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過了一會,鄭寶寶從店鋪裏趕了過來,她在看到幾個人的樣子之後笑彎了腰,直說“戰天你真壞死了。”在戰天清洗傢俱盤碗酒具的時候,鄭寶寶拿出一塊記錄影像的玉牌把九人的慘狀記錄了下來,直到戰天用水劍術把幾個人沖洗乾淨才停下來。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喝了多少的靈酒,就是戰天用水劍術清洗他們的時候也是沒有醒過來。看看靈酒罈子,各種罈子加起來足有五十多個,這還真是不要靈石往死裏喝啊。 望仙城一條河邊旁躺着昏睡不醒的五男四女,這九人就是因爲喝多了靈酒昏睡不醒的五人小隊和凌甜甜等四個各具特色的女孩。在他們不遠處有一個放着很多靈果魔獸肉的大桌子,桌子旁邊有一男一女和五隻魔獸寵物在吃東西,兩人自然是戰天和鄭寶寶了,五隻魔獸寵物分別是兩隻煉氣期九成的劍刺虎,一頭築基期一層的黑風豹,一隻煉氣期四層的雨箭魔鷹,一頭煉氣期八層的青牛。


“戰天,你說他們什麼時候纔會醒來啊?這都半天了。”吃着靈果的鄭寶寶看了一眼地上的九個人問道。

“不知道。誰知道他們究竟偷喝了多少靈酒纔會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鄭寶寶,他們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戰天問。

“不知道啊。他們不是一直都在嗎?”鄭寶寶有些奇怪的問戰天。

“額….好吧。咱們繼續邊吃邊等他們醒過來。”戰天楞了一下之後決定不再問了。剛纔鄭寶寶那句話讓戰天以爲鄭寶寶暫時正常了,結果還是一樣非常的迷糊。

“他們爲什麼要睡在這裏?在這裏睡覺很不舒服的,我們要不要把他們弄回家啊?”鄭寶寶又問。

“呃…吃糖葫蘆,這可是我特意給你買的。”戰天拿出一個糖葫蘆交給鄭寶寶。

鄭寶寶接過糖葫蘆快樂的吃起來,把所有的問題都忘記了。戰天看着鄭寶寶吃糖葫蘆的樣子,心裏在想他 自己如果可以做到這個樣子將會是什麼樣子呢?也許…好像自己只能是一個凡人了乞丐了。唉,一個人的起點不同,將來的生活也一定不同。

夜晚繁星點點,微風習習,河水潺潺,篝火燃燃,五隻各異的魔獸或站或臥的守護者一頂大帳篷,一男一女就熟睡在篝火旁的帳篷裏面。這真是一幅好溫馨的畫面。不過溫馨的畫面的旁邊不遠處則躺着五個長長的黑影,不時的黑影還會動上一下。

清晨,陽光剛剛照耀到河邊,已經熄滅的篝火還在冒着白煙,在帳篷不遠處的九個人都有了醒來的跡象。不一會就有一個人晃晃悠悠的起身坐了起來,然後搖搖迷迷糊糊的頭,茫然的看着周圍的景色。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明白過來自己是在河邊。他推了推旁邊的人,把旁邊的人叫醒,然後繼續推下一個人。就這樣九個人相繼醒過來。當他們看到那頂帳篷的時候立刻都咬牙切齒的一臉憤怒狀,看樣子是恨到了極點。九個人站起身輕輕的往帳篷走去。

帳篷周圍只有一個放着殘羹剩飯的大桌子,這桌子他們在戰天的客廳中見過。觀察周圍沒有其他情況。九個憤怒的人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一起後退十幾步,然後一起釋放水劍術攻擊帳篷。嘭嘭~~是水劍術攻擊到帳篷的聲音,緊接着就是一聲轟隆~帳篷爆炸的聲音,同時大量黑色煙霧向四周擴散,一下子就把九個人都籠罩在其中。黑霧散盡,地上一片漆黑,同時有九個黑色柱狀物體一動不動的立在粉碎的帳篷周圍。

黑色煙霧散盡之後,從河裏游過來一男一女兩個人。兩人到了岸邊,用法術把身上的水弄乾淨,之後遠遠的看着剛纔爆炸的地方。

“戰天,那裏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臉迷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鄭寶寶問正在一臉難受憋笑的戰天。

