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個……有件事情我希望前輩可以答應!”凌峯立即走了過去!


“哦?”凌峯的話題讓武兵衛不由的提起了興趣:“說說!”

只見凌峯在離武兵衛不到一米之時,便不在猶豫,立即雙手抱拳,單膝微曲:“我是想請前輩收我爲徒,將前輩剛剛所演示的功法傳授於我。”

凌峯的舉動大大出乎了武兵衛的預料,以至於在凌峯跪下把話說完之後他纔回過神來!

“哦?你要學我的功法?”武兵衛有些疑惑的看着凌峯!

“是!”凌峯一臉堅定,好像今天如果武兵衛不答應他她就會長跪不起似的!

看了看凌峯,武兵衛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凌家小子,我武家與凌家在對外敵之時的確是同仇敵愾這一點我武兵衛可以用名譽保證,不過,在面對四大世家之時我們確實互相牽制敵對的,你現在叫我教你我武家的功法,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武兵衛的話貌似說的有些重了,不過事實確實是如此,這一點凌峯也知道!


但是,不管怎麼樣,他都得試一試!

凌家有什麼功法,凌峯不知道!但這武兵衛剛剛使出的那套功法絕對是最適合自己與自己的異能相容的,到時候就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了!

“前輩,我知道四大異能世家之間的關係,不過此時怎麼算都是屬於同仇敵愾的時間段,您幫助我就是幫助凌家,幫助凌家就是幫助您自己,幫助您自己就是幫助這個異能界與華夏國!“凌峯有些不依不饒!

不過誰都可以看的出來他這是在扯淡,什麼有的沒的啊,難道說不教你功法就是叛徒,漢奸了?切!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啊!”武兵衛看了看凌峯,正當凌峯覺得有門的時候武兵衛眼皮一翻:“那這樣吧,等我喝完早茶再說!”武兵衛說完扭頭再次向甲板的拐角處走去!

“哎,前輩,你別走啊,你聽我說嘛。”凌峯起身匆匆跟上,這關乎到他將來的實力,並且武兵衛拒絕的也不是那麼堅決,凌峯沒理由放棄!


況且現在放棄的話,剛剛那一跪不是白跪了嗎?

“前輩!現在的情況不比平時,雖然我是凌家的唯一男丁,又是那所謂的災星,但我的實力你應該也見到了,對付普通忍者的話或許還稍可應付,但要對付像地忍,天忍或影級別的忍者,我在他們面前確實是不堪一擊的,我凌峯雖然福大命大,卻也不是不死之身,我想前輩也不希望在凌家還未到這艘船上來之前和消滅那些蠢蠢欲動的忍者之前就看到我的屍體吧!”見到武兵衛不爲所動,凌峯立即改變策略,打起了感情牌!

此時的武兵衛不得不承認凌峯的精明瞭,這麼短的時間,他就能把找出一個讓自己不得不答應教他功法的理由!

確實,雖然預言裏是說了“災星現,華夏亡!”

可凌峯的出現卻改變了很多人的命盤,包括自己,也就是說,到目前爲止,自己和凌峯身邊這些人的未來命盤還是空白一片,也就是說只有凌峯活着,才能改變“災星現,華夏亡!”這六字預言!

要是凌峯一死,六字預言將會成爲定局!到時候即使是四大異能世家有着如何的通天本事卻也不能力挽狂瀾!

韓家的預言能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也罷!”想清楚了一切之後,武兵衛微微嘆了口氣“凌家小子,希望老夫的選擇不會害了華夏國,不會害了異能界!”

也怪不得武兵衛會這麼說,確實,很多事情的正與邪,對與錯只在一念之間!

況且這件事情影響的可不是他和凌峯兩個人!很可能因爲他的一念之間答應了凌峯教他功法,使得他化爲災星爲禍人間!

但也可能凌峯根本就不是那所謂的災星,而自己有沒有教他功法,使他死在了當下,卻讓“災星現,華夏亡!”成爲了現實!

“多謝前輩!”聽到了武兵衛的回答,雖然有些面前,可凌峯知道他答應了,浴室立即再次道謝,並向武兵衛再次行禮!

“行了行了!別來這一套,老夫不喜歡!跟我來吧!”武兵衛白了凌峯一眼,轉身,毫不猶豫的向着賭場走去!

微微一笑,帶着些小激動,凌峯追着武兵衛的腳步就跟了上去!

而此時,誰也沒有注意到,在甲板上的角落裏,一個男子是身影突兀的出現,隨即望着武兵衛與凌峯離開的身影,男子微微一笑!卻又消失在了原地! 混沌初始亂坤儀,盤古論道闢天地;混元之氣走天道,八卦乾坤無隕時;着着不離腳變化,站住即爲落地根;天與地行往如風,氣行三尺定乾坤。

一個開闊的空間內,藉着微弱的燈光,只見一個少年的身影忽隱忽現,前後左右,漂移不定!

