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邊現在要有一些動作,所以,要是將軍的手下這個時候出現了,那肯定是要看到這些事情的了。


想來,他們最在乎的是張昊天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要是張昊天不在這裏,他們大概會選擇跟蹤張昊天,而不是跟蹤這邊。

要是他們真的跟着張昊天走了,這邊的一切,也沒誰知道了。

所以,這次必須是張昊天去拿東西,也好吸引那些傢伙的注意力。

張昊天覺得墨衣的擔心很有必要,也知道墨衣這麼安排也有他的道理,乾脆也聽從了墨衣的這次安排,只是張昊天還是放心不下週瑩瑩,這次周瑩瑩的狀況實在是太糟糕了,要不是有那個女孩,真的不知道周瑩瑩會如何了。

出門之前,張昊天還是去看了周瑩瑩一眼,在確定周瑩瑩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之後,這才轉身離開。

這邊張昊天剛一出門,開始小心的觀察着周圍,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像是墨衣猜測的那樣,有人跟着自己。

然而,樓下什麼都沒有,別說是跟着自己的了,連一個路過的都沒有!

這讓張昊天開始覺得墨衣想的太多了,無非是一些小事兒,被墨衣給誇大成了很大的事兒了。

但是還沒等走到周瑩瑩家呢,張昊天發現,自己身後,真的出現了小鬼了!

那些小鬼是自己從前沒看到過的,之所以確定是跟着自己的,是因爲那些小鬼一路都沒轉彎,也沒消失,更沒出現什麼其他的狀況,唯一僅有的,是跟蹤自己。

張昊天不禁覺得墨衣有遠見,自己沒想到這一層,果然啊,自己對這個將軍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人家都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看來,自己還真的要好好的瞭解一下這個將軍的狀況了呢。

張昊天心裏想着這些,在一陣盤算之後,決定帶着後面的小鬼多轉悠一會兒,你不是要跟着我嗎?那跟着好了!

原本張昊天的腳步還較快,這次好了,爲了不讓那些小鬼跟着費勁,張昊天直接放慢了腳步,開始漫無目的的到處轉悠。

狂妃有毒,妾居一品 想來,墨衣那邊是較需要時間的,所以自己這邊多轉悠幾圈兒,他那邊能多一些時間了。

實際墨衣這邊還真的很需要時間。

原本這個房子是用來確保周瑩瑩和張昊天他們幾個安全的,但是後來這個房子裏多了鬼,只能稍稍改變,至少讓那些鬼在這個放在裏面不至於出現問題。

現在,這個房子裏又多了那個女孩,她還需要很好的恢復,總是也要讓她有個恢復的機會不是!

所以現在沒什麼好的辦法讓那個女孩儘快恢復,但是至少可以讓她在這個房子裏面,住的稍微舒服一點點。

墨衣是這麼想的,也知道這個女孩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墨衣還是很擔心,好像是即將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兒一樣。

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了,這也讓墨衣心裏各種不舒坦,想要淡定一下,但是不管怎麼折騰,是沒辦法消散半分。

墨衣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是,這個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兒的!

心裏繼續默默的合計着,墨衣手裏可沒停下來,還在不斷的完善這個房子的防禦系統,希望這個房子可以做到不被那些厲鬼摧毀,至少能多堅持一段時間。

總裁爹地你out了 周瑩瑩之前頭疼的不行,現在已經徹底痊癒,但是身體狀況還是不太好。

周偉光自然是忙前忙後的照顧周瑩瑩,前世這麼默默的看着,也不吭聲,心裏也在擔心,也不知道周瑩瑩這次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這要是什麼事兒都沒有了,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可萬一真的有個什麼後遺症的,那可怎麼辦?

前世心裏默默的擔心着,但是這些話,全都沒說出口,想來,看看再說吧,要是真的沒什麼事兒了,自己也不用說那些沒什麼用處的擔心了,但是要是真的有什麼問題,自己到時候再說,也是一樣來得及的。

那個女孩仍舊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臉的顏色也還是一樣,蒼白的跟一張白紙一樣,要是換做是不知道的人看到了,弄不好都以爲這是個雕像,根本不是個會呼吸的傢伙。

只有墨衣知道,她現在真的已經是虛弱到一定的程度了,目前還能維持人的外貌,這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要是再不能很好的恢復,弄不好,她真的要變回到原來的花兒一樣了。

然而,在墨衣心裏擔心着這個的時候,剛纔還好好的躺着的那個女孩,真的一點點的蜷縮,最後慢慢的變成了一朵花兒了。

墨衣心裏更沉了一些。

想來,雖然她是植物,自己是動物,本質是有區別的,但是有些東西,其實也還都是差不太多的。

要是自己受傷嚴重了,自己會變成一條蛇,然後沉睡,這是修養的過程了。

想來,這個女孩肯定也是撐不住現在的樣子了,所以才變回去的,這也側面的說明了一個事兒,這個女孩,現在真的很虛弱了。

墨衣十分擔憂,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但是現在要是不管一下,墨衣還真的覺得有些不太合適。

