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時,斬仙飛刀的聲音再次在腦海中響起。


吳恩一愣,驚訝道:「大人你願意出手?」

「不行!」

說著,不等吳恩疑惑,她繼續道:「我只對生靈有用,而這只是具傀儡,沒有元神,也沒有泥丸宮,我無法施展!」

吳恩恍然,好奇道:「那大人你的意思?」

「我是問你,你很想要裡面的東西?」

吳恩沉默了下,點頭道:「天魁真君畢竟是一個真君級的強者,能讓他用天帥級傀儡守護的,定然是不得了的寶物,說實話,我不動心那是假的!」

「好,那我們做個交易如何?」斬仙飛刀很乾脆的提出了條件。

吳恩皺了下么眉頭:「大人還是先說說想交易什麼吧?」

「嗯…….」斬仙飛刀遲疑了片刻,正色道:「你和那小姑娘手裡的天庭制式仙器讓我很疑惑,所以我希望你能去一趟天路,看看我的一位老朋友是不是在那,我有些事情要問問他!」

「老朋友?天路?」

吳恩倒吸一口冷氣,震驚道:「天路中有人居住?」

「廢話!」斬仙飛刀以一副無語的語氣說道:「你不會以為天路這個地方真的就是一條路吧?」

「難道不是嗎?」吳恩翻了個白眼。

「當然不是!」斬仙飛刀嘆了口氣,「看來你什麼都不知道,也罷,我暫且告訴你,天路實際上是下界和仙界只見的間隙空間,那裡雖然危險,但自古以來都是一個三不管地帶,無論是仙界的妖王魔頭,還是下界一些渡劫失敗的鬼仙,都喜歡在那裡居住,怎麼可能只是一條通往仙界的路呢?」

吳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如你所說,你是需要我在天路中找一個人是吧?」

「確切的說,是一個妖王!」斬仙飛刀說著,又補充了一句:「前提是他還活著的情況下!」

吳恩眉頭一挑,皺眉道:「那若是他不在…….」

「也算你完成交易!」斬仙飛刀語氣有些急迫,「只要你按照我的指示將我帶到他住的地方就行!」

「那……好吧!」

儘管吳恩早就做好了要去天路的決定,但是表面上依舊錶現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斬仙飛刀似乎看的出吳恩的不情願,安慰道:「你放心,在此期間,我會一直保護你,隨時會出手助你破敵!」

吳恩心裡一喜,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道:「那現在這個傀儡要如何解決?」

「簡單!」斬仙飛刀輕笑一聲,得意道:「雖然它不是生靈,但是我能看的到,它體內是有妖魂的,我幫你把妖魂除掉,它就是一個沒有靈智的傀儡,這樣的話,你和那個女孩在利用仙器,解決它不成問題!」

吳恩神色一喜,連忙道:「那還請大人出手吧!」

「呃…….」斬仙飛刀遲疑了下,無奈道:「因為一些原因,我無法自行動用神通,所以還需要你來操縱!」

話音剛落,吳恩的腦海中就多出了一些關於斬仙飛刀使用方法的記憶。

「請寶貝轉身?就這麼簡單?」

吳恩一臉愕然。

「是的,只要你拿著我對準目標說出這句話,剩下的就交給我了!」

斬仙飛刀的語氣極為自信。

吳恩默默的點頭,正想說什麼,就見一個紅葫蘆從自己的身體中自行飛了出來,落在了他的手中。

「大人,話說您到底是什麼級別的仙器啊?」

吳恩左思右想也不太明白這斬仙飛刀的原理,按道理來說自己也沒有祭煉過這寶物,甚至都不用注入法力,就憑一句話就可以使用了?

「我不是仙器!」

「什麼?」吳恩再次愕然。

「我是先天靈寶!」

吳恩劍眉一挑,驚訝道:「先天靈寶?」「嗯,你之前所說的仙器,其實在仙界叫做通天靈寶,雖然都是一些後天之物,但是也算的上很難得了,而先天之寶,顧名思義,就是先天地而生時誕生的靈寶,自然奪天地之造化,非常識可以解釋!」

斬仙飛刀說起這個,莫名的驕傲道:「像我這等先天靈寶,從莫種意義上來說,已經不算寶物,而是真真切切的先天之靈,但是天道有歸,我等雖有靈智,但是神通卻不可自行釋放,所以也就需要主人……咳咳,是同道!」

吳恩裝作沒有聽到「主人」二字,而是恍然道:「我懂了,就是天道知道你們很強,所以給你們加以限制,以達到平衡的目的,對吧?」

「你可以這麼理解!」

吳恩聞言還想說些什麼,就見旁邊的澹臺世容不知道什麼醒來且走了過來。

「你恢復好了?」

吳恩驚訝的看了她一眼。

「嗯,基本上沒問題了!」澹臺世容看了吳恩手中的紅葫蘆一眼,驚訝道:「斬仙飛刀怎麼會……」

吳恩看著震驚的澹臺世容,笑道:「大人願意助我們一臂之力,所以準備好一起出手吧!」

澹臺世容更是震驚,不知道吳恩是耍了什麼手段,竟然讓心高氣傲的斬仙飛刀願意為他出手,要知道,到現在為止,她還在不停的討好身體里的那位祖宗,而那位祖宗怎麼都不肯理會她。

