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麼早誰來擾人清夢?


打開門,門外站著的並不是顧浣或者經年,而是艾馬。

一股濃烈的香味迎面撲來,顧柒差點沒被熏死,她是一個不太喜歡香水的女人。

「有事?」想著之前她才被砍了一隻手,顧柒對她還算是客氣。

打從自己住進這裡就能看出這個女人對她很不歡迎,尤其是一開始更是以古堡的女主人自稱。

顧柒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的臉那麼大,已經好幾天沒看到艾馬。

此刻她出現在這裡,肯定沒有什麼好事,顧柒有種感覺。

艾馬輕蔑的看著她,眉眼之間也是藏不住的輕蔑。

她趾高氣揚道:「先生在裡面吧?」

顧柒滿腦子的問號,看著她就這麼旁若無人的走進去。

當時顧柒只有一個想法,這人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穆南樞砍的是她手,不是她腦子吧?

上一次就因為她碰了穆南樞一下,穆南樞直接宰了她的手,她沒有從裡面得到教訓,現在竟然還大膽的直接進了穆南樞的卧室。

艾馬是不是嫌命太長了?

「小樞樞剛剛睡下,不要吵他。」顧柒友情提示。

沒有睡著的穆南樞尚且那麼兇殘,更不要說被人打擾的起床氣。

顧柒記得自己有一次不知道他這個脾氣,鬧醒了他,當時他才睜開眼睛的眼神差點沒將她嚇死。

好在看到是顧柒,穆南樞也沒怎麼生氣。

對自己他並不會太生氣,但是對別人就不一定了。

她好心提醒艾馬,至於艾馬能不能撿回這條命就是她的事了。

艾馬回頭看了顧柒一眼,回答了一句讓顧柒瞠目結舌的話。

「沒關係,我陪他睡。」

「你說你陪他睡?我沒聽錯吧?」

艾馬得意洋洋,「看來先生還沒有告訴你,他已經選擇了我。」

「選擇你?」顧柒壓根就沒有懷疑穆南樞會和艾馬發生點什麼。

畢竟穆南樞的眼光她還是相信的,肯定是艾馬誤會了什麼。

「昨晚他親口跟我說的,還說不介意我的孩子。」

昨晚?顧柒本來是很淡定的,一想到昨晚穆南樞說要加班,沒回來睡。

難不成真是這樣?男人都是犯賤的,趁著自己不在,穆南樞幹了些什麼。

這還沒有和他發生什麼,他就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肆。

「哦,他還對你說了什麼?」

「還是讓先生自己來告訴你,顧柒,你要是識相的就自己離開,不要讓我趕你出去,以後我才是薔薇古堡的主人。」

主不主人的顧柒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昨晚穆南樞究竟幹了什麼。

如果他沒說什麼,沒幹什麼,這女人怎麼可能這麼放肆?

艾馬已經不要臉的脫了鞋爬上去,想要往穆南樞懷中鑽。

穆南樞困極了,熬了一晚上,此刻正是熟睡之時,一股異香入鼻。

小妖精又在作什麼妖呢?

睜開眼一看,並沒有看到顧柒,而是艾馬微笑的臉。

顧柒的笑容讓他彷彿看到了陽光,艾馬的笑容只讓他覺得油膩和噁心。

「你怎麼在這?」穆南樞聲音冷漠道。

「先生,你不是說讓我處理好我女兒的事情就來找你嗎?

我已經將愛麗絲送走,以後和她再沒有關係,我保證安靜的留在你身邊,一心一意做你的女人。」

顧柒聽了這話還得了,瞬間變了臉。

她幾步跑到床邊,一把揪住了穆南樞的睡衣。

「好你個穆南樞,你還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你信不信我徒手捏爆你的蛋,讓你這輩子都做不成男人。」

穆南樞也是很無奈,還沒睡醒接連發生這樣的事情,誰來告訴他招誰惹誰了?

起床氣沒地方發,腦袋昏昏沉沉。

偏偏艾馬不知好歹,還要對顧柒出手。她一把抓住顧柒的手,甚至想要朝著顧柒甩一巴掌,「顧柒,你好大的膽子,你放開先生。」 蘇夢原本的打算就是一箭雙鵰,既可以利用穆七的死去打擊顧錦,讓顧錦內疚自責,又可以讓穆塵後悔莫及。

