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裏附近都沒有什麼人家的,很安全的,江炎君你想做什麼都是可以的,杉田大人吩咐過我一定要聽你的話的,這裏只有你和我而已啊。”薰一陣嬌嗔的說道。


“我說的又不是這個意思。”江炎一陣無奈。

看着江炎一陣尷尬的樣子,薰噗嗤的一下小了出來,說道:“江炎君,你們中國的男孩子都是這麼害羞的嘛?感覺好可愛的樣子,我感覺自己都要愛上江炎君現在的這個表情了。”

“這纔不是什麼可愛,這是正常人的反應好嗎。”江炎反駁道。

“好吧,不管是什麼,總是江炎君還真的是很可愛了。”薰湊過前來說道。

江炎一陣無語。

“好啦,我不逗你了,你現在還是好好休息吧,一會可能會有些辛苦。”薰這時稍微正經了一些的說道。

“辛苦什麼?”江炎聽後一陣疑惑的追問道。

“如果沒有出錯的話,組織上派來的人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想必很快就會到達這裏了。”薰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這裏一點都不安全?那你還帶我來這裏幹什麼。”江炎問道。

薰看了看江炎,很少見的沒有調侃江炎,說道:“擊敗敵人,首先需要面對敵人,這時杉田大人的原話,如果加上我,江炎君你都不能成功逃脫的話,是絕對沒有辦法對付整個龐大的組織的。”

從表情上來看的話,薰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難道說這就是杉田對於自己的考驗?也許也是爲了試探自己的實力,江炎在心中想道,好你個杉田,竟然來個先斬後奏。

不過江炎倒不是很擔心,畢竟他現在全身的技能都是準備就緒的,能源方面也是足夠使用很久的,所以根本不用擔心遇到敵人,如果真的要說缺點什麼的話,江炎可能還少一個攻擊性的異能。

如果江炎再有一個攻擊性的異能的話,就可以說得上是萬無一失了。

眼下自己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好好休息吧,怎麼感覺自己像是被杉田坑了一樣,被他帶入了一個巨大的陷阱,還坑了自己,偏偏自己還不能生氣,再怎麼說別人還叫了一個嬌滴滴的美女陪自己。

這樣搞不好自己死了還能有個美女陪葬來着。

而且對於這個薰的實力,江炎倒是一點都不瞭解,只是她很會調侃人而已。

就在江炎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異能器傳來了一陣久違的聲音。

“主人,你有新的異能可以使用了。”依舊是伊雅熟悉的聲音。 江炎自己也想不到,在現在如此關鍵的時刻異能器再一次的修復好了異能,讓自己能夠得到一個新的異能能夠使用。

要知道,雖然只是多了一個異能,但是多出來的一個異能可不是光光只有一個異能那麼簡單的事情,畢竟江炎現在算是擁有了不少的異能,這些異能都是這段時間裏慢慢的覺醒的。

所以一個異能可怕,可怕的是這個異能可以跟其他很多的異能來進行組合來使用,這樣對江炎正題實力的提高就不是一星半點那麼簡單了,這可是相當於對江炎實力一個幾何倍數的增長。

所以不管江炎獲得一個什麼樣的異能,對於此時的他來說都是一個對實力極大的提升,當然這前提是這個異能不要太奇葩才行,比如要是這個異能只是吃煎餅果子可以免費加蛋的話就真的是搞笑了。

不過江炎相信異能器應該是不會跟他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吧,畢竟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的話最新的幾個異能都還算得上是不錯的異能,至少從威力上來說就比以前的強了不是一個檔次。

“這次的異能是什麼啊?”江炎急匆匆的問道。

“主人,這一次的異能和上次一樣,需要進行隨即抽取,您暫時只能使用其中的一個異能,所以您需要現在馬上就進行抽取嗎?”伊雅依舊是那副天天嗓音的回答道。

“好吧,那就馬上進行抽取。”江炎說道。

緊接着江炎此時只好靜靜的等待最後的異能抽取結果,雖然整個抽取的過程只花了五分鐘,但是江炎自己卻感覺這五秒鐘顯得格外的漫長。

“主人,這一次的異能抽取結束,您得到的異能是——能量射擊。”伊雅依然是慢吞吞的說道。

“能量射擊?”江炎疑惑的問道。

“這個異能有什麼用?”江炎又立刻的追問道。

“主人,這個能量射擊的異能,作用是可以聚集你四周空氣中的能量分子,將他們融合聚集成爲一個能量球,從而主人可以自由的使用這個能量球來攻擊敵人,而這個異能的特點就是每一次能量球的威力都不會很大,但是優點在於它使用的是空氣中的能量來攻擊對手,所以對於異能器中的能源的消耗是非常少的,還有一個好處就是這個異能的使用間隙很短,主人你基本就可以反覆的使用這個異能了。”伊雅在一旁匆匆的解釋道。

