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達姆被卡瑟琳的一巴掌打得清醒了一些,此刻不少同學看向達姆都是那種冷漠的目光,甚至厭惡的目光,他的心瞬間跌落到谷底。


「達姆,說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達姆回過頭看向貝克,眼睛充斥著血絲,猛地搖頭道:「我才不要說什麼,有什麼好說的……」

達姆一扭頭跑掉了,卡瑟琳反應過來的時候達姆已經跑進了深林里……

卡瑟琳嘆息一聲,達姆太任性了。

「貝克,我想達姆也只是一時被沖昏了頭,你就原諒他吧!」畢竟是一個班的,達姆也是一位難得的天才,他可不希望自己班上兩大天才互斗。

貝克看了卡瑟琳一眼,淡淡道:「這不關你的事,不需要你替他道歉。」

貝克的做法不少人都看在眼裡,不得不對這樣的人豎起大拇指,在這麼多人都在質疑他的時候,他居然能夠如此鎮定的解決掉困難,要是一般人早就嚇得哆嗦了,畢竟他還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

「哼,不管怎麼樣,這小子破了布魯斯的星海,行為極為歹毒,你們走可以,但是他得留下。」白衣大長老身子一閃,在所有人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已經來到了貝克的身邊。

正當他順手抓向貝克的時候,貝克忽然嘲諷道:「不愧是前輩高人,我不過是一個三階星者,前輩要對付一個三階星者,我也只有認命,要殺要刮悉隨尊便。」

「無恥。」

「一個前輩怎麼能做這樣低劣的手段去對付一個少年,也不怕被恥笑。」

群人中的話,讓大長老眼中殺意更加濃烈。

「好一張伶牙俐齒,如果老夫今天真的在這兒殺了你,恐怕以後行走之際被同道恥笑老夫以大欺小,好,那老夫也就不為難你。」

說話期間,貝克忽然感覺到一股強勁的神識正在自己身上掃視,貝克心中大罵老狐狸,於是他立即調動自己腦海中的那一絲星王神識覆蓋住儲物鐲,這是他身上最重要的東西,因為他所有的秘密幾乎都在那裡面,他不允許讓別人沾染。

貝克前世身為星王帶來的神識,雖然很少,只有一絲,但卻是真正的王級的神識,用來覆蓋住一個不大的儲物鐲還沒有問題。

貝克心底一陣緊張,大長老用神識掃視了貝克一番之後並沒有發現身上的寶貝,眉頭頓時一皺,對他身上有寶物也只是半信半疑。

見著大長老的神色,貝克鬆了一口氣,直到他收回放在自己身上的神識之後,貝克才客氣道:「多謝前輩,其實這件事情是我與布魯斯的事情,當然可以用我們年輕人的方式來解決,前輩既然是高人不會與我一般見識吧!」

大長老嘴角狠狠的抽搐一下,心中氣得不行,這小子拐著彎兒在說他最好不要以大欺小以免落了名聲,大長老濃烈的殺意一閃而過,看樣子他已經對貝克動了真正的殺心了,貝克前世識人無數,自然也不是凡人見此當即警惕了起來,看來這老匹夫是不會跟他善了啦,其實他也沒有想過婭魯家族的人會跟他善了,他的做法已經徹底得罪了婭魯家族的人。

大長老上前一步,他伸手輕輕的拍了拍貝克的肩膀,「好,很好……」

貝克一愣,總覺得這老傢伙這一刻的神色有些古怪,不過細細一想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繼續挺直著身體淡然在哪裡。

大長老收回了手看了他一眼,眉目陰沉之極,當即一舉手,「婭魯家族子弟,跟隨老夫打道回府。」

婭魯家族的子弟一個個看向貝克甚至連殺了他的心都有了,這簡直是婭魯家族的恥辱……

直到婭魯家族的人走遠……

「哼,還前輩,根本就是無恥之徒……」奧布里來到貝克身旁狠狠的朝大長老那個方向嘀咕了一聲。

院長佩拉走過來,看向貝克,這一刻貝克是真正的走入所有人的眼內,先前取龍血就給人比較深刻的印象,然後又是破開陣法膜讓人意外,還有剛才的那一番鎮定不若的話更是讓人忍不住讚歎,同時還有實力,幾天時間能夠從廢物升為三階星者,他是什麼眼力,一看就知道貝克是實打實的到了這個境界,基礎異常的牢固。

