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位黑衣人臉色一變,趕緊揮劍來擋,同時,他身旁的兩名黑衣人也同時出劍幫忙,只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在三名劍狂的全力抵擋之下,林峰的劍只是輕微的頓了一下,便輕易的將三把劍劈成了碎片。


劍鋒繼續前行,那磅礴的勁氣,帶著尖銳的破空聲,不等三位黑衣人反應過來,便已到了他們的身前。

「撲哧」

一聲輕響,鮮血飛濺,三位黑衣人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頭顱便高高拋起,那眼睛之中,還帶著迷茫與不解。

這次來襲擊林峰的黑衣人一共也就六位,這才剛一接觸,瞬間便損失了四位,這讓剩下的兩位驚恐無比,但同時,也激起了他們的凶性。

「去死吧。」

其中一名黑衣人突然氣息大漲,浩瀚的勁氣盡數的注入到手中利劍之中,使得他那只有天器一品下階的利劍不堪重負的發出陣陣哀鳴。

「裂地斬。」

一聲大吼,黑衣人身如勁風。手中天器劃過空間,猶如閃電,瞬間便到了林峰的頭頂。

感受到頭頂那磅礴的勁氣,林峰臉色微變,不敢怠慢,但要躲避卻已來不及,只得盡數將身體之中的勁氣注入手中天器之中,然後手一揮,那猶如烈日般耀眼的天器便一閃而出。


「轟」

兩劍瞬間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驚天巨響。隨即。在兩人站立之處,無數蛛網般的裂痕蔓延開來,那磅礴的勁氣更是猶如大海中的巨浪,向四周肆謔而出。似乎要將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毀滅。

面對那狂暴肆謔而出的勁氣。兩人仍然不動如山。任憑那帶著毀滅氣息的勁氣從身旁肆掠而過,甚至將身上的衣服都給撕裂。

兩人就這樣格劍而立,好半晌都沒有再動。 女總裁的特種兵王

「卡嚓。」

一聲翠響突然在兩人相格的劍上響上,隨即,黑衣人臉色狂變,右腳慌忙一蹬地面,猛的就向後暴退而去。

就在黑衣人暴退的瞬間,那一直和林峰手中天器格在一起的利劍,突然化為片片碎片,四散開來。

似乎林峰早就知道這件事一樣,臉上根本沒有一點異色,就在黑衣人的利劍碎掉之後,只見他手中利劍突然化為一道寒茫,直逼黑衣人脖子而去。

突然出現的寒茫讓正要後退的黑衣人大吃一驚,慌忙之下,只得身子後仰,以此避過林峰一劍。

一劍落空,林峰飛身而起,雙腿對著那黑衣人的身體猛的踢了過去,剛避過林峰一劍正仰身而起的黑衣人根本就無沒躲避,硬生生的被林峰一腳給踢在了腹部,頓時,他就像是一個皮球一般,瞬間倒飛出數十米遠。

一擊得手,林峰沒有遲疑,身體一晃,化為一道殘影,直追倒飛出去的黑衣人,同時他手中利劍更是紅光閃爍,在追上那黑衣人的瞬間,紅光一閃,隨即黑衣人便重重的砸在了地面。

停下身體,林峰不再管那黑衣人,一轉身,再次化為一道殘影,在地面上留下一串人影,瞬間便到了數百米外。

手一揮,寒光一閃,那正因為自己一方劍王落敗而遠逃的最後一名黑衣人,便鮮血飛濺,身首分家。

看著最後一名黑衣人被自己斬殺,林峰收劍而立,同時咽候一咸,嘴角流出一抹血跡,同時臉色也白了幾分,這正是剛才硬碰那黑衣人一劍而受的傷。

要知道,剛才那名黑衣人也是一名劍王,而且他又用了戰技,雖然他的戰技等級並不高,但林峰在沒有使用任何戰技的情況下,硬接一記,還是受了一些傷,只不過他一直忍著而已,現在將所有人黑衣人都斬殺了,他自然也不用再忍。


從手鐲中拿一顆療傷丹藥服下,林峰在那些黑衣人的身上查找了一翻,但讓他失望的是,這些人黑衣人身上除了一些金幣外並沒有任何可以證明他們身份的東西。

失望的嘆息一聲,將搜出的金幣收起,林峰不再理會那些黑衣人的屍體,轉身繼續向著北方前進。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剛一轉身,一道暗茫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這讓林峰大驚之下,連忙身體一閃,但那暗茫來得太快,雖然林峰避過了要害,但仍然在他的左肩上留下一道傷痕。

