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人還一臉得意,「早這樣不就好了,要是得罪了我哥,我哥分分鐘搞定你們。」


「不,先生你誤會了,我們老闆的意思是將你丟入海中餵魚,將他捆起來。」

「什麼!你們竟然敢!我哥是青龍!」

「呵,在這裡,只有我們老闆說了算,青龍又算什麼?拖出去。」

「放開我,我要見你們老闆。」

「你還不夠格,對了,剛剛老闆吩咐了,在他身上多劃幾刀,鯊魚喜歡血腥。」

顧柒看到那人被五花大綁,猶如畜生一般被刀割,這種血腥的畫面。

顧浣抓住了她的手,「柒爺,好可怕,我不想呆在這。」

「別怕。」顧柒到底要淡定許多。

雖然有很多人,場中卻無一人給他求情,上船就要經過精密的儀器檢測,不能攜帶任何武器。

那人就像是案板上的魚肉,毫無還手能力。

很快他就被拖了出去,無一人敢去看,大廳中也是一片安靜,聽到重物墜海之聲。

好可怕……

顧浣嚇得瑟瑟發抖,「柒爺,我想下船。」

「乖,別怕,我們沒事的。」顧柒雖然沒說什麼,她的心中已經給自己提了一個醒。

很顯然老闆就在船上,她們所有人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得很清楚。

她絕對不能做出太過出格的事情,否則就會和那人一樣的下場。

可是她怎麼有一種感覺,覺得那個老闆做事風格和穆南樞很像。

重生洪荒情 那人在這船上?應該不太可能吧,他要是在又怎麼可能放走自己。

不過顧柒總有一種被人保護的感覺,這人也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不就是說要趕走自己,居然喪了命。

都市全能系統 「各位很抱歉剛剛發生了一點小插曲,咱們競拍繼續,剛剛這位先生已經叫價一億,還有人追加的嗎?」

發生了剛剛那樣的事情,誰還有心情,每個人都如履薄冰。

都說這黑船背後的老闆勢力極大,沒想到竟然大到這個地步,連青龍都不在眼中。

「沒有的話那麼這位先生就是競拍得主了,兩位先生請跟我過來辦理手續。

顧柒很快又恢復了生龍活虎,爽快的結帳,看到男人也付賬完畢。

暴龍撞上小甜妻 她悄悄湊著腦袋去看了一眼男人的簽名,南宮離。

在他耳邊道:「老哥,你是南宮家的人?」

南宮離沒想到她看到自己的簽名,頓時有些惱怒。

「你是誰?」

「我啊,可是你的一個老朋友。」顧柒神秘一笑。

雖然她戴著面具,但嘴卻是露出來的,南宮離總覺得她這抹笑容很熟悉,彷彿曾經在哪見過似的。

十多年前,顧柒跟著爸爸去南宮家拜訪,那時候兩人便見過一面。

南宮家和顧家向來交好,顧柒當天穿著一條很美的公主裙,乖巧的跟在顧爸爸身邊。

誰知道一轉眼她就溜到院子里,發現院子里有一隻很漂亮的孔雀。

當南宮離出現的時候,那隻可憐的孔雀已經被拔了一堆的毛。

這是他從小養大的寵物,可想而知南宮離有多憤怒,兩人的梁子便結下了。

當時顧柒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便揚起嘴角燦爛一笑。

「離哥哥,你長得這麼好看,生氣就不好看了。」

南宮離看著身邊的少年,老朋友?他的印象中可沒有這樣一個老朋友。

知道他的身份之後顧柒大膽了很多,南宮家的事情她很清楚。

顧爸爸天天在她耳邊念叨著他還沒有成家,想要顧家和南宮家聯姻。

還說等顧柒再大點,兩家就訂婚,可以說南宮離是顧爸爸定好的未婚夫。

顧家和南宮家都有這個意思,就是看兩個孩子的意思。

從監控器里看到顧柒對南宮離微笑的畫面,穆南樞覺得很刺眼。

這邊他們已經將南宮離的身份給了他,穆南樞看完只有一個反應。

不管顧柒喜不喜歡,他絕對不會給兩人任何發展的機會。

「阿旺,給我做件事。」

阿旺附耳過來,有些驚訝,「先生,這……」

「有意見?」「沒沒沒,我馬上就去。」 悠悠只是過於善良,但她並不是傻子。

雖然一開始她心裡也想過要是外婆真心來認她們,並且承認錯誤,再找到爸爸媽媽,一家人團圓。

豪門盛寵:神祕總裁嬌蠻妻 經年告訴她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要真心想找,早就將她和姐姐找回去了。

如今找上門來,十有八九不是好事,一定是和她自己切身利益相關的。

經年真的沒有說錯,外婆從頭到尾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沒有像是其她普通家庭的氛圍。

連她都覺得棘手的事情,現在卻要找她們來解決。

豪門多內亂,經年沒有說錯。

經年有了姐夫,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擺脫過去的噩夢,悠悠並不想她被其它事情所纏身。

「悠悠,你怎麼能答應她?」

經年很生氣,難道她要繼承人自己就要同意了嗎?