「不錯,不錯,」佩拉深深的看了貝克一眼,連說了兩個不錯,說完之後運用大力,朝白衣大長老走去的方向大聲傳音道,「前輩,我們院長大人前兩天傳話說,過些天就要回來了,到時候我倒是要將今天的事情好好跟他彙報一下,說不定他老人家還會去你們婭魯家族喝喝茶……」

走遠的大長老自然聽見了他的話,眉目更加陰沉。



婭魯家族身影逐漸消失在了叢林。

「我們也走……」

佩拉院長對這次探寶之行,倒沒有多大的失望,最大的收穫便是看清楚了婭魯家族的醜惡嘴臉……

挪威淡淡的瞥了婭魯家族走去的方向,鼻子中吐出一個濃濃的鼻音,似乎對大長老的行為極為不恥,當即向佩拉打了一個招呼,這才帶著自己家族的子弟朝原路返回。

貝克的目光卻在挪威身後跟著的阿諾身上轉了一圈兒,畢竟剛才阿諾援手之恩讓他很是深刻,阿諾似乎感受到了貝克的目光,回頭朝他一笑並做了一個鬼臉,貝克一陣莞爾,不過此時倒不好去打招呼,不然倒希望能夠跟他做朋友。

……

「大管家,大長老,那小子身上真的有寶貝,我親眼所見……」

「夠了,難道你要我去幫你把那小子殺了,把他身上的寶貝取出來? 山寨田園︰老大,收個房 ,這是我不願意看見的。」大長老沒好氣的道,如果他們一方几位家族高手沒有受傷還能有底氣,但現在就大長老和大管家兩個人能有戰力,這絕對是一場惡戰……

布魯斯聞言臉色一苦,便閉了聲兒。

「你也不用沮喪,那小子也活不了多久了。」

布魯斯眼睛一亮,「難道……」

「我剛才在他體內下了十二道暗氣,暗氣會逐漸侵蝕他本身的星氣,除非他能夠在一個月之內達到跟我一樣的星宗境,或者有星宗境界的人幫他,否則必會身體爆裂而死。」大長老冷冷道。

布魯斯忽然記起大長老走前在貝克肩膀上面拍了兩下,似乎想到了什麼,慘白的臉上立即湧起猙獰的陰笑。

本文由小說「」閱讀。 此刻我徹底無語了,大舅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小魚卻瞞着我們大傢俬自找趙彪而去。趙彪是什麼樣的人,小雨又豈是他的對手。

“老大,你跟周海濤打一個電話,讓他告訴彪子,阿發多帶一些兄弟,和我們一起去青城。”靶子見我一臉愁容,便在一旁說道。

“靶子,你要記住,我們現在不是黑社會。 重生後我嫁給了佞臣 ,鐵血會固然重要。但那裏都是我們的兄弟,而衆誠集團卻關係到幾千甚至上萬人的生計。如今衆誠集團正在大步伐的向邁進,不能出現任何差池。”我語重心長的說道。張小雨和大舅都是我的親人,我怎忍心讓他們受罪。但比起整個衆誠集團,似乎這些個人恩怨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老大,我知道你心裏的想法,你是怕連累了鐵血會的兄弟。可是老大你別忘了,張小雨和你大舅是你的親人,但也是我們的親人。我們不會坐視不理的,你還是跟周海濤打一個電話吧!即便是孫少那邊有什麼企圖,我們也不至於只有捱打的份。”靶子的態度很是誠懇,我跟彪子可謂相交甚厚了,他其實也不想看到我爲難。

“好吧!你用心開車,我跟他們打電話。”我無奈的說道。

其實我知道,無論是鐵血會誰接到我的電話,都會強力迴應的。他們都在趕往青城的路上,不久便可以趕上我和靶子。


我又拿起了電話,但不是打給劉琪。孫少是趙彪的慫恿着,他肯定跟趙彪出了許多餿主意。

“孫少,你是不是太不夠意思了。你可知道那個視頻跟你有關,趙東昇一旦倒下,你就不怕受到牽連嗎?”我儘量壓制住怒火。

“周總,我能受到什麼牽連。我倒是巴不得他倒下呢?這麼多年他的胃口越來越多,我都快要喂不飽他了。”孫少反而冷冷的笑了出來。

“少廢話,我大舅是不是在你那裏?”我冷聲問道。

“是在我這裏,但不是我的主意啊!趙彪死皮賴臉的要喊你大舅爲岳父,我也沒有辦法。周總,你也是的,你何不就成全了他們。你大舅現在其實也是快活得很,可謂是人生第二春。”孫少的話語中帶着無盡的調侃,我感到極其了慚愧。也只能怨大舅了,生生的將表妹小雨給牽扯了進去。

