難道還有其他的密室。

“陌兒,我是被人引到那裏的,不過我可以保證,我什麼都沒有看清楚,扭頭就走了。”沐雲軒認真的看着她,他可沒有那方面的嗜好。

蘇紫陌玩味一笑,別有一番風味,“你緊張什麼?我又沒有說什麼?在說了,撞到那種事事情可不是好事?”

沐雲軒一看她那玩味的樣子,突然覺得自己的緊張確實有些大驚小怪了。

“你呀!”

沐雲軒寵溺的捏了捏她的臉頰。

開始把寶盒一個一個的打開。

“陌兒,都是玉石,而且還都很漂亮,散發出幽幽瑩光呢,可沒有像天靈玄魄石的。”沐雲軒微微蹙眉看着盒子裏的玉石。

蘇紫陌挨近一看,果然都是石頭一類的東西,晶瑩剔透的,非常漂亮,宛如水晶燈一樣,散發着幽幽光芒。

“雲軒,拿赤烏出來試一試,看看這些玉石裏有沒有可用的修爲。”

這些東西,蘇紫陌不敢隨意的碰。

“嗯!”

沐雲軒快速拿出赤烏,不一會,赤烏一出現,瞬間將寶盒裏散發着微微幽光的修爲全部吸走。

“哇!”蘇紫陌看着赤烏的速度,微微一驚!

“雲軒,這赤烏真是來者不拒,你看這些玉石,全部都變成黑色了,難道這些石頭是巫靈?”

沐雲軒搖了搖頭,“陌兒,不像,巫靈類似瑪瑙,而且裏邊都會出現菊紋,菊紋代表着巫師的修爲,這些石頭不像巫靈。” “不是巫靈,那赤烏吸收了不會有問題吧?”

蘇紫陌有些擔心的走到沐雲軒身邊,仔細看了一眼赤烏,赤烏也沒有任何動靜,似乎一點都沒有被修復,那幾條熟悉的裂痕依然還在。

“赤烏沒有問題,但也沒有被修復。”

這設定崩了 沐雲軒手摸着下巴,俊目微微眯着,淡淡的打量着手中的赤烏。

“陌兒,看來天靈玄魄石被他們藏到了更隱蔽的地方去了,我走的那個通道,什麼都沒有。”

蘇紫陌漫不經心的往牀榻走去,那水亮的大眼裏,黯然神傷,心情也有幾分壓抑。

“沒關係,我們昨晚救了那麼多人,也值了,我們可以在慢慢聚巫靈。”

蘇紫陌躺在牀榻上,目光靜靜的看着精緻的紫色紗帳,沒有找到天靈玄魄石,心裏多多少少是有一些失落的。

沐雲軒一看,微微一笑,異常的妖嬈。

他闊步走過去,坐到牀榻邊,“陌兒,沒有找到天靈玄魄石,是不是有些失望了?”

蘇紫陌收回目光,身子挪了挪,伸手抱住他結實的腰,將頭埋在他的身側。

有些悶悶地說:“有一點,太想看看櫟兒和齊兒還有馨兒了,他們長高了許多,有一年多沒有見過她們了呢?”

沐雲軒抱着她往裏挪了挪,脫了身上的衣服,躺下緊緊的擁着她。

“陌兒,我們先去千凝城看一看,若是千凝城的人願意幫助我們,很快我們就能攻上磨盤山的,若是那樣,我們很快就能拿到解咒石,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蘇紫陌側身,和他面對面,微微咬着下脣看着他。

“若是他們不願意呢?”

沐雲軒燦然一笑,又挨近了她幾分,彼此身上散發出的氣息,都讓對方沉迷。

“陌兒,不會的,千凝城和磨盤山積怨已久,即使沒有我們出現,他們之間,早晚會有一場惡戰的,如今有了我們的加入,他們也會覺得是一次好機會的。”

“也對,不過巫師的巫獸太噁心了,而且刀槍不入,若不是我的迷迭之翼厲害,我早就交代在那密室裏了。”

蘇紫陌語氣中忿忿不平。

一想到那十一隻巫獸,蘇紫陌就全身惡寒。

那老巫婆怎麼會孕出那麼噁心的東西來呢?

