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次的祕境之行竟然會遇到這種恐怖的邪魔。


我們那麼多的洗髓境都不是對手,這要說出去,恐怕都沒有人信。

人羣中的李清風眼裏閃爍着亮光,喃喃說道:

“這兩個傢伙戰鬥散發出來的氣息,恐怕已經無限直逼蛻凡境了。”

“不,說不定都已經超越了蛻凡一重!”

林寒低吼一聲,手掌攤開。

清脆的劍鳴聲響起,幽冥劍頓時放大數倍。

手腕輕抖,眼前出現數百道劍光。

噗嗤!噗嗤!

紅色巨人的身上出現數道傷口,漆黑的血液流出。

破空聲傳來。

散發恐怖氣息的一拳徑直打在林寒的胸口。

婚途有坑:爹地假正經

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紅色巨人沒有追擊,猩紅的手臂在傷口處一抹。

幽光閃爍,原本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呵呵,人類,想不到吧,本座的傷勢很快就會恢復,而你卻不…”

還沒有說完,巨人的身形猛地一頓。

只見眼前的傢伙身上的傷口,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臥槽!

紅色巨人模糊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這一幕給它整懵逼了。

瑪德,這個小子怎麼可能恢復得比自己還要快?

林寒看着呆滯的紅色巨人,無奈地笑了笑。

右腳點地,緊握手中的幽冥劍迅速衝鋒起來。

一股冷意迅速席捲巨人的心頭,粗壯的手臂擋在胸前。

噗嗤!


林寒眼裏閃過精光,手中的幽冥劍徑直刺穿它的手臂。

體內的劍氣噴涌而出。

“幽冥龍劍!”

隱隱約約,原本鋒利的劍氣之上,彷彿有一條盤旋的金龍。

劍氣橫掃,直接將眼前粗壯的手臂炸裂,許多的血肉開始飄散。

紅色巨人受到如此重創,痛呼一聲。

心裏的怒火更加濃烈。

本座可是十二護法,怎麼可能被一個洗髓境的小子打倒。


你不要太過得意忘形!

沒過多久。

紅色巨人佈滿血絲的眼睛,瞪得滾圓。

它的身軀上,插滿了將近數百道凌厲的劍氣。

很想站起身,但鋒利的劍氣在無時無刻地切割血肉。


的確,它具有快速回復傷勢的神通,可也架不住數百道肆虐的劍氣啊。

就那種,好不容易把血洞堵上。

劍氣瞬間又給你刺出一個血洞的感覺。

它無力地倒在地上,心情五味陳雜,有些絕望。

時代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本護法竟然被一個如此年輕的人類按在地上摩擦。

踏,踏。

林寒走到它的身邊,緊握手中的幽冥劍,感慨說道:


“沒想到啊,這個世界還是有能夠和本少爺抗衡的人啊。”

瑪德。

紅色巨人本來就很傷心了,聽到這話,一口老血差點就要噴出來。

你他麼說的是人話啊?

求求你,砍死我吧。

它真的不想活了。


嘭!

幽冥劍直接刺穿紅色巨人的頭顱。

蘊含的洶涌劍氣將剩下的身子搗成粉碎,爲了避免這個傢伙還能夠復活。

林寒恢復人形狀態,收回幽冥劍,摸去嘴角的血跡。

這個什麼十二護法,的確是很強。

叮咚!

【恭喜宿主成功斬殺第八王座,十二護法】

【爲激勵宿主爲人族作出的卓越貢獻,特此發放獎勵】

【增加五千萬經驗值,希望宿主再接再厲】

聽到系統一連串的播報聲,林寒愣住了。

有點意思,這是鼓勵自己去殺所謂的邪魔嗎。

“林小子,我們得快點了,這裏很快就要崩塌了。”

青離的聲音傳來,略微有些焦急。

畢竟要是祕境崩塌,一人兩龍就算是徹底團滅了。

林寒頷首點頭,沉思片刻。

他之前其實略微打量過祕境最北方的出口,通過一系列複雜的手段。

打開空間通道,提前送天驕們離開這裏。

當然,自己肯定不是那種看一遍就能學會的。

“系統,能不能進行模仿,給我單獨創建一條通道?”

叮咚!

【正在加載通道數據,提前進行建構當中】

【建構完畢,成功率爲51%,正在進行強化】

【消耗宿主倉庫內三成資源,可將成功率提升到100%】

聽到系統的話,林寒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呵呵,就知道。

咱這個系統,只要肯氪金,就是最牛逼的!

“林小子,你還在等什麼?”

“小青,我有辦法可以出去,你快點找一下,距離這裏最近的機緣在哪裏!”

林寒說話的時候,眼裏閃閃發光。

他作爲傑出的天驕,怎麼能容忍這些機緣隨着祕境崩塌而消失。

完全是出於不忍心,沒有別的意思。 幻月城,天驕大賽現場。

還沒有到十天的期限,此時的觀衆席空無一人。

陳御史和幾名趕來的城主圍坐在一起,面色有些凝重。

不久前,負責勘察祕境情況的老人忽然上報說。

祕境小部分開始潰散,出現崩塌。

“諸位怎麼看?”

“按照現在的潰散程度推測,或許不到十天祕境就會徹底消失。”

“我認爲,現在應該即刻插手,將天驕們帶回來。”

“對,還需要知道祕境裏到底發生了事情。”

經過七嘴八舌的討論,最終敲定計劃。

陳御史猛地站起身,朗聲說道:

“來人準備,本御史要親自接回所有的天驕。”

幻月城主聞言面色微變,心裏吐槽幾句。

御史大人您可拉倒吧。

對於祕境根本就一點都不熟悉,這要進去之後。

都怕您老人家迷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