這些年來害得她們一家人妻離子散,如今一句話就要她們回來。

「姐,我想知道爸爸的下落。」

有一個原因悠悠沒說,保鏢叫她公爵大人,公爵是皇室給的封號,尊貴無比。

當年父母都沒有辦法擺脫她的控制,更不要自己和經年。

如果她們拒絕,說不定還會連累到穆先生和姐夫。

經年保護來她這麼久,這一次就讓她來保護經年。

不管前路是刀山還是火海,她都不害怕。

這輩子她的心只屬於南宮離,和他已經不可能,那麼就讓自己的生命發揮出一些價值。

「悠悠……」

經年當然是不想悠悠去的,她也明白這個道理,對方除了有錢之外還有權利,由不得她們。

要只是她和悠悠兩人也罷,關鍵是還有阿才和穆南樞。

自己和悠悠逃了也就罷了,還會連累阿才他們。

高高在上的婦人早就習慣了別人說好,這對姐妹的同意也是情理之中。

經年看得很清楚,她的眼中並沒有一點心疼之色,很顯然,她並不在乎所謂的親情,她只是想要利益而已。

這樣的外婆比起陌生人都不如,也許在她眼中悠悠就只是一件工具。

「那就這麼定了,她……」

「公爵大人,恕我直言,你沒有將悠悠當成家人,但悠悠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親人。

你沒有任何權利帶走悠悠,哪怕你是她血緣關係的外婆也不可以,畢竟在你們家可從來沒有認同過她們,現在為了你的利益就要她們了,天下間哪有這麼好的事?」

暗戀成婚:老公,吻我! 開口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阿才。

這姐妹兩人都同意了,中途殺了一個程咬金出來。

「知道了,開個價吧,這些天姐妹兩人你照顧了不少。」婦人以為他是想要錢,而她偏偏最不缺少的就是錢。

「公爵大人,看來您還是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在您眼中是不是什麼都可以用金錢來衡量?抱歉,在我們心裡,親情是無價之寶,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替代。」

「除了錢,地、房子什麼你都可以開口。」

「公爵大人,她們是人,不是工具,請您免開尊口。」

阿才的一番話說到了兩姐妹的心裡去,她們是害怕給阿才添麻煩,誰知道阿才竟然會主動保住她們。

「大膽,你竟然敢這麼和我說話,你是她們的什麼人?她們都同意了,你憑什麼開口?」

「就憑我是她的男人,你休想傷害她們姐妹一根頭髮。」

「年輕人,你可知道你得罪的是什麼人?我只要一伸手,你就在這裡活不下去。」

「即便是拼上我這條性命,我也不會讓你帶走她們。」

「本來我們還能好好商量,沒想到你竟然如此頑固,實話告訴你,今天她們兩人我都得帶走,在這裡,還輪不到你一個跟班說了算。」

她看向旁邊的保鏢,保鏢冷靜的開口。

「勸你們不要惹怒我們公爵大人,想要動你們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與其頭破血流,還不如乖乖聽話。

至少我們公爵大人心地善良,不僅不會傷害你們,還可以給你們一筆高昂的費用。」

阿才卻沒有畏懼,如果他看著心愛的女人遠去而不作為,他還能算是男人嗎?

