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遠古修真者和現代地球上存在的修真者不太相同,他們修煉的都是威力奇大的法門,舉手投足之間便會造成巨大的破壞。王母仙境佈置的陣法,也是擁有那個時候修真門派的特點,可以對星空之外的敵人,發動猛烈的攻擊。


這些事情都是身邊的仙人告訴李帥的,啓動這裏的陣法,耗費了他們不小的仙力。不過他們一致都是認爲,那點功力消耗的非常值得。雖然只是修真界的一些手段,可是威力確實絲毫也不比仙界的強大陣法稍差。

李帥沒有過多參與門派任務分配的事情,他在一邊旁聽了幾次,諸多門派的名稱就已經把他弄的頭暈腦漲了。這樣的事情,仙人都是處理的非常恰當,仙界時常與其他空間發生衝突,大規模的仙界戰爭也是偶有發生。來到這裏的仙人當中就有幾個處理這方面事物的高手,李帥也就樂的輕鬆,把事情全部交由他們負責。

王母仙境的空間很大,並不是說這裏的佔地面積很大,而是說它這裏的空間疊層很多。遠古的修真者,使用了特別的方法,他們將現存的空間摺疊壓縮,結果便形成了這個地方獨特的空間領域。

每一處建築的入口,都是通向一個規模奇大的空間。而這裏數百個建築,就是通向數百個形態各異的空間。

不過並不是所有建築的入口都是開放,其中很大部分都有能量限制,它們都是按照功力的深淺設計,功力越高的修行者,能夠進去的空間便是越多。

不少修真者都是在這裏找到一些威力強大的修煉法門,還有不少級品丹藥也被他們在某些地方找到。多半修真者還都是不錯,他們會把找到的東西集中起來,以供過段時間大家各取所需。也有少數幾個修真者會把收集到的東西隱匿起來,不過那樣的修真者還是隻是非常少的幾個傢伙。

李帥頭痛的事情,莫名其妙的便被解決掉了。林惠和徐靜兩人像是姐妹一樣,互相之間親熱的不的了,無事的時候就算他想要插足兩人的談話,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徐靜在抽空的時候告訴李帥,她接受林惠這個姐妹,林惠也同意這個安排。

感覺對兩個女孩都有虧欠,李帥也不敢在這段時間貿然打擾她們。他現在是要等到兩個女孩心情平靜下來,這才和她們討論以後的事情。不過對於徐靜這樣的回話,李帥心裏不禁還是一陣欣喜,是男人那個也都是有那麼一點大男子主義,能夠同時獲取兩個女孩的芳心,卻也時間值得高興的事情。

沒有事情的時候,李帥就在王母仙境諸多禁制的房間走動,就是憑着他強大的力量,這裏便是沒有一個結界能夠阻礙他的行動。

在這裏李帥找到了許多遠古時候的修煉功法,他將這些東西與秦皇遺址找到的功法對比較量,從中也是獲得許多啓發。古代的修真功法,比起現在的完整許多,修煉起來進度的威力比現今遺留的強大了不少。

挑選了其中一些容易速成,並且威力奇大的法術,李帥將它們交給了待在這裏的修真者們。有些並不適合的東西,李帥就沒有貿然的傳授出去。現在可不是適合閉關修煉的時候,隨時異界的傢伙都有可能出現在我們周圍。

數百個仙人陸續來到,他們被安排在修真者的隊伍當中。李帥整理出來的攻擊陣法,當中一旦加入仙人的力量,威力立刻便會提升數十倍,這樣的組合,比起使用單獨的仙人,威力增加了不少。

只要衆人裏面擁有一技之長的修真者,都是踊躍出來展示他們的特長,不少品質極佳的法寶兵器,被集合在一起的修真者煉製出來,現今修真者的實力,全都提升了不少。

仙人也會在空閒時候指點修真者一些技巧,現在不是敝帚自珍的時候,修真者的力量強了一分,在戰鬥時候也是能夠分擔一些他們的負擔。

緊張沉悶的氣氛籠罩在這整個地方,外面空間靈氣的波動也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開始凌亂起來,衆人都是感覺到,戰爭隨時可能到來。

