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還是,風鎮天第一次碰到比自己的身法還要強大的法術。


隨即,風鎮天向後退了幾步,而就在這時,風鎮天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一股磅礴的力量,正在超自己沖了過來,風鎮天隨後定睛觀瞧,當風鎮天看到來人的時候,頓時大驚,因為來人正是精英弟子的大師兄。 第12章先生帶女人回林園

翌日清晨,林園別墅。

連著幾天的大腦混沌,在林園的這一夜,容胭竟是睡得無比踏實。

她睜著朦朧的睡眸望著窗外,耀眼的陽光穿過窗帘的縫隙照進卧室的牆壁,窗外依稀傳來鳥鳴。

容胭出神地看著被晨風撩起的白色窗帘,直到慢慢清醒,她才從床上坐起身來。

而她一眼就看到卧室門口的衣架上,掛著一件裸色長裙。

容胭打量著鏡子里的自己,發現這裙子竟是出乎意料地貼合她的身段。

她出了卧室,意外聽到樓下大廳傳來的議論聲。

「先生真帶了一個女人回林園?」

「那還有假?那姑娘可漂亮了,就跟電影明星一樣!」

「她昨晚跟先生……」

「那倒沒有!先生睡的是自己的房間!只不過,那姑娘的手有點傷,還是先生親自給她包紮的!」

「兩人沒睡一起,說明不是那種關係,可是先生從沒帶過任何一個女人回林園,她可是第一個!」

……

聽這話,容胭心裡頓時明白。


難怪昨夜陳姨看見她會是一副受驚的表情。

「容小姐,您醒了?」大廳里,陳姨看見走下樓梯的纖細身影,她急忙笑著仰頭問好。

容胭環視一眼整個大廳,「你們先生呢?」

「先生一早就出去了!先生還說容小姐需要什麼儘管吩咐,還有,這個是先生讓我交給容小姐的!」陳姨一邊說,一邊拿過茶几上放的亮鑽手包,笑著遞給她。

她的包?

容胭眼底閃過一絲疑惑,走下樓梯,抬手接過。

去景園那夜,這個手包就不見了,她還以為丟在了景園。之前也給景園的前台打過電話,她們說並沒見過。

「容小姐,早餐已經做好了。」

容胭的思緒被陳姨打斷,她抬頭看看餐廳里正在擺放餐筷的傭人,對陳姨笑笑道:「不用了!先生回來的時候,替我謝謝他!」

「容小姐!」看著轉身走向大門的容胭,陳姨急忙追上去。

只是,容胭剛剛走出別墅大門,就瞥見一輛黑色卡宴從車庫裡駛出來,穩穩停在她面前。


「小夫人!」方逸匆忙下車,繞過車頭,慎重地打開後座的車門,「您想去哪兒,我送您!」

這下,站在台階上的容胭,細眉皺的更深了。

江遇城做這些,到底是為了什麼?

難道只是單純的因為她所嫁的男人,是他的堂弟?

「小夫人?」方逸見她依舊靜站,開口提醒。

「送我去封貿大廈!」容胭攥緊手裡的包,步下台階,進入車裡。

方逸關上車門,重新坐回駕駛座上。

他從後視鏡里看一眼後座安靜的人影,「小夫人,您停在景園的那輛車,我已經按照先生的意思給您送回容園了!」

車?

景園地處城北,又加上她確實忙的有點忘了車的事兒!

容胭的視線從窗外收回來,她看向方逸的背影:「把先生的手機號告訴我。」

「手機號?」方逸望著窗外的路況,回過神來時,他急忙將車停靠向路邊,「好!」 第13章你和容胭什麼關係

南城,盛梵國際大廈。

寬敞華麗的會議廳里,公司內部的高層與部門主管紛紛正襟危坐,會議桌的主位上坐著一抹頎長俊挺的身影。

只見,他鋒利如豹的眸子一掃全場,將文件隨手扔在會議桌上:「盛岳正在籌劃的新型度假村,在最關鍵的時刻,你們卻跑過來告訴我趙總要撤資?」

聞聲,會議桌前的眾人各個屏氣凝神,甚至不敢大聲喘氣。

「趙總要撤資的理由是什麼?」江遇城轉身,冷眼看向身邊沉默許久的陸遠。

陸遠被點了名,只得硬著頭皮謹言慎行地回答:「趙總的意思是,如果想要他繼續將資金投入盛岳的新型度假村,就必須拿江氏集團旗下SenWell酒店百分之十七的股份作為雙方交易的條件。他說,如果江總您不答應這個要求,他就會將其公司旗下的資金轉投海風地產即將開建的主題公園!」

