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少年眼淚刷地就流了下來,他哽咽者點頭道:“是的,恩人,我母親怎麼樣了?”


秀鈺嘆口氣,搖搖頭。她知道這少年雖然外表剛強,但內心實是脆弱。秦鳴見秀鈺不言語,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不在人世,不禁悲從中來,再也忍受不住,哭了出來,方纔殺敵時,他心繫一念,渾然忘我。現在猛然面對家人去世的噩耗,怎能不另他傷心難過。

秀鈺走上前,拉住秦鳴的手道:“好孩子,你別難過了,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你媽媽臨走時一直擔心你們,你的二弟被你爹抱走了,你三弟現在藏在村口的樹洞裏,咱們趕緊去找吧!”

秦鳴點點頭,淚流滿面,但是一臉堅毅之色令人動容,

秀鈺扶住了秦鳴的雙肩,問道:你來與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回這樣!”

秦鳴臉上滿是悽楚,哭道:“我也不知道,我正在房外耍劍,猛看房內火光四起,我跑過去,進得房內卻發現滿是屍體,我害怕極了,急忙喊人,可……”秦鳴神情更悲,哽咽着。

秀鈺擰眉道:“哪夥歹徒肯定用了蒙漢藥,拂風吹柳之類的**,那麼然後呢?”秀鈺問道。

“然後我就昏倒了,之後就是這位恩公救了我。”秦鳴說着便指了指身後的“傀儡老仙。”


秀鈺看着秦鳴道:“你說是傀儡老仙救了你嗎?”其時在當時,傀儡老仙的名頭天下皆知,此人神祕莫測,亦正亦邪,古怪得很。

那“傀儡老仙”走到近前道:“在下宇文仁青,不是傀儡老仙,方纔爲了救這小子,所以事出無奈,才假意冒充。”

宇文仁青說完,坐在秀鈺身後的李瑩一見那個中年人就忽然“啊!”了一聲,指着宇文仁青便道:“宇文仁百是你什麼人?”

宇文任青看着李瑩神情也是一震。雙目對視,二人的神情竟複雜難名。

宇文仁青已是中年,相貌並無特別之處,宇文仁青拱手道:“宇文仁百乃在下的堂兄,我這兄弟武義高強,如果是仁百在此,咱們定能無恙。”

“你不要跟我提他!”李瑩忽然喘氣,厲聲嬌斥。


那宇文仁青方得壯年,聽得這話臉上苦笑,他尷尬地拱着手,秀鈺一見便也詫異道:“師妹,你這又是何故?”

李瑩道:“人人都說那宇文仁百無惡不做,我聽了怎麼能不生氣?”

秀鈺沒理,回過頭剛想對宇文仁青解釋,卻見秦鳴渾身顫抖,臉色蒼白,嘴脣青紫

秀鈺急道:“他這是怎麼了?”

宇文仁青見秀鈺神色焦急,便上前道:“無防,待我運功逼毒”。宇文仁青說完,便盤坐在地,雙手數此成指,待秦鳴坐下。

宇文仁青忽感體內不適,他數次運功,卻發現竟有體虛力竭之感,彷彿一口真氣提不起來就要心衰力竭一般。他知道正是這齊玉的那隻毒鏢所致,而齊玉之所以不理會秦鳴,正是因爲業已在秦鳴的身上種下了毒藥。

秀鈺見宇文仁青也是渾身顫抖,所使的功訣用到一半便用的艱難晦澀。她在旁邊乾着急也無計可施。

但秀鈺不知的是,宇文仁青功力超凡,武功卓絕當世也是鮮有對手,並且自然內功深厚,齊玉所使的乃是劇毒的毒鏢,他所見鏢頭青綠,正是毒汞的毒,而非草木蛇蟲之毒,此毒若不及時清除,遺患無窮。

秦鳴和宇文仁青皆中奇毒,但秦鳴中的卻是蛇蟲之毒,毒效猛烈,意在快速置人死地。他雖然壓制得住,但毒素在體內左突右衝,必然會破得宇文仁青在體內所中的穴道。


這時間,二人已經身體左搖右晃,性命以岌岌可危。

宇文仁青暫時壓制住毒性,立即運功便向秦鳴輸運內力,企圖將毒藥逼出,但這時自己體內的毒素也已攻到氣海,他不得不再將自己體內的毒素再行逼出,

如此循環往復,二人都似中毒已深的情狀。秀鈺和李瑩都急忙道:“這鎮上有醫館,可能治得你們的傷麼?”