哪怕是自己死也值得了,而今一切都沒有按照自己的計劃來。

「你說什麼?用,用我的心臟?」

「雖然你這個人壞透了,我才不想小七用你這種人的心臟,不過爹地說你的心臟反而適合,畢竟你臉皮厚。」

蘇夢瞪大了眼睛看向顧錦,「她,她說的不是真的對不對?」

「她沒有騙你,本來小七就是因你病發,再用你的心臟也算是對她的彌補。

蘇夢,輪到你今天也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顧錦淡淡道。

「怪不得你沒有打我罵我,就是因為我馬上就要死了對不對?」蘇夢哪裡想到自己是作繭自縛。

她自以為算計了所有人,挖了一個坑,最後卻是要用自己去填了這個坑。

顧安楠冷哼一聲:「我姐是怕髒了自己的手,不過我就不同了,我最喜歡打賤人了。」

「安楠。」顧錦看了看蘇夢臉上的鮮血直流,被囚禁的這些天也沒有一天好日子,一旦要做手術就是她的死期,也就沒有必要再折磨了。

「姐,她本來就是穆塵留在身邊的備胎心臟,又差點害死小怪物,我對她可沒有一點情分。」

顧錦搖搖頭,「也罷,隨你吧。」

提到司錦諾的那件事顧錦到現在也是背脊發涼,自己的孩子差一點死在蘇夢的手裡。

「這才對嘛,你就是太善良給了這個女人機會,眼看著她就要死了,我就幫你們好好將過去她帶給你們的痛苦還給她!」

顧錦對蘇夢也早就沒有了情分,「她的心臟還有用。」

「放心姐,我有分寸,爹地不是說了小七需要一顆堅定的心,我啊這是在磨練她呢,等她的心臟移植到小七的身體里說不定就很融洽了呢。」

「蘇夢,此生你我緣分就到此,來生你做個好人吧。」顧錦今天來是特地來送蘇夢一程。

她已經這個樣子,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再去折騰。

「顧錦,你站住,殺了我,你殺了我!我不要成為她的心臟。」

蘇夢絕望的看著顧錦離開,那個女人連頭都沒有回。

耳邊傳來安楠的怪叫聲:「壞女人,這下該輪到我了,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人間地獄,活著比死了還要難受!」

「啊!!!」

顧錦踏出門的那一刻正好聽到背後傳來的尖叫聲,她扶額,安楠這個小惡魔。

蘇夢如果早點遇上的人是她,恐怕也做不出這些事情了。

漫步在花園之中,這裡很漂亮,但一想到穆七的整個人生都在這裡未免也覺得有些心疼。

就像是被關在籠子中的鳥兒,哪怕籠子再精美,她卻失去了和其它鳥兒一同展翅高飛的機會。

她們三姐妹各有自己的命運,顧錦也只得唏噓。

自己雖然被媽媽給送到了蘇家,卻陰差陽錯和司厲霆在一起,一切就像是一本書,結局早就譜寫好。

「小怪物笑了,呀,南樞,你看看他在對我笑呢。」耳邊傳來女人的嬌笑聲。

顧錦透過薔薇看去,薔薇的那頭,顧柒坐在鞦韆上抱著司錦諾,穆南樞身材修長站在她身側。

兩人哪裡有一點父母的樣子,要是讓外人看見只會覺得這就是她們的哥哥嫂嫂。

尤其是兩人在一塊的時候那是神仙眷侶,十分般配的模樣。

「喜歡?」穆南樞低垂的眼瞳中也是一片溫柔。

「當然喜歡了,自己的親孫兒哪能不喜歡,當年他們幾兄妹剛生下來的時候還比這小呢。

你倒好,自己的兒女都沒有抱一下,這個父親一點都不稱職。」

提到兒子,顧柒想到那個被自己送去顧家的兒子。

「現在南滄都二十多歲了,是大孩子了,這麼多年對他不聞不問,他一定恨透了我們。」

自己的這幾個孩子天南地北,除了安楠和她呆著的時間長一點,其她孩子都是虧欠良多。

「要恨也是恨我,你別放在心上。」穆南樞伸手撫去她眉間的褶皺。

錦諾以為他伸手是要和自己玩,對著穆南樞笑眯眯的張手。

「你看,小怪物要和你玩。」顧柒將錦諾塞到穆南樞懷中。

這孩子很像司厲霆,尤其是那雙眼睛簡直和司厲霆一模一樣,只有幾分像顧錦的,像顧錦的這幾分正好就是穆南樞的影子。

穆南樞抱著小嬰兒,腦海中浮現出從前的回憶。

當年剛生下顧南滄的時候自己沒有一點喜悅,因為他的血沒有任何用處。

自己一心只想要找到解救顧柒的辦法,對於孩子什麼的壓根就沒有在意過。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穆南樞心裡想的也就是顧柒才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親人,至於顧柒之外的人他並不在意。

第二讓顧柒懷孕純粹是為了找到一個血型匹配的孩子出來,在他眼裡只是小白鼠試驗品。

甚至為了提高几率他給顧柒打了排卵針,讓她懷上多胞胎。

當年的小白鼠艱難的活下來,有了各自的人生,甚至還誕生出這樣一個小生命。

穆南樞打量著司錦諾,這個軟綿綿的小傢伙,從他抱到的第一時間心就軟了很多。

也許是時間的流逝他的心境變了不少,也許是他一開始就沒有將司錦諾當成小白鼠,所以對司錦諾似乎多了一種親情的感覺。

孩子是那麼小,自己一隻手就可以輕輕折斷,生平第一次他對孩子有了憐惜之情。

只不過這種憐惜從來不在自己的兒女身上,而是他的孫兒。

顧柒悄悄打量著穆南樞的眉眼,「是不是後悔了,當年自己本來有機會好好抱抱兒子和女兒的,白白錯過了和她們在一起的時間。」

薔薇後面的顧錦一愣,心裡竟然有些緊張。

在還沒有見過這位父親之前,從別人嘴裡,還有他的行徑來看就知道這位父親並不是那麼溫和的。

甚至是殘忍、冷酷和無情,又有哪個父親對自己的孩子捨得下這樣的手?