“噗…呵呵呵…帳篷裏面的黑火石遇到水炸開了。那可是我花了一塊靈石買的,本來要用它烤魔獸肉的,結果讓這幾個人給弄炸了。”戰天忍着笑意大聲解釋道。

“哦,那還真可惜了。不過我也有黑火石,要不就用我的吧?”鄭寶寶拿出一塊臉盆大小的黑火石說道。

“恩,好吧,雖然有點小,但是也足夠我們考魔獸肉了。既然他們把那塊黑火石弄爆炸了,那就不給他們吃了。”戰天點頭同意。


“他們是誰?我沒有看到人啊?”鄭寶寶的迷糊這時候真的就很有殺傷力了。

“額?…..哦,你用水劍術把這裏清洗一下就可以看見人了。”戰天很認真的說道。

“恩。我會把這裏弄乾淨的。這些人也真是的,爲什麼要把這裏弄得黑漆漆的呢?太壞了。”鄭寶寶說完開始用水劍術清洗河邊的黑灰。

“戰~天~~”一聲聲驚天怒吼從九個黑色柱狀物體身上發出,緊接着九個棍狀物體動了,他們一起向戰天釋放出各種法術來。在他們發出怒吼的時候,戰天從儲物袋裏面取出一個鎧甲並且立刻激活了鎧甲的金剛罩。砰砰砰…各種法術相繼打在鎧甲的金剛罩上。數吸過後法術的攻擊才停下來。在鎧甲金剛罩的外面是一塊經歷過各種法術攻擊的焦土。

旁邊一臉呆滯的鄭寶寶看着這九個柱狀物體變成人形攻擊戰天的一幕,久久不能說出話來。

“各位,如果還沒有打夠請繼續。”戰天在鎧甲旁邊笑呵呵的說道。說完後又是各種法術的攻擊直奔他過去。又是一陣各種法術法術攻擊金剛罩的聲音。這一次九個黑色人形物體攻擊了好久,直到沒有靈力才停下來。

“你也太混蛋了,竟然把我們四個嬌滴滴的大美女仍在外面和這五個臭男人在一起,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催小影開始發飆。

“咳…請注意言辭,我們是一夥的。”秦鑫在催小影說完後立刻糾正,催小影的話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

“滾!要不是你們非要趁他回來之前多喝一點,老孃能落得睡在荒郊野外嗎?而且還和你們在一起,嗚嗚嗚….”催小影說着說着就哭了。

“咳…我提醒你們一下,我們之間的距離是很遠的,不存在是什麼問題。”隊長說道。

“就算距離遠又怎麼了?你們可是看到我們睡覺的樣子了。一個大姑娘讓外人看見睡覺的樣子,你們說這要是傳出去….”催小影堅持的說道。

“呃….咳…小影啊,我們和他們一起去魔獸山脈的時候好像…已經…被看過了。”凌甜甜有些不好意思的提醒道。


“哦….原來你們已經被看過啦。那就沒有事了。”戰天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說道。不過他說的話明顯是有歧義的。

“滾…再不閉嘴你就等着吧。”凌甜甜這時候也是很憤怒的。這已經夠亂的,這要是處理不好可是要出大問題的。

“呃….”戰天張了張嘴,沒出聲,退回到鄭寶寶的身邊。對鄭寶寶說道:“我們離開好嗎?”

“恩。他們的樣子好可怕啊。我從沒有見過凌甜甜這麼生氣的樣子。”鄭寶寶諾諾的說道。說完跟着戰天就要離開。

“你給我站住,這件事沒解決前誰也不許離開。”催小影對戰天怒吼道。

“這個…我不收你們酒錢了還不行嗎?”戰天覺得今天這事怎麼不對勁呢?好像不該這樣啊?

“閉嘴。”衆人齊齊的對戰天說道。

戰天拉着迷迷糊糊的鄭寶寶在一邊畫圈圈。一定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你看過我睡覺,你想怎麼辦?”催小影對秦鑫問道。

“我…他們…我就是看到那麼一點點…”秦鑫想抵賴,但是他還真的說不出口。

“你就不能像個男人嗎?說句痛快話?”催小影說道。眼睛只盯着秦鑫。

“是啊,這可是關係到一個女人的名節問題,你可要想好了在回答。”凌甜甜很認真的說道。

“是的,一定要想好了。”白舒緩也點頭說道。

“不要有什麼負擔,但是這個問題還是儘早解決的好。”劉晶瑩說道。

“好吧。我承認。可是我們的事是不可能的。我是一個散修,你是一個大家小姐,我們相差太遠了。…”秦鑫低着頭說道。

“你願意娶我嗎?”催小影眼睛盯着秦鑫問道。 催小影雙目盯着秦鑫的雙眼,一動不動的等待秦鑫的回答。四周的人都在看着秦鑫,期望他給出一個大家都期待的答案。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太陽已經升起來了,可是秦鑫依然沒有說出來,甚至沒有一句話。