聽聞陸遠的解釋,江遇城原本就深邃的眸子更加陰沉。


而他性感的薄唇卻勾出一絲若有似無地笑意。

在場的眾人看見他這一笑,頓時各個心裡發毛,更加不敢抬頭。

「SenWell酒店百分之十七的股份一點不比他在盛岳度假村投入的資金少,他這分明是獅子大張口!」陸遠將思路在心裡靜靜整理一遍,這才謹慎地開了口。

「對於趙總的撤資,你們有什麼對策?」

江遇城修長骨感的手指隨意地敲打著桌面,一下下,讓整個會議廳再一次陷入凝肅的氛圍中。

見桌前的眾人紛紛低頭避之不及似的,江遇城把玩著手中的一支萬寶龍鋼筆,悠閑似的點名:「聞經理有何高見?」

「江總!」聞風急忙抬頭,開口卻又是支支吾吾說不清,「我……」

「吳副總?」江遇城的視線又移向另一位,音質卻是越發冷硬起來。

「我覺得趙、趙總他可能只是一時想不通,或許明天他就會自己想通也說不定!」

「我不管他是怎麼想的!」

終於,男人凌厲的目光瞬間掃視全場,帶著濃重的壓迫感,他薄唇微啟吐出冷硬鋒利的字眼:「無論你們用什麼方法,全力搞定趙總撤資的事情!這點辦事能力都沒有的話,在座的各位明天就不用來了!」

「是、是,江總!」吳副總擦著額頭冒出的冷汗,急忙應聲道,「我們馬上就去辦!」

「明天一早,把結果放到我的辦公室!」男人從椅子上冷漠的起身,長腿徑直邁向會議廳的大門,「散會!」

等到江遇城離開,整個會議廳頓時一片哀嚎。


「江總,陸東維陸先生正在辦公室等您!」看見進門的男人,辦公檯前的尤助理急忙起身,快步將總裁辦公室的門推開。

江遇城凜然抬步走進去,望一眼舒服地躺在沙發里的陸東維,「你怎麼有時間過來?」

「你和容胭到底是什麼關係?」陸東維懶洋洋地從沙發上起身,看著面前的男人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掉,鬆鬆脖間的領帶坐到他旁邊,陸東維一副好奇的表情繼續追問:「你知不知道,昨夜你在花都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帶走容胭,會讓那些人怎麼想?」 此時,風鎮天可謂是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啊,現在相當於進入到死胡同了,這讓風鎮天很是慌亂,但是讓風鎮天慶幸的是,當精英大師兄來到這裡的時候,前方的劍獸並沒有施展任何的劍術。

而是,觀望著身後那急速而來的大師兄,這讓風鎮天想到直接拉著伍真便離去,剩下的交給這些劍獸吧。

但是,當風鎮天剛要移動的時候,那劍獸則是雙眼盯著風鎮天,好似在說別動,這讓風鎮天很是鬱悶,這劍獸到底要幹什麼。

而此時風鎮天卻沒有閑著,正在醞釀著破天斬,準備給這大師兄來個出其不意。

一息的時間,大師兄便是來到風鎮天的身前,帶著一臉興奮的笑容對風鎮天說道「你倒是挺能跑啊。」

風鎮天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你能追啊。」


「你準備死在我的手裡,還是劍獸的手裡。」這時,大師兄居然給了風鎮天選擇,這讓風鎮天暗暗發笑隨後說道「我覺得,我今天死不了。而是你要死。」

這讓大師兄更是大笑起來「哈哈哈,我孔成,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笑話,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這時,風鎮天才知道,原來精英弟子的大師兄名曰孔成。

然而,就在大師兄狂笑的時候,手中陡然出現一柄神劍,這柄劍,不出劍鞘,便已經散發出濃濃的劍意,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劍可以出現的。

