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麼高的高度摔下去,衆生平等啊!


他會“三清飛身咒”,或許可以嘗試一下飛出機艙外,看能不能懸停到空中。

可關鍵是,自己飛出去了,那機艙內的這些天師怎麼辦?

好幾百號人呢,難道就眼睜睜看着摔死?

以陰力和術法抗住飛機下墜的事,他不是沒想過。

可這事光想想就覺得太特麼扯淡了啊!

天師再強,終究是人,又不是神仙,遁地飛天。

飛機這麼重,再加上幾百號人,扛得住纔怪了呀。

吱呀……

正想着呢,驟然間,機艙內響起一聲極其刺耳的金屬扭曲的聲音。

就彷彿是,飛機的某個部位正在狠狠地被拉扯翻折一般。

“涼了,這次真的涼了。”旁邊的胡鵬飛哭嚎了起來,“根據網文的套路,此時此刻,飛機應該是要……”

啪!

不等胡鵬飛說完,白小鳳反手一巴掌抽在胡鵬飛嘴上:“給我閉嘴!”

娘希匹的!

胡鵬飛這傢伙的嘴巴開過光,說啥來啥。

聽到這種聲音,白小鳳用屁股想都知道胡鵬飛要嚎什麼出來。

不能讓他叫出來,這輩子都不能讓他叫出來的。

正哭嚎的胡鵬飛被白小鳳一巴掌抽懵比了,旋即癟癟嘴哭嚎道:“我都要死了,你還要打我……嗚嗚嗚……”

白小鳳坐在椅子上,渾身陰力涌動着,他狠狠地撓撓頭,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

怎麼把那傢伙忘了?

旋即,他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意念一動,魂血調動,傳音給遠處的皮皮:“皮皮鱔,該你上場表演了!” “咦!主人找我了。”

雲層中,皮皮渾身爆發着磅礴陰氣,將雲層渲染的一片漆黑。

他眼中紅光爆閃,碩大的嘴角上咧,人性化一笑:“上場表演?主人,表演什麼呀?”

“皮皮,你又開始皮了。”飄在皮皮頭頂的豆豆癟了癟嘴,“一般這種情況,你會皮炸了的。”

機艙內。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娘希匹的,皮皮這是故意裝不懂呢!

他可是三百年的蛟龍,雖然在蛟龍中算是小孩子,可說到底也活了三百年呀。

皮皮可是在銅鑼灣砍過人的龍,怎麼可能連這話都聽不懂?

想着,白小鳳眯着眼睛,意念調動魂血傳音道:“皮皮,你看我坐的這飛機,飛得快不?”

雲層中,皮皮低頭看了看極速下墜的飛機,點點頭:“嗯,挺快的,等下會不會噴火花呀?”

“娘希匹的!你特娘再不來,本大爺死之前,一定先用魂血幹&你個魂飛魄散!”白小鳳狠狠地罵道。

“……”皮皮。

好痛苦。

這個主人,真的好粗暴呀。

一言不合就拿魂血說事,簡直不要臉呢。

想着,皮皮雙眼一眯,機會,這是個絕佳的機會。

能不能奠定自己在奴僕界扛把子的地位,在此一舉了。

他狠狠地一咬牙:“主人,表演闊以,那你說我和大姐頭誰是老大?”

“皮皮,你這是落井下石!”話音剛落,飄在皮皮頭頂上的豆豆就嗔怒道。

她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龍啊!

白小鳳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他狠狠地一咬牙:“娘希匹的!你有種,誰是老大本大爺不知道,但,你馬上要魂飛魄散了!”

轟!

