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麼威風的一隻狼王你叫它小白?”他倒是知道林寒這廝取名字很渣,但是也不能渣到這樣的程度啊!


完全不顧及旁人的感受啊!

“我收服它的時候它通體白毛,不叫小白還叫小黑啊!”林寒此話說的理直氣壯,叫白雲皓無言以對。

只能嘆氣搖頭,任由狼王帶着他們飛向了神獸森林。

“直接去裏面!給雲皓做神獸的,一定要是最好的。”對自家人,林寒從來不吝嗇。如果被看重的神獸不願意成爲白雲皓的神獸,那更加簡單了,讓自己身的這四隻去嚇嚇它,保準聽話。

聽到林寒的吩咐,小白是覺得有些異想天開,但是白雲皓很是感動。

不愧是他最好的親人啊!

等到他們進入神獸森林的腹地之後,這裏有漫天的強者氣息,林寒自然知道,這都源於生活在這裏的高階神獸。

狼王帶着他們降落之後,身體變成了普通大小,開始當起了導遊,帶着林寒和白雲皓像逛市場一般的逛起來了這個地方。

狼王身這九階神獸的氣息讓許多神獸紛紛避讓不已,林寒和白雲皓自然也查到了。依照這個勢頭下去,怕是找不到願意給白雲皓當坐騎的神獸了。所以林寒心念一動,將狼王的抓回到了身,變成了一個圖騰的樣子。

“主子,前方低階,是白星雀王的地界了,那傢伙性子寡淡毫無趣味可言,我勸你不要找它給你的女婿當坐騎。”忽然,鳳凰的聲音在林寒的耳邊響起,林寒愣了一下。

“雀王? 萌妻嫁到,豪門冷少寵妻在線 能夠被封王級的,難道是七階之的神獸?”沒有七階也有個八階的,不然怎麼當的起王的稱呼。

“八階巔峯,距離九階,只有一步之遙。”鳳凰開口提醒。

林寒挑眉,那是神帝一階的水準神獸!這敢情不錯啊!

林寒當機立斷帶着白雲皓去尋找這隻傳說的白星雀王了。

經過了一番尋找之後,沒想到並沒有找到。

兩人也在這林子裏繞的有些累了,乾脆席地而坐,林寒心念一動,從空間裏取出了兩塊火蜂蜜,一塊給了白雲皓,一塊給了自己,兩人打算吃點東西,再繼續。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纔剛剛打算動嘴去吃,沒曾想到身邊忽然出現了一隻小小弱弱的白色小雞。一臉渴望的盯着白雲皓手裏的這塊火蜂蜜。 “你想吃嗎?”這小獸的階品看起來很低很低啊!

它怎麼敢到這八階巔峯神獸的勢力範圍裏來?

林寒有些驚訝,不過很快,他發現不太對勁。

低階的神獸毛髮和羽毛都不可能會是白色的,白色的,只有八階的神獸纔有。

但是……不太可能吧!

這麼小的一隻,人騎去不直接給壓垮了嗎?

有沒有搞錯啊!

林寒還在不太理解爲什麼這神獸的尺寸會這麼小的時候,白雲皓已經覺得面前的這隻小雞很是有趣,掰了一半的火蜂蜜,送到了它的面前。

發現它沒有手臂可以接住這個,自己拿着餵它了。

白色小雞乖巧的低頭啄着這塊火蜂蜜,這種甜辣甜辣的滋味讓小雞大感舒暢,幾乎又很快速的吃了好幾口,好幾口的火蜂蜜下肚,它明顯滿足的想要昏昏欲睡了。

居然還是一隻吃飽了睡的傢伙!

白雲皓覺得好笑又無奈,將手裏的火蜂蜜轉移到了自己的空間裏,他伸出手,將這隻白色小雞抱了起來。

“放下這隻白星雀王!它是本小姐要的!”一道嬌蠻的女聲響了起來,林寒和白雲皓都大吃一驚,擡眼看向這個少女,面前的這個少女,紅衣如血,眉目高傲,正用睥睨的眼神盯着他們。而她的身邊,還站着兩個氣息極強的強者。

“這是白星雀王?!”林寒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個是白星雀王!太不可思議了!

“兩位小友,這白星雀王,是我們降服的,理應歸我孫女所有,請你將它交出來。”這陪在少女身邊的一對老人,看起來修爲匪淺,以他們的力量去得罪他們,顯然不太理智。

而且這個少女,竟然有神皇八階的水準!