而這時,風鎮天的腦海當中陡然傳來無極陰陽劍的聲音「主人,小心,這柄劍,乃是孔劍。」這時,風鎮天聽到無極陰陽劍的提醒之後,則是凝重的看著孔成手中的劍。

因為能讓無極陰陽劍提醒的劍,絕對不會是普通的貨色,然而這時,風鎮天則是沒有去看孔成,反而回頭沖著劍獸抱拳。

「劍獸,等我處理完這裡的事情再次較量可好?」

「哈哈哈,你是不是瘋了。竟然對一隻劍獸商量,看來你一定是病得不輕啊。」孔成嘲笑著風鎮天。

但是,風鎮天依舊沒有理會孔成,因為跟孔成商量還不如跟這劍獸商量呢,然而這劍獸好像可以聽懂風鎮天的話一般,隨後搖了搖頭。

這讓風鎮天很是失望,看來這次必須得速戰速決了,但是就在這時,風鎮天眼前的這隻劍獸則是沖身後的那隻劍獸低吼了一聲。

那隻劍獸,點了點頭,瞬間出現在風鎮天的身後,擋住前面的孔成。這讓眾人皆是傻眼。

孔成也是如此,因為他沒有想到這劍獸竟然會幫助風鎮天,這讓孔成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就在這時,在整個天劍神地當中突然一道聲音響起「莫要破壞規矩,只可一對一,以劍獸為主。」這句話明顯就是在說,只可以一對一的戰鬥,不可以多人一同戰鬥,而且還必須是以劍獸為主。

也就是說,只要劍獸看中的人,無論是誰都不可以插手。而這時,孔成那心底里生出來的恨意,此時更是滔天,他要殺風鎮天,誰都無法阻止。

突然,孔成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磅礴的能量,只見孔成周圍的氣體,漸漸的變成了幽藍之色,可見這孔成乃是水屬性。

而且還是上等資質的水屬性,如果要是別的屬性還好說,但是這水屬性,可就很難了,因為水是無孔不入,這讓風鎮天很是苦惱,他可害怕正在與劍獸比試的時候,孔成在他身後給他一擊。

隨即,孔成口中念念有詞「水乃無根,無形可行,天下之處,無不可去。」話落,孔成的身形變得虛幻了起來,瞬間來到風鎮天的身後,這讓風鎮天大驚,這種速度可以與現在風鎮天的瞬間移動來想媲美了。

就在風鎮天想要回手抵擋的時候,一道從天而降的劍芒,直接將孔成劈中。

使得,孔成頓時受到了重傷。這讓風鎮天滿臉驚訝,「這道劍芒好似非常的強大,縱然是無極陰陽劍都無法媲美。」

「主人,這乃是天劍的劍芒。」無極陰陽劍的聲音陡然響起。

風鎮天則更加震驚,他沒想到這天劍竟然會出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聲音再次響起「爾不聽吾言,應懲。」這時,風鎮天終於知道,原來剛才所說的規矩正是天劍所說的。可見天劍是有劍靈的。

然而,這孔成不聽天劍的話,從而想直接將風鎮天斬殺,所以天劍才會出手,淡淡只是一道劍芒,風鎮天便是感覺到這道劍芒無法抵擋。

隨後,風鎮天暗暗慶幸,那就是自己沒有直接去進攻孔成,否則剛才的那一劍芒很可能打在自己的身上。

此時的孔成滿眼帶著驚恐的神色,眺望遠方,渾身顫抖,雖然傷勢不重,但是剛才的那道威壓使得他身體不自主的顫抖起來。

就連孔成手中的孔劍都是顫抖不已,隨後,孔成用怨恨的眼神看了風鎮天一眼便是離去,但是當孔成剛想走的時候,那幫助風鎮天攔住孔成的劍獸,陡然出現在孔成離開的路線之上,等地著孔成。

右手中陡然出現一柄用劍意所凝聚出來的劍,左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意思很明顯就是孔成想走,必須戰勝它。

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身前的劍獸,則是再次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風鎮天則是沒有在去看孔成,反而凝聚著雙眼看著眼前的劍獸,隨後將自身的混沌之力也是散發出來,因為風鎮天知道,如果不用混沌之力淡淡比拼劍術的話,那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

此前,風鎮天一直沒有釋放混沌之力,然而現在因為有孔成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打敗那隻劍獸,所以風鎮天必須儘快的戰勝眼前的劍獸,隨即快速離開。

然而,當風鎮天身上的混沌之力散發出來的一瞬間,突然天空當中陡然響起一道聲音「咦!混沌之力?」這聲音帶著重重的疑問還帶著三分的不信,然而當風鎮天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渾身一顫,看向天空,因為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混沌之力會被人看穿。 第14章女人慣用的手段

「怎麼想?」江遇城從西裝外套的口袋裡掏出一隻精緻的打火機,斂眉反問他。

「他們肯定在想,就連剛剛回國的江家城少這下子也成了容胭那個放蕩女人的裙下之臣!我不是告訴過你,最好離她遠點兒嗎?全南城的男人,她容胭哪個不想攀上?更何況你這個江氏嫡親嫡親的繼承人!」

陸東維幾乎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你錯了。」江遇城燃起一根細長的薄荷煙夾在指尖,他翩然倚在黑色的沙發上,吐出一口薄薄的煙霧:「她一直都在想辦法避開我。」

「這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女人慣用的手段,欲擒故縱!」陸東維不屑地譏誚出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