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過江龍舉起銃子對在了船老大的額頭上,就要開槍。


“你們幹嘛?”

“還講不講道理了!”

沈雨諾顧不上沈老的勸阻,橫裏飛出,一劍挑飛了銃子,劍鋒抵在了過江龍的咽喉上。

“呵呵,小妞長的不錯啊,你確定要跟龍爺作對嗎?”

過江龍似乎毫不在意,伸手奪劍之餘,那隻三角獨眼放肆的在沈雨諾身上炙熱的掃蕩着,最終停留在她鼓鼓的胸口上,乾嚥了一口唾沫。

“給我老實點,趕緊滾,否則我送你進江裏去餵魚。”

沈雨諾內勁一吐,再次抵在了過江龍的脖子上,劍鋒撕破皮膚,滲出了血水。

“嘿嘿,老子是被嚇唬長大的啊,妞兒,你這劍是殺不死人的!”

“今兒陪龍爺就陪你好好玩玩!”

過江龍打了個手勢!

但見一個小弟摸出個類似農村辦喪事用的那種鐵衝子,猙獰一笑,狠狠的丟進了水裏。

轟隆!

頓時水面上暴起了沖天水浪,緊接着,聽到岸上大寨中,隱約有響鼓重槌。 片刻,但聞一陣吆喝聲,無數火把光點清晰可見。

幾十條快船,如飛魚般掠了過來。

領頭船首,站着幾個穿着勁裝的威嚴壯漢,顯然修爲不低。

其餘水賊,持槍、持弓,足足有一百多人,殺氣騰騰的圍了過來。

船上衆人,盡皆驚駭。

“哎喲!”

“我說你這姑娘,瞎插什麼手,引來了沙老大,這下好了,老子連命都保不住了。”

船老大這會兒恨透了沈雨諾瞎出頭。

沙幫的老大叫沙百里,是遠近有名的高手,尤其擅長水功,在水上沒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他有兄弟七人,人人都是吃刀口飯的,擅長涉獵、潛泳,在水中猶如游魚一般!

在沙家灣這片水域,兄弟七人那可是龍王爺,誰敢惹啊?

過江龍貪財,大不了賠上八千大洋這事也就了了。

但惹上惹來了沙老大,那是又要錢,又要命啊!

“你這人好不講理,我幫你,你還埋怨我,真不識好歹。”

沈雨諾藝高人膽大,又不知道沙家兄弟的厲害,登時蹙眉抱怨道。

“哎,完了,全完了啊!”

船老大氣的直跺腳,仰天悲嘆。

“何人敢在我沙家灣鬧事啊?”

船頭一壯漢,身高一米九幾,長髮披肩,黑髯濃密,豹眼闊面,滿臉驕橫霸氣。

可不正是沙家村的沙老大!

沙老大發出一聲炸雷般大喝,震的遊艇內嗡嗡作響,遠遠凌空飛度,落在了甲板上,頓時整條船都晃動了起來,足見內力之深厚。

“大哥,我收船費,這娘們跳出來出頭,還揚言咱們沙幫是一羣垃圾,要滅了咱們沙家村。”

過江龍衝沈雨諾眨了眨眼,故意抻起脖子,讓喉嚨上的血線暴露的更加清晰。

“小妞,是你要出頭?”

沙老大氣勢雄渾,猶如雄獅一般,伸出兩根手指頭夾住了沈雨諾的長劍。

“是,是我。”

沈雨諾掙扎着想要抽出長劍,奈何沙老大兩指力道驚人,如同鐵鉗一般,鉗的死死的,哪裏掙脫得了。

“就你這劍,也想在沙家灣撒野!”

沙老大豹眼兇光一閃,兩指一別,硬生生夾斷了長劍,順手一甩,正釘在了船老大腳邊。

沈雨諾修爲也達到了內煉中期,原本以爲對付幾個水賊不在話下,哪料到沙老大竟然如此厲害,當場就懵了。

“一行山一行水,各行都得有個規矩!”

“我沙家村人也只想討口飯吃,既然你們要砸我飯碗,不好意思了,我只能送你們去見閻王爺了。”

沙老大掃視全場,冷然大喝道。

他出道以來講究的就是一個霸,一個狠!

言出必行!

在這條江上不知道殺了多少敢破壞規矩的人!

正是因爲這樣,沙幫纔有如此聲威,穩吃這片水域!

立即有手下的水賊上來就要開殺!

“誰敢動我家小姐!”

沈老大喝一聲。

位面三國爭霸 “呵呵,原來還有壯角兒在背後撐腰啊。”

沙老大冷笑道。

“這位老大,出門在外但求個和氣,我這裏有一張十萬塊的支票,還請笑納。”

“只盼行個方便如何?”

沈老從懷裏摸出支票敬了過去。

沙老大接過一看,收進了懷裏,冷笑道:“好,我可以不殺你們,但這個妞我得帶走。”

沙老大起初並未多留意沈雨諾,這多看了幾眼,愈發覺的嬌嫩喜人,不禁眼饞了起來。

他平素也是守規矩之人,很少劫持女人。

不過今兒這股子邪火偏偏燒的厲害,尤其是見沈雨諾胸脯又白又鼓,小蠻腰與臀部緊緻動人,高貴而不失青春活力,一門心思便想着弄牀上去了。

“無恥!”

沈雨諾擡手便扇了沙老大一巴掌。

沙老大哪料到有人如此大膽,頓時捱了個結結實實!

小弟們都傻眼了!

還從來沒有人敢扇他們的大哥!這娘們怕是要作死啊。

“媽的,臭娘們,你敢扇老子,今兒不玩殘你,老子就不叫沙老大!”

