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些怪物集體一個愣神,隨後都放下了手裏的活計,開始直面項羽。


項羽早就和那個金甲將領變成的最大的怪物打在了一起。

雖然神武軍都變成了怪物,實力大增,但很顯然,他們還仍然不是項羽的對手。

領頭的怪物身軀高大,大約有三米多高,渾身肌肉虯結,但是被項羽用長戟一下就給打翻在地。

不過這怪物皮糙肉厚結實的很,項羽的長戟能刺進他的肚皮,卻刺不穿他的後背。

但是怪物們不止會近戰,遠程也是一把好手。

只見數十個怪物離開了本陣退到了後方,臉上嘴巴的位置慢慢的出現了一個小孔,這個小孔像菊花一樣佈滿褶皺,他們站在原地醞釀了一會,隨後小孔猛地變大,一道黑藍色的細小光柱從小孔裏噴了出來。

“真傑寶噁心,就像噴屎一樣!”張謙一臉厭惡。

這個招數雖然看起來猥瑣噁心,但威力卻是不俗,細小光柱打在項羽的身上,總會在他的盔甲是留下一個滋滋冒青煙的小孔。

項羽也被噁心的不行了。

每挨一下盔甲都會一震,而且被射中的地方也會隱隱的有疼的感覺。

項羽的怒氣被刺激的到達了頂點。

西楚雄兵全軍覆沒,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切斷了左膀右臂!

雖然把子弟兵召喚出來的時候他們就都有了必死的覺悟,但是真的全都死了以後,項羽這心裏肯定還是接受不了的。

於是在憤怒的刺激下,他發出了怒吼,那一紫一白兩道魂魄猛地從他身體裏鑽了出去,凌空相撞!

‘轟’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氣爆爆發了出來,把他周圍那些神武軍怪物全都震飛了!

兩道魂魄再次鑽回他體內,他一個起跳‘砰’的一聲落在地上,兩道魂魄纏繞在了他的雙臂上,他揮起長戟開始了大肆的砍殺!

有了兩道魂魄的纏繞,他的力量再次提升了十幾個檔次!

基本上都是一戟弄死一個!

這幫之前還耀武揚威的神武軍怪物被在項羽手裏簡直變成了鋒利菜刀下的黃瓜土豆,被幹淨利落的切成了一片又一片!

“廢物!”雲層裏的那個男聲又響了起來,“一羣廢物!”

金甲將領變成的領頭怪物發出了吼叫,張開雙臂凌空一躍撲向項羽!

項羽握緊長戟,擺出了一個投擲標槍的動作,隨後用力一扔,長戟當空刺穿了這個大怪物的胸口,餘威不減的從背後穿了出來!

項羽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了怪物背後,一伸手握住了長戟,反身一砍,刷一道亮光,大怪物的腦袋被齊刷刷的切掉了。

“臥槽……”張謙服氣了,“吊到沒朋友!”

這時候,雲層裏那個黑乎乎的東西再次飛射了下來,項羽舉起長戟一擋,‘當’的一聲,火星四濺,那個黑乎乎的東西被格擋飛了,然後在半空中換了個方向,重新回到了雲層裏。

張謙終於看清楚了那是什麼東西,愣住了。

那個東西……居然是一個耙子!

耙子?!張謙瞪大了眼睛!

“不用驚訝,那就是上寶沁金耙。”系統說。

“什麼?上寶沁金耙?”

“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九齒釘耙。”

“臥槽?”張謙愣了,“九齒釘耙?!”

雲層散開了,一個身穿火紅色全身寶甲,頭頂紅色柳纓盔的威武壯漢出現了,壯漢的身邊還跟着兩個手持長槍一身銀甲的威武天兵。

“項羽!真以爲這天下無人能治你嗎!”紅甲威武男子大聲吼道。

“那你便來試試罷!”項羽橫握長戟怒吼道。

“哼!找死!”紅甲男子腳踏祥雲飛身下來,舉起九齒釘耙奮力的砸向項羽。

項羽眼睛一瞪,揮起長戟反手砍了過去。

“轟!”一聲非常劇烈的爆響!

張謙覺得自己的耳朵瞬間失聰了,耳朵裏全是嗡嗡的鳴聲!

眼前的視線居然也有了一些模糊!

這兩個人真是……

吊炸天!

“如果換成是我,估計肯定抵擋不住這驚天動地的一擊吧……”張謙喃喃自語着。

“說擊不說…”系統剛說了四個字就被張謙打斷了。

“說擊就說吧,文明去他嗎!”張謙說。

“666。”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系統說。

“哈哈哈,不愧是鬼雄之豪傑!馬某人好久沒有遇到你這樣的對手了!”紅甲男子哈哈大笑。

“馬某人?”張謙很敏銳的捕捉到了這個自稱,“他不是天蓬元帥?”