經過了伊雅的一番解釋,江炎也總算是明白了自己這個異能是幹什麼用了,總的來看的話,自己這一次得到的這個異能可以算是一個攻擊性的異能,而自己以前最爲缺少的就是一個攻擊性的異能,某種程度來說的話,對於江炎來說是一個比較好的抽取結果了。

不過江炎比較在意的是,伊雅剛纔好像說過這個異能的威力並不是非常的大,這一點江炎就非常在意了。

要是自己這個異能的威力,打在人身上只能是給人撓撓癢的程度,那麼自己這個異能就真的是搞笑了,不過江炎依然相信異能器應該不會跟自己開這種國際玩笑吧。

當然最好的檢驗異能威力的辦法,就是實驗一下了,所以江炎此時第一想法就是實驗一下自己這個能量射擊的能力到底怎麼樣。

“江炎君你也感覺到了嗎,表情一動不動的,按照杉田大人的吩咐,從現在開始一切事情都由江炎大人你來決定了,我們現在要怎麼辦。”這個時候,一旁的薰卻突然的對江炎說道。

聽了薰的話之後,江炎心中一陣的疑惑,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感覺到什麼?

不過江炎一時之間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畢竟自己剛纔是發了發愣,不過那是因爲跟異能器交流抽取異能的緣故,不過這件事情自然是不能說出來的。

“長路漫漫,唯劍作伴。”想不到我竟然那麼快被人發現了,看起來今天晚上有得玩了。

就在這個時候,玄關的拉門突然的被人拉開,一名少年走了進來,若無其事面帶微笑的說道。

瞬間江炎有些被嚇到了,房子的門窗都是被鎖得死死的,這個少年是怎麼突然出現的,難不成他還是鬼不成。


不過江炎雖然心中有些吃驚,也完全沒有表現在臉上,現在的他也算得上是老油條了,不能輕易的把自己的喜怒表現出來的這個道理江炎還是知道的,而且眼前的這個少年,應該不是什麼善角。

眼前的少年乍一看的話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長得算是有些小帥,身上是一身淡藍色的休閒裝,面帶微笑,無論如何怎麼看你都很難把這個少年看成是一個要來對付你的人,畢竟那笑容看起來特別的單純。

不過少年身上,唯一比較顯眼的,就是身上彆着的那一把***,雖然***沒有出鞘,但是依然可以感覺到***中蘊含着的強大的力量。

“原來是亞索君來了,看來組織上很看得起江炎君啊,竟然連亞索君你都出動了。”薰在一旁說道。

對,這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纔跟杉田進行過一場交戰的亞索。

不過江炎自然不會知道這個亞索是誰,畢竟江炎纔來到日本,疾風劍豪這個外號在日本雖然很響,但是中國應該就無人會知曉了,所以江炎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不想說廢話了。”亞索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我要出招了。”亞索淡淡的說道,毫無徵兆的。

原本還想說話的薰此時也不得不閉上了嘴,一臉正色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少年,江炎此時也在心中提醒自己千萬不可以大意,眼前這個對手可能會非常的難以對付。 其實亞索倒是根本沒有把江炎放在心上,不因爲別的,因爲江炎的身上,根本就沒有讓他感覺到一絲一毫的強者的氣息,在他看來,江炎幾乎就跟普通人沒有兩樣。

每一個最終成爲強者的人,都必然會有一段驚心動魄的不一樣的經歷,而這時有了這樣的經歷,纔會使得強者能夠才普通人中間脫穎而出出來,領悟到一些一般人領悟不到的東西。

而此時江炎給他的感覺,就是一種像是普通人一樣的感覺,要知道真正的強者,就算是極力的收斂自己身上的氣息,身上還是會有一些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的,普通人也許感覺不出來這些區別,但是作爲疾風劍道頂尖強者,亞索很容易就可以感覺到這一絲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氣息。