她們見宇文仁青說自己和秦鳴中的都是奇毒,非一般的毒藥可解,頓時焦急不已。

但就在這時,宇文仁青突然暴喝一聲,聲震寰宇,威勢驚人,震的遠處被火燒焦的屋檐掉落,激起火星,火星四濺,引火而明滅不定。

秀鈺和李瑩更是嚇了一跳,她們柔柔弱弱,竟頭一次聽見一個人能發出如此大的聲音,心想居然有嗓門如此之大的人。

她們正在詫異間,宇文仁青忽然臉色通紅,他站起身,將上衣赤膀,卻見身體也是通紅。宇文仁青將上衣遞給兩名女子,示意她們穿上。

李瑩臉上不知怎麼閃現一抹紅暈,當真柔情似水,嬌婉動人。宇文仁青臉現愧疚,但也是不禁一呆。秀鈺道:“你難道不冷嗎?”

宇文仁青哈哈大笑道:“我真力充沛,況且這時熱毒,非如此不可。”

秀鈺點點頭,和李瑩分撿衣物,披在身上,二人頓感溫暖了許多,此時已是初冬,卻下了如此的大雪,此時天剛矇矇亮,秦鳴坐在一座大石上,一動也不動。

宇文仁青道:此毒極大,我雖能壓制住,但也挺不了多長時間,二位是華山弟子,我想還是找華山的長老醫治纔好。”

秀鈺奇道:“你怎知我們是華山弟子?”

宇文仁青頓時一窘,但就在這時,明淨的早晨忽然四周煙障四起,忽聽一陣尖利的長嘯,

似是貂狐鳴叫,分外刺耳,層層煙霧的中間忽然分開兩旁。

衆人驚疑間,見不遠處在煙霧的正中出現了一道銀光,一個閃亮的銀甲展現在衆人面前,宇文仁青一看,見是一個光滑閃亮的巨型傀儡,那傀儡“走”得近前,宇文仁青當即一驚,口中喃喃道:“傀儡老仙,傀儡老仙,怎麼會是他?”

只見這傀儡,其眼似燈,“全身”肌肉虯突,一雙長臂,五指分明,隱隱閃着銀光,顯是精鋼鑄就。諾大個身軀,走路時沒有金屬磕碰聲,亦沒有沉重的腳步聲,和宇文仁青的“傀儡老仙自是大大不同。”

那傀儡自從走到衆人面前便一動不動,一言不發,突出的大眼看着衆人。過了半天仍無動靜。

宇文仁青急忙出去施禮道:“前輩高人可是江湖鼎鼎有名的傀儡老仙麼?”

那傀儡老嗯了一聲道:“嗯,這纔像話!方纔我站住半天,你們都不出來施禮,如今的小輩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宇文仁青不禁苦笑,心想這人架子真大,他不說話非要等別人先說。”於是他又道:“不知上仙突然駕臨所爲何事?”

傀儡老仙又嗯了一聲道:我剛纔聽有人報信稱有人假扮於我,也不知是真是假。”

宇文仁青卻眉頭緊皺,心道:“那羣惡匪難道逃跑了不成,他們不是都自殺了嗎 ,我親眼看見他們的**是綁縛在腰間,難道**火統都炸不死他們?怎麼能找到傀儡老仙並告狀呢?善聞傀儡老仙脾氣古怪,我更得小心纔是。”

於是他又是一揖,態度謙恭道:“正是在下冒充,因實是事出無奈,且救人要緊,所以才借上仙的威名來嚇唬人。”

傀儡老仙道:“嘿嘿,我天下無敵,縱橫武林已有數十載,未聞有什麼對手,今日你們冒充於我,自然能逢凶化吉,做的極是明智。”