“哞~~”一聲牛叫打破沉寂。秦鑫頹然的蹲下身來。衆人無不嘆息。

“到底是怎麼回事?”戰天來到侯青身邊,把侯青拉一邊之後問道。

“唉…事情是這樣的….”侯青簡單的把事情經過跟戰天說了一遍。事情是這樣子的:秦鑫和催小影在幾次進入魔獸山脈的時候相互喜歡上了,但是誰都沒有點破,就這樣維持到進祕境之後。進入祕境之後兩人竟然遇到了,然後一起在祕境行動,由於沒有外人,兩人感情進展很是快速,就差最後一步了。由於實力問題兩人早早就被傳送出來,然後催小影就把自己要嫁給秦鑫的事跟家裏人說了。家裏人開始因爲門戶問題不同意,後來由於催小影堅持,催小影家人跟家族長老們商議之後告訴催小影,只要秦鑫能拿出一整套完美煉氣期裝備就可以。這一套裝備包括,頭盔,全身鎧甲,鞋子,披風,武器,飾品。

“完美應該不難吧?大家湊一下還買不下來嗎?”戰天有些奇怪了,他就煉製過不少完美的武器裝備啊。這有什麼好愁得慌?、

“是一整套,一整套完美的裝備。”侯青想了一下說:“就像是你的那套鎧甲。”

“這樣啊!那他們不是強人所難嗎?一整套可不是那麼容易煉製出來。”戰天說道。就是他自己這套也不是完美的。

“確實強人所難。後來我們一分析啊,其實他們是想要你這套準備。”侯青拍拍戰天的肩膀說道。

“恩?我的也不是完美套裝啊?再說跟我這套有什麼關係?”戰天很是奇怪的問道。他們想要是自己這套那就給他們好了。

“還不是顯擺惹的禍。我們在一次酒樓喝酒把你這套鎧甲的事情說了出去,並且當着好多人的面好一頓吹捧。這件事讓催小影的家族知道了,於是向催小影詳細的詢問了,催小影當時也沒有隱瞞就都說了。他家族的人想等你回來買下來你這套鎧甲。後來就是催小影把他喜歡秦鑫的事說了,於是他家族的一些人就想利用這件事來達到‘買下’你這套鎧甲的事。這都是跟催小影關係不錯的朋友打聽到的。秦鑫雖然很喜歡催小影,但是他堅決反對因爲自己的事讓你賣掉這套鎧甲。所以就這樣了。”侯青把前因後果都說了。

“秦鑫爲什麼反對我賣掉這套鎧甲?再說賣了有什麼的,再做一套不就完了嗎?”這套問道。

“首先這套鎧甲的所有權不是你或者我們大家的,是仙物閣的,如果這套要是賣的話也是由仙物閣來賣,這價格我們估算了一下至少是按照十倍材料售出,就算是你幫着賣也是八倍材料價格。你說我們有這麼多錢嗎?你也別說幫着煉製一套,單件的仙物閣也就睜一樣閉一眼,這整套的他們會嗎?”侯青說到。

“這個…還真是需要傾家蕩產啊!!”煉製的時候戰天沒覺得什麼,現在回想一下這套鎧甲還真是非常的貴啊。其中最主要的是使用上品靈石的靈力動力系統,使用了化神期修士才能用到一點點材料,雖然不多,但是卻達到了總價值的千分之九百九十九。一身普通完美裝備價格是三萬塊靈石,一整套完美裝備價格大約是十萬塊靈石。一千倍那就是一億塊靈石。就是戰天把自己全部家當都拿出來也沒有這麼多啊!!

“誰說不是呢?”侯青說道。

“那我出靈石煉製一套不就行了嗎?”戰天想了一下覺得還是有辦法的。“我們可以把靈力動力系統改爲使用靈石不就行了嗎?”