乾脆,墨衣蹲在了牀邊,小心的看着那朵花兒。

“我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墨衣弱弱的問着那朵花兒。

等待了好半天,那朵花兒並沒有任何反應,這讓墨衣覺得好笑。

自己真的是太愚蠢了,那個女孩已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自己說的話,她根本聽不到了。

她現在是一個封閉的狀態,也只有這樣,才能好好的恢復。

墨衣想了想,眼看着這朵花兒都有要枯萎的意思,趕緊把那邊的那朵花兒搬了過來,也一併放在牀,讓他們全都湊在一起,這樣,或許可以保證那個女孩的完整,也好恢復的更好一些。

當之前那朵花兒和這個女孩變化的這朵花真的放在一起的時候,一些黑色的東西開始在兩者間轉悠,像是要把那個女孩變化出來的那朵花兒拽過去一樣。

但是那個力量似乎非常的小,墨衣看着着急,想要伸手去幫忙,但是剛一伸出手,忽然後悔了。

這個是女孩自己的事情,自己現在不是不想幫忙,是真的不能幫忙!

要是自己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真的去伸手幫忙了,沒準兒還會弄傷她也說不定,這個跟一些動物破殼的時候一樣,你幫助了,興許這個小動物會活的不夠長久了。

無奈的墨衣只能默默的把右手收回來,繼續小心的看管着,心裏也開始默默的祈禱着,希望這個女孩可以儘快的好起來,至少,能重新恢復到正常人的樣子。

因爲她要是能保持好人的樣子,那說明,他的恢復還是可以的。

然而,墨衣等了好半天,那朵花兒也沒有任何變化,彷彿根本沒有要恢復到正常人的意思。

墨衣是真的很想幫忙,但是又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幫忙纔好。 第212章輪到我享用了

「陸司寒,你再不來,我可就真的要餓死了。」

「還沒有吃飯嗎?」

「沈承,我是怎麼吩咐你的?」

陸司寒質問道,前段時間休息,之後又出了親子鑒定的事情,D.E集團堆積了好多事情,所以陸司寒這幾天難免會忙一點。

「你不要怪沈承,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想要和你一起吃飯。」

契約男友要翻身 姜南初從沙發上起來,圈住陸司寒的脖頸撒嬌道。

「沈承,你去訂餐,辣子雞,蔥油鱸魚,清炒時蔬,水蒸蛋。」

陸司寒吩咐道,這些都是根據姜南初的口味安排的。

在訂餐期間,姜南初和陸司寒說起了發布會的事情。

半個小時后,沈承拿著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回來,姜南初吃上了熱騰騰的午餐。

「南初小姐真應該經常來這邊陪先生吃飯。」

「經常來不好吧,我怕耽誤你們工作。」

「絕對不會,先生一個人的時候經常不吃午飯。」

「哦?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

姜南初不滿的目光看向陸司寒。

「咳咳,沈承你到底是哪一頭的?」

「沈承是為了你好,多吃一點,我就覺得你最近都瘦了呢。」

「先生,我還有幾份文件需要整理,就先出去了。」

沈承看著兩人融洽相處的樣子,半年前他絕對想不到先生也會有妻管嚴的一天。

辦公室內,只剩下陸司寒和姜南初兩個人。

用過午餐,姜南初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陸司寒任勞任怨的收拾起來。

將一切整理乾淨,姜南初感覺到頭頂有一片陰影。

微微張開眼,姜南初就發現陸司寒正用一種看待美味的眼光看著她。

「剛才吃的還滿意嗎?」

姜南初點了點頭。

「那麼接下來是不是該輪到我享用了。」

「什麼意思,你沒有吃飽嗎?」

陸司寒勾唇一笑,能吃飽就怪了。

平日里他還算有福利,但是這些天姜南初全部的心思都在姜國峰的身上,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如今事情解決,自然到了陸司寒討要甜頭的時候。

姜南初看著陸司寒這表情,身子往後縮了縮,但後面就是沙發。

她這幅無辜的樣子,反倒是激的陸司寒身上的火更加旺。

格調不凡的辦公室內,陸司寒黑色的西服已經被解開放在一旁,他高大的身軀壓著身下的女孩。

長驅直入,攻略城池。

姜南初只能被動的承受著。

一吻畢,姜南初氣喘吁吁。

她以為是結束了,但是這對陸司寒來說才只是剛剛開始。

「你現在是不是應該好好工作了?」

姜南初軟綿綿的靠在沙發上說。

「嗯,是該辦公了。」

接下來的辦公簡直超過了姜南初的認知,這個混蛋把自己抱在他的大腿上,不準自己離開。

這也就算了,但是為什麼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非要親親自己才可以解決。

這一個中午,姜南初覺得嘴唇肯定紅腫起來了!