宇文仁青心中暗笑,知道了這人的脾氣,於是臉上正色道:“是是,上仙說的極是,自從我假扮您老,真是如得神助,那羣匪徒便嚇得屁滾尿流,立馬逃走了,連一個照面都不敢打。”

此言一出,秀鈺和李瑩便掩口竊笑,傀儡老仙不以爲意,故意放低聲音道:“恩!你說得不錯,但是假扮時一定要心存善念,不可胡作非爲,更不可作惡。以免敗壞我的威名。” 墨塵拱手又是一禮,目光真誠無邪,年輕俊朗而又杉杉有禮,墨家對他確實也是不薄,能夠養一個廢人十七年不棄,在這個養廢物的大家族,已經算是相當難得了。墨塵也不是什麼忘恩負義之人,即然墨家沒有完全的拋棄他,那他也會真心誠摯相待,所以這一通行禮,到也是發自內心。

「呵呵,大長老你有什麼要說的嗎?」墨楚鳴寬臉滿笑,看向坐在他右邊長眉白須的大長老,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杯,中氣實足。幾位長老和眾人對墨塵出場表現的滿意,讓他非常開心,四弟啊,大哥我終於能為你做點事情了。

長眉白須的大長老神情平淡,放下手中的茶杯,嘖嘖著嘴道「嗯,老夫沒什麼要說的,家主,我們現在就開始,檢測孩子們這一年來的成績吧」

「那墨塵你就先坐那邊去吧,等會也讓你認識認識我們家族的年輕一輩」墨楚鳴點點頭,指了一個左邊的空位讓墨塵坐下。墨塵定眼看去,見左邊眾年輕一輩所在,確實有幾個空位置,點著便是走過去坐了下來。

見墨塵坐下,墨楚鳴微沉了沉聲,目光在殿中眾年輕的家族子弟身上掃過,放下手中的茶杯,語氣沉著接著道「接下來便是墨家一年一度的鍊氣測試賽,相信你們中很多人都有了解,規則依然跟往年一樣,誰的鍊氣修為高,誰得到的家族獎賞就越多,反之亦然……。」

「喂,我叫墨唔蝶,我問你哦…你真的是昏睡了十七年嗎?我好像聽我爹娘說起過你,那你現在多大了?」墨楚鳴台上話依然在講,坐在墨塵旁邊的一個俏美少女,隨意的側過身,目不斜視的依然對著墨楚鳴,聲音卻是對著墨塵,虎牙浩白,可愛的帶著疑問。

可愛少女的問話,周圍的幾個人也是瞬間堅起耳朵,眼神直溜滿是好奇,其實他們也很想問,卻是被這墨唔蝶先問了,也正合意,所以各個神情專註起來。

看著樣子也就十五六歲的可愛少女,滿臉好奇的問出這麼多問題,墨塵頭上露出尷尬。你不是已經聽說了嗎,那還問,真是的,任誰說自己不明不白的昏迷的十七年,哪還有心情到處跟別人說啊!

墨塵心裡鬱悶,卻又見少女和周圍幾人,都是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也只好小聲道「至於我是不是昏睡了十七年,這個卻是我醒了之後他們說的,現在嘛,應該是快十七歲了。」

墨塵興趣缺缺,語氣敷衍,幾人卻是沒看得出來,紛紛瞭然的點頭,轉過身便是開始向其他人訴說,墨塵這苦主悲慘的人生。

名叫墨唔蝶的少女卻是不放過墨塵,稚嫩的可家俏臉上,更是滿滿的好奇,撇了撇嘴吧,直接轉過頭過問道「那你怎麼會說話?會走路?會行禮呢?」在她的認知里,學這些東西是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的,可是墨塵昏迷了十七年來,沒人教沒書看更不會去學堂,這一醒來就樣正常,這怎麼解釋?

