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是?”林時疑惑着,難不成公司還要送他一個手機?


“做金融的,一般不會用自己的手機打電話,因爲很有可能會被監管的查到……”

“這是加密手機,監管渠道無法追蹤,無法解析通話內容,除非他們拿到這部手機再進行解析。”王峯說道。

“你是在唆使我犯罪嗎?”林時冷聲道。

“現在你可以自己拿主意,沒人會強迫你,我提供的只是一種更安全的方法,實際上金融圈大部分交易員都自己買入之後在利用宣傳渠道讓客戶知道並且買進,市場魚龍混雜,漏網之魚太多了。”王峯道。

“我有一個更簡便的辦法。”

“什麼?”王峯好奇道,他提供的可是方案中最方便的最高效的了,但此刻林時還有更好的辦法?

“客戶先買,我在買,這樣就規避掉了操縱市場的風險。”林時道。

“你這樣做是在幫客戶接盤。”王峯聽到林時的餿主意,語氣頓時冷漠了不少。

“我只看重基本面分析以及事件驅動,我可以做到在客戶買進之後,我再進入的時候仍然可以賺到一筆利潤。”林時沉聲道。

“好了,無所謂了,我只是提供給你一種能夠快速在金融市場上賺錢的方法,憑藉你客戶近一億的資金,你如果買小盤股的話,讓他們後買進,你一個月至少能賺幾十萬的無風險利潤。”王峯聳聳肩道。

“這不是關於利潤,這是關於客戶對我的信任,以及做人的原則。”林時道。

“你還是太年輕了,等你到我這個年齡,你就會知道,在金融圈除了利潤最重要外,其他什麼都不重要,誠信能吃?原則能養家餬口?兩個都不能,唯獨利潤可以。”王峯沉吟道。

“也許我到你這個年齡會想通,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林時走出了王峯的辦公室,然後就乘電梯來到了交易部,當林時走進來的時候頓時引起了交易部女生們的側目,她們都好奇着林時此刻會帶來什麼樣的分析報告?

林時找到了面熟的趙六天問道:“你好,請問我的位置在哪裏。”

“位置?”趙六天疑惑着,“什麼位置?”

“我現在是一名交易員了,我的位置呢?”林時解釋道。

“什麼!?你現在是交易員了?”趙六天聲音突然變大了起來,引起了其他交易員的注意。

“不好意思,有些失禮,我還沒有見過如此年輕的交易員。”趙六天尷尬的摸了摸頭,他現在已經27歲了,才坐上交易員這個位置,可林時……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算了,我去問問交易部經理。”林時走到歐佳雯的辦公室問道:“我的位置呢?”

歐佳雯此刻正在檢查着衆多交易員的交易記錄,聽到林時所問,頓時擡起頭道:“你去外面問問以前趙曉軍坐哪裏,你就坐哪裏。”歐佳雯說完,又低着頭開始整理資料了。

林時走了出去問趙六天:“你好,以前趙曉軍的位置在哪裏?”

“額,應該是34號座位。”趙六天道。

林時找到了34號座位,不得不說這個位置……不是一般的好,除了林時的對面是男同事以外,其餘左右後面都是女同事,林時剛坐下,旁邊就有一位女同事開口道:“你好,我叫李笑。”

在林時眼裏,李笑應該是典型的南方姑娘,細腰,瓜子臉,一頭烏黑的柔發盤在頭上,給人的感覺落落大方清晰自然。

“你好,我叫林時。”林時笑着道。

“你這次來怎麼沒帶分析報告呢?”李笑問。

“我現在是交易員了。”林時回答道。

“啊?”李笑的嘴頓時就變成了O型,“你看起來好年輕啊。”李笑道。


就在李笑和林時談話的時候,旁邊的女交易得知林時此刻成爲了她們的同事,頓時驚喜的無以復加:“那我們以後就是同事了哦,到時在股票上多指點我們一下。”說話的是藍鑫,林時看向這位女同事,發現她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有兩點,一是一雙水靈的大眼睛,似乎與兒童一般純淨無暇,二是笑起來兩頰的酒窩,給人一種治癒的感覺。

“其實我也有很多不懂的,要向各位姐姐請教請教。”林時謙虛的說道。

“不不不,我們可都指望你這位金牌分析師帶領我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峯呢。”李笑道。

wωω▪ttka n▪C O

林時沒有繼續和她們繼續談論這個問題,反而是問道:“之前的這個交易員呢?”