“孫少,我可不是陳龍安軒之流,任憑你欺詐宰割。你將我逼急了,我照樣在青城將你的孫氏帝國翻一個底朝天。”我憤憤的說道。

“周然,你又錯怪我了不是?這都是趙彪慫恿劉琪在做,我也是無可奈何。你大舅被劉琪迷住了,也只能怨他自己了。”孫少這是在明顯的推卸責任,如果劉琪不受孫少解藥的限制,我相信劉琪也絕不會聽之任之擺佈。

“孫少,廢話少說。我會親自到你的府中拜訪你的,另外你轉過趙彪,如果我大舅受到了任何傷害,我一定會將他打入十八層地獄。”我掛了電話,心中卻是忐忑不安。

張小雨現在不知道去了哪裏,如果她真的去找趙彪而去,那麼事情便越來越複雜了。靶子開着車,疾行於去往青城的路上。周海濤一行人,始終與我保持着二三十公里的距離。這是我安排的,我不想搞出來太大的動靜。

蓉城舊城重建項目的招標工作,仍然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衆誠集團發生任何事件,都會對招標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

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去青城,之前幾乎每一次都是深夜。唯獨這一次是白天,正至初夏。車外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如果不是爲瑣事困擾,此刻當是欣賞風景最佳的季節。靶子跟我說起了他墜江後發生的一些事情,其實冥冥中都是天註定的。他沒有想到自己能夠活下來,更沒有想到對我一番誤解,險些要暗算於我。

“老大,其實我也想過。我們當中一些人江湖習性太重,動不動就以什麼義氣爲重,反而真的傷了兄弟之間的情意。最難忘記的就是你將刀插入心口的那一刻。這纔是真正的兄弟情意,我這輩子都難以報答的。”靶子說着,說着,反而哽咽了。

“靶子,你老提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我可真生氣了。你還不是爲了替顧琳背鍋,將責任攬到了自己的身上。”我突然提起了顧琳,心裏卻更不是滋味。顧琳似乎也扮演着一個悲劇的角色,因爲過於清純美麗,引來了各個浪蕩公子哥的百般調戲。

我親口說過要保護顧琳一輩子,可是這一句承諾卻慢慢的成爲了空話。汽車依然疾馳着,我和靶子都陷入了沉默。

汽車快到孫氏豪宅之時,我跟孫少打了一個電話。孫少卻隨時恭候我的 大駕光臨,或者今天會將所有的積怨統統化解。

這當然是我最爲期待的,能夠化解危機,且不與孫氏集團結怨,這對未來的城市建設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

孫少以主人的身份,將我接了進去。我看見了趙彪,那個時候我恨不得衝上去將趙彪狠狠的揍一頓。不料趙彪卻走到了我的跟前,很是謙卑的跟我說道。

“表哥,你不要生氣嘛!小雨都同意了和我一起去歐洲了。我們以後就是親戚了,應該高興纔是!”

“趙彪,你說什麼?你說我表妹同意跟你好了?”我感到有些意外。

“我騙你幹什麼?她已經來好幾天了,一會你就可以見到她了。”趙彪始終笑着,我不知道他葫蘆裏賣着什麼藥。看似他年齡不大,卻比他的爺爺趙東昇更加陰險狡詐。

宴會在孫少的大廳裏進行,院中,齊刷刷的站在數十個清一色西裝革履的男人。我知道,這都是孫少安排的打手。萬一一言不合動起手來,這些人就會全部加入戰團。

我看見了大舅,和劉琪一起走出來的。他看到了我,顯得有些內疚。只是小雨出來時,讓我心裏極不是滋味。

她身着和大女孩一樣,化着濃濃的妝。衣服穿得很性感,從她的打扮,我怎麼也看不出她只有十五六歲。

“表哥,我想過了。與其你們爲我爸的事情傷腦筋,還不如我答應了趙彪。這樣對大家都好,只是,我沒法兌現你考清華,北大的承諾了……” 第33章陰險,十二道星宗精粹

「那小子不過是一個小角色不足為俱,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等莫卡穩固了星宗境界,到時候家族就有兩位星宗,再加上家族的後手,哼,就算是巨神學院那位神秘的院長親臨,婭魯家族也不懼,可惜皇級星葯並未得到,否則,哼哼……」