「哦……!!!」少女不解的追問,讓墨塵頓時一陣頭大,這讓我怎麼回答,跟你說我前世的記憶沒有消失嗎?卻是又見其他人堅著的耳朵又是伸了過來。心中一陣哀嚎,便只能繼續敷衍道「應該是大伯用了什麼靈丹妙藥,要不然我也不會好得這麼快」

「哦,那好吧」墨塵這答案貌似沒讓少女滿意,在她的想像中,什麼靈魂附體,奪舍重生之類的,那才是她墨唔蝶想要的。只能又撇了撇那小嘴,坐直那身子,不再說話了,因為這時墨楚鳴也要講完了。

「……好,那今年的鍊氣測試賽便正式開始」墨楚鳴說完,手掌之上一道火紅無氣印記生成,一掌向著大殿中央的空地上推出,手印剛剛推出時還只有尺寸大小,拍到地面時卻是化成了近半丈大小的大印,狠狠的印在了殿石中央。『哄』一聲炸響,強大的力量,卻沒讓大殿中碎石飛舞,只是炸響后,大殿的地面便是『噹噹當』的響動起來。

大殿中原本與地面沒什麼區別的一塊石頭,突然緩緩升起,卻是一塊雲紋黑石碑,十數向息的時間便是升到了三丈高大,停止了下來。

「秘寶,測驗黑石碑,還是達到九級第三階的秘寶,這怎麼可能!」墨塵心中暗驚,他從醒來自今,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秘寶兩字,更別說見過之類的了。一直以為這出塵帝國可能沒有秘寶,結果沒想到,這升龍殿之中不及牌扁是一件寶物,而且這地下,居然隱藏有這麼一個達到九級,也就是第三階的秘寶,這升龍殿到底隱藏了多少的秘密?

雖然心裡已是驚得深駭,墨塵臉上卻是沒有表現得多少,只是跟眾人一樣露著欣喜的目光,心裡又是有點鬱悶,這墨家到底知不知道這東西的好處啊,見眾人就像看一塊,有點功能的石碑的眼神,難道就沒人看得出嗎?

鍊氣測試賽,是墨家為了解家族小輩的修鍊情況,也讓家族子弟間,明白相互間的差距。用狀勵的方式,刺激他們不斷的追趕前面的對手,從而使墨家年輕一輩不斷的在這種追逐與超越中,得到進步。使鍊氣越來越奮力,修為也越來越高。


不過這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參加,要求便是未滿十八歲,且已打通經脈聚成氣海,入成武之階,成為一個真正的武者,那才有資格參加。獎勵也是跟據誰的修為越高,越豐厚為標準。

黑石碑出現,殿中的小輩們,開始摩拳擦掌起來,議論聲也是越來越熱烈,而坐在右邊的長輩們,則有的面帶微笑,有的略微皺眉,不知是不是為自己家的孩子高興還是擔心。

「嘿嘿,不知道今年家族年輕一輩第一人又會是誰,我是最看好墨域的」

「切,你懂什麼,這墨域去年也只是拿了個第九,雖然有幾個已經成年不能再來參加,但也不是沒有人比不上他」

「嗯,我看那墨唔蝶就不錯,聽說她在四尊鍊氣學院的南院可是非常出名的人物,我是非常看好她的」

「你們懂什麼,我表哥喜有才去年可是已經到了成武三星了,今年直不定已經到了什麼層次了」卻是身邊一個少女不服,輕聲反駁。

「墨小妮,你就別花痴了,前段時間,我在學院可是看到喜有才跟一個學妹出去玩了」

「你,你胡說……」


……

「好,現在測試石已出,接下為就請葯閣喜管事來讀名單,按照名單一個個上石碑前測試」墨楚鳴大手一壓,一股無形壓力落下,殿中便是靜了下來,點點頭,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茶杯,不再說話。

肥肉一甩,喜汝成那一身騷包的白衣,拿著一本名冊,如小山般站到了黑石碑前,肉眼眯成細縫看著名冊道「第一個,墨天離」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大家 此言一出,秀鈺和李瑩便掩口一笑,傀儡老仙不以爲意,故意放低聲音道:“恩!你說得不錯,但是假扮時一定要心存善念。不可胡作非爲,更不可作惡,以免敗壞我的威名。

宇文仁青連連道:“是是,那是自然,我們借上仙之手將殺人放火的強盜逼退。一則成全了上仙之名,另外我們也保存了性命。”

傀儡老仙聽後,點點頭,道:“你們冒充我已是積德造化,怎麼還能說成全了我?況且我在遠處看了你做的東西,醜陋不堪,怎說的成全了我?”