但是此時,江炎給他的感覺就是,很普通的一個少年。

不過可能他做夢也想不到,江炎其實如果失去異能器的幫助的話,確確實實跟普通人沒有太大的差別,因爲江炎的全部力量的來源,就是來自於異能器,所以外表的氣息上,江炎自然跟普通人沒有太大的差別。

不過儘管如此,亞索心中絲毫沒有大意的意思,作爲一個劍客,最爲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每一劍都必須要全力以赴,因爲御劍之道,本來就是講究的心無旁騖,所以每一劍都需要全力以赴。

作爲一個劍客一旦出劍出現了遲疑,那也就意味着這個劍客遇到了自己最大的心靈屏障,但現在的亞索的心靈,毫無疑問是毫無破綻的。

亞索沒有猶豫,手中的***剎那間拔出了刀鞘,***出鞘的那一刻,整個房間的溫度都彷彿降低了好幾度一樣,讓人心中不由自主心情就會凝重起來。

亞索拔出了自己的***之後,整個人立刻衝向了江炎,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分的猶豫,可以看出他今晚的目標不是別人,正是江炎。

一旦被一個劍客盯上,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江炎君!….”一旁的薰匆忙的喊道,本來她是想叫江炎小心一些的,但是亞索的速度快得實在是超乎她的想象,她纔剛叫出江炎的名字,亞索整個人幾乎就已經完全貼近了江炎,幾乎就是猶如電光火石一般的速度,瞬間就來到了江炎的身旁。

江炎自己也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畢竟從身體素質和反應速度等方面來看的話,江炎不管怎麼看都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而亞索作爲全日本最爲頂尖的劍客,全力衝刺的出劍速度簡直就是肉眼根本看不清的速度。

不過就在亞索的***劈到了江炎身前的時候,江炎的身前突然泛起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而這道紫色光芒並不是江炎發出來的,紫色光芒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在一旁一直全神貫注的薰。

杉田特意派了薰跟江炎在一起,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薰同樣也是一個異能者,而且她的異能有很強的保護作用,這一點也是杉田考慮很久之後才決定了的。

反倒是江炎此時倒是被嚇得不輕,剛纔的那一刻,江炎感覺到了一種十分危險的氣息,強大的氣息甚至讓他連思考都做不出來,以至於連自己的異能都無法釋放。

這正是強者氣場的威壓。

不過還好在關鍵的時刻,薰用自己的異能保護了江炎,要不然的話亞索剛纔的那一次出擊,幾乎就可以坑定能夠讓江炎上天堂了。

不過江炎也不是吃素的,很快的就調整了自己的心神,全神貫注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這個強大的日本武士。

一旁的薰此時臉色也是非常的不好看,雖然薰自己的異能本身就主要是起到保護的作用的,但是剛纔吃了亞索的一擊,薰此時也不是很好受,小臉有些蒼白,嘴上也不停的喘着粗氣。

一擊未中之下,亞索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回劍稍微調整了一下之後,亞索又重新的持劍衝向了的江炎,可見亞索的目標正是江炎。


“江炎君快點,我撐不了幾下了。”一旁的薰表情有些着急的說道。

江炎身旁的紫色光芒所組成的護罩還沒有消失,看來還能抵擋一陣子。

不得不說這一層紫色的護罩還是很好的,不光是剛纔幫江炎抵擋了幾乎是猝不及防的致命的一劍,並且當護盾籠罩在江炎四周的時候,江炎感覺到方纔自己感覺到的那巨大的壓迫感也消失得一乾二淨。

面對着亞索又一次來勢洶洶的一劍,江炎這一次自然是不會坐以待斃的。

正好可以試一試自己剛剛學會的異能,江炎自己在心中說道。

只見江炎擡起了自己的左手,突然間一道大約20釐米長的黃色光滿光芒出現在了江炎的左手上,接着這道光芒迅速的朝着正急速而來的亞索射了過去。

亞索似乎對於這道黃色的光芒也是有些吃驚,畢竟通過組織裏面的資料顯示,江炎雖然確實是會好幾種異能,但是之前他還從來沒有用過這一個異能,難道他還有保留?