簡直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這裏的人都是吃什麼修煉的,怎麼可以修煉的這麼快。

林寒跟白雲皓都有些被打擊到了。

“揪~”白雲皓也覺得既然是人家先看重的,那給別人吧!

剛起身打算將這隻白星雀王送給他們,沒想到這白色小雞一直嚇得尖叫往自己的懷裏鑽。

“主子,這對老人虐過它了,它是不可能認他們爲主的。白星雀王生性純良,不喜歡殺戮太重的人。而這個少女身。煞氣很重,白星雀王是不可能認她爲主子的。”鳳凰自然能知道白星雀王在說什麼,從白星雀王如此狼狽的樣子能夠看出來了,都直接被從本體打成幼體的苦逼模樣了,可見沒少被這三個人虐待。

怕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來。

它們這些當神獸的也是有尊嚴的!這些人不顧神獸意願要搶了神獸做坐騎寵物!這世哪兒有這麼好的事情!

頓時林寒感覺到身的這四隻神獸都有暴怒的跡象。

“等一下。”在白雲皓動手要將這隻白色小雞還給他們的時候,林寒擡手,一把攔了下來。

“敢問兩位前輩,你們難道是不懂這神獸森林的規矩嗎?心甘情願才能收服神獸作爲坐騎,你靠手段打的它們屈服,算它們表面答應了,心裏也會憎恨於你們。這樣做,有何意義?”林寒的一句問題問的那兩個老者和少女的臉色都黑了一大半。

鳳凰男狹路相逢 “那也是我們的事情!這神獸森林如今沒有了九階神獸坐鎮!是我們這些修行者的天下只要我們能夠制服它們,它們必須要要聽我們的!”少女囂張的一句話剛剛落下,忽然,白雲皓懷裏的這隻小雞開始猛烈的躁動起來。

然後,一飛沖天,身形也在迅速的變大變的有些如夢似幻。

“我的天!這神獸長的真好看啊!”林寒驚呼一聲,這神獸長的未免太好看了一些。

通體純白色,尾巴有些類似鳳尾,而且身佈滿了點點白色的星光,出現在森林的一剎那,看起來簡直像是一隻遺落在森林的純白色精靈。

“孽畜!是被教訓的不夠!還想要反抗嗎?”林寒跟白雲皓的階品太弱了,弱的讓眼前的這些人覺得他們根本不是威脅,而是直接將矛頭對準了那隻白星雀王。

白星雀王仰天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叫聲,周身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可以看出,此時此刻的它無的憤怒。

在兩方即將發生戰鬥時,三個身影憑空出現在了原地。

“只因我們不在這神獸森林之,成了你們這些小小螻蟻爲難我們神獸的理由!”首先開口的是龍王,他身的龍威一散,將這兩個老者嚇得臉色蒼白。

“數千萬年前本凰訂下了這神獸森林的規矩!跟你們修行者也簽訂了契約,除非是我們心甘情願認主,否則不可強求!你們此舉,是仗着自己是神帝級的高手,將我們的話當成了耳邊風不成!”鳳凰也極度的憤怒,它們不敢想象,它們不在神獸森林時,神獸森林的子民們承受了多少的委屈。

“你們先別急着生氣,我來分析一下,這些修行者之所以敢這麼肆無忌憚,多半是因爲這兩個老東西的修爲不低。這八階的神獸不過纔是神帝一階,而他們是神帝四五階。據我分析,他們應該不是魔族的那兩個神帝級高手。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兩個應該是傳說陰陽雙神,他們從來形影不離,如若你們真的不太放心這神獸森林裏子民,弄死他們兩個老東西,這大陸之,能夠對付八階巔峯的神獸的修行者基本沒有了。”林寒邪惡的一笑,眼神對那兩個陰陽雙神的時候,那兩個老傢伙已經被嚇得不輕。

“我……我們無意冒犯!還請獸神饒命啊!”他們被嚇得直接跪地求饒。

“殺了!以絕後患。”丹神的聲音飄出,那兩個神帝級強者更是嚇得不知所言。

三隻神獸異常憤怒,伸出手用力一抓,他們的身子已經落入了他們的掌心之。

“爺爺奶奶!你們竟然敢傷他們!我跟你們拼了!”少女長這麼大,第一次見識到了孰強孰弱的對,說着要前拼命只是還沒碰到他們,被白星雀王直接給撞飛了出去。 白星雀王對付不了這兩個神帝級的高手,難不成還對付不了一個神皇巔峯的小菜雞嗎?