傀儡老仙說完,宇文仁青急忙又是一揖道:“上仙莫怪。”

傀儡老仙用機械手臂擺了擺手,竟無一絲聲響,他道:“你叫我老仙便是。”

宇文仁青點點頭,就在這時,在遠處的秦鳴忽然突顯異兆,自秦鳴周身,片片雪花落在身上時,竟似易碎的琉璃器皿也般破碎,也似水珠落地。

秦鳴臉上忽青忽白,秀鈺急忙對宇文仁青道:“宇文大俠,這可怎麼辦?”

秀鈺說着,傀儡老仙張口道:“他臉色忽青忽白顯然是上閻羅地府去溜達去了。”傀儡老仙說話時 時而尖利時而卻又鏗鏘有力。

秀鈺一聽更加擔憂,她轉回頭,卻見宇文仁青早已全身白霧蒸騰,雪花落在身上盡皆融化,宇文仁青全身赤紅,雪花落在身上卻又化爲白霧。

此時旭日初昇,由於昨夜下過一場小雪,地面被雪覆蓋,天氣清明瞭許多,昨夜的殘垣斷壁,亂石碎瓦,也盡皆掩埋在地下。

不過這一冷一熱,一動一靜的秦鳴和宇文仁青則已似非人一般,秦鳴盤坐在石臺,全身竟起了一身寒霜,而宇文仁青則似乎燥熱異常,雙手作訣,不停催運功力相抗。

秀鈺見宇文仁青也如此情狀,嚇得啊了一聲,不知如何是好。

傀儡老仙對秀鈺道:“快去燒些柴火!”秀鈺聽罷,急忙在秦鳴的身旁,攏了一堆火。傀儡老仙道:“錯了,你在宇文這小子身旁攏火!”

秀鈺道:秦鳴身子寒冷,怎麼不在秦鳴的身邊攏火?”

傀儡老仙道:人如果沒有外界的介入怎能令一人全身如沸水,一人冷如寒冰?你只看得見表面而看不見實質,秦鳴外相寒冷,實際上是外熱內殮,現在他丹田熾烈如火,如果你外面在攏火一烤,豈不是斷送了他的性命?”

宇文這傻小子症候相反,說明內熱已經全部散發,丹田正是虧虛寒冷之時,還是依我之言,速將火把移在他的身旁。一會待我運功做法,救活他們。”

秀鈺聽了連聲道謝, 甜姐兒 ,然而宇文仁青卻道:“拿走。”

傀儡老仙奇道:“爲什麼把他拿走,難道你怕我救不活你嗎?”

宇文仁青倔強的道:“我可不是什麼“傻小子”你方纔說我是個傻小子,哼哼,我這傻小子偏不要你救。”

秀鈺聽了好笑,心道他八尺男兒怎麼耍起小孩子的性子了?”於是便道:“宇文大哥,性命要緊還是聽了傀儡老仙的話罷。”

秀鈺說完,便聽傀儡老仙道:“嘿嘿,你不想讓我救,老子偏救你性命。”

傀儡老仙說完,又聽咔咔的金屬響動,本來一丈五高的巨型傀儡,邊角一縮,竟縮成了一個普通人的大小。這傀儡老仙剛走到宇文仁青身邊,宇文仁青心想他果然經不住激將法,於是又聽宇文仁青道:“你把我救活了,還不如不救。我的毒自己也能解,到時侯你也不算多厲害,如果你能將秦鳴和坐在雪地的那位姑娘的傷和毒治好才真是英明神武,武功蓋世,醫術高超,我必然佩服。”

“嘿嘿,你想讓我先治那女娃子和那個秦鳴,你數次激我當我這麼好騙麼。你這麼說當真氣死我也”傀儡老仙說完,在一旁的李瑩驚呼道:“不可!”正當傀儡老仙預備將拳揮出之時,李瑩踉蹌着身體,急忙擋在宇文仁青的身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