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楊家和花虞的關係並不好,楊綵衣更是跟花虞有過好幾次矛盾。


她設宴。 花虞不去,才是最為正常的!

「是,奴婢明白了。」碧衣回過了神來之後,便應承了下來,不再多言。

花虞瞧著,便也沒有再多說些什麼,繼續神色淡然地吃著自己的早膳。

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些個人,居然那麼的有恆心。

為了能夠讓她出宮去,簡直是煞費苦心。

今天是賞菊宴,明日是醉蟹宴,實在不行,就說是自己的生辰。

連著幾日,花虞都收到了這樣的帖子,且這些個人也算得上是費盡心思了,給她下帖子的人,從楊綵衣,到楊綵衣的庶妹楊書情。

然後到江愫芸,還有另外幾個京城當中,她連名字都沒有聽說過的貴女,皆是給她送了一個貼子。

從一開始的一天的一個,被她拒絕了之後,這些個人顯然是有些跳腳了。

變成了一天兩個,甚至是一天好幾個的事情也出現過了。

花虞一概拒絕,開始還聽人說幾句,到了後面,直接讓碧衣都給處理了。

還讓人吩咐了宮中所有的侍衛,日後這種帖子,不需要理會,誰若是再幫人遞帖子,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這般吩咐了一通之後,才消停了一些。

魔改大唐 只是花虞不知道,對於京城的貴女們來說,這樣的帖子,都是她們露臉和結交人的機會。

花虞每一次都拒絕,落在了這些個人的眼中,未免就得了一個孤僻,不好相處的名號。

加上她之前的名聲也就那樣,在出了這些個事情之後,她在京城的聲氣就變得更加不好了。

可她不在花府,而在皇宮當中,旁人就算是心中不痛快,也是拿花虞沒有任何的法子,只能夠自己湊做了一團,私底下議論花虞的事情。

這些個日子,花虞雖說人沒出現,卻一直都活在了別人的口舌當中,儼然成為了京城的一大風雲人物。

不過說來也是,似她這樣的,一個女子,還入了宮做了個假太監,這就算了,非但沒有受到任何的責罰,竟是還逃過了一劫,成為了皇上身邊的女官。

此事怎麼看怎麼稀罕,被人議論,也是難免的事情。

只這些個事情,花虞都沒有放在眼中,她也不在意外面的議論之聲。

反而是有一件事情,讓她有些個糾結。

先是褚凌宸的態度。

打從那一日之後,他是連見都不見花虞了。

不過,不見花虞卻也不見後宮別的女人。

且對花虞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別的不說,這才剛剛入秋,就已經讓底下的人,給花虞送來了冬日裡要穿的衣裳。

這個待遇,別說是一般的宮女奴才了,就是後宮的那些個妃嬪們,也是沒有的。

可這光送東西不說話的模樣,實在是讓花虞有些個頭大。

她以為褚凌宸就是不高興一陣子,沒想到這一次他的不高興還真的是挺嚴重的。

除了這個之外,便是靜榮太后之事了。

那一日,顧南安見過褚凌宸之後,花虞便知道,靜榮太后應該要被解除禁足了。

恰巧,就是褚凌宸對她冷遇的這幾日里,那靜榮太后被解除了禁足。

所以說,這人要是倒霉起來,那真的是喝口水都塞牙縫! 花虞本身不怕這個靜榮太后,可她們兩個人之間,說起來那也是有仇的。

尤其因為她,讓靜榮一個太后被禁足了那麼些時日,對外還說是生病來,光是想一想,都能夠知道那靜榮心中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觸了。

這幾日解除了禁足之後,靜榮宮中的宮人,已經來找過花虞好幾次了。

每一次來,也不是有些個什麼特別的理由,都是說太後有些個事情要問花虞,或者說是有關於宮中的事情。

畢竟,花虞的頭頂上,還有個大內總管的頭銜呢。

有些事情歸她管,便是靜榮那個有名無實的太后,也是沒辦法的。

花虞推脫了幾次。

開玩笑,楊綵衣等人的宴會,就是鴻門宴了,這個太后叫她過去,可想而知會做些什麼了。

何況在花虞看來,靜榮的面目是比那楊綵衣還要令人憎惡一些。

那楊綵衣是本身性格就是如此,且她的惡表現在了外面,從不裝相作偽。

而靜榮呢?

不僅是個惡人,而且還非常會噁心人。

別的人,光是她能夠在嫁給了順安帝,做了褚凌宸的繼母之後,還在肖想著褚凌宸的這個事情,就已經足夠令人厭惡了。

這個女人連基本的貞潔觀念都沒有,更何況別的?