將剛纔這紅衣少女施加在它的身的屈辱一一的討了回來,不一會兒,這少女遍體鱗傷的躺在了地。

龍有逆鱗了,白星雀王自然也有,雖然它表面看起來如夢似幻,性格溫良,但是也有被惹怒的時候。如若不是剛纔吃了一塊火蜂蜜它怕是還不能恢復過來,所以它怎麼會放棄這個給自己報仇的機會。

“不要!不要殺我們!只要你不殺我們,不管以後要我們做什麼我們都願意!我們甘願爲奴爲婢的孝敬你們。”越老的人越怕死,這一點,從這陰陽雙神身可以看出來。

他們連忙求饒,事到如今,還能有別的辦法嗎?

“這種人,留不得,殺。”沒等林寒開口,丹神的一句話讓那三隻神獸直接對這兩個神帝下手了。

自此之後,這神域大陸,只剩下兩個神帝級強者。

魔族之人所用的坐騎皆是魔獸,壓根不會用神獸,所以這神獸森林,纔算再次安穩了。

丹神此話一出,其餘三隻認同,毫不客氣的斬殺了。

在斬殺的那一瞬間,林寒採用神偷術將他們空間裏的東西給轉移了出來。

結果發現自己好像錯過了許多的寶貝,之前擊殺神帝的時候怎麼不知道將他們的寶物給收刮出來呢?

這兩個神帝的空間簡直可以撐的一方世界,各種各樣的東西全部都有,那種珍貴的藥材更是多不勝數。想想他們活了這把歲數,沒有弄到一些東西纔怪了。

林寒擡手,將東西做了分類,低階的藥品全部都給了白雲皓,高階一點的自己納入囊。

依照白雲皓現在的修爲,是不需要那麼高的藥材的。

分刮好了東西之後,那三隻神獸已經將這兩個神帝一個神皇巔峯少女的屍體給毀了,林寒心念一動,擡手祭出丹火,將他們的神魂燒滅。

www¸ TTKΛN¸ ¢○

他辦事從來不會給自己留下禍患。

那白星雀王看了一眼林寒,眼底有些不認同。

多多少少,它會認爲他的做法有些殘忍。

從天飛落,它來到了白雲皓的面前。在白雲皓的面前走了一圈,最後用自己的腦袋去拱了拱白雲皓的手掌。

白雲皓渾渾噩噩的才明白了過來,伸出手,衝着白星雀王露出了一記溫柔的笑容。

“試試看吧!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當它的主人。”龍王他們在回林寒的身之時,還開口建議了一下白雲皓。

白雲皓一臉驚愕,再看着這隻白星雀王,“你……願意讓我當你的主人嗎?我現在的修爲的確很低,可能碰人還需要你來保護,不過我答應你,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的。絕對不會食言。”白雲皓真摯的話語讓這隻白星雀王點了點頭,算作答應。

“逼出你的一滴精血,到它的眉心處,它若是吸收了,你是它的主子了。”對收神獸這種事情,林寒已經輕車熟路了。

白雲皓連忙點頭,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逼出了自己的一滴精血,滴在了對方的額頭。

當精血沒入對方的額頭的一剎那,白星雀王沒有一點點的反應變化,倒是白雲皓,直接吐了一口血出來,倒了下去。

這一倒可將林寒給嚇得不輕,立馬前一把接住了他快要落地的身子,困惑的開口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這樣?”林寒被嚇得不輕,以爲白雲皓已經承受不了跟如此高階神獸達成主僕契約的衝擊暈了過去。

“因爲他只是普通的修行者,你不普通才沒事。自古以來,想要收服一隻自己高好幾階的神獸,都是需要承受一些東西的。”這東西可能爲危機到生命,不過八階神獸,不是你撩了能走的,它一旦認定你能夠成爲它的主子,它死活都要跟着你的。