傍晚兩人回到悅龍灣,姜南初接到了來自學校的簡訊。

距離考試結束也有好幾天了,明天就是成績公布的日子。

姜南初沒有忘記當初和陸司寒的約定,及格就是紅包翻倍,不及格那麼等待她的下場絕對很慘!

狐妃夢中來 躺在大床上,思考了整整半個小時,姜南初決定明天先偷偷摸摸前往學校去查看成績。

「在想什麼壞主意?」

陸司寒洗過澡,將姜南初摟進懷裡問。

每每她要做出一些使壞的事情來時,就是這種表情。

「不許污衊我,我乖著呢。」

姜南初心虛的將頭埋進陸司寒的胸口。

陸司寒淡笑不語,就她那點小心思自己還會不清楚?

翌日,陸司寒去上班之後,姜南初從衣帽間拿出了帽子,口罩,墨鏡,打的前往了帝都大學。

進入校長辦公室門口,校長第一眼都沒有認出眼前的女生是誰,直到姜南初摘下墨鏡和口罩。

「南初同學,你怎麼過來了?」

「我過來很奇怪嗎,校長,我是來拿成績報告單的,您不用寄到悅龍灣了,直接交給我就行。」

姜南初乖巧的伸出了兩隻小手。

「這……」

姜南初看著校長一臉猶豫的樣子,心中暗叫不好,這學期她請假的時間的確多了一點,該不會考試沒有通過吧?

「校長,我的過年紅包能不能翻倍,全部都看您了,如果只是差了那麼一點點沒及格,您就大發慈悲高抬貴手吧。」

校長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微微搖了搖頭。

「姜南初同學,我一向正直,不能徇私枉法,而且你的成績單也不在我的手上。」

「校長,我怎麼感覺您今天怪怪的,成績單不在您的手上,那在哪裡?」

校長挑了挑眉。

姜南初想到一個可能性,瞬間覺得後背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應該不是她想的那樣吧?

姜南初緩緩轉身就看到陸司寒慵懶的倚靠在門框上,修長的手指中間正夾雜著一張成績報告單。

姜南初立刻站起來朝著陸司寒撲過去,妄想從他手中搶走成績報告單。

結果鼻樑撞在陸司寒的下巴上,姜南初痛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毛毛躁躁的,怎麼這麼不小心。」

陸司寒立刻捧起姜南初的紅鼻子認真看起來。

幸好她不是整容臉,不然這麼一撞,只怕鼻子都歪了。

「陸司寒,你怎麼會在這邊,你不是應該在D.E集團嗎?」

「任何事情都沒有我的未婚妻的期末成績重要。」

校長又一次被強塞了一把狗糧。

確定姜南初的鼻子好好的,陸司寒開始看成績報告單。

「正好六十分?」

瀏覽過後,陸司寒不敢置信的問校長。

「沒錯,姜南初同學不愧是舞蹈系的優等生,儘管這半年到課率不達標,但是成績卻及格了。」

陸司寒知道這個消息卻並不高興,如此一來他可就沒有辦法讓她做那件事情了。

「司寒,你看到了吧,我沒有掛科。」

姜南初十分開心,所以忽略了陸司寒的臭臉。

兩人下樓時看到了公告欄上面貼著的照片,正是上一回罵自己的那兩個女同學。

姜南初細看發現這是退學通知。 張昊天在繞了幾圈兒之後,心裏還是覺得很開心。三寸人間

看吧,你不是要知道我現在在幹什麼嗎?那我讓你看看,反正這個城市雖然不是很大,但是溜達的地方還是很多的,自己可以隨便再轉悠幾圈兒,讓他們隨便跟着!

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當這個想法過後,張昊天又開始擔心了。

自己溜後面的那隻小鬼,會不會太明顯了?那傢伙要是感覺出來自己在溜他,會不會直接不搭理自己了,直接走了?

要是真的這麼走了,那自己的目的,豈不是搞不定了?

本來拽着這隻小鬼到處走,目的是要吸引這隻小鬼的注意力,也好拖延時間,這要是被他發現了自己的地,回頭不跟在自己後面了,那自己豈不是失敗了?

想來,墨衣那邊現在正好是要用時間的時候,他總是要一些時間來改善那個放房子的,所以,自己這邊要是拖不住那個小鬼,他會不會回去找墨衣的麻煩?

算起來,這個小鬼八成是將軍派來的,因爲也只有他,纔會在乎自己現在正在做什麼,這邊到底是有什麼動向。

李不忘這會兒也正在思考着這個問題。

自己本來是要看看張昊天這邊出現了什麼狀況,或者說,是要知道張昊天這邊到底是多了什麼幫手,但是小鬼跟了這麼半天,竟然一丁點兒都沒發現什麼。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還有,張昊天一直這麼繞圈圈,真的是有意思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