剎那間,皮皮身上的陰氣轟然爆發,遮天蔽日:“主人,開玩笑的呀,本龍馬上到。”

隨着皮皮十米長的身軀猛地一擺動,便裹挾着漫天陰氣一個猛子朝着下方墜落的飛機追了下去。

機艙內。

此時已經遍地狼藉。

各種物品,散落了一地,甚至很多天師摔在了地上,頭破血流。

一團團絢爛的術法光芒從每個天師身上綻放出來,將機艙內充斥的無比絢麗。

但,這些術法光芒也僅僅是保護天師在碰撞中不會受傷而已。

如果飛機墜地,衆生平等,這些術法防禦,儼然和紙糊的沒什麼兩樣。

哀嚎哭喊,絕望的求救聲,讓整個機艙內鬧哄哄的。

時不時地,還會有天師經不住氣壓強吸,從碎掉的艙門玻璃窗的位置飛出去。

“這麼皮,本大爺還收拾不了你了?”

收回念頭,白小鳳緊坐在椅子上,摸着鼻子笑了笑。

以他的實力,想要抵擋極速下墜的失重感和氣壓變化,還是很容易的。

“什麼?”

話音剛落,旁邊的胡鵬飛就嗷嗷叫喚了起來:“白兄弟,你發啥癔症呢?都這時候了,你還想收拾誰?”

白小鳳無語地看了一眼胡鵬飛,擡手揉了揉腦門。

這傢伙怕是寫網文寫傻了吧?

機艙內都變成這樣了。

就他倆還安然不動的坐在位置上,難道心裏就沒有一點逼數?

不過,他也沒想着解釋,淡然一笑。

“……”胡鵬飛。

好痛苦。

好絕望。

白兄弟傻了啊!

這土小子,一定是以前沒坐過幾次飛機,遇到這麼嚇人的事情,有些扛不住了。

聽人說,有些人在極度驚恐下,會展現出截然不同的表情反應的。

想着,胡鵬飛絕望地垂下了頭。

“快,快看,那是什麼?”

驟然間,機艙內,一個天師驚呼道。

這聲音,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來了嗎?”白小鳳微微一笑,心裏想到。

隨即,他也朝那個方向看去,就看到漫天白雲變得漆黑,磅礴的陰氣翻涌着將近十米高的浪潮,遮天蔽日。

隱約間,皮皮巨大的身影在其中極速俯衝下來。

轟!

也就在這時,那團磅礴陰氣中,一團青色魂火如同燎原之火一般,沖天而起。

“青,青色魂火的厲鬼,屋漏偏逢連夜雨,今天徹底要涼了啊。”

“今天天師聯盟到底看沒看黃曆?這特麼是要把我們害死啊!”

“混蛋!簡直混蛋!飛機墜落已經要老命了,怎麼這麼高的地方會冒出個青色魂火的厲鬼?這是想讓我們還沒落地就先涼了呢?”

……

陰氣磅礴,機艙內的天師們根本看不清隱藏在其中的皮皮。

但,光是青色魂火,就足以讓所有天師驚恐。

這架飛機上的天師,實力最強的也僅僅是四品而已。

如果是在地面,幾百號天師對上一個青色魂火的厲鬼,還能輕易團滅,但現在……是在天上啊!

絕望,瘋狂的席捲着每個人的身軀。

然而。

轟!

飛機外,遮天蔽日的陰氣瞬間吞沒了飛機。

天地陡然漆黑下來。

所有人都渾身冰涼,恐懼、絕望種種情緒,瘋狂蔓延,甚至完全忘記了反抗。

而中年機長和副機長等普通人,此時更是被飛機外的突然異變嚇得臉色蒼白,呆若木雞。

隨着遮天蔽日的陰氣包裹着飛機的同時,白小鳳清晰地看到,陰氣中的皮皮,一個猛子就扎到了飛機下邊。

嘭隆隆……

下一秒,整架飛機猛地震顫了幾下,彷彿一下撞在了什麼東西上似的。

旋即,極速下墜的飛機,猛地減緩了下來。

“等等!這個厲鬼,好,好像是在救我們?”