一個藍色的水晶頭骨在李帥手上不停旋轉,旁邊沒有人打擾,因爲李帥是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裏面。這個地方限制也不是很強,但是沒有達致大乘修爲的修真者是無法進入到這裏的。

水晶頭骨緩緩的運動着,李帥試探性的想要控制一些水晶頭骨儲藏的力量,但是他發現處在這個裏面粘稠的能量居然沒有辦法引導出來。他只要將這些力量引動,這個水晶頭骨立刻便會被啓動,這可不是現在就應該作出的事情,水晶頭骨力量積攢的是數千年的力量,一點釋放出去便是一點用處也沒有了。

正要把東西收起來,外面一個仙人已經走了進來。他見到了李帥手上的那樣東西,立刻就是驚呆在了原地。

李帥看着對方吃驚的表情,對着那人緩緩問道:“餘兄,你認識這樣東西嗎?”

餘瀾輕一點頭,“沒有料到你居然會有這樣東西,這個可是流傳許久的神器,在仙界也是非常有名。”

李帥說道:“這個是我在瑪雅人那裏得到的,他們是地球上面一個隱匿的種族,修煉的東西雖然和修真界有所不同,卻也是一些非常厲害的東西。”

“瑪雅人嗎,”餘瀾想了一下,“這個種族我倒是沒有聽說過,我只知道,這樣東西可是非常厲害的法寶,如果能夠自由的控制它,就算是帝君都能夠擊殺。”

“這個裏面儲藏了很強的力量,它們是瑪雅人祖先遺留下來專門對付這次劫難的。到了緊急時候,這個法寶釋放出來的護罩,足以在很長一段時間保護地球周圍的空間不被損壞。”李帥解釋到這樣東西的功效。

餘瀾說道:“我是聽說過這樣法寶的一些功能,它確實能夠形成強力的護罩,但是同樣也可是釋放出來威力巨大的攻擊能量。如果可能,你還是研究一下這種功能吧。”

李帥搖頭說道:“這樣東西好像已經制定好了使用方式,儲存在這裏的能量只能用作形成防禦護罩。”

餘濤沉吟着說道:“應該是當初那個使用這樣法寶收集能量的前輩設定好了的把,相信啓動這樣法寶所會需要的能量非常低,那人應該是設置好了機關,讓使用者能夠隨意控制法寶的開啓。”

李帥點頭贊同對方的看法,這樣東西啓動需要的能量確實很少,只要意念所及,它便會立刻被開啓。在大戰時候,這樣功能也是非常緊要的,減少自身的消耗,對付起敵人來也會更有威脅。

突然想起對方進來應該是尋找自己,李帥對着餘濤問道:“外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不然你怎麼會到這裏找我。”

餘濤說道:“是這樣的,魔道修行者全都過來了,其中一個叫做冷泉心的鬼王指名想要和你見面。”

“是冷前輩來了。”李帥說道:“我這就出去,他老人家可是非常厲害,魔道的修行者都是以他爲首的。”

餘濤點頭說道:“那個鬼王確實厲害,估計我要是和他較量,也不過就是伯仲之間。”

李帥心裏一驚,餘濤的力量他心裏有數,他竟然會對鬼王有這麼高的評價。難道當初和鬼王較量的時候,對方還是留有餘地不成嗎,當時冷泉心可是僅與自己打成平手。不過李帥沒有說出心中疑問,他想的也是簡單,這種的事情沒有必要過多計較,大家相交一場,只要不是敵人那便行了。要是擁有一個鬼王那般的敵人,卻也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收起了手裏的水晶頭骨,李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餘濤也和他一起,兩人同時踏出了房門。

外面現在魔氣縱橫,王母仙境本來神仙一般的地方,現在顯出了鬼氣陰森的感覺。

李帥感受到周圍強大的魔道修行者,他們的實力非常驚人,渡劫以上修爲的居然擁有千多個傢伙。他一下便感覺出來鬼王的所在,朝着他的方向看了過去。冷泉心的視線也是與他交接在一起,因爲李帥沒有收斂自己身上的氣息,所以只要細心一點,就能感覺到他的出現。 李帥見到鬼王的時候,他正站立在那裏,口中喃喃的叨唸着幾句話。側耳一聽,鬼王嘴裏說着的是終於再次來到這裏。看着對方凝神回憶的樣子,李帥知道他應該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裏。

“冷大哥,好久沒有見面了。”李帥對着鬼王說道。

聽到有人招呼,冷泉心回過神來,“李老弟,你出來了。”

“冷大哥,你過去來過這裏嗎?”

