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遠方山色如黛,秋意漸濃,北風吹過道路兩旁枯黃的山楊,落葉紛紛,寒蟬凄切,蕭瑟如是。


……

陳倉郡,鎮妖司。

陸千霜端坐於正堂下首,三尾在旁邊垂手而立,不時地伺候些茶水並伺機討好。

「天師姐姐,你如何生得這般貌美?三尾縱然施展那畫皮之術,自知也難以得此神韻之萬一。」

「……」

「天師姐姐的皮膚也是極好,白皙滑嫩、吹彈可破,就如那去了殼的雞子一般,三尾亦是自愧不如。」

「……」

「哎,要說三尾最欣賞的還是天師姐姐的身段,亭亭玉立中不失柔美,曲線玲瓏又帶著剛毅,當真是英姿颯爽,尤其是姐姐胸前的無限風光……」

「閉嘴!再多說一個字立刻把你打回原形。」

「……」

這位冷若冰霜的美人終究沒有我的天師哥哥辣么容易相處……三尾張嘴吐了吐舌頭,臉上微微泛起紅暈,但是再也沒敢說出一個字來。

此時,鎮妖司門外車馬聲動,正是曾寬一行人到了。

三尾聞聲,快步迎了出去。

「天師哥哥!」一聲呼喚,千嬌百媚。 林凡很嚴肅與凝重,將所有女眷放在雷池中都覺得不保險,又用混沌鎮神鍾將雷池收了進去。

「好恐怖的元力。」林龍凝重的開口。

林凡點頭,這個世界太了不得了,入眼儘是混沌遮掩,若非是修道之人,肯定如在暗夜中行走,定然會伸手不見五指,這混沌厚重到嚇人,可屏蔽生靈的感官。

當然,在這混沌中,有濃郁到成為液體的元力,無所不在,若林凡與林龍不以神輝附體,身上的衣衫定然會被打濕。

「這真的很像是仙家寶地,從未被外人踏足過的聖地,若有嬰孩在此誕生,會得到洗禮,生而高人一等。」林龍如此開口。

繼續向前,林凡越發的鄭重了:「不止如此,此界規則觸手可及,幾乎以肉眼可見,在此修道得天獨厚。」

無論是林凡,又或者是林龍,都曾在林凡渡劫那日見過此界,當然,那時看得不完整,像是一個虛影;也從辛日口中知曉過點滴關於此界的恐怖處。

但此時真正踏足,林凡才知,辛日口中說出的恐怖,不及他親身感受過的萬一。

只因,辛日那日說的只是,他那一族,成年後就可成就臨神果位,但結合四眼生靈和耳大男子的話語,在以當前所處環境來推論,這個世界中,類似辛日族群那般的恐怖天賦,定然不止一兩家。

「得天獨厚啊……」

林凡再次讚歎。

他們已經行進了很久,初臨此界,的確很是小心與謹慎,沒有展開急速,也沒有飛天遁地。

但哪怕如此,以他們兩人當下的境界,也足夠之快,足以朝游蒼梧暮宿北海。

可就算以這種速度前行,足足三個時辰,竟然依舊沒有見到任何一尊生靈,可想而知,此世浩瀚無窮。

天穹上,十輪大日普照,但並不覺得炎熱,反倒是暖洋洋,此世林凡與林龍站在一座高山上,混沌在山腰涌動,那大日普照下來,所有混沌都被灑上金光,如無際的汪洋灑碎金,美得不像話。

隨着深入,那種元力更加的濃郁與精純,同時,天地之間的只需符文,竟然在主動的往林凡二人的魂海中鑽去。

「林龍,你說此方世界有神祗嗎?」林凡詢問。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林凡自問,若是自己生在此界,怕是早就成就臨神,甚至更進一步都未可知。

