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絲力量雖然殺不了他,但是司空典不想再受任何的傷害了,特別是來自葉天手中的攻擊,因為那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哼!沒用的東西!」

暴風義嘴上再次埋汰了一句,不過還是出手了。

只見他伸出了一根手指朝那精神之力隨意一點。

「噗!」

葉天的攻擊立刻就化為了一團黑霧消散開來,只是就在這時異變突然發生了。

「啊……」

只聽一旁的司空典突然抱著頭慘叫起來,整個人都隱隱冒出黑氣,而這些黑氣的來源正是他的腦袋。

「葉天,你敢……」

見到這一幕,暴風義心中突然想到了什麼,當下恍然大悟,感情葉天的這絲力量並不是要攻擊司空典,而是要激發他腦海中的另一股精神之力。

「呵呵!暴風義,你作為一個絕世強者,卻連自己學生腦海內潛在的精神之力都發現不了,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葉天冷笑著說道。

其實早在之前他就做好了那些,那時候見到暴風天狼出現時他為了避免特殊情況,特別在司空典的腦海中下了許多強大的精神之力。

假如在精神之力發作前暴風義能夠發現,那此刻司空典定然不會這般,但是現在卻晚了。

一切只能說暴風義太過大意,只是驅除掉了司空典身體周圍與體內少部分的力量,卻沒發現真正危險之處。

而剛剛那絲力量則是葉天特地打出的,由於精神之力擁有同源性,一旦自身的精神之力爆發,那其他的也會跟著發作開來。

因此此刻司空典腦海才會發生這種情況,可以說葉天給他留下了一顆定時炸彈,現在炸彈啟動了。

「葉天,快快散去這些精神之力,否則本座對你不客氣!」

望著自己學生痛苦的模樣,暴風義心中怒到了極點,高聲吼道。

只可惜葉天本就不受人威脅,哪怕對面是天王老子也沒用,於是淡淡道:「我說過,今日哪怕是你來到,司空典依舊得死!」

「啊……」

暴風義聽罷突然大吼了一聲,他從來沒用發過這麼大的火,大怒道:「葉天,你給我等著,待我救了司空典后再找你算賬!」

言罷,他已經一隻手搭在了司空典的肩膀上,全身強大的力量向外迸射出來,盡數湧入了司空典的體內。

雖然知道此刻精神之力已經侵蝕腦海,司空典怕是無救,但暴風義還是想試一試,妄圖將那些精神之力都盡數毀去。


「哈哈,現在才有動作,晚了!」

葉天突然大笑一聲,雙手向外猛地一拉。

「赫拉!」

一個剛剛出現純粹由精神之力組成的小球被葉天當即撕碎,朝那司空典飛去。

精神之力破滅的力量徹底帶動了司空典體內那早已異變多時的定時炸彈。

「轟!」

眾人緊接著就聽到了一聲巨響,一大團血霧飛灑了出來,將就在一旁的暴風義蓋成了血人。

「砰!」

一具身體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這是一具沒有頭顱的軀體,正是司空典的遺骸。

在精神之力的爆炸下,他的腦袋直接化為了碎片,死的相當透徹。

也許現在的死反倒對他而言成了一種幸福,要不然葉天又不知要怎麼折磨他呢。

「司空典!」

暴風義見狀只能痛呼一聲,饒他擁有絕世力量也是為時過晚,無濟於事了。

望著地上的屍身,葉天在心中也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司空典這顆大石此刻終於落下了,這個情敵兼敵人的人死的也算榮耀了。

至少他將一向算無遺策的葉天差點逼上了絕境,要不是後來司空典的得意忘形,此刻獲勝的定然會是他。

「葉天,本座要殺了你!」

暴風義此刻完全成了一個老瘋子,自己的親傳弟子居然死在了自己的面前,這對於他這種身份的人來說是多大的一種諷刺。

言罷,暴風義就已經朝著葉天沖了過去。

葉天依舊站在原地,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不是他不想動,而是動不了,在暴風義衝來的一剎那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山般的壓力,心中當即就生出了一股不可撼動的感覺。

那股威壓讓他身子不受控制,哪怕是踏出一步也是不能。

同一時間,整座興瑞山也震動了起來,彷彿因為暴風義的怒火而顫動。

山頂的雲層此刻早已徹底消散,直接變為了水蒸氣打落下來,這如同冰雹一樣大的雨點盡數砸在葉天的身上,引得他一陣咬牙切齒。

葉天實在是沒有想到,如同暴風義這般高手發怒會是這麼的恐怖,居然連外在環境也能改變。

好在此刻他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至少他還可以說話。

只聽他在瓢潑大雨中大吼道:「暴風義,你不可殺我,否則你也要死!」


「刷!」

暴風義的身子依舊在前沖著,同時帶給葉天的威壓感也越來越強烈,只聽他冷漠道:「小子,你休想再來蠱惑本座,今日本座要是再放過你,那定然會被整個暴風學院所不齒!」

暴風義的話說的極為肯定,彷彿早已下了重大的決心一般。

聽了這話,葉天皺了皺眉頭,不過他依舊很鎮靜,繼續道:「暴風義,假如你敢殺我,別說我的師尊與暴風學院不會放過你,就連我體內的凝神天丹也不會放過你,而且它將直接將你抹滅!」