可問題在於,靜榮和別的人都不一樣。

她可以拒絕楊綵衣等人的宴會和貼子,甚至還能夠讓楊綵衣的帖子送不進宮中來,卻對這本就在宮中,還算得上是宮內位份最高的太后沒辦法。

一次推脫,二次生病,三次四次不依不饒的。

花虞的借口都快要沒了。

她也實在是鬧不明白,不就是她的女兒身暴露了嗎?

這些個女人為何這麼的著急上火,瞧著就好像是她一變成了女人,就將這些個女人的心上人給搶走了似的。

她倒是想這麼做,那也得要有這個能耐啊!

偏靜榮明面上是皇上的母后,這宮人們不好攔著她,就連花虞也不好說些什麼,加上她的壽辰就在眼下了。

真鬧出點什麼事情來,花虞也不好交代。

一來二去,簡直讓花虞是煩不勝煩。

唯一有一點好處,那就是靜榮再如何跳腳,也不敢闖進這個宸心殿當中來。

上一次施若雲闖進來了之後,褚凌宸責罰了底下所有的宮人,打從那一次開始,便是一隻蚊子,那也是飛不進這宸心殿來的。

別說這邊守衛森嚴,就是那些個在外圍做事情的宮女太監們,也不敢輕易地做些什麼。

靜榮想要見她,那還真得要她出去不可!

可躲在了這邊也不是個辦法。

花虞想來想去,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要拿出一個態度來。

讓所有的人看看,她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人!

如此這般下定了決心,今兒個天色一暗,花虞便溜進了那宸心殿當中。

沒錯,她是來給褚凌宸賠禮道歉的。

這就是她的態度。

她主要的態度,就是要找回自己的大靠山。

否則還真的用眼下的這個身份去跟那個靜榮對峙?

只怕靜榮揮揮手,都能夠讓人把她給撕咯!

這麼一想著,花虞就覺得,對褚凌宸低下頭,似乎也沒什麼難的! 花虞是說做就做的人,當日下了決定,傍晚便去了宸心殿當中。

那孫正和劉衡兩個,看見她進去了,卻也什麼話都沒有說,權當做自己沒有看見一般。

主要這一段時間,花虞不出現,褚凌宸身邊的空氣都變冷了,他們做什麼事情都端著十二萬分的小心,唯恐惹怒了褚凌宸。

眼下花虞也不知道怎麼就想通了,總歸這是一件好事就行了。

宸心殿內很是安靜,花虞手裡面還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面放了一盅湯。

當然了,這湯並不是花虞自己做的,她打小讓人當成男孩子養大,對於烹飪做飯這一類的事情,是不大擅長的。

上輩子倒是會做一些小菜,不過也僅僅存在於不會將自己餓死的一個階段,想要做出什麼好吃的或者是好菜,那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她既是存了心思想要討好褚凌宸,自然不會拿自己那個蹩腳的廚藝來開玩笑了。

只是老早就吩咐了御膳房那邊的人,燉了一盅好湯,就等著這個時候來獻寶呢!

她一路繞過了外殿,往那內殿之中走去。

一進門,便瞧見了褚凌宸正伏案批閱奏摺。

聽到有人進來,卻也頭都沒有抬一下,只忙著手中的事情。

花虞瞧著,便深吸了一口氣,抬腳,走到了褚凌宸的身邊。

「皇上。」她這一路走來,手都酸了,從前的花虞怎麼說也是個叱吒沙場的人物,可如今沒有了內力,沒有了武功,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個廢人一般。

連端著個東西,走一段路,都覺得累。

瞧著褚凌宸並沒有抬眼,也沒有搭理她,她便自顧自地,走到了褚凌宸的身邊,放下了托盤,將那一盅熱氣騰騰的湯,放到了那龍案之上。

她沒有刻意壓低了嗓音,而放眼整個皇宮之中,唯一一個能夠出入宸心殿的女子,便是她了。

褚凌宸手中的動作頓了一瞬,抬眼掃了她一下。

這一抬眼,便看到了她的動作,他頓時就扔下了手中的硃筆,冷哼了一聲。

「皇上,奴才聽孫公公說,您最近很是辛苦,忙著朝中的事情,都沒好好吃飯,便想到了這雪梨乳鴿湯最是養人。」

褚凌宸的臉色不好看,甚至都不曾搭理花虞一下,花虞看在了眼裡,面上動了一瞬,卻也沒有氣餒。

反而揭開了那湯盅的蓋子,輕笑著對褚凌宸說道。

那態度,那模樣,還有那個笑容,簡直是燦爛到了極點。

可惜,都是做給了瞎子看!