見林時開口,坐在林時左邊的女交易員頓時開口道:“你忘記了嗎?你第一次來分析部的時候,他當着你的面把分析報告直接扔到了垃圾桶。”辛雨婷說道。

“我想起來了,確實是這樣。”林時若有所思道,他當時纔來分析部沒多久,還想讓整個交易部放棄技術分析來着,現在想想確實是幼稚搞笑。

“後面他因爲扔掉許經理的分析報告從而導致公司少賺了很多錢,所以最後就被公司給開除了,他在交易部的人品也不怎麼好,剛愎自用,看不起他人的建議以及想法。”辛雨婷繼續說道。

“不要提那個人,想想就噁心,家裏有女朋友還總是發消息給別的女生約吃飯。”藍鑫一臉厭惡道。

“好了,現在有個小帥哥來了,而且脾氣又好又有能力,”李笑露出了一絲神祕笑容道。

林時發現他坐在這個位置竟然還有一些不適應,旁邊都是美女,而且平易近人,最關鍵的是林時能感覺到她們對自己的好感……

林時趕緊找了個話題:“剛來到交易部要注意什麼?”

藍鑫看到林時有些不自然,頓時咯咯的笑道:“交易部分兩種交易員,一種是按照公司指令買入的交易員,一種是自己管理資金的交易員。”

“第一種交易員一般是死工資,提成微乎其微,畢竟服從公司指令不需要交易員負責這筆交易,第二種交易員是自己管理資金,但是要承擔風險的交易員,如果虧錢的話,沒有工資,如果虧很多的話就會離職,但好處是提成高,按每筆交易淨利潤來提取利潤。”

“哦,原來是這樣。”林時回答道。

“那我怎麼知道自己是哪一種交易員?經理沒和我說。”林時問。

“你打開你這臺電腦的賬戶就知道了,有交易權限的就是可以自己管理資金的,沒有的就是按照公司指令操作的,需要經理授權。”李笑解釋道。

林時打開了自己的電腦,然後打開了交易軟件,發現,賬戶上竟然有一億的資金!


“我去,你這管理的資金也太多了吧。”性情火爆的辛雨婷頓時說道。

“就是啊,你是不是公司董事長的兒子或者女婿?”李笑頓時問道。

林時也有點發懵,他還沒有見過這麼大一筆錢,尤其是他有權限可以操作這筆錢!

林時連忙否決了李笑的問題,然後起身再次來到了歐佳雯的辦公室:“你給我的錢是不是太多了?虧了怎麼辦?”

“不多啊,小目標一個億。”歐佳雯淡淡的說道。

林時撇了撇嘴問道:“虧了這個責任你承受的起?”

“沒事兒,我相信你,你推薦那麼多股票都能賺錢,說明你在股票上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歐佳雯擡起頭看着林時,露出了一絲“你可以的”笑容。

林時一臉黑線:“信任有什麼用?萬一我失手像上任交易部經理一樣被公司開除,那不就虧大了。”

“你不一定把資金全部用上啊,你可以只用五百萬或者幾千萬練一練手。”歐佳雯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林時道。

“可別讓我失望,只要你保持你在分析部薦股的戰績,你在交易員這一行馬上就會起飛,成爲像我爸那樣的傳奇操盤手都不在話下。”歐佳雯扔了個“大餅”給林時。 “得了,少給我畫餅,沒人是傻子,真的那麼容易成爲你爸那樣的人物的話,那你還靠關係坐這個位置幹嘛?”林時一下就戳破了歐佳雯的“謊言。”

歐佳雯沒好氣的白了林時一眼:“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林時聳聳肩說道:“我還是不要把時間浪費到這個上面,我自己去找一找有沒有好股票比改善我的溝通技能要好的多。”

“那當然是最好,如果你可以幫公司賺到大量的利潤,你就交易部橫着走都沒人敢管你。”歐佳雯說道。“沒什麼事你就可以出去了。”

林時沒有再說什麼,直接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他用目光瀏覽了一下整個交易部,發現這裏的氣氛比分析部要緊張多了,交易員賺錢之後,臉上喜形於色,如果虧錢的話,他臉上的表情會告訴你的。

就在林時打量着衆多交易員的時候,李笑突然拍了一下林時的肩膀說道:“對了,林時,你最近有沒有發現什麼好的股票,有的話告訴我啊,大家一起買進一起賺錢。”

“李笑,偷偷摸摸做這樣的事情可不好,就算要告訴,也要告訴我吧?”藍鑫面色慍怒道。

“還有我。”辛雨婷附和道。

林時對這三位美女的舉動頓時有些無語,第一天做交易員就這麼受歡迎?要不要這樣?不管轉眼一下,林時就想通了,會賺錢的人在哪裏不受歡迎?