這幾天她們父女關係融洽了一些,她生怕穆南樞的嘴裡會吐出讓她更加傷心難過的話。

「是後悔了,後悔沒有好好照顧她們,更沒有好好照顧你。」

「還行,這麼多年你總算是沒有以前那麼執拗,一心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

穆南樞摘了一朵花逗弄著司錦諾,孩子傳來歡快的笑聲,顧錦也微微一笑,也許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顧柒嘆了口氣,「我們之間的恩怨,我身上的病,還有你和孩子們的隔閡也都漸漸解除了,我現在唯一擔心的是小七。

這孩子是我最對不起的,當年我設計離開,等我醒來的時候才得知那孩子已經夭折。

以至於我一直以為我只有兩個女兒,沒想到她在這裡過得這麼不開心,我對不起她。」

「七兒身上的病不關你的事,別自責了。」穆南樞寬慰道,「我不會讓她有事的,相信我。」

他雖然不會動手術,但他可以提高手術幾率,盡量替穆七排除危險。

「南樞,你一定要讓七兒平安。」

這麼多年過去,變的不只是穆南樞,也有顧柒。

身為幾個孩子的母親,她也沒有了之前那樣的瘋瘋癲癲,多了一些母親應該有的柔情在裡面。

「好。」穆南樞溫柔的親吻她的額頭。

這患得患失的歲月讓他學會了一件事,以後盡量尊重顧柒和孩子們的想法,不要再一意孤行。而他作為父親,最應該做的就是保護孩子們和顧柒。 外面風雨搖曳,雨打薔薇,風吹落了一地的薔薇花瓣,古堡籠罩在寒風暴雨之中。

蘇夢聽到外面的電閃雷鳴,臉上的傷口已經結痂,沒有鏡子她也能想到自己的狼狽。

顧安楠果然不是省油的燈,比起她的姐妹手段要殘忍許多,在做手術之前她每天都會過來想盡辦法的折磨蘇夢。

只要留著一口氣在,至於蘇夢的其它她一點都不關心。

正如她所說,她會讓蘇夢後悔這一切所作所為。

奄奄一息的蘇夢聽著外面的電閃雷鳴,稍微動一下就能聽到鐵鏈的聲音在耳邊作響。

身上多處都是顧安楠弄下的傷口,每天都會有醫療人員來給她檢查身體。

她們要的不是自己身體健康,而是那顆心臟完好無損,自己在她們眼裡就成了一個存放心臟的容器而已。

想到這裡蘇夢只覺得可笑,竟然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她真的做錯了么?

門開了,這麼大的雨那個惡魔還不忘傷害自己么?

進來的人身材高挑,並不是女人,而是她熟悉的穆塵。

那人自上一次來過以後就再也沒有來,開了燈,他一如既往的英俊瀟洒,只是那張陰沉的冷臉看著比過去消瘦了許多。

穆七倒下以後他的身體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清減和消瘦。

看著已經在垂死邊緣的蘇夢,穆塵眼中沒有一點憐憫,有的只是恨意。

扯下蘇夢嘴裡的布,他神情冷漠,「你應該知道了。」

「是,我知道,要用我的心臟去填補她的心是么?」

「說實話,我一百個不願意用你那顆骯髒的心,為了七兒,我別無選擇。」穆塵眼裡是對她毫不掩飾的厭惡和噁心。

他的七兒是這世上最乾淨純粹的女孩子,卻要染上蘇夢這樣骯髒的心靈。

正是如此,穆南樞覺得太過呵護的嬌花經不起任何分吹雨打,反而野草的生命力旺盛。

之前已經換心過一次是失敗的,所以這一次反其道而行。

蘇夢苦笑道:「如果一開始我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情,你有可能會愛上我嗎?不說愛,哪怕是喜歡,一丁點的喜歡。」

「不會,從她出生快要夭折的那一刻開始,我的眼裡心裡就只有她一人。」穆塵一字一句道。

當時還小的他根本就不懂什麼男女之情,他只知道自己要好好保護穆七,這一保護就是一輩子。

「我明白了。」蘇夢低下頭。

「明天就要手術,你可還有什麼想說的?」

「告訴我媽,我在國外找了一個很好的男人,我過得很好,不用擔心我。」僅此一句話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