“是。”系統說,“除了天蓬元帥,誰能用的了九齒釘耙?”

“那爲什麼是馬某人?他不是姓朱嗎?”

“誰說的!”系統惱了,“別胡謅八扯了!天蓬元帥的本名是馬廣泰,所以他纔會自稱是馬某人!豬悟能是後來南無觀自在大士賜的名字! 重生之嫡女歸來 諢名是豬八戒!人家本姓馬!”

“真的假的?”

“不信的話你就去查查流落在你們人間的道家真經《玉匣記》!”

張謙咳嗽了一聲,不說話了。

項羽在聽到天蓬元帥的話之後卻不屑的冷笑了一聲:“作爲真仙上仙,你的實力讓人失望!”

“是嗎?”天蓬元帥笑了,“只是接住了我一擊就這麼猖狂?這樣可不好啊!”

說完他當空呼喝一聲,身上爆發出了天藍色的光芒!

隨後,他的肋下和後背分別又長出了四條手臂,脖頸處也鑽出來了額外兩個腦袋!

“三頭六臂?!”張謙低低的驚呼了一聲,“他也會?!” “三頭六臂是道教法術,又不是哪吒的專有技能。”系統說,“少見多怪。”

張謙默默點頭,長知識了。

天蓬元帥卻是聽到了張謙的聲音,低吼道:“誰在那!”

張謙皺起眉毛,慢慢的走了出來。

天蓬元帥不錯眼的瞧着他:“小小散仙,爲何不在天界修煉,卻要跑到人間來?”

“管得着嗎你。”張謙說。

天蓬元帥一愣,項羽也愣了。

這小子果然還是老脾氣,一點都沒變!項羽差點笑出聲,天不怕地不怕說的就是這傢伙。

天蓬元帥很好笑的看着他:“你知道我是誰嗎?”

“知道,你豬八戒。”張謙說。

“你!”天蓬元帥眉毛一皺:“你這小廝,這是在取笑我嗎?”

“我哪敢啊?”張謙說,“當年取經路上,諸多妖怪,只要聽到了你豬八戒的名號哪個不是聞風喪膽?你的…”

張謙頓了一下,趕緊問系統:“什麼耙子來着?”

“上寶沁金耙。”系統說。

“哦。”張謙繼續朗聲說道:“你的上寶沁金耙那更是天界神器,妖怪們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哼哼,你倒是挺會圓話。”天蓬元帥笑了。

“只不過,”張謙臉色一冷,話鋒一轉,“想不到的是,當年取經路上的英雄,到了如今卻變成了讓人厭惡的鷹犬!”

“你說什麼?”

“難道不是嗎?”張謙指着項羽,“你自己心裏應該很清楚吧,他項羽犯了什麼罪?”

“擅自以真身來到人間,肆意殺害閻羅分身,這就是死罪!”天蓬元帥怒道,隨後冷笑一聲,“我跟你這小散仙有什麼好說的,你且說你爲什麼要在這人間?不說的話連你一起殺!”

張謙慢悠悠的掏出閻羅御令:“我雖然已經昇仙,但是不巧,身上還帶着閻羅天子帝君大人的御令,需要在人間執行一個祕密任務,所以暫時不能迴天。想必天子帝君已經上報陛下了。”

“哼,等我回去後自會向陛下取證,如果你說的是假話,必將你挫骨揚灰!”

張謙雙手環抱在胸前,沒搭話。

“這裏沒你的事,滾到一旁去!”

說完,他擡起九齒釘耙就衝到了項羽面前,像一個旋轉的陀螺一樣用六隻手臂和項羽打起了車輪戰。

張謙手心裏捏了一把汗。

三頭六臂有多厲害他非常清楚!

三個腦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六條手臂三件武器,在攻擊力不變的情況下能大大提高攻擊速度!

和一個人打就相當於是和三個人打!

項羽真的危險了!

不過好在,豬八戒之前說了不殺項羽而是活捉,估計項羽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你說,項羽有那一魂一魄,能不能打贏豬八戒?”

“不可能。”系統說,“馬廣泰可不是東嶽大帝那樣的野路子仙人,他是正兒八經的執掌兵權的大仙!”

“而且他的師傅和孫悟空一樣,都是菩提真人那個老傢伙。如果項羽有了完整的魂魄,那馬廣泰就是被一刀秒的貨,可惜項羽只有一魂一魄。”

張謙默默點頭。

結果果然和系統說的一樣,項羽完全不是豬八戒的對手。

張謙覺得自己的三觀又被顛覆了。

以前看西遊記的時候,豬八戒給他的感覺是實力不怎麼樣,喜歡偷奸耍滑,而且還好說他大師兄的壞話,是個憨貨(用孫悟空的話說),但是現在看來,他這些評價沒有一個是中肯的。

豬八戒打起架來氣勢非凡,九齒釘耙在他手裏就像風一樣迅疾,像山一樣穩重,以項羽的神力再加上那一魂一魄的加成,竟然也不能正面硬抗他的耙子!