「好了,你準備好,雖然大人可以幫我們一把,但是畢竟是一個天帥級的傀儡,對我們二人而言,依舊是一場硬戰!」

說著,吳恩的臉色凝重起來。

畢竟,剛才那兩個老怪物的結局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澹臺世容心神一稟,明白了吳恩的意思,張手一翻,之前使用過的紅色斧頭出現在手中。

吳恩看了斧子一眼,沒有說什麼,而是一手拿著火銃,一手舉著紅葫蘆走進了廣場。

澹臺世容緊隨其後,神色無比凝重。

這時候,吳恩二人的到來瞬間引起了廣場高台上的傀儡注意,它緩緩的站起身子,冷冰冰道:「立即離開,否則死!」

吳恩面色不變,只是一臉認真的望著高台的傀儡,舉著紅葫蘆道:「大人,看你的了!」

剎那間,一道白色毫光從紅葫蘆中飛了出來,卻是一個有眉有翅有頭有眼之物,臉龐是一張女嬰之臉,甚是可愛,可是單就一顆頭顱來講,卻是極為的詭異。

這長著翅膀的女嬰腦袋在出來后看了吳恩一眼。

吳恩心領神會,立即喝道:「請寶貝轉身!」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陷入了停止,傀儡的身體明明一副邁腳的姿勢,卻是一動不動的定格在半空中。

女嬰腦袋的雙目這時候射出一道白光,白光彷彿瞬移一般瞬間就沒入了高台的傀儡體內。

傀儡身體一僵,接著就彷彿失去了動力一般重重的摔倒在地。

女嬰腦袋不屑的笑了笑,隨即一溜煙的縮回了葫蘆之內,只留下一具淡淡的話語在廣場中回蕩:「好了,這傀儡體內的妖魂已經被我斬殺,剩下的就看你們自己了!」

……

……

。他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他們為何會成為三界的聖人!

洪荒界的三清出現在這裡,那麼三界的三清去了何處。

難道被取而代之?

冥河老祖覺得自己發現了一個大秘密,再看向驪山老母的視線時,便有些莫名意味。

如此事實,這位截教門徒是否知曉,如果不知,他是否有機會

《我在天庭做馬夫》231、血海神光 葉寒跟李無桐跟威爾托米又聊了一會兒之後,他們先休息調整狀態。

剩下的事情交給威爾托米來處理。

等到一切都收拾完畢,威爾托米已經帶着人來了。

這次他們需要乘坐船隻,前往島嶼附近,然後潛水到島嶼上。

威爾托米以為他們需要潛水,因此還準備了潛水衣。

他們本身就能夠閉氣。

托米家族的私人船隻,行駛到了加勒比海附近,隨後葉寒跟李無桐就潛水下去,在水中使用御劍術。

御劍術對於現在的葉寒來說,難度不是很大。

兩人在水中御劍的速度,甚至還要比船隻的速度快。

不久便靠近了島嶼上面。

李無桐將隱藏氣息的方法,早就傳給過葉寒。

他們兩上岸,又是按照葉寒特種兵的行軍方式。

儘可能的不留下痕迹,讓別人不會很快就發現他們上島。

經過兩個小時的時間,他們來到島嶼的一處林子裏。

這裏足夠隱蔽。

白天的時候,不適合練這些東西。

他們只有晚上才會活躍。

葉寒憑藉着多年的偵查經驗,推斷出,他們最多的活動地點,應該是島嶼的東南側。

東南側不但陰涼,而且最適合活動。

早在他們要開始行動的之時,葉寒已經交代過戰術。

他們首先要尋找的就是飛機場跟港口。

像這樣大規模運人,不是飛機就是船。

想要控制住他們不能出島,需要破壞掉飛機場跟港口碼頭。

東南側是活動地點,飛機場就有可能安置在同樣屬於空曠位置的東側。

他們迅速來到東側。

果然看到了一個建造的非常不錯的機場。

具體的破壞方法,就是挖地道過去。

以前葉寒是不敢想像這種操作的,畢竟太遠太深,沒有十天半個月是不可能做到的。

現在有了李無桐,一切都好辦。

李無桐施展自己的真氣,控制手中的短劍,正好可以向下挖地道。

葉寒懂得如何讓地道里變得堅固,不至於塌方。

由李無桐負責在前面挖,葉寒負責將土給壓實,然後刨坑將這些土扔到坑裏。

這一切都是在地底下完成的,土被壓實,面積就會空出來。

操作起來並不複雜。

李無桐就像是蝸牛爬一樣,但對於挖地道來說,已經足夠快了。

不到夜裏,他們已經挖到飛機場下方的水泥地基處。

他們將帶來的炸彈,實現埋好。

再將周圍挖空。

兩人再將地基上的柱子,打成空心柱,這樣就能夠最大程度的炸毀。

這些都弄好以後,他們迅速從地道裏面退出來,繼續藏在林子裏休息,喝口水吃點東西。

時間慢慢過去。

此時各組實驗室里的人,都帶着自己的試驗品出現。

他們其中有葉寒熟知的殭屍跟葯人。

還有不像是人類一樣的生物。

跟葉寒上次遇到的牛頭人不同的是,這一回的怪物,不是嫁接的。

看來生育隔斷的問題,他們解決了?

還是他們用了別的方法,看起來並不像是嫁接的。

總之這些問題,他們都需要好好研究研究。

就在這時,有一組人,來到了林子這邊。

與其說是殭屍,其實更像是喪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