不過心中雖然一陣狐疑,但是亞索的手上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只見亞索並沒有退縮,反而迎着這一道黃色光芒衝了過去。


在光芒靠近的一瞬間,亞索手中的***四周的空氣開始一陣流轉,瞬息之間就在***的刀尖上盤旋成爲一道旋風正正的對上了那一道黃色的光芒。

旋風和黃色的光芒在空中發生了碰撞,一陣低沉的元素碰撞聲之後,旋風和黃色光芒同時消失在了空氣中。

而亞索的這一記旋風似乎也耗費了不少的精力,並沒有繼續的朝江炎發動攻擊,只是冷冷的看着江炎。

一旁的薰此時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其實她自己對於江炎的實力還是比較懷疑的,她本來還擔心江炎可能連亞索的一擊都擋不住,不過眼前的情況讓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不過亞索作爲頂尖劍客,自然不會輕易的罷手,此時的平靜,只是爲了醞釀更爲強大的攻勢。 其實在看到江炎的時候,薰心裏面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她自己也是一個異能者,對於其他的異能者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感覺的,不過在江炎的身上,他卻什麼都感覺不到。

不過此時江炎剛纔發出的那一道黃色的光波確實的打消了她心中的疑惑,至少江炎絕不像他外表看起來的那麼簡單,雖然薰也不知道江炎是如何做到讓別人完完全全的看不出自己是異能者。

與此同時有着同樣想法的還有亞索,方纔江炎發出的這一道黃色光芒,其中蘊含的能量只有他才能真正的明白這一擊的威力,所以一時間他也不打算貿然的出手了,這個江炎,不簡單。


相反江炎此時的心情就簡單得多了,鬼知道眼前的這個日本武士竟然這麼不講道理,招呼都不打一聲就知道出手了,剛纔要不是薰用異能給他加持的護盾,現在的他估計早就嗝屁了吧,現在回想起來江炎心中還有有些後怕,看來以後自己還是不能太大意了。

不過眼前的這個日本武士確實是強得有一些可怕,江炎此時已經感覺到了這個日本武士給予自己強大的壓力,要知道,剛纔自己的能量射擊這個異能,怎麼說也是異能器裏面的攻擊性異能,威力自然不會很小。

但是眼前的這個日本武士,幾乎是輕描淡寫的不費吹灰之力的就瓦解了自己的能量射擊,不可謂是不厲害,一時間江炎的表情也不自覺的變得嚴肅了起來。

而此時,亞索稍作了了調整以後,雙眼灼灼的盯着江炎,說道:“果然有點本事,不過如果對手太弱的話,倒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哦?你就不怕自己會輸給我嗎?”江炎口頭毫不示弱的說道。

“生已無意,且隨疾風前行,追尋此道。”亞索冷冷的說道。

“我的名字叫做亞索,能夠知道我的名字,你可以安心去死了。”亞索又淡淡的說道。

話音剛落的一剎那,亞索的身體再一次有了動作,這一次,亞索沒有扒開自己的***,而是右手緊緊的握着自己腰間***的刀柄,像是一道疾風一般的朝着江炎衝了過來。

這一下算是亞索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了,他現在要使用的不是別的,正是之前在對付杉田智和的時候使用過的斬鋼閃。

斬鋼閃的奧義正是在於靠近對手之後再快速的拔出自己的***,亞索及其快速的拔刀速度帶起四周氣流的強烈流動,伴隨着不穩定的氣流朝敵人猛戳,先不說這勢如閃電的一擊,就連其他頂尖的劍客不適用異能的話都很難無傷的躲過。

就算躲過了,斬鋼閃一旦使用根本就不會停止下來,而不停使用的斬鋼閃將會帶來更多的氣流的流動,最終躲避者就會發現自己已經完全的被四周強烈的氣流所包圍,根本沒有躲避的餘地。

所以對於這一擊,亞索非常的自信。

當然,江炎自然也是不會坐以待斃的。

。。。。。。。。。。

“你要不要緊啊,我帶你去醫院吧,你都流血了。”友美用手扶住自己身旁的杉田智和,小臉一片急速,雙眼幾乎的都快泛出淚花了,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