……

因為少了婭魯家族和阿奇伯德家族所以一行人少了許多,所有人也並沒有立即走出星域森林而是暫時在安全區域休整一夜,畢竟還有許多受傷的子弟需要療傷。

夜,有點冷,特別是在森林裡面格外的陰森。

貝克早已經出現在了那片試煉峽谷,此刻他身子一陣痙攣,整個人死死的趴在地上,神色猙獰。

「好陰險的老匹夫……」

就在貝克剛才動用自己身體星氣的時候,忽然感覺體內十二道極其強大的霸道充滿熾熱的氣流不斷的向他身體擠壓,若不是及時停下身體星氣運轉,恐怕他此刻必被那十二道霸道氣流撐爆身體。

而且他還感覺到自己身體內部星力竟然不斷的被吞噬,好在他本身的星氣品質也挺高,雖然十二道星氣很霸道但是也不會很快反噬,現在他能夠動用的星氣最多不過兩成,多施展半分則會被十二道霸道星氣反噬。

不用說他也知道這十二道星氣是那位星宗強者身體內部的十二道精粹,他也真看得起他,下了這樣的招數來陷害他。

這種招數確實陰險,而且解決辦法很是困難,要麼貝克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星宗,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哪怕是貝克前世是星王強者,也無法做到這麼誇張的進階,要麼是他能夠請一位星宗強者幫助他,但這個可能也是微乎其微,先不說找不找得到星宗幫他,就是找到了也不會有星宗願意耗費星氣來幫助他。


貝克一臉陰沉的站起來,「老匹夫,這個梁子咱們就結下了。」

雖然以上兩種辦法都沒有可能,但還有一種辦法,那就是調試出一種五品低階融合藥劑,這種藥劑貝克前世知道,能夠化解身體內部的異種星力非他莫屬,但……五品低階星葯在萊特城這樣的地方卻是聞所未聞,不說五品就是四品品都很少,最多三品星葯已經被人搶瘋了。

所以貝克只能看自己的了,事實上就算是有這種融合藥劑貝克也沒有那麼多錢去買這樣的東西,五品星藥劑那完全就是一種奢侈品,就是星王強者都不一定擁有多少,可想而知他的珍貴。

「看來,捕殺星獸泡湯了,就目前能夠使用兩成星力,不被星獸當成食物就是好的了。」站起身子貝克苦笑一聲,卻沒有停留立即離開了這個地方。

……

「已經十三年了,何時能夠達到星宗之境尚未可知,難道老夫一生都只能是大星師,修鍊,修鍊的到底是什麼……」

佩拉獨自一人在山林的一個角落,身子仰躺在大石之上,手中拿著一個酒葫蘆胡言亂語。

「恩?這不是那個小子么?」忽然佩拉眼睛的餘角瞟過一處,微微一怔。

貝克剛好從峽谷回來,路過這裡,自然也看見了坐落在另一處的佩拉,嘆了一聲,既然看見了這個過去打招呼是少不了的。

「院長……」貝克學著其他的學員走過去躬身恭敬的道。

佩拉呵呵一笑拉著貝克來到一邊的火竄堆旁邊,金色的火焰上方正架著一個火雞烤著,一縷香氣冒煙直上。

「小子,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陪老夫喝兩杯。」

貝克立即擺手道,「院長,我很少喝酒。」

佩拉臉色一正,嚴肅起來,「我是院長,你是學員,學員不是應該聽院長的話么,我現在讓你陪我喝兩杯,你小子有口福了都不知道,這可是我自己都很少喝的佳釀,萊特城都沒有賣的……」

說著佩拉還變魔術般的抄出兩個杯子,「來……」

嘩啦啦

沒說的,佩拉給貝克倒了一杯,貝克心底苦澀,前世他確實很少喝酒,一直都是在研究星葯,所以對塵世很多東西都沒有享受過。

「來,嘿嘿!」佩拉當即喝了一口。

貝克拿著杯子一仰頭喝光了,酒水入口辛辣無比,燒的喉嚨都是一陣滾燙,貝克臉色被燒的燙紅,這酒勁頭很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