褚凌宸聽到了她的話之後,冷哼了一聲,起身看了那一盅湯一眼,這湯倒是燉的香氣撲鼻,聞著便讓人口味大開。

可他掃了一眼之後,面上的冷笑便更大了一些。

抬眼掃了那花虞一下,方才道:

「朕怎麼聞著,這是方御廚的手藝?」

花虞介紹這一道湯的時候,刻意模糊了一些,只說這湯好,卻沒說這湯是不是她做的。

掌珠 沒想到褚凌宸只掃了一眼,便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她面上的表情頓時就僵了一瞬,這讓人當場揭穿的感覺,可不大好。 褚凌宸瞧著她臉上的表情僵住了,便收起了自己面上的冷笑,連看都不多看她一眼,便冷聲道:

「知道了,出去吧。」

這是沒說兩句,就要趕著花虞離開。

花虞立馬就急了,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來哄人了,這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就這麼被趕出去了,只怕下一次想要過來就不容易了。

思及此,她把牙一咬,心一橫,啪嗒一下,就跪下來了。

「皇上。」

她這麼大的動靜,褚凌宸也不可能注視不到。

可一回過了頭來,便看到了花虞跪在了旁邊,那一雙漆黑的鳳眸,就這麼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著。

他眼底劃過了一抹神色,面上卻有些似笑非笑的,只冷聲說道:

「你這是做什麼?」

「皇上可是生奴才的氣了?」她卻滿臉的堆笑,對著褚凌宸笑得是一臉的燦爛。

「朕生你氣?」褚凌宸被她這句話給氣笑了,當即轉過了頭來,看向了她,道:

「你倒是說說看,朕為何要生你的氣?」

這話聽著像是一句簡單的問句,可花虞拿眼一掃,就瞧見了褚凌宸那算不上好看的臉色。

這話答不好,估計她就得要從這個宸心殿當中滾出去了。

花虞心中清楚明白,便默默地咽了一下口水,想了半天,這才認真地道:

「那必然是奴才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才會讓皇上生氣的。」

得,這句話說了跟沒說一樣。

褚凌宸面上的表情頓時冷卻了下來,冷眼看了她一下,便要移開自己的目光。

「不過!」花虞眼瞧著他便要轉過頭去,忙不迭補充道:

「奴才已經知道錯了,皇上切莫因為跟奴才生氣,氣壞了身子,否則就是奴才的不對了,皇上,奴才錯了!」

說著,也不看那褚凌宸是一個什麼樣的反應,便抬手,指了一下龍案上面的雪梨乳鴿湯,道:

「這道湯確實不是奴才做的,皇上有所不知,奴才打小就入了宮中,一直扮成個小太監,這尋常女子會做的事情,奴才皆是不懂的,若是真的自己動手做,只怕會惹得皇上更加的生氣才是……」

「你還有理了?」褚凌宸聞言,當即毫不猶豫地戳穿了她。

誘惑勾你一百趴 花虞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女人,便是上趕著來道歉,也沒什麼誠意,旁人不會做湯的,好歹也知道跟著底下的人去學一學,她倒好,直接讓人做了現成的。

跑到了他的面前來邀功。

褚凌宸看著她就來氣,更別說,從前她可是不遺餘力的教過那施若雲,想要勾-引他,便要經常給他做些湯喝。

看來她是只有這麼一個辦法,所以才自己用了上來。

卻不知道,褚凌宸看著,心裡頭就更加來氣了。

「這樣吧,馬上就是太后的千秋了,朕瞧著,不如將你送到太後身邊,就當做是替朕給太后盡孝了,如何?」

褚凌宸這心裡頭的火氣大,卻不直接發作出來,反而是通過了這麼一個方式。

花虞聽到了他的這一句話之後,頓時就變了臉色,忙不迭抬起了頭來,訥訥地看著那褚凌宸,道:

「皇上要趕奴才走?」 褚凌宸聽到了她的這一句話,一抬眼,又瞧見她面上的表情,頓時就笑了。

這一次的笑容,頗帶了一些邪魅的味道,看著便讓人心底發慌。

「你不是認錯嗎?朕這是給你恕罪的機會!」

還恕罪!?

只怕她人才剛剛到靜榮那邊,就得要被靜榮給折磨死了。

想也知道,那個靜榮之前還存了那起子心思,如今她的身份也暴露了,靜榮心裏面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

不把她給大卸八塊了,那都算是對她不錯的了。

花虞思及此,深吸了一口氣,也顧不得其他的了,跪在了地上,便往那褚凌宸的身上一撲。

「皇上!」

褚凌宸分明是看見了她的動作,卻對於她這個投懷送抱的行為,並沒有多加阻止,誰知她竟是一下子抓住了褚凌宸的手。

放在了她的心口上,隨後抬起了頭來,一瞬不瞬地看著褚凌宸,道:

「皇上,奴才的心裏面,其實是有您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