沙老大一把抓住沈雨諾的手,就要撕她的裙子。

他的修爲已經達到內煉巔峯,放眼附近幾個市,都難逢對手,沈雨諾哪裏掙脫得了。

“放開小姐!”

三個沈家護衛,同時拔劍橫飛了出來,往沙老大的要害刺去。

劍鋒盡皆夾雜劍氣,顯然都是不錯的內煉好手。

“嘿嘿,就憑你們也敢跟老子鬥?”

沙老大右手霸氣當空一揮,一道水浪呼嘯作響!

但聽到叮咚作響,三柄長劍盡數被水浪捲成了麻花!

“滾!”

沙老大手一揮,三人吃不住勁,爲水浪所卷,全都滾入了江中。

“好膽!”

沈老雖然驚駭沙老大的實力,但豈能坐視雨諾被侮辱,奪了過來,雙爪劈空而去。

但聞破空呼呼作響,沈老口中發出陣陣蒼鷹呼嘯,手上的鷹爪重重!

隱約可見雄鷹氣浪振翅疾撲!鋒利、狠辣、霸殺無比!

沙老大大驚,側身一避。

唪!

他身後一個小弟躲避不及,當時被鷹爪氣勁抓了個正着,胸口頓顯兩個血洞,肝膽都現了出來,足見其霸道。

“好你個老兒,倒是有兩把刷子!”

沙老大不敢託大,雙掌翻飛,引來陣陣水浪!

秦羿在一旁抱着胳膊觀陣,忍不住輕嘆搖了搖頭。

沈老雖然招式老辣,但卻有哮喘隱疾,在十招內全力攻擊,若不能斬殺沙老大,必定後勁不繼。

反觀沙老大,功法其極古怪,能借水氣蓄力!

內力後續不絕,雖然招式不如沈老精妙,身上多處被抓傷,看起來落了下風,實則只要撐過這段時間,必能打敗沈老。

果然,沈老在凌空使出第七招時,蒼鷹振翅已然無力,口中的鷹嘯,也乏力失去了雄傲之氣。

沙老大何等精明!

知道沈老不善久戰,一個悶子扎進了水裏。

沈老掠水直追,雙爪內勁直透入水,搏的驚濤大作!

然而爪進入水,威力打了折扣,沙老大游魚一般,輕巧避過。

“糟糕!”

沈老激憤之下,連連出招,這會兒只覺胸口悶沉無比,呼吸困難,老病突來。

他飛身就要躍上岸!

沙老大瞅準時機,奪水而出,雙拳猛地砸在沈老腳底涌泉穴。

噗!

沈老凌空橫飛,撞穿了艙門,重重砸在船舷上,吐血咳嗽大喘起來。

PS:五更完畢,祝大家閱讀愉快,明日再會,親愛的朋友們。 “三爺爺!”

沈雨諾流淚痛呼。

她沒想到,好不容易逃出西川,竟然因爲自己的一時出頭,惹下了大禍。

“小姐,三爺爺,怕是幫不了你了!”

沈老面若金紙,咳血道。

“籲!”

沙老大落到岸上,撫摸着身上的血口,猙獰的舔了舔,冷森笑道:“媽的,好險差點折在了這老兒手上!要讓他再年輕十歲,老子還不是他的對手。”

“小妞,這回我看誰還能救你!”

“瞅你這樣兒,還是個雛吧,放心,老子今晚肯定好好疼你,你就安心做我的壓寨夫人吧。”

沙老大浪笑逼了過來。

“別,你別過來,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死給你看。”

沈雨諾拔出頭上的簪子比在咽喉上,恨然大叫道。

“死?小姑娘,你想的太簡單了,煮熟的鴨子,是飛不了的!”

沙老大手腕一動,但聽到叮咚一聲!

玉簪碎裂成片,一枚鋼鏰落在了地上。

“爹,是小諾沒用!”

沈雨諾絕望之下,坐在地上流淚哭泣。

她經歷千難萬險,好不容易來到了江東,卻不曾想,因爲一時的善心大發,引來了此等滔天大禍。

“你個死賤人,誰要你出頭,誰讓你多管閒事的。”

“還愣着幹嘛,趕緊從了沙爺,你想害死我們大家嗎?”

船老大指着沈雨諾,滿臉恨意的咆哮了起來。

沈雨諾望着那張猙獰的臉,心中好不酸楚!

明明就是爲了幫他,才惹來的大禍,不曾想卻是換來這種結果!

這就是人性嗎?

“沙老大,她想咬舌自盡,你可得小心啊。”

船老大見沈雨諾雙眼恨然,趕緊又大叫了起來。

“你!”

沈雨諾確實有這個想法,沒想到還是被該死的船老大給識破了。

“你還是人嗎?畜生!”

此刻,她發現船老大遠比這幫水賊更可恨。

這人爲了活命,完全矇蔽了良心,毫無道義可言。

“沈小姐,你怪不得我,誰讓你得罪的是沙老大呢!”

“你要是真想救我,就乖乖從了他吧,算我求你了,好嗎?”

船老大噗通一聲跪在了沈雨諾腳下。

其他的船員,也紛紛跪了下來!

“嘿嘿,你這狗東西,倒是提醒了我!”

沙老大走了過來,在沈雨諾背上一點,沈雨諾只覺氣血一僵,哪裏還動彈得了?

沈雨諾不再看船老大這羣小人!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權當是自己該有此一劫。

只是沈家的血仇,卻是再也沒法報了!

好不遺憾!

“來人,把這娘們帶走!”

沙老大手一揮,大喜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