“這次我可能要讓各位姐姐失望了,我最近除了看好航空股外並沒有發現其他好的股票。”林時遺憾的說道。

“沒事,來日方長嘛,等你知道再告訴我們也不遲。”李笑說道

“就是,就是!”藍鑫與辛雨婷附和道。


“好吧,如果我發現什麼好的股票會和各位姐姐說的。”林時苦笑道。

“下次不要再叫我們姐姐了,直接叫我們名字!叫着叫着就老了。”藍鑫撇了撇嘴故作不滿道。

“好好好。”林時再度苦笑。

說完之後爲了擺脫三位美女言語上的“糾纏”,林時馬上就找了一個話題:“交易員的交易模式是怎麼樣的?高頻短線嗎?有沒有做長線的?”

三位美女微微一愣,隨後便是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林時:“這個你都不知道?”

林時見了衆人的眼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便說道:“在我印象中交易員應該是短線吧。”

“不是應該!”李笑道。

“是必須短線啊!”藍鑫附和道。

“不短線怎麼賺錢?”辛雨婷道。

林時被三位美女突然的一唱一和給弄懵了:“你們三位不去唱雙簧真是可惜了,默契度百分百。”

“雙簧有交易員賺錢的話,我們早就去了。”李笑說道。

林時沒有在糾結於這個問題,反而是問道:“怎麼說交易員裏沒有做長線的?”

“當然有。”藍鑫說道。

“交易業績如何?”林時問。

“不知道,做長線的那位昨天被公司給開了。”藍鑫聳聳肩說道。

“被開了?”林時略微有些驚訝。

“對啊,不開他開誰?公司哪裏有耐心等你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賺到錢?一個月賺不到錢或者虧錢,很有可能你就進入了待離職的名單裏了。”藍鑫說道。

“這麼說,公司迫使交易員不停做短線?”林時又問道,他一直都想揭開交易部的神祕面紗,此刻有機會,自然要把該瞭解的都瞭解一下。

“公司沒強迫交易員做短線,而是氣氛以及競爭壓力強迫交易員做短線,別人做短線一個月賺百分之四十,其他交易員見到短線竟然如此簡單如此賺錢,自然會產生一定的跟風效應。”李笑回答道。

“可做短線的話,虧損的風險很高啊,指不定市場風向一變就被套牢了。”林時道。“而且,短線手續費也不是一般的高。”

“人總是喜歡攀比的,別人能賺百分之四十,他看到別人只會,他們覺得他們也能賺百分之四十。”藍鑫解釋道。

“那這樣的話,交易員不是跟散戶一樣?”林時道。

“比散戶還要慘!有時候明知道這筆交易很有可能會虧錢,但還是要買進,時間一長,巨大的心裏壓力很有可能就把一個正常的人給逼瘋了,在一定程度上來講,交易部的人員流動比銷售的人員流動還要高。”辛雨婷說道。

“那這競爭不是一般的激烈。”林時感嘆道。

“你得期待你就是那隻黑天鵝才行,不然你只會像普通交易員一樣,剛上手沒幾個月就要換一家公司工作。”藍鑫說道。

“黑天鵝?交易員裏的黑天鵝?”林時問道。

“那當然,你別以爲短線能賺大錢的都是有能力,那些人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當時的操作正好順應的市場資金的流動,從而獲取了大量利潤,當市場風向一邊的時候他們可能連一些散戶都不如。”

“這就是比概率,看幸運女神眷顧誰,短線交易就好像拋硬幣一樣,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盈前或者虧錢,但有些人筆筆交易都是賺錢的,而有些人筆筆交易都是虧錢的,你所要期待的便是你筆筆交易都能賺錢,這樣你才能長久的在交易員這行坐下去。”李笑說道。

“可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的,沒人可以在股市一帆風順。”林時否定道。

“這當然,交易員這行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比的真的不是智商,以及情商,短線交易就是比運氣,甚至是內幕消息。”藍鑫說道。

“這樣說的話,交易員的實力其實不是多麼重要?而是短線交易的時候能賺多少錢?”林時的心裏對交易員這一行有了個大概的印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