“那……好像還真是可以啊。”侯青摸摸腦袋,他們還真沒有想到這個辦法。

“我這套不是因爲祕境之中不能使用儲物袋嗎?在外面就可以使用儲物袋,那也用不着使用上品靈石了,也就用不到那麼多珍貴的材料了。”戰天很有自信的說道:“只要我回去之後把靈力動力系統重新做一個就可以了。”

“那行,我去跟他們說說。”侯青跑到隊長他們跟前把戰天的意思說了一下。

“這還真是個辦法。”凌甜甜思考了一會說道:“那套上品靈石動力系統肯定是不能給他們的,但是其餘部分就沒有問題。”

“只是把動力系統換掉崔家應該不會說什麼,畢竟那可是上億塊靈石的東西,就是他們崔家一下子拿出上億塊靈石也是很難的。”白舒緩也說道。

“如果這個辦法還是不行的那隻能是走那一條路了。反正崔家頂多在望仙城好使。”劉晶瑩說道。

“好。如果他們還不同意,我帶你走。”秦鑫撰緊拳頭狠狠一握,說道。

“好,到時候我跟你走。”催小影說道。

原本緊張的氣憤隨着解決辦法的出現隨之緩和,然後大家來到戰天的跟前。

“對不起。這次就麻煩你了。別的我就不多說了,謝謝。”秦鑫抱了一下戰天后說道。

“謝謝。”催小影也抱了一下戰天。

“哼…”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兀出現,是鄭寶寶。鄭寶寶見到催小影抱一下戰天很是不高興,哼了一聲之後直接掛在戰天的身上。

“哈哈哈哈…”大家見到鄭寶寶這個樣子都笑了起來,一掃剛纔的鬱悶心情。

“大家是在這裏多呆一會呢,還是先回去把鎧甲的事情先解決了?”戰天問大家。雖然這件事起因不是他,但是誘因卻是他,他也不好扔下大家不管自己先回去。

“還是先回去把秦鑫和催小影的事解決了,然後我們在出來玩。”隊長說道。

“那好,我們就想回去吧。”戰天說道,然後打頭先走了。畢竟身上掛着鄭寶寶,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前面戰天身上掛着鄭寶寶在前面快步疾行,後面是一羣人指指點點說說笑笑。這歡聲笑語引來不少路人的觀看,隨後路人也把注意力放到了戰天的身上,隨後也加入了指指點點的行列。戰天那個囧啊,趕緊喊來黑風豹,然後騎了上去,讓黑風豹全力跑回店鋪。

回到店鋪的戰天安撫好鄭寶寶之後,來到前面詢問了一下店鋪的經營情況,這兩個月由於比武大會召開,剛開始的時候基本沒有銷售出去什麼,後來隨着被傳送出來的人越來越多,生意才漸漸有了起色。其他問題倒是沒有。戰天又問了一些其他情況之後就回到煉器室。

回到煉器室之後,戰天把鎧甲拆分開來,仔細檢查鎧甲每一部分的情況。可是檢查之後讓戰天不解的是整個鎧甲竟然比才煉製出來之後還要好上一個檔次,可以說就是完美鎧甲套裝了。現在只要再給這套鎧甲煉製出一個使用靈石作爲靈力來源的靈力系統就可以了。思考了一段時間之後沒有想明白鎧甲是爲什麼纔會變得比當初還要好,於是戰天歸結到祕境空間可能有什麼特別之處,可以讓武器裝備等變得更好。不過由於沒有帶去其他裝備,這個猜想是無法得到證實的。

戰天放棄對鎧甲提升品質的思考,開始着手煉製靈石動力系統。有前面有一次煉製上品靈石動力系統的經驗,所以這次煉製的很輕鬆,煉製了兩套靈石動力系統就煉製出一個完美靈石動力系統,一共纔不幾天就搞定了。安到鎧甲上實驗了一下,完全沒有問題。只要靈石供應充足,效果可以達到使用上品靈石那套靈力動力系統。做完這一切之後戰天把這套鎧甲交給了秦鑫和催小影。 望仙城煉氣期催小影的家,今天來了幾個家族裏面的重要人物。比如家族族長,比如負責禮儀的長老,比如掌管財政的長老,比如家族護衛首領。這些人都是等待秦鑫上門提親的。只要秦鑫拿出的鎧甲讓他們滿意,認爲是一整套完美鎧甲,那他們就做主讓催小影嫁給秦鑫。在催小影家的外面還圍着一些聽說這件事之後過來看熱鬧的街坊鄰居。

辰時三刻,在催小影家門前的大街上來了一個身穿全套鎧甲手拿大劍的人。鎧甲看起來雖然很是笨拙,但是走起來卻是聲息全無。鎧甲人出現之後,立刻就有人報告給催小影家裏的幾位大人物。

“報,家主。外面來了一個身穿鎧甲手拿大劍的人,此人應該是前來提親的秦鑫。”外面進來的下人報事。

“我們出去看看這個鎧甲究竟有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好。”崔家家主發話,然後站起身離開座位往外走。