鬼王微微點頭,神情又開始變得恍惚,他說道:“當年這裏可不是這個模樣,那個時候,王母門下的弟子可都是強悍驚人的修行者。想想那個時候,就算是仙界裏的頂尖門派,也沒有幾個能夠及上天池派的。”

“天池派?”李帥疑惑的問道:“那是這裏以前的名字嗎?”

鬼王說道:“天池派的弟子,全都已經去到別的空間。這裏已經荒廢很久時間,模樣和當時比較差了許多啊。”

李帥問道:“冷老哥,這個王母仙境當時是個什麼景象?”


“當時這裏,”鬼王話音頓了頓,感慨的說道:“以前的模樣豈是我三言兩語能夠說清楚的,記得我第一次進到這裏,還是跟着我的師傅一起,那個時候這裏,是多麼讓人驚歎,幾千年過去,沒有想到已經變成這副樣子了。唉,往世已以,還是不要再提起了。”

既然鬼王不想多說,李帥也不好繼續追問。對於王母仙境原來的樣子,他便只能在心中留下一個疑問。

李帥看着鬼王背後站立的兩男兩女,他們都給李帥一種非常強悍的感覺。隱隱覺得,這幾個傢伙都已經是仙人一流的高手。

“李老弟,這幾個傢伙都是我的得力手下,那次你去找我的時候,他們都在閉關修煉,現在我的所有門下弟子,全部都集結在了這裏,就等着你來給我們安排一下了。”鬼王眯着眼睛看向李帥,他緩緩傳音說道:“這裏正道的那些傢伙,看我們這些黑暗修行者眼色都不是很善意,我的手下全都是一些桀驁不遜的傢伙,很有可能和他們發生衝突,你最好弄些動作,震懾住這些傢伙的氣勢。最好就是把你的功力展露一些,也讓他們曉得正道的實力。”

李帥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冷老哥,這樣做不太好吧。”

鬼王不以爲然的說道:“這裏多半的後輩小子,都是看在我的面子才集中過來,如果正道中人不能展現出來威懾他們的力量,這些傢伙很有可能會將不會服從你們的安排。魔道都是強者爲尊,你只要力量比他們強,他們就會對你言聽計從。”

“我明白了,”李帥會意的點了一下頭。

鬼王說道:“好了,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些人的首領,要想掌控住他們,先就要讓他們的幾個首領懾服於你。”說完鬼王轉身向着人羣那邊走了過去,他身邊的四個手下也隨着他跟了過去。

李帥在他身邊,心裏想着到底要如何才能夠不動聲色,不傷和氣的懾服魔道的那些傢伙。

人羣裏面走出來幾個人,李帥細心的打量着他們,鬼王手臂一探,對着其中一人說道:“妖王你已經認識了,這幾位分別是我們魔道當中,最大幾個門派勢力的首領。”

李帥對着他們微一施禮,那幾人除了妖王,其他幾人全都顯出了不同的神色。由於李帥收斂了自身的力量,所以看上去他也就是一個普通修爲的修行者,這幾個傢伙,明顯都對李帥不屑一顧。

其中一個傢伙,對着李帥發出惡意的眼神,突然伸出了手掌,對着李帥說道:“我是百草門的門主羅浩,第一次見到小兄弟,還要多指教。”

其他幾人都是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這個羅浩伸手要同李帥握手,明顯就是不安好心。百草門,魔道中的名字卻是百毒門,他們門中最爲擅長的就是特製的毒蟲毒草,整起人來可不是一般的功力。