然而,只要是有那麼一丁點功底的人,就會發現此黑影每一步的變換位置着實有着質的規律,而環繞在他四周的一切元素都隨着他腳步的移動而緩慢的變化着!

時而凝聚,時而渙散,時而急促,時而緩慢,更有甚者即會化與無形!

“好……很好!哈哈哈哈……”少年的身影剛剛篤定,就見一名白鬢老者帶着一臉難以置信的笑容向着少年走了過去,嘴裏還毫不吝嗇的發出讚歎的詞彙!

這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四大異能家族武家家主武兵衛,而這個少年也不是別人,正是剛剛拜師的凌峯!

“凌峯啊凌峯!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啊!我武家的“乾坤八卦御風掌”在你手上竟有如此威力,要不是你硬要學,恐怕老夫還真就埋沒了這等上等武技了,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武老爺子過獎了,不瞞武老爺子,在下的異能正是御風,如今搭配這御風掌,威力自然比起一般人習這御風掌要強得多了!”收了功,凌峯也是帶着滿臉的笑容向着武兵衛走了過去!

七天,僅僅七天,武家的這“乾坤八卦御風掌”在自己的異能搭配下的威力也是着實驚呆了凌峯自己。

僅僅練了七天,凌峯不僅感覺到了自己身體體質出現了質的變化之外,而且他還發現了此功法的口訣竟能消化自己體內儲存着鯤鵬的百年功力,如今的自己雖然武技匱乏,但異能功力早已遠遠超過了李應成,凌芯等年輕一輩的佼佼者了,就算此時凌峯面對武兵衛,凌峯相信自己也能撐過十招!

可別小看這十招,要知道這武老頭子可是幾百年前的人物了,他的功力出神入化,一個人就可以滅掉一座城池的人物,凌峯相信這個世界上能接他十招的人物絕對不會超過百人!

“哈哈哈哈,你小子!怪不得了,早知道這樣,老夫就不教你了,原來你是早有預謀啊!哈哈哈哈……”武兵衛帶着笑容,雖有怪罪之詞,卻無怪罪之意!

其實就這七天,武兵衛與凌峯之間的關係也變得極度的融洽,幾天前,武兵衛還一口一個殺了凌峯來着,而現在,這老頭子對凌峯那是喜歡的不得了啊,而凌峯對武兵衛的稱呼也從武前輩改成了武老爺子,並打心眼裏尊敬武兵衛!

“嘿嘿!”聽了老爺子的話,凌峯撓了撓頭嘿嘿一笑。

“行了,你小子!”見到凌峯的樣子武兵衛笑笑,隨即似乎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笑容漸漸淡去!

“怎麼了?”見到武兵衛的表情,凌峯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只見武兵衛搖了搖頭:“凌家的人明天就會到了,屆時四大異能家族聚首,老夫擔心會有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啊!”

不該發生的事情?那是什麼事情?

呵,恐怕沒有誰比凌峯更清楚了!

四大世家聚首,第一件商量的事情必定就是該不該留下自己這個所謂的預言災星!

到目前爲止,在凌峯想來唯一站在自己這邊的恐怕只有眼前這個武家家主武兵衛了!

而韓家和蔣家,通過武老爺子的描述以及凌峯自己的猜測他們應該是站在中立的立場上!

也就是說,自己是生,還是死,關鍵就在凌家了!

原本如果前凌峯的死亡不被發覺的話,凌家在凌家家主,也就是自己那所謂的父母親的壓力下有很大的機率是會站在自己這邊的!

可如今他們知道了自己根本就不再是凌家的那個凌峯了,凌家家主夫婦有可能還會爲自己說話嗎?爲了以防萬一,凌家態度可以想象!要知道當年凌天的暴走給凌家帶去的損失根本就難以估算,如今他們不把這筆賬統統算到自己這個凌家有史以來第二個男丁上纔怪呢!

一對一,自己的生存機率微乎極微!

假如自己死了,那還說什麼逆天改命,到時候預言便會成爲現實!

這叫武兵衛如何不凝重蹙眉,一臉擔憂啊!

“砰砰砰……砰砰砰……”就在房間裏的空氣慢慢轉向凝重之時,一陣不急不緩的敲門聲響了起來,瞬間打破了這份凝重!

聽到敲門聲,凌峯從深思中瞬間回過神來,隨即望向了一旁的武兵衛,在兩人對視一眼之後,凌峯的嘴角微微揚起了一絲弧度!

只見武兵衛亦是微微一笑,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凌峯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在武兵衛周身的元素突然極速變化!


突然間,武兵衛是身影慢慢的慢慢的變淡,隨即再慢慢的慢慢的消失了,就那樣消失在了空氣中!

當然,對於這一切,凌峯已經見怪不怪了,所以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驚訝!而是無奈的對着空氣搖了搖頭並微微一笑!