「不知。」林龍仔細思考了許久,這才開口,想了想后,林龍又道:「但我覺得應是沒有的。」

「我也認為沒有。」林凡點頭:「但我們還是要小心,不能大意,要知道,這個世界,如辛日哪類的生靈,肯定是不止一兩尊。」

林龍點了點頭,笑道:「那老東西若是知道,你此時就已經進入他們所在的世界中,會不會驚掉一地大牙?」

林凡沒有說話,同時想起那日辛日的話語,直言,他只有成長到一定程度,才能進入這個世界,才會有再見。

一路向北,海波陣陣,捲起千層浪,都有數萬丈高。

到了此地后,林凡感知到了生靈的氣機。

終於,林凡看見了一尊活着的生靈,但長相太奇怪了,人頭馬身,但又有人的手臂,提着一柄大叉子。

這生靈,不時將手中的大叉子狠狠的殺入捲起的大浪中,像是在狩獵——嗷嗚。

突然一聲慘叫,傾盆血雨噴濺,將大片的海水都浸染得血紅了。

叉子上,竟然釘著一頭恐怖的海妖,以林凡的眼光看去,與另一個世界稱呼的鯨魚太相似了。

當然,被叉子釘殺的這頭海獸,通體殷紅,其上有細密如蛇鱗的鱗片覆蓋。

「這頭海獸是聖境,這怪物是帝境。」林龍真的吃驚。

帝境,無論是在之前的天人界,還是之後的三千界,都已經算是頂尖的大物,絕對能夠享受供奉。

但在此界,帝境的生物,竟然還需要自己狩獵,捕食?

林龍頭皮有點發麻,這個世界,這麼恐怖嗎?

莫非是聖境滿地走,帝境多如狗?

但覺得不止於,帝,無論是在那個世界,都該百萬中誕生一兩尊。

林凡向前走去,背在後方的右手已經捏好拳印,這是與此世之人第一次接觸,若是有什麼不對,他會及時出手,哪裏管什麼無辜等?要直接轟殺。

「拜見大人。」

誰知,這人頭馬身的怪物見到他之後,前蹄彎曲,直接跪在了地上。

林凡詫異,且吃驚,同時提高了警惕:「你認識我?」

「大人說笑了,在下卑賤之族,豈會認識大人這等天上之人?」人頭馬身的傢伙這麼開口,同時,他自我介紹,他來自人馬族,名為阿魯伊。

「阿魯伊?」林凡笑了笑:「倒是個奇怪的名字。」

阿魯伊賠笑。

林凡等於他交談,當然最主要是在以各種方式打探。

很久之後,林凡與林龍心中對於這個世界都有了大抵的認知。

這個世界中,與人類越是相似,便越是高貴,這也就是為何阿魯伊在見到他二人的第一時間就跪下去的原因。

只因,他們本身就是真正的人類。

當然,也有人生而高貴,就是人形;這群人,他們自稱神族,但又分為不同的支脈,但他們都堅信,都有共同一個祖先。

而如人馬族這般的低賤種族,也並非沒有改變出身的機會,只要成就臨神之位,就可以洗盡鉛華,將所有族群帶來的特徵都洗去。

「殘忍而真實的世界。」林凡與林龍傳音:「真正的叢林世界,弱肉強食。」

林龍點了點頭,雖然這阿魯伊因出身的緣故,對於這個世界也是一知半解,但的確對初入此界的林凡二人起到了大用。

「也不知在此世是否會遇見無相,若遇見,定然又是連天的大戰。」林龍低語。

林凡道:「若是與他相遇,一定要在片刻之間將他斬殺,否則你我一定會有大難,甚至為三千界帶去劫難都未可知。」

林龍深以為然的點頭。

從阿魯伊的敘述中就可以推測出,無相的出身一定極為了得,是神族中的某一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原先的幾人。

赫然,都是面露恐懼神色,被困在了那裡…!

砰…!!

秦蒼穹手腕一抖!

那名監工頭子,此刻渾身一顫…

轟!

就像釘子一般。

硬生生的,從地面…砸了下去!!

噗嗤!!

鮮血噴濺!

僅僅一剎那。

那數道人影,已經徹底失去了聲音…!

這略顯血腥的一幕。

讓四周,都是驚叫聲一片!

而,秦小蛟卻是目不轉睛,隱隱帶著恨意的看著。

不愧…是流淌著秦家血脈的孩子。

而,此刻。

秦蒼穹緩緩轉身,走到了秦小蛟面前。

「走吧。」

他的聲音,溫和而平靜。

秦小鯉抱著秦蒼穹的胳膊,招了招手,「哥哥,走啦…~」

而,此刻。

秦小蛟猛然轉身。

朝著外面,快速奔逃…!

看到這一幕。

秦蒼穹眉頭一皺,腳下一點,瞬間出現在了秦小蛟面前!

「乖一點,跟我回去。」

眼看著秦小蛟還要逃。

他皺著眉頭,探出手來,將兒子拎了起來。

「放開我…!!」

被拎著的秦小蛟,拚命掙紮起來!

而,此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