李帥看出了對方不善的神色,但是他卻裝作沒有發覺的樣子,伸手於對方握在了一起。“羅掌門客氣了,在下也要請你多多提點。”

兩人手掌相握,李帥就是感覺一股大力從對方手上涌了出來,那個傢伙看來是想要讓自己在衆人面前出醜,所以剛一接觸,他就全力施爲。李帥不動聲色的接下了對方的全部力道,這點功力,雖然也是大乘境界的修爲,但是比起他來還是差了許多。

原本想要看到李帥求饒的表情,但是羅浩沒有等到李帥的那番作爲,他覺得對方綿綿不受一點力道,自己攻入對方手裏的勁氣被非常容易的化解掉了。

百草門本來就是靠着各種古怪的毒物在修真界中聞名的,羅浩對自己沒能一舉讓對方示弱也不在意,一絲毒素順着他的手掌,朝着李帥手上傳了過去。雖然毒素不會致命,卻能使人疼痛萬分,即便是大乘後期的修真者,都是無法抵禦住那般的痛苦。

一團淡淡的白色火焰從李帥手裏冒了出來,細細的黑色煙霧從他手上冉冉飄起,幾個魔道的掌門頭領,同時神情變換起來。

天火,李帥手上冒起的可是僅有仙人才能使用的天火。白色的火焰,那可是對魔道中人殺傷力最大的法術,不少幾個人都是面露不忍之色,他們以爲李帥對羅浩升起不滿,想要乘機教訓對方。

即便是羅浩這般大乘修爲的魔道衆人,一旦被天火沾染過,魔功最少也會損失三成,而且伴隨着的還有天火焚體的無邊痛苦。

羅浩神情猛的變色,他的手掌被對方握住,心情立刻緊張起來。天火的厲害,只要有點閱歷的魔道修行者都是清楚,那種痛苦,可是比起魔道最爲殘忍的酷刑還要嚴重許多。

鬼王適時的插了一句,“李老弟,你的這個天火掌控功夫已經到達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恐怕現在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了吧。”

李帥突然將一小部分天火侵入了羅浩的手掌,接着又將所有輸出的天火完全收了回去。難以言語的疼痛感覺霎時涌現出來,羅浩的臉上變的蒼白起來,就在他準備向着李帥求饒的時候,那種突如其來的感覺卻又消退了下去。

淡白色的火焰被收回了李帥的手中,羅浩立時鬆了一口氣,剛纔那一瞬間,他被嚇的心神大亂,差點便叫了出來。

幾個傢伙對李帥的態度立刻換了一副樣子,必恭必敬的神情讓李帥心裏暗爽不已。

鬼王拍着李帥肩膀說道:“李老弟,你這幾年的變化,如果不是剛纔你招呼我,差點我便沒能認出你來。”

李帥不解的問道:“怎麼會,雖然樣貌是變了一些,可我感覺也沒有太大區別吧。”

“是氣質,”鬼王加重語氣說道:“你現在身上透出一種非常特別的凌厲氣勢,只有實力與你差別不大或者在你以上的人才能感覺到。你可知道,現在的你給我的感覺就是一柄出鞘的利劍,隨時都有可能迸發出強大的殺傷力。”

李帥說道:“我自己倒是沒有這種感覺,只是前段時間閉關,卻是讓我自己對功法的理解更進了一步,力量的掌控也是更加精細了許多。”

“李老弟,你現在身上有一個非常大的弱點。”鬼王盯着李帥慎重的說道:“那就是你的道心不夠穩定,對於大多數修煉千百年,甚或者數萬年的修行者,你的修心功夫明顯還沒有到家。”

李帥說道:“冷老哥,對於你的這個說法我現在隱隱感覺到一些,但是卻不知道應該怎樣彌補。”

鬼王說道:“你如果想要自己在今後修煉更加穩固,最好便是能夠控制自己功力的進展。只有你的道心修爲在功力境界之上,那樣真正掌控住自己的力量。”