在催小影家裏的人紛紛跟着崔家家主一起往外走。當他們來到外面順着下人手指的方向看去,他們確實看到一個身穿鎧甲手拿大劍的人。

身穿鎧甲手拿大劍的人正是秦鑫,他見到有人從催小影家裏出來之後大喝一聲之後,快速向前奔跑起來。奔跑的動作雖然看起來有些笨拙,但是速度一點也不慢。

“看樣子應該是有輕身術和漂浮術的作用,不然很難跑得這麼快。”禮儀長評價道。

“恩,不錯。這個法術的使用在傀儡方面很是廣泛,這樣可以減輕不少重量。”財政長老說道。

就在他們評論鎧甲的法術的時候,秦鑫忽然下蹲用力點地,身子一下子就飛了起來,到了半空中,秦鑫曲身旋轉兩週後,雙腳向下迅速下墜落地,哐的一聲激起一片塵土。秦鑫保持落地姿勢不變等了一會。

“恩,這小子法術應用很是純熟。這法術的瞬間釋放和收起結合的很好。要是普通魔獸挨這一下子,不死也重傷。”護衛首領讚歎道。

“不過這鎧甲也是夠重的,要是沒有靈石可就摻了。”一個怨毒的聲音響起,但是沒有人理會。

蹲在地上的秦鑫等了一會之後,突然後面有一個人向秦鑫釋放了一個紙符火球術。火球在距離秦鑫五米的時候鎧甲突然撐起一個金剛罩,輕易接下來火球術的攻擊。還沒有等衆人反應過來,周圍出現八個衣着一致的人一起向秦鑫不斷釋放各種法術。有人要上去救援,但是被崔家家主攔住了。

“大家不要動,這是秦鑫的朋友與他一起演示鎧甲的防禦力。”崔家家主說道。經過幾輪的攻擊,他看出來這個鎧甲的金剛罩雖然不能與築基期的媲美,但是因爲鎧甲有兩個金剛罩,只要不是真正築基期權力攻擊,十幾個煉氣期修士的攻擊是無法打破鎧甲的防禦力。

二十輪過去之後,八個人都停了下來聚在一起並不說話。這時候秦鑫已經站了起來,攻擊停止之後也收起了金剛罩。但是忽然他直指崔家衆人所在位置,然後爆喝一聲:“準備!”顯然他是想向催家家主等人發動攻擊。崔家家主向四周看了一眼,點頭很是配合的撐起金剛罩來,然後向秦鑫招招手,讓他開始攻擊。

秦鑫點頭,隨後舉起雙手。突兀的出現一片迷糊,隨後從迷霧之中快速不斷的發出八種法術攻擊。帶着紅色尾焰的是火球術,顏色偏藍的長矛型的是冰箭術,無色呼嘯而來的是風刃術,看起來很是柔軟的水劍術,藍白相間的閃電術,土黃色像個狼牙棒的是土刺術,一個黑球的是腐蝕術,最後一個是綠色細線一樣的飛藤術。

崔家家主堅持了三十幾吸之後有些吃不住了。如果他硬撐肯定是要被打破金剛罩的,這要丟面子的;如果反擊一擊就可以把秦鑫的攻擊打斷,這本來是實驗鎧甲攻擊力的,你打人家算怎麼回事?再一個他雖然想讓催小影嫁給一個比較有勢力的家族,但是他對秦鑫也是很看好的,最主要的是秦鑫有戰天這個好朋友。想了一下之後崔家家主人說道:“不錯,確實是完美鎧甲。這彩禮我們崔家收下了。”

崔家家主說完這句話之後周圍想起了熱烈的掌聲,恭賀之聲不斷。

“謝崔家家主。”秦鑫停下攻擊,深施一禮,然後把鎧甲從身上卸下來。都卸下來之後,用一個精美的儲物袋把鎧甲裝好,雙手託舉儲物袋來到崔家家主面前。最後單腿點地,半跪着向崔家家主獻上鎧甲。

“哈哈,好。非常好。催小影有你這樣的夫婿是他的福分。我在此祝你們白頭偕老,齊齊晉升。”崔家家主說完雙手接過儲物袋然後交給禮儀長老,然後說道:“剛纔那幾個人都是你的朋友吧?你請他們一起過來吧。”


“是。”秦鑫答應一聲後站起來轉身對着那羣衣着一致的人喊道:“崔家家主有請。大家過來覲見。”

秦鑫喊完之後,那八個人一起來到崔家家主面前見禮,然後自報名姓。

“你們真是少年英才啊!來大家一起進去說話。”崔家家主說完拉着戰天和秦鑫的手往裏走。

“這套鎧甲是否是你進入祕境的那一套?”護衛隊長在一旁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