還好她現在不用吃飯,若不然,她三天也吃不下飯去。

“我沒見過。”沐雲軒俊眉微蹙,他聽到的嘶吼聲難道就是巫獸發出來的。

“還好你沒有見過,你若是見到了,你會好幾天吃不下飯的。”

一想到那些巫獸,蘇紫陌有些寒毛卓豎,不是因爲它們厲害,而是因爲它們太噁心了。

“睡吧!雲軒,我現在一想到那些巫獸,心就覺得像無數蟲子在咬着一樣難受。”

“嗯!”沐雲軒輕輕嗯了一聲,那充滿磁性的聲音令人淪陷。

蘇紫陌身子不由自主的挨近了沐雲軒幾分。

這下可稱了沐雲軒的意,他的邪魅一笑,快速的吻上了那嬌豔欲滴的紅脣……。

蘇紫陌猛地瞪大眼眸,卻被淹沒在那鋪天蓋地的吻裏……。 陽春三月,微風和煦,綠柳如煙,四處春意融融,萬物復甦。

可三月的天氣依然乍暖乍寒。

蘇紫陌和沐雲軒不敢耽擱時間,一大早起來就趕路。

雲城的早晨,萬木競秀綠茵遍地,春色怡人。

蘇櫟每天都是早起,他洗漱完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雲城神池洞給孃親請安!

剛剛出門,卻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子站在雲霄殿門外。

手中提着籃子,看到蘇櫟出來,她有些侷促的將手中的竹籃遞給蘇櫟。

“少主,這是你要的東西。”

蘇櫟蹙眉,“你是昨夜三叔帶回來的葉姑娘?”

“嗯!”葉沫楹輕輕嗯了一聲!

“三公子說,讓沫楹過來伺候少主和小姐。”

“伺候我和妹妹倒是不用,你跟我去一個地方,青蓮姨最近快要生產了,她不能再去後山照顧我孃親,葉姨也不需要做什麼? 大妖通靈 就是每天打掃一下週圍就可以了。”

蘇櫟正好缺這的人手,青何姨也沒有時間來雲城,不如就讓這葉姑娘去。

他閱人無數,知道她是一個善良的人。

“是,少主。”葉沫楹點了點頭,她非常喜歡這雲城,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輝煌的房子,雲城裏的人也很和善。

整個雲城春光融融,春意闌珊,蜂飛蝶舞,四處呈現出生機勃勃的美景。

蘇櫟帶着葉沫楹來到神池洞外,交代了青楓和敬淮,以後由葉沫楹來打掃神池洞。

青楓一聽,也同意了,蓮兒最近不方便上山,再找一個也好。

敬淮一看,來了一個大美人,可開心了,之前都是他看着青楓和青蓮恩愛,現在好了,他也可以沒事調戲一下美女了。

蘇櫟帶着葉沫楹進了神池洞。

一股涼意襲來,葉沫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這裏邊很美,可是爲何會有一副水晶棺材?

正在葉沫楹疑惑之際,蘇櫟突然轉身說道:“葉姨,你在神池洞裏打掃的時候,不得靠近水晶棺材,只能拿走水晶棺材旁的糕點和水果,糕點和水果我會每天親自送過來,天黑之前必須拿走,時間長了會有味道,我孃親不喜歡有異味在周圍。”

“是,少主!”葉沫楹硬着頭皮點了點頭。

他的孃親已經死了嗎?

少主的孃親應該是明月山莊的莊主呀!

她死了嗎?

不應該呀!

皓月國也沒有在傳呀!

她不由得擡頭,好奇的看着水晶棺材。

“葉姨,這是長明燈,不能滅,若是火小了,你必須立刻通知我和外邊的青楓和敬淮兩位叔叔,還有,這裏的事情你必須保密,出了這裏,你就要把在這裏看到的一切忘掉。”蘇櫟的語氣比較嚴肅。

“是,少主,少主放心,奴婢不會和任何人說起這裏的事情的。”此刻,葉沫楹有些緊張了,她大眼裏閃爍着真誠的光芒,不過少主這是讓她整日的待在這裏嗎?