重新站定,林峰謹慎的掃視了四周一眼,並沒有發現有人,這才轉頭看向自己左肩上的傷口,傷口不算太嚴重,只是在肌肉上留下一道傷口,這等傷,對於一名劍王級武者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那不算嚴重的傷口此時已開始發黑,並伴隨著劇痛和癢騷不斷向著身體彌散開來。

看到這裡,林峰臉色一變,嘴裡頓時發出不似人聲的凄厲慘叫,整個人也隨著慘叫的響起,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不斷的抽搐起來。

「啊啊……」凄厲的慘叫連綿不絕,那聲音猶如從九幽之中傳來一般,讓人一聽,頓感後背發涼,全身毛骨悚然。

就在林峰倒地慘嚎近十秒鐘后,一道人影猶如幽靈般突然從一塊巨石之後竄出,眨眼間便到了林峰身前。

來人身材瘦小,一身緊身黑衣,整個腦袋都籠罩在其中,只剩下兩個眼珠在外面,手中還緊握著一把半尺長的短匕,這種裝扮,林峰太熟悉了,這分明就是殺手的裝扮。

殺手冰冷的目光在林峰身上掃了一眼,陰森森道:「那人還說很歷害,居然連我一招都擋不住,這種花拳綉腳的角色,也只夠在那些女人面前顯擺一下。」很顯然,黑衣人對林峰的實力很是不屑。

「你你……,你是殺手!林峰艱難的扭過頭,臉色慘白,一臉恐懼的對著黑衣殺手道。

「知道還問,白痴!」黑衣人冷笑一聲道。

「是誰要殺我,我在這裡根本就沒有得罪誰,到底是誰派你來殺我的?」林峰顫抖著聲音,問道。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雖然勝券在握,但黑衣殺手仍然不失謹慎。

「我現在中了你的劇痛,命不久矣,難道連讓我死個明白都不行嗎?」林峰可憐兮兮的說道,語氣中儘是哀求。

本書系首發,如果有外站觀看的朋友,請到來支持一下,孔三少萬分感謝。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要想明白,到底獄去問吧!」黑衣殺手臉色一獰,手中短匕一閃,便向林峰刺來。

看著手中短匕就要刺中林峰的脖子,黑衣殺手臉上浮現一抹得意,那僱主還說此人歷害得很,出了大價錢才將自己請來,沒想就是這麼一個菜鳥,自己這一筆生意可真是太划算了。

然而就在那短匕離林峰只有半尺不到時,突然之間,一道寒光從林峰的身旁一閃而出,瞬間便到了黑衣殺手的脖子上。

「咻」

一聲輕響,頓時,鮮血飛灑,那高拋的頭顱上雙眼圓鼓,就像牛眼一般,滿是迷茫、不解與不甘。

一劍斬殺黑衣殺手,林峰一腿踹出,將那無頭屍體踹出數十米遠,這才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看著那無頭屍體,又看了一眼那還在半空中,沒有落下的頭顱,林峰臉上浮現一抹不屑,如果是其它人,中了那黑衣殺手的毒,恐怕還真難逃一死,但身懷五行元靈玉的林峰卻是百毒不浸,又怎麼可能怕毒。

剛才那樣,林峰只是想詐出是誰想對自己不利,只是沒想到那黑衣殺手在那種情況下也保持著足夠的警惕,這才讓他的計劃落了空。

走到黑衣殺手的無頭屍體前,一陣搜索,除了一些毒藥外,並沒有證明此人身份的東西,更沒有僱主的線索,這讓林峰很是失望。

不過,黑衣殺手身上的錢財確實不少。光是金卡林峰便找到兩張,總計數量更是達到二十萬金幣,從這一點來看,這殺手在這一帶應該很有名,否則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財富。

將有用的東西收起,林峰沉著臉轉身繼續向北方前進,他剛到這西大陸,除了一個李家外,根本就不認識其它人,更別說結怨了。可是今天剛一出延廷城。就莫名其妙的遇上兩波襲殺,這確實夠讓林峰鬱悶的。