明眼人一看,這白星雀王是想要當白雲皓的神獸,所以白雲皓會落到這個田地也實屬正常。

“……”林寒有種自己把白雲皓坑了的感覺,不過現在也沒有辦法了,他只能帶着白雲皓先閃身進了空間裏。

他打算煉製真身階品的萬聖丹給他服用,萬聖丹最管用了,只是真身階品的萬聖丹的配方需要自己琢磨,反正也不算太趕時間,他還是先將白雲皓給救醒過來再說。

打定了這個主意,林寒讓丹神幫忙照顧白雲皓,自己則開始用丹神的丹爐開始煉丹。

因爲弄不清楚真神階品的萬聖丹配方,所以煉製起來有些困難。

倒了十幾罐的藥渣,總算有成丹的跡象了。

伴隨着一道輕微的爆破聲響起,一顆丹藥從丹爐路飛出,林寒擡手抓住了這顆丹藥,放到鼻尖嗅了嗅。

發現並不是自己要的那種,氣息淡了很多。而且沒有丹紋,屬於下品丹藥。

“你到底要煉什麼丹藥?我看你所用的計量只是真神階品的,怎麼會這麼難呢?”林寒現在已經能夠煉製神皇階品的丹藥了,這一點丹老是知道的。

“萬聖丹,可治癒一切傷勢,是真神階品之的丹藥煉製方法更爲玄妙,我還沒有太搞懂,需要好好的揣摩煉製。”林寒一邊說,一邊重新開爐煉丹。

這一次,一次又是嫺熟許多,再看看白雲皓這樣的情況,林寒狠下心,劃破了手指,滴了一滴血進了這些藥材。而後繼續開始煉丹。

丹神守在林寒的邊,親眼看着林寒將鮮血滴進了煉丹爐裏。

“血會污了丹藥的,你怎麼還往丹藥里加血?”丹神皺眉,一臉的不敢認同。

“萬聖丹裏,最好加一點血,較好。”說完,林寒發現自己越發的得心應手起來,約莫過了半個時辰,一道爆破聲響起,丹爐開始猛烈的震顫起來,而後,一顆散發着耀眼金光的丹藥從丹爐裏飛了出來,正欲逃走,被林寒一把抓住了。

“……品神丹!”有自己的意識還知道逃走,林寒竟然煉製出品神丹! 丹神大吃一驚,開口驚呼道。

“品神丹是什麼鬼?” 國手棋醫 林寒皺眉,手心的丹藥開始挪動了起來。他低頭嗅了嗅,發現丹香四溢,正是自己想要製作出來的丹藥。

“品神丹是那種有靈智的丹藥,成丹之後知道要逃走的。”丹神開口解釋一下,“迄今爲止大陸之,還只有我當年湊巧煉出過這種靈智丹藥,再無第……”丹神洋洋自喜的開口,只是這話還沒說完,他已經被林寒手裏的那玩意給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去使用一次,否則我捏死你。”林寒見手的小傢伙總算成型了,他鬆了一口氣,長時間沒有煉製出尊階丹藥他差點以爲自己煉製不出尊階丹藥了。

在鬆一口氣的同時,林寒指着昏迷不醒的白雲皓對這丹靈說了一句。

丹靈一臉憋屈加瑟瑟發抖,不明白爲什麼把自己煉製出來的是一個超級喪心病狂動不動喊打喊殺的變態!

心裏憋屈之餘,不敢忤逆林寒的意思,乖乖的走到了白雲皓的身邊,繞着白雲皓飛了一圈。稀釋自己的藥性,讓藥性滲透進了白雲皓的身體裏。

白雲皓原本羸弱的身子漸漸的開始有了生氣。

“你手裏的……這什麼玩意?”丹神發現自己內心僅有的驕傲被林寒打擊的連渣渣都不剩!

因爲修爲越往走,這具有靈性的丹藥越難成丹,林寒居然一煉製,煉製出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尊級丹靈!!這可是隻有出現在傳說的丹靈啊!

“丹靈,前後可使用七次,我本想要煉製丹藥的,但是覺得依照白雲皓的情況,丹藥怕是不夠,所以給他煉製了丹靈,隨身攜帶。”林寒說完,抓起了白雲皓的手,劃破手指,擠了一滴血出來,滴在了那個丹靈的身。

丹靈的身子亮了一下,被迫無奈,只能認白雲皓爲主了。

“那個……他沒醒,將這小東西拿來給我看看。”不是丹神沒有見過世面,是這世間,能夠煉製出尊階丹藥的煉丹師,根本沒有啊!

反正白雲皓也沒有醒來,林寒將丹靈丟到了丹神的手裏,“丹靈離開空間之後需要出去歷劫,普通丹藥抵不過丹靈,丹靈歷過劫纔算完整。”

林寒跟丹神解釋一下這丹靈具體會碰到的事情,丹神小心翼翼的將丹靈接到了自己的手裏。看到這軟萌可愛的模樣,心都要化掉了,“你說它能使用七次,那七次之後,會怎麼樣?”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生靈啊!如此軟糯可愛,實在叫人愛不釋手。

“死掉。”林寒平靜的回答。

“啊!”丹神一聽,差點讓手裏的丹靈掉到地去。

“如若不使用呢?能活多久?”丹神關心的是這個。

“不死不滅,還會修煉提升自己的修爲。”丹靈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有着自己的思想和靈智,所以林寒很少願意煉製丹靈,想想自己留在星域的兩個丹靈空間,他有些頭疼。

因爲誰都沒有想到,這丹靈還會繁殖啊!