蘇櫟交代完,提着點心和水果走到長明燈前跪下,他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

“孃親,櫟兒來給孃親請安了,孃親,青蓮姨現在不方便來照顧孃親了,櫟兒給孃親找了另外一個人來,孃親不會介意吧,她叫葉沫楹,櫟兒不在的時候,葉姨就負責照顧孃親了。” 蘇紫陌一聽,微微蹙眉,“雲軒,櫟兒說,他又找了一個人到神池洞裏來打掃,照顧我,我都死了,躺在那也沒事,幹嘛要弄個人去那看着一個死人給人家心裏添堵呀?”

沐雲軒一聽,卻微微蹙眉,他最不願意聽到的就是從陌兒的嘴裏聽到這個死字,“陌兒,青蓮有孕在身,再怎麼也要有一個人打掃神池洞呀?”

蘇紫陌搖了搖頭,對於她來說,不需要,完全不需要。

葉沫楹看着蘇櫟磕完頭以後,又繞道水晶棺材旁邊,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話。

她在一旁聽着,很是心酸。

她孃親也去得早,沒有孃親在身邊,就等於失去了天下一樣,少主那麼小就失去了孃親,她看就很心疼。

人,是種很奇怪的生物,面對未知,永遠都會心懷好奇,想要去探尋它,瞭解它,掌控它,哪怕這未知,帶着致命危險!

葉沫楹太過好奇,便走到蘇櫟身邊才停了下來,凝視着水晶棺材裏,那一張絕美無雙的容顏瞬間令她震驚不已!

“少主的孃親真的很美!”葉沫楹的話不由自主的說出口。

她知道,今日不管是誰站在這裏,也會是一個和她同樣抱着好奇心的人,想一探究竟的。

早就聽聞明月山莊莊主容貌傾城,今日一見,比傳聞中的更美!

“葉姨,我孃親沒有死,她只是睡着了,你不用害怕,過不了多久,我孃親就回醒過來的。”

蘇櫟聽到葉沫楹誇自己的孃親美,沉重的心情也好了幾分。

葉沫楹緩緩一笑,“少主說笑了,夫人這樣漂亮,怎麼都不會讓人感到害怕。”

之前,她是有幾分害怕,可是見到真人以後,她便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

若是夫人能醒過來,她希望夫人能夠早一點醒過來。

水晶棺材裏投射出他們一大一小的身影,卻瞬間彎折!

“少主,我會做很多點心,少主告訴奴婢,夫人喜歡吃什麼東西,奴婢會每日爲夫人做的,奴婢也希望夫人能夠早一點醒過來。”

葉沫楹本就生得極美!微微一笑,異常的燦爛。

“好!葉姨那孃親一定會非常開心的,葉姨不用自稱奴婢,就自稱你的名字吧,我孃親不喜歡以奴婢自稱。”

“少主,沫楹知道了。”

兩人相視一笑,蘇櫟突然覺得自己選對人了。

“那就有勞葉姨了。”蘇櫟起身,他該離開了。

“少主放心的去做事,這裏沫楹會照顧好的。”沫楹的聲音很輕,讓人聽着心裏暖暖的。

“嗯!”蘇櫟看着水晶棺材裏的孃親。

“孃親,櫟兒走了,明兒一早,櫟兒再過來看孃親。”

看着蘇櫟離開,沫楹便開始打掃周圍的一切。

“唉!”蘇紫陌嘆了一口氣。

“青蓮好不容易養胎去了,我突然覺得,耳根子可以清淨幾天了,這又來了一個,青蓮那小丫頭,有身子了也不愛惜自己,每天都要哭一次鼻子,搞得我都以爲自己真的死了。”

“陌兒……”

“讓開,快讓開。”不遠處,突然傳來一個少年急迫的聲音,打斷了沐雲軒的話。 蘇紫陌和沐雲軒看過去,是一個騎着麒麟神獸的少年,大概十六七歲的樣子。

紅龍大君 他和麒麟神獸如箭矢一般衝了過來。

“九翼,快,飛高。”沐雲軒快速的喊道。

可是已經來不及,麒麟神獸已經快撞到它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