對於鬼王的告誡李帥記在心上,可是現在情況特殊,在這個時候,他是沒有辦法處理這些事情。只有等到所有事情過去,他才能夠定下心來,彌補自己修煉的不足。

“李老弟,這個地方的陣法是誰主持的,好像他們沒有發揮出這裏陣法真正的威力。”鬼王對着李帥問道。

李帥說道:“是幾個仙人,推動這裏的陣法需要很強的法力,一般的修真者沒有辦法做到那般巨大的消耗。”

鬼王想了一下說道:“你還是帶我過去見一下啓動陣法的仙人,我記得以前發動這個地方的陣法當中還有幾個非常重要的步驟,他們好像沒有注意到這些東西。”

“冷老哥,你對這裏很熟悉嘛。”李帥笑着說道:“仙界過來的仙人雖然是開啓了這個地方,但是他們對於這裏的陣法,確也有些地方好像並不那麼清楚。既然老哥你能夠解決那些問題,我現在就把你帶過去。”

“那麼你在前面帶路吧。”鬼王對着李帥說到。

李帥也不多說,縱身飛了起來。鬼王跟在他的身邊,也是躍了起來。兩人都是顯得輕飄飄的,渾身上下沒有發出一點特別的光彩。

王母仙境當中已經聚集了數萬人手,若要是在人羣裏面行走也是麻煩的事情。所以有些什麼事情,衆人多半也都是從空中走動。

李帥和鬼王同時進入到控制這裏陣法的房間,裏面三個仙人正坐在那裏閉目調息。因爲這裏也是受到限制,一般功力的人是沒有辦法過來打擾他們的。


房間當中浮動着許多一米長的藍色水晶,屋子最中心的地方則是有一塊巨型的藍色巨石,它們漂浮在屋子裏面,形成獨特靚麗的奇異景觀。

三個仙人聽見了李帥兩人走動的身影,他們一同睜開雙眼,對着兩人露出詢問的目關。

李帥攤開雙手說道:“這位冷老兄曾經到過這裏,而且他對陣法非常有研究,我們過來是看看能否真正的發動陣法,將它們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幾個仙人都是認識李帥,他們對李帥擁有的力量也是清楚,一個能夠在修真界達致金仙實力的人,那是非常難得的。

當他們將注意力集中到冷泉心身上,立刻便也發現他的超強功力,又是一個超越天仙的功力修行者,對這個突然來到的傢伙,他們都是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什麼時候修真界居然有了這樣多的高手,金仙級別的仙人,在仙界都已經算是中等朝上的功力了,在一個小小地球上面,他們居然見到了兩人。

因爲冷泉心功力超強,所以幾人對待他也非常客氣。雙方打過招呼以後,三個仙人就示意兩人可以隨處走動。


冷泉心首先便是朝着最中心的那塊巨大藍晶石走了過去,他緩緩的朝着那塊石頭伸出手臂,一股特殊的波動從晶石上面散發出來。

屋子裏面的幾個人同時感受到一股氣流,從那塊晶石裏面發散了出來。三個仙人互視了一眼,對現在發生的事情驚歎起來。

誰能想到,鬼王冷泉心不過剛要準備啓動仙陣,晶石上就出現如此強烈的氣息。

地面微微的晃動起來,屋子裏面漂浮着的藍色水晶在空中也是顯出不規則的運動。

冷泉心手上射出黑色的氣勁,那些能量直直射向晶石,異像接着便產生了。

藍色的水晶石顏色開始變換起來,原本水藍色的晶石,現在正向着淡綠的顏色轉變。地面震顫的聲音更加劇烈,周圍能量的波動也頻繁起來。

就當幾個都是愣愣的看着冷泉心在那邊啓動仙陣的時候,那邊鬼王卻是叫吼起來,“快過來幫忙,我一個人沒有辦法支持住陣法需要的能量。”

聽見他的叫喊,幾個人趕忙跑過去幫忙,四隻大手同時按在了冷泉心的背後。李帥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冷泉心背後傳來,接着自己身體裏面的力量,便被飛快的抽了出去。

其他幾個仙人也是這般的感覺,不過他們好像經歷過一次這樣的事情,所以臉上的神色倒不是多麼驚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