所以漸漸的丹靈空間裝不下了他們,林寒在離開星域之前還專門爲了它們開闢了一顆星星,讓它們居住。

“我去!”丹神驚呼一聲,越發覺得不可思議了。

“漂亮姐姐。”丹靈娃娃看着丹神,目光有些癡了,開口喊了一聲漂亮姐姐。

丹神的臉色唰的一下下來了,“你煉這玩意的時候是不是給他煉成瞎子了!特麼有聲音這麼粗的姐姐嗎?”丹神暴怒,差不一點將丹靈給捏爆了。

幸虧林寒眼明手快的將救了下來,否則的話後果還真是有些不堪設想了。

“不……不是姐姐啊?”丹靈一臉的無辜,瞄了瞄丹神,不敢說話了。

“老夫不跟你這個只有手掌大小的小娃娃計較!”丹神輕哼了一聲,天天被林寒身的這三隻祖宗嘲笑。狼王還算好,憨厚老實,不會總是嘲笑自己,另外三隻不一樣了,成天到晚的嘲笑自己,讓他都煉成了沒臉沒皮的神功了。聽到這初次見到的丹靈都對自己做出那樣的評價,也只是失控了一小下下。

“你煉製出丹靈,可有什麼祕方嗎?”丹神想要知道的是,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將丹靈煉製出來。

“沒什麼祕方,想要煉煉製出來了。丹靈有靈,你滴自己的一滴血進去試試看,等同於給它一身血脈。”林寒的回答讓丹神頓悟,他說爲何這大陸從古至今沒有人煉製出過丹靈來,原來是因爲這個。

被林寒說的心動不已,他立馬開始嘗試了起來。

其實白雲皓也煉製出過丹靈只要穩固操作,再加一兩滴血,是能夠煉製出丹靈的。

丹神興沖沖的打算放血忽然意識到了自己現在是一個魂體,這種血哪兒會有呢?所以直接看了一眼白雲皓,趁着白雲皓還在昏迷沒有醒過來,走前直接拉起了白雲皓的手,隨後,直接劃破,滴了幾滴到自己的容器裏。白雲皓剛剛醒來感覺手心傳來一陣刺痛。

看了看手心,才發現某人竟然再給自己放血!

頓時驚了,“前輩,你做什麼?”

驚恐的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白雲皓一臉刁民你想做甚的表情。

這件事情畢竟還是自己理虧,丹神假意揉了揉自己鼻子下方,然後有些心虛的開口碩大,“你暈過去了,放放血,對你的甦醒有幫助。”

這一句話,說的白雲皓雲裏霧裏,見他滿眼真誠,不再多說了。

總算誆騙過了對方,丹神抱着丹爐和藥材溜了,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我這是怎麼了?”白雲皓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感覺很疼很疼,身體也疼的不得了。

買個世界做游戲 “這是我給你煉製的真神級的萬聖丹丹靈,你好生帶着。”說完,將手的丹靈放到了白雲皓的手裏。

“嗯?你小子煉製出了真神級的萬聖丹了?”白雲皓興奮極了,“能夠共享一下丹方?”畢竟也是同行,有如此稀有的丹方,不心動怪了。 白星雀王還沒來得及將自己化爲圖騰出現在白雲皓的身白雲皓被林寒帶到了空間裏。 所以它乾脆在外面一直守着等到他們出來。

當它發現白雲皓安然無恙的從空間裏出來之後,它興奮的拍着翅膀飛到了白雲皓的面前。

“啾啾~”發出了兩聲歡快的叫聲,它眼底寫滿了安心。

公主的復仇交響曲 “我沒事!”白雲皓心情大好,不僅收了一隻這麼漂亮的神獸,還從林寒的手裏拿到了萬聖丹的丹方,簡直不要太開心了。

白星雀王也是歡快的圍着白雲皓轉了兩圈,隨即,身形消散在空,白雲皓感覺自己胸口一熱。拉開衣服,發現自己的身出現了一個類似胎記一般的圖騰。這圖騰的形狀極美,看起來像是白星雀王的樣子。

“這……”白雲皓大驚,原來這神獸認主之後,是直接附身在主人身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