林峰心中無比鬱悶的繼續向北方前進,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打他主意的人可不止這兩波。就在他走後不久。又一群武者出現在了他剛才打鬥的地方。

「隊長。我們現在怎麼辦?」一名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屍橫遍野的地面,臉色異常沉重的對一位身材魁梧,氣息強大的男子問道。

那名被稱為隊長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周圍那些屍體。眉頭微皺道:「此人雖然年紀不大,但實力卻不弱,難怪李繼豹都在他手中吃了虧,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和他對上未必有必勝的把握,看來只有等到後援來了再動。」

從他們的對話中,很顯然這些人正是李家之人,而事實也確實如此,他們正是一直隱藏在延廷城裡,收集趙家情報的李家之人,畢竟李家想吞併趙家,對趙家的情況首先就得了如指掌,而這做為趙家大本營的延廷城自然要派人盯著。

「隊長,那小子雖然厲害,但他剛經歷一場大戰,肯定消耗不小,說不定還受了傷,我們此時追上去,趁他實力大損之際將他幹掉,這等便宜之事,何必再等後面那些人來分功勞。」又一個中年男人走出來,對著那名隊長說道。

看了說話的男子一眼,隊長臉色微沉,道:「功勞故然重要,但也要活著才有用。」說完,也不管那名中年男人,轉身便帶著其它人離開了。

與此同時,在旁邊的樹林中,一群猶如夜貓般的武者正悄悄的潛伏在這裡,靜靜看著李家那隊武者離開,其中一人這才開口向那帶隊之人問道:「隊長,有人要對付那人,我們是否要報告主人。」

那位隊長皺著眉頭想了想,點頭道:「你回去將這裡的情況稟告主人,我帶其它人繼續跟上去,一路上我會留下暗號,你回來時順著這些暗號跟上來。」

「是。」最先開口說話之人立即點頭應道,隨即便起身向著廷延城的方向跑去。

鬱悶中的林峰一臉的陰沉,腦子中不斷思考著除了李家之人,到底還有誰會派人來追殺自己,畢竟自己在這裡,除了李家之外,也就只認識趙家。

不過自己幫助過趙家,他們應該不會派人來追殺自己才對,可是剛才那兩波人明顯不是一起的,這可就讓林峰難以理解了。

想了許久,林峰都沒有想通,最後甚至還開口向五行劍輝求教,卻讓林峰沒想到的是,五行劍輝的回答讓他更加的鬱悶了。

「我又不是神,什麼都問我,你惹了什麼人你自己都不知道?」說完,五行劍輝便再也不理林峰了。

鬱悶中的林峰心情實在是壞透了,但卻沒有發泄之處,最後只好一路狂奔,以此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怨氣。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原本一直躲在林峰懷中睡覺的小雪居然在這個時候將它那可愛的小腦袋從文昊的領口中伸了出來。

正好沒處發泄心中怨氣的林峰一看到那可愛的小腦袋,當下便來了精神,腿下步伐也停了下來,一把就將小雪抓了出來,伸手便在它那柔軟的身上狠狠的捏了幾下,然後又雙手抓住小雪兩隻前腳,提到自己面前,恨恨的說道:「你這個懶傢伙,有人對付我,你也不來幫下忙,一天只知道吃了就睡,難道你有豬的血脈。」

似乎知道林峰心情不好,一直很是強勢的小雪今天居然只是對著林峰吱吱的叫了兩聲,聲音中充滿了幽怨,然後便任由林峰在它身上發泄**。

狠狠在小雪身上發泄一翻,林峰心情好了不少,當然,說是狠狠的揉捏了小雪,其實文昊並沒用什麼勁,只是將其當成一個傾訴對象而已。

一揮手,將小雪放在肩膀上,心情大好的林峰繼續向前行進。

而被他放在肩膀上的小雪也沒有像以前那樣立即報復,而是一臉恐怖爬在其肩膀上,那毛茸茸的大尾巴死死的捲住林峰的脖子,那樣子,生怕掉下來一樣。

「你這個傢伙,以前爬那麼高的樹都不怕,居然現在在我肩膀上就怕了。」發現小雪那一幅我怕怕的可愛模樣,林峰忍不住笑罵道。

「吱吱吱。」似是在抗議一般,林峰的聲音一落下,小雪立即就發出不滿的聲音,原本它還想伸出爪子在林峰面前示下威,結果剛伸出一隻爪子,它的身體隨著林峰的跑動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整個的摔了下來,嚇得文昊趕緊伸手將其接住。