隨着飛機下墜的速度減緩,機艙中有天師回過神,駭然驚呼道。

“怎麼可能?厲鬼啥時候還學着助人爲樂了?”

“可飛機就是減慢了呀!我的天,我是不是看錯了,你們快看下邊那厲鬼,像不像……龍?”

“夭壽了!真的是龍啊,青色魂火的龍鬼,救我們?有救了,真的有救了!”

……

隨着一道道驚呼,所有的天師就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全都激動地吶喊了起來。

當然,還有得是震驚下邊扛住飛機的,是隻龍鬼!

畢竟,龍,實在太稀有了。

哪怕在陰陽界中,也是傳說中的存在。

感受着飛機下墜速度減緩,白小鳳暗鬆了一口氣。

他確實沒法靠自身扛住飛機下墜,救這幾百號天師。

但,要是加上皮皮呢?

雖說皮皮變成了蛟龍鬼,可他終究是青瞳大妖的實力,且,十米長的巨軀纔是皮皮的本尊。

以皮皮本尊的大小,再有陰力加持,想扛住飛機,確實要比他親自動手更容易一些。

“主,主人,有些扛不住啊,太,太重了!”忽然,腦海中響起皮皮費力的聲音。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傳音道:“皮皮,你想不想感受一下被填滿的感覺?”

“臥槽!主人,都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連龍都不放過?”腦海中響起皮皮的大罵聲。

“……”白小鳳。

娘希匹的。

皮皮鱔真的快皮炸了啊!

他狠狠地一咬牙,傳音道:“本大爺賜予你力量,讓這飛機,飛起來!” 轟!

傳音完,白小鳳左手掐起一個印訣,猛然按在了機艙鐵壁之上。

他的左手綻放起妖異黑色幽光,雄渾的陰力順着手臂,傳遞到了機艙上,盪漾起一圈圈黑色漣漪。

因爲有魂血聯繫,如此近的距離,讓他有把握將自身的陰力過度到皮皮的身上。

此時,機艙內的天師們還在震驚“龍鬼”的出現,完全沒有察覺到白小鳳這裏的異樣。

即便是胡鵬飛,也是跟着天師們一聲聲驚呼。

剎那間,白小鳳腦海中忽然響起皮皮的驚歎聲。

“啊……主人,好滿,填的好滿。”

“嘶!好舒服,主人,再快點,不夠,還不夠。”

“舒服,真的舒服,主人,快把我填滿啊……”

“……”白小鳳。

他好氣哦。

這皮皮鱔,簡直臭不要臉啊!

要不是形勢危急,他甚至有種直接陰力爆發,一掌給皮皮鱔拍過去。

他一邊控制着陰力傳遞,一邊通過魂血給皮皮傳音道:“皮皮鱔,本大爺讓你扛飛機,不是叫你曰飛機,給我扛起來!”

飛機底部。

皮皮渾身爆發着磅礴陰氣,因爲有白小鳳的陰力灌輸,此時他渾身的陰氣更是膨脹到了幾百米範圍,儼然一團巨型烏雲一般,甚至,盪漾起了妖異的黑色幽光。

豆豆飄在皮皮頭頂,聽到皮皮的話,登時蒼白的臉上滿是鄙夷之色:“呵呵!龍!毫無節操,臭不要臉。”

“明白!”幾乎同時,皮皮應了白小鳳一聲。

他猛地擺動了一下十米長軀,恍若山嶽橫移一般,所有的力量傾數爆發出來。

“給本龍,起!”

轟隆隆……

巨大的飛機這一刻劇烈震顫起來,被磅礴陰氣包裹着,黑壓壓的,發出了刺耳的金屬拉扯的聲響,彷彿要徹底撕裂了一般。

機艙內。

白小鳳神情肅然,左手按在機艙鐵壁上,源源不斷地將磅礴陰力傳遞給皮皮。

以這飛機的重量,再加上幾百號人。

光靠皮皮一條龍的力量,還真扛不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