「不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退縮。」

「年輕人,你們的國家有一句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

「公爵大人,我們還有一句話叫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好,很好,讓人進來,將他們一併帶走!」

大戰一觸即發,阿才寧死不肯退縮,整個薔薇古堡的人並不多,都是園丁廚師什麼的,根本就沒有殺傷力。

所有的人都被調去保護穆南樞,誰會料到經年和悠悠竟然會出事。

阿才和幾人雙拳難敵四手,被人制服,冰冷的槍支抵在他的腦門上。

「年輕人,就算是我現在殺了你,你拿我也沒有任何辦法,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距。

想要娶我們家的女人,你還不配!」婦人的眸光一片冰涼。

經年擋在了阿才面前,「公爵大人,我求求你,你放過他,如果你傷害他半分,我就死在你面前。」

悠悠也跪了下來,「姐姐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你不是想要繼承人嗎?那你一個都得不到。」

婦人的眼睛在兩人身上掃來掃去,她們兩人不僅長相像她們的媽媽,性格也很像。

當年她也是這樣跪在自己身前求自己放過那個窮小子,為什麼她們家的女人都是這樣的路呢。

「好,我不殺他,所有人一併帶走。」

悠悠和經年以及阿才都被帶走,婦人很聰明,知道誰才是主心骨。

看得出經年很喜歡這個保鏢,而悠悠則是很在乎經年,也就是說她掌握保鏢的性命就相當於掌握了兩人。

繼承人當然只要一個,但訓練太過殘酷,她不得不做兩手準備。

要是有一個死了,至少另外一個還能接著訓練,而阿才就是她最重要的棋子。

甄管家不敢和她相碰,等她一走,趕緊讓人帶信。

「快,去找先生,只有先生能救她們了。」

雖說他也不太清楚穆南樞是什麼身份,但他就是感覺那個男人很厲害。

不管能不能救阿才,至少他得告訴穆南樞,看看他有沒有辦法。

悠悠和經年都被帶上了車,和阿才分開。

經年眼中一片冷意,「我警告你,不管你是什麼人,如果你敢傷他半分,我傷不了你,但是可以十倍傷我自己。」

悠悠則是靠著經年,很沒有主心骨的樣子。

婦人心中已經有了計較,很顯然悠悠和經年的性格相反,一個堅韌,一個懦弱。

雖說當繼承人應該強大一點比較好,但經年就是一朵帶刺的花,會傷人。

將來難保不會起來對權利動心反噬了自己,悠悠雖然懦弱,只要掌控好了經年,她就像是傀儡一樣可以聽自己的差遣,這兩姐妹缺一不可。

「你們還有用處,我自然不會傷害他。」

悠悠緊緊抓著經年的手臂,「你為什麼這麼壞?我們又不羨慕你有多少錢,我們只是想要過簡單普通的生活而已。」

對上她那一雙漂亮澄清的紫色雙瞳,婦人忍不住放柔了口氣,「傻丫頭,這個世上有很多無可奈何,就算是我,也逃不過。」

「我都答應跟你走了,你放我姐姐和姐夫。」

「之前我可以答應,現在我改變心意,我要你們兩人同時接受訓練。」

經年神情冷漠,「你是想要從我們之中擇出最好的那個。」

「聰明,不過有主見的女孩兒我向來是不太喜歡的。」婦人笑裡藏刀冷冷一笑。

那笑容讓悠悠發抖,「姐姐……」經年抱著她,「公爵大人,你可有心?」 經年和悠悠被帶了回去,這裡是一棟古老的大城堡,裡面的裝璜卻是非常現代。

悠悠第一次到薔薇古堡的時候就覺得那房子好大好大,到了這裡她才知道什麼叫大。

和這城堡比起來,那裡真的算是很小的薔薇莊園了。

和經年不同,悠悠喜形於色,就是一個沒有心機的大孩子。

公爵看出她臉上的震驚,她就知道,這種窮鄉僻壤的孩子是很容易被腐蝕。

「那邊有個天鵝湖,每年都有很多水鳥成群結隊的過來,在湖邊嬉戲,成為很漂亮的風景線。」

「是人工湖嗎?」悠悠傻乎乎的問。

「不,是天然湖泊,後山就是一個高爾夫球場,這邊有果園,你們喜歡吃什麼都可以讓人種上。

有專人看守,你們什麼時候想吃,只要招招手就可以。」

「真好。」

「以後你們成了繼承人,正式成為家族的一份子,這裡的一切都是你們可以隨便使用的。」

經年拽了拽悠悠,讓她保持理智,很明顯這是糖衣炮彈。

「悠悠,這個世上從來就沒有那麼隨便就能得到的東西,你要得到什麼就得付出,不,或許是更慘烈的代價。」

悠悠點點頭,「我知道了姐。」

「公爵大人,你把他放走吧,既然我們已經來了,這裡全都是人也逃不了,他是無辜的。」

「那可不行,我得保證你們認真學習。」

她發現阿才是很好的棋子,可不能隨便放了。

悠悠和經年被安置在了巨大無比的卧室裡面,站在陽台上就可以看到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