直到自己將摔下來的小雪安全接住后,林峰這才鬆了一口氣,但隨即,他卻發現,自己的擔心似乎多餘了,因為小雪那條毛茸茸的大尾正像一條圍巾一般死死的卷在自己的脖子上,就算自己不接它,它也不會摔下去。

「你這傢伙。」林峰佯怒的拍了拍小雪的腦袋,不再管它,而小雪在發出幾聲抗議之後,似乎找到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就像一隻正在樹上盪鞦韆的松鼠一般,愜意的掛在林峰的胸前。

「你這傢伙,再不下來,下次不給你烤肉吃了。」

「吱吱吱……」

「小乖乖,小可愛,小寶貝,小雪,你快下來,再不下來,我就死了。」

「吱吱吱」

就這樣,林峰一邊走,一邊想辦法讓小雪從脖子上下來,什麼威脅、恐嚇、利誘等等一切可以想的方法都用上了,小雪每次也只是吱吱的叫兩聲,便不再理會林峰,甚至到最後,連吱吱聲也懶得叫了。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雖然小雪的作為讓林峰很是無奈,但這一路,總算不再孤獨。

眼看太陽已經西斜,一翻大戰,又趕了大半天路的林峰也有些累了,於是便打算找個地方休息一夜,明天再走。

地方很快找到,是一塊足有五米見方的大石,石頭表面平坦,而且很乾凈,很符合林峰的要求。

隨即林峰便找來許多的枯樹枝燒起了火,又從手鐲之中拿出一腿不知名奇獸的肉,放在火上烤了起來,一邊烤肉還一邊對仍在胸前盪鞦韆的小雪道:「你再不下來,等一會兒肉烤好了可沒你的份。」


「吱吱吱……」小雪看了一眼林峰手中還腥紅的奇獸腿肉,叫了兩聲,便閉上眼又盪起了鞦韆。

「你這傢伙。」林峰無奈的伸手揪了一下小雪那可愛的小耳朵,只是手剛摸到那可愛的小耳朵,兩隻雪白的小爪子閃爍著寒光便到了他的手旁,嚇得他趕緊將手縮了回來。

「你這傢伙,居然真狠心抓我啊,沒你吃的。」林峰恨恨的看了一眼小雪,便不再理它,認真的烤起肉來,只是他那不時瞥向小雪的目光暴露了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而小雪似乎認定林峰不會不給自己烤肉吃一般,對林峰不理自己的表情根本不以為然,仍然閉著小眼睛,愜意的盪著鞦韆。

在雙方的冷戰中,周圍突然一下子安靜下來,這種安靜一直保持了大約半個小時。

這時林峰的烤肉也烤熟了。從火上取下,用匕首將其切成幾塊,留下一塊,就準備將其的收進手鐲之中。

而這時,他脖子上突然一松,頓時感覺呼吸都順暢了許多,貪婪般的深吸了兩口氣,等他再看向烤肉時,已經少了一塊。

而那一直在他脖子上盪鞦韆的小雪正抱著那塊少了的烤肉坐在他的懷中猛啃著,由於烤肉剛烤熟。燙得小雪那抱著烤肉的兩前爪不時的抖動。

「你這個貪吃光睡的懶鼠。」看著小雪那可愛的樣子。林峰忍不住笑了,隨即又伸手在小雪的身上摸了一把,此時小雪注意力全都放在那烤肉之上,也沒有理會林峰對自己的非禮。

一邊調戲著小雪。一邊吃著烤肉。林峰倒是其樂融融。

吃完烤肉。林峰又在火堆上加了幾根枯樹枝,而小雪似乎知道林峰接下來要做什麼似的,很自覺的從他身上竄了出來。 一品御前

看著懂事的小雪,林峰滿意的笑了,雖然小雪並非人類,但是它那聰明可愛又調皮搗蛋的可愛模樣,倒是深得林峰的喜歡,一路上有這麼一個夥伴一起,倒是少了幾分孤獨,多了幾分溫馨。

腿尖一點,身體化為一道幻影,瞬間便到了百米開外,然後林峰雙掌成爪,勁氣狂涌,層層疊疊的爪影在面前滿天飛舞,猶如深夜的鬼爪一般,凌厲殺伐,寒氣四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