“請進!”凌峯的聲音淡淡響起,打開房間大燈,房間裏瞬間變得明亮了許多,當然,誰也不會因此發現其實在這房間裏還隱藏着除了凌峯以外的另一個人!

房門緩緩打開,只見一出水芙蓉,面帶桃花的女子向着凌峯款款走了上來!

誰?

當代銀屏玉女掌門,冰芯!冰美人!


見到冰芯,凌峯卻沒有表現出半分驚訝,彷彿她的到來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樣!


“怎麼?冰芯小姐,這麼晚了來我這,不怕傳出去對您玉女掌門的名聲不好嗎?”凌峯笑笑,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到了沙發上,還破天荒的翹起了二郎腿!

然而,此時的冰美人就如一個真真正正的冰美人一樣,對於凌峯的調笑不再像七天以前的那樣熱情羞澀,溫婉大方,而對於凌峯的傲慢無禮更是沒有半點懊惱!

在她身邊只圍繞着一種氣氛!

冰冷!冰冷的表情,冰冷的眼神,還有冰冷的語氣:“我主人想見你!” 終於按耐不住了嗎?

聽到冰芯的話語,凌峯的嘴角微微揚起了一絲笑容!

就像先前所說的那樣,凌峯早就猜出了在這艘船上有兩方的人馬,原本他以爲是四大家族裏面內訌纔會一分爲二的,不過與武兵衛的接觸之後他就立即打消了這個思想!

也就是說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四大家族從來都是一體的,那麼在船上除四大家族的另一方人馬又是誰呢?

當然就是忍者了!

而凌峯住在這船上這麼久以來唯一與凌峯接觸並被凌峯發覺有目的性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冰芯!

那麼這件事情就一目瞭然了,很難想像華夏國銀屏金牌玉女掌門居然是R本的間諜!

不過很多事情表面上看起來越沒有可能,那他有可能的機率就越大!

幹間諜特工這一行的要懂得抓住敵人的心理,這一點凌峯深有體會,所以在凌峯得知冰芯冰美人就是這艘船上的間諜之時,並沒有感到驚訝!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一會兒就到!”凌峯笑笑,也不再留難,這件事情關乎可不是凌峯一人的生命,他可不想把自己玩死!

不過凌峯的這句話卻讓一臉冰冷的冰芯臉上不由的一變,那唯美的兩條薰眉也微微蹙了起來:“你知道我主人住哪?”

冰芯既然能在華夏國潛伏了這麼多年,並且還成爲這所謂的娛樂圈的領軍人物運用的可不只是肉·體上的交易,她的智慧雖然不比紅玫瑰,但也不低多少,而凌峯的話有如此明顯,這叫她如何不吃驚呢?

當然,僅僅憑這些事是還不足以令一個職業的間諜蹙眉的,真正讓她擔憂的是凌峯的目的。

如此冷靜的凌峯再加上他早就知道了自己主人的位置,恐怕自己這些人這次上船的目的他也知道了!

那麼既然他全部都知道,爲何他還會一點動作都沒有,而是等着自己上門呢?

以靜制動?還是他早已先發制人?

原本自己以爲這凌峯不過只是一個浪蕩的男人,不過現在看來,自己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自己主人對凌峯的評價看來是對的,他就是一個來自地獄的惡魔!

冰芯的問題並沒有得到凌峯的回答,這讓這個女間諜的內心更加沒底,於是就匆匆離去了!

房間內,看着冰芯離去的背影,凌峯滿臉微笑!

突兀間,一個聲音響起:“看來,主角要登場了!”話語之中充滿了絲絲興奮!

這個聲音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消失了的武兵衛,也就是聲音出現的同時,武兵衛是身影也是悄然出現!

“是啊!不過,他頂多也就算個男二號,這部戲,我纔是主角!”看了眼突兀出現的武兵衛,凌峯的嘴角微微揚起了一絲不羈的笑容!

其實說實話,凌峯到現在爲止根本就不知道這幕後的那個所謂的主人到底是誰,不過他知道,既然這個人都已經登上船了,那他就一定會找自己!

所以凌峯打從一開始就並不着急!

其實人生就像是一場賭博,贏了家財萬貫,美人相伴,輸了就一敗塗地一無所有!

而此時的凌峯也是在賭,不過與別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的賭注是人命,千千萬萬條鮮活的人命!

不過說實話,不管這場賭局誰贏誰輸,凌峯都沒有任何損失,你們可別忘了他凌峯,早在一年多以前就應該是一個死人了,也就是他現在每活一天那都是他賺的!

也許有人會說,那他爲什麼還要賭啊!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帶上他幾個嬌美動人老婆,然後一家子過着逍遙賽神仙的隱居日子不是更好嗎?

好!這樣當然很好!

或許這件事情以後,凌峯真的會選擇這樣!但那是這件事情結束之後的事情了!

很多事情要麼不做,要做那就沒理由半途而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