每一耙都彷彿有千鈞力道,項羽的武器偶爾和他相撞都會被他帶的一個趔趄!

張謙越看越心慌。

打着打着,項羽的火氣出來了,他大叫一聲,手裏虎頭盤龍戟舞動成風,化作一道閃爍的光芒砍向豬八戒的腦袋,而豬八戒向他砸來的九齒釘耙他卻置若罔聞。

他這是打算拼個魚死網破了!

說時遲那時快,豬八戒臉上露出了一個不屑的笑容,身子一轉,腦袋一偏就輕輕鬆鬆的躲過了這一戟,而他手裏的耙子卻是不偏不倚的砸中了項羽的左肩。

項羽悶哼一聲,但是手上的招數卻沒變,仍然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劈了下去,重重的砍在了豬八戒的紅色肩甲上。

‘鏗鏘’一聲,豬八戒的肩甲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痕,他整個身子也往下一沉。

“哼哼,果然夠拼命,不過實力的差距不是你拼命就能彌補的!”豬八戒大喝一聲,“裂地一耙!”

呼!耙子帶着呼嘯的雷音之聲砸向項羽,項羽趕緊往旁邊一躲,但是豬八戒現在有三頭六臂,項羽往旁邊躲到時候正好撞上了另一件武器砸了過來。

項羽無奈,一咬牙,忍着左肩的疼痛用力一個上撩,長戟和釘耙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項羽被這一下砸的飛了出去。

豬八戒得勢不饒人,三個腦袋帶着惡狠狠的表情,揮舞着三把武器衝了上去又是一陣疾風驟雨一樣的迅猛攻擊。

項羽越來越狼狽,最後只能苦苦的左支右擋,終於,在一聲沉悶的撞擊聲中,項羽手上那把跟隨他多年的虎頭盤龍戟,斷了!

看着手裏斷成兩截的武器,項羽苦笑不已。

“你再厲害啊。”豬八戒說,“再厲害一個給我看看。”

項羽擡起頭怒瞪着他,揮舞着斷成兩截的武器衝了上去。

總裁大人關燈吧 “硬骨頭!”豬八戒氣道,一個轉身,三把武器呼呼呼翻轉了一遍,第一把釘耙打飛了項羽左手的武器,第二把釘耙打飛了右手的,第三把直接砸在了項羽的胸口,把項羽砸的當場慘叫一聲,重重的摔了下去。

豬八戒提着釘耙俯衝項羽:“先把你打成殘廢!”

張謙再也憋不住了,站了出來,大吼道:“住手!”

豬八戒沒理他。

“呆子!俺叫你停手!”張謙模仿着孫悟空的嗓音和語氣大聲喝叫道!

聽到這個聲音,豬八戒身形猛地一停,懸浮在半空中看着張謙。

系統驚問他:“你要幹嘛啊你?我告訴你你現在打不過他的!把你所有的幫手全叫出來也不夠他看的!”

“我知道。”

“那你這是打算幹嘛?”

“我自有打算!”張謙說。

“你這是在玩火,玩火啊!”系統說。

張謙沒理系統,手裏抓起了一把猴毛往前走了幾步,遙遙一指豬八戒:“呔!呆子!睜大你的豬眼看清楚,可還認得俺!”

“你學的還挺像。”系統說。

豬八戒愣了:“你…你是?” “怎麼,這麼快就不認得俺了?”張謙嘿嘿一笑,往前走了幾步。

豬八戒皺起眉毛,緩緩收起釘耙:“你是那猴子?不對!你不可能是那隻猴子!你的氣息太弱了!”

“呆子,你可知道身外化身?”

“什麼?你是猴子的化身?不可能啊!猴子明明…不!絕對不可能!”

“哼哼,”張謙冷笑一聲,“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說完,他分出幾根猴毛託在手掌上,輕輕一吹!

豬八戒瞪大了眼睛!

幾根猴毛飄上天空,隨後半空中金光一閃,幾隻扛着鐵棒、毛色雜亂的小猢猻吱吱的叫着出現了。

“猴毛!”豬八戒震驚了,“你…你難道真的是…”

張謙一臉高深莫測,剛要說話,小猢猻一句話就讓他露了陷:“小猢猻參見少年。”

張謙頓時無語了。

這幫傢伙怎麼這麼不懂事啊!

活該一輩子當猴子!

豬八戒收起震驚的表情,皺起眉毛一臉狐疑的看着張謙,又看了看那幾個小猢猻。

張謙咳嗽了一聲:“怎麼樣,現在服氣了吧?”

豬八戒皺眉沉思了一會,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何方神聖了。”

張謙看着他。

“你就是那個很有名氣的張謙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