「凝神天丹?」

聽了這四個字,暴風義的身子猛地停了下來,對於這東西他可是記憶猶新啊,之前那慘烈一戰他現在還無法忘懷,身上的傷勢也未有痊癒。

假如讓他一個人對付凝神天丹,那簡直就是開玩笑,雖然不至於被秒殺,但暴風義鐵定也撐不下幾次精神之雷的洗禮。

不過他不會這麼快妥協,言語佯裝鎮定道:「不對,葉天,你別以為這樣就能騙得了本座,凝神天丹早已被我們四大院主所封印,此刻不可能這麼快時間破封的!」

這話倒是很有理,同時也證明他已經從狂怒中退了出來,再次進入了正常思考的狀態。

聽到這話,葉天淡淡笑了笑,心頭的擔心反倒退去了一些,暴風義此刻的狀態與之前的相比對他有利多了。 「凝神天丹確實被封印,不過只要我死去,那它便可以直接佔用我的軀體,到時候天丹定然會直接將你抹殺!」

葉天滿臉狠辣的說道,其實這些都不過是他的猜想罷了。

但是暴風義卻是相信了,因為他不得不相信,萬一走錯了,那可是要付出生命代價的。

為了區區一個自己不看好的弟子而付出自己的生命,這明顯不值得。

望著暴風義那張猶猶豫豫的臉,葉天繼續威脅道:「暴風義,我希望你想明白了,一旦天丹覺醒,那我便會成為惡魔,而你,地院院主也將成為整個中域的罪人,到時候不止是你,就連整個暴風學院都得承擔莫大的責任!」

「葉天!」

暴風義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大喝一聲打斷了葉天的話,此刻他手中的光芒已經逝去,而身上那強大的氣勢也收斂了起來。

直至過了半響,暴風義才接著道:「小子,今天我看在暴風安的面子上就饒你狗命,不過你也不用得意,我會將此事上告主院,請求主院前來判決!」

言罷,他就冷哼一聲朝著後方行去,而可憐的陸少華則是直接被他拖走了。

「院主,那凝神天丹是什麼東西?難不成比葉天的性命還要重要?」

陸少華在後方一臉驚訝的問道,同時繼續勸說道:「院主,葉天留不得啊,此刻他已經是圓滿境了,將來會變得更加可怕!」

「休要多言!」

只可惜他說了這麼多,暴風義就回答了他這麼四個字。

言罷,他們兩人就直接搭著暴風天狼離去了。

看著暴風天狼離去的碩大狼影,葉天忍不住重重呼出了一口氣,之前真的太險了,要不是自己胡編亂造的話嚇住了暴風義,否則他今天還真得交代在這裡。

隨著暴風義的離去,這暗殺之事終於來到了尾聲,葉天他們這方可謂是有損失也有收穫。

不過很顯然,收穫明顯是佔了大多數的,不僅除去了司空典這心腹大患,還突破到了圓滿境,這對於葉天而言真的是極為欣慰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被陸少華那混蛋給跑掉了,他鬼點子太多,以後指不定會再次給葉天帶來什麼麻煩。

不過說白了葉天其實也不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什麼歪門邪道都沒有用處,就像今天的事情一般。

葉天邊思考邊行到了陳友宜兩人的身邊,目光有些傷感的望著昏睡中的兩人,他的心頭依舊是愧疚。

這兩兄弟在這次大戰中付出的比葉天還要多,甚至於葉天最後的突破也與他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友宜,你們放心,我葉天一定會找到各種方法,讓你們變得和我一樣強,到時候我們幾兄弟再也不用受任何人的欺辱!」

葉天看著兩人暗暗發誓道,這一刻他心中對於兄弟兩個字已經有了全新的詮釋,具體的含義自不用說。

發誓的同時葉天已經在陳友宜他們兩人的身邊盤坐了下來,他要靜靜守候他們醒來。

蘇杭此刻不知情況,傷勢應該還是挺重的,但是陳友宜卻不一樣,這小子擁有真正屬於自己,且讓葉天也嫉妒的天地靈珠,身體的恢復速度可謂是很快的。

「刷刷刷!」

葉天端坐在一旁快速的修鍊,自來到圓滿境后他的丹田就再次成了一個無底洞。

當初在九階巔峰時那種膨脹感已經徹底消失了,反之是空空蕩蕩的感覺。

這就像人吃了很多,但依舊感覺沒飽一樣,而葉天卻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這樣下來他又可以快速修鍊了,誰讓他有著人家無法比擬的「食物」呢?

經此一事,葉天也終於理解了一件事,那就是《無所不為》的真正作用。


深度修鍊狀態乃是違背天地常理的一種修鍊方法,氣旋外放的情形在中域乃至斯特大陸的上古時期都沒有出現過,至少在那些上古典籍上從沒有出現過這般逆天的修行功法。

但是葉天卻做到了,還不止一次的出現在他的身上,每一次深度修鍊的出現都能給他帶來無法想象的好處。

而此刻葉天也隱約知曉了激發深度修鍊的方法,只要在極端情緒亦或者潛能激發下就有可能出現。

不過這只是猜測,具體如何還需要葉天自我實踐,一旦深度修鍊狀態能被他徹底掌握,那修鍊還是問題嗎?

這想想就有些逆天,一天一階,九天一個境界,這真的可能嗎?

不過無論是不是太過誇張,《無所不為》功法卻徹徹底底的擺在那裡,也許它真的如同名字一般無所不為也說不定。

此刻如果有人眼尖,便可以明顯的發現葉天的頭頂出現了一條細線。

他已經端坐山頂修鍊三個時辰了,而那細線便是最為存在的天地靈氣。

這樣式雖然沒有深度修鍊來的誇張,但也不是常人能夠擁有的。

「轟!」

突然,葉天的身邊傳來了一陣悶響,隨即就冒出了一道通天的白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