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是秦穆然心底對姜泰的評價,瞬間心裡一開始對姜泰的印象發生了改觀!


「有勞姜院長了!」

秦穆然點了點頭,「不過,在醫院方面進行調查的時候,劉醫生,你是不是該兌現下承諾呢?」

突然,秦穆然說道。

劉錦輝在聽到姜泰的話,已經徹底的失神了,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失去了所有的榮耀,自己所擁有的,被姜泰一句話全部剝奪。

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當主任醫師的這段時間,他根本就經不起查的,只要查,任何一項都足夠他坐牢了,貪污經費,與護士有不正當關係,光是這些,就足夠他完蛋了!

現在,他已經足夠慘了,但是眼前的秦穆然呢,竟然還落井下石!

「你不要太過分!」

劉錦輝紅著眼,歇斯底里地朝著秦穆然吼道。

「我過分?你讓孤兒寡母的離開醫院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自己過分?你對病人的病情無動於衷的時候,怎麼不覺得自己過分?你之所以覺得不過分,是因為你永遠沒有站在他們的位置上考慮,現在,你淪落到他么的位置上了,你就覺得過分了!不過,現在都晚了!」

秦穆然對劉錦輝這樣,沒有一絲的憐憫,他現在所有的下場都是因為他咎由自取!

「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不要做的太絕!」

劉錦輝紅著眼說道。

「做的絕?是你打賭的,這一次,我就要看著你滾出去!」

秦穆然絲毫不避讓,整個人鋒芒畢露,給劉錦輝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讓我滾出去,除非你殺了我!」

劉錦輝紅著眼對秦穆然嘶吼道。

「好!我就殺了你!」

說著,秦穆然便是要向劉錦輝走去。

就在秦穆然一步踏出的時候,突然一道較為蒼老的聲音傳來:「小兄弟,我看你還是將他交給法律來處罰吧!」

秦穆然順著聲音看了過去,赫然發現是一個穿著白色唐裝的老者。

「老人家,這種人,你還值得為他可憐?」

秦穆然不解地問道。

「我不是可憐他,而是打這種人渣,實在是會侮辱了你的手,所以沒有必要!」

唐裝老人淡淡地說道,但是卻可以看出,他的語氣之中也帶著一絲的慍怒。

「老東西!你說誰人渣呢!你才人渣,你全家都人渣!」

劉錦輝聽到自己被一個老人罵人渣,頓時大怒,對著老人罵道。

「混蛋!你罵誰呢!」

這時候不等唐裝老人有反應,一旁的姜泰院長倒是急了,連忙走上前去,一巴掌沒有半點猶豫地扇在了劉錦輝的臉上。

這一掌,姜泰可謂是使出了吃奶的勁,耳光的聲音極其的響亮,整個樓層都能夠聽到,甚至劉錦輝的嘴角都已經浮現出了血絲。

誰都沒有想到,姜泰會突然的發難,而且是如此的動怒,在所有人的印象之中,這個姜泰院長一直都是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這個樣子,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

「小泰,好了,沒事!」

就在姜泰準備再打劉錦輝解氣的時候,唐裝老者發話了。

「可是師父,他侮辱你……」

姜泰有些不甘心地看著唐裝老者。

這一刻,所有人都震驚了,他們聽到了什麼,姜院長竟然叫眼前的老者師父,姜院長的師父不是國醫聖手葯岐嗎?難道他就是……一想到這裡,醫院裡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著唐裝老者看,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醫學界的泰斗,竟然是這個樣子,如此的平凡質樸!

「沒事!為這種人動氣,根本就不重要,他,就交給法律制裁吧!」

葯岐雲淡風輕地一句話,瞬間,劉錦輝的心如死灰,他這一句話,基本就意味著他以後再也不能在醫學界混了,直接就是被封殺了!

不在醫學界混跡,根本就不知道葯岐這兩個字,代表著什麼,這兩個字便是代表著權威!

葯岐話音落下,姜泰便是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不一會兒,醫院的安保便是來到這裡,將劉錦輝給壓了下去,接下來,等待他的便是司法的處置!

「這位朋友,不知道那位病患能否帶我們去看看?」

葯岐看著秦穆然,微笑著問道。

「可以!」

葯岐是國醫聖手,哪怕秦穆然一直待在國外,對他的名聲也是略有耳聞,即便是短暫的接觸,他也覺得這個葯岐是真的有料的,既然他提出要給白羽的姑姑看病,他自然不會拒絕,不是誰都有資格被國醫聖手看病的!

見秦穆然點頭,葯岐便是帶著姜泰向著病房裡面走去,至於門外的人,姜泰則是吩咐了醫院的人讓他們都散了,門外一切都恢復如初。 我轉過腦袋,震驚的看着凌歡,好端端的,怎麼就突然死了!?

如果說之前我還隱隱覺得趙虎城是在唬人的話,那麼小吳的死,分明就是狠狠的打了我的臉,說明我之前想的全都是錯的,趙虎城他的本事,還真的不小!

縱使是已經死了,還能讓小吳沒了命!

凌歡臉色十分的難看,直接把書塞到了鄭恆的懷中,轉過身子大步就往外走,顧不上鄭恆一瞬間僵硬的臉色了,我連忙就追了上去,想要跟着凌歡一起去警局,看看小吳的死跟趙虎城到底有沒有關係。

沒一會兒,鄭恆也跟了上來,直接就把書扔在了後備箱,像是不想再看見的一樣,然後開着車拉着我跟凌歡去了警局。

凌歡臉色十分的陰沉,看了我一眼說,“冉茴,那天趙虎城也說了,他會死。”很明顯的,凌歡跟我一樣,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來了那天趙虎城說的話。

“我一像不信這些東西,但自從上次在工廠裏面見了食人花以後,我就知道有些玩意兒是真的存在的。”沒等我出聲,凌歡就自嘲似的說了一句。

“你別多想,或者這件事只是個意外呢。”我拍了拍凌歡的肩膀,安慰道。

但是這話也就只是說說罷了,我們誰都知道,這件事兒恐怕沒那麼簡單,而且十有八九,真的跟趙虎城有關係!

畢竟是朝夕相處的同事,凌歡現在的心情並不是很好,甚至還有點崩潰,低下腦袋用手捂住臉痛苦的說,“人都死了,怎麼可能還能害死別人呢?怪我,要是那天我早點出去,攔住小吳,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聽着她自責的話,我心裏也不好受,連忙道,“這件事兒怎麼能怪你呢!”

半晌後,鄭恆纔開車到了警局,剛把車停下,凌歡就拉開車門衝了出去,我怕她會出什麼事兒,衝鄭恆喊了一聲,連忙也跟了上去。

同時心裏也十分的好奇,小吳好端端的在警局裏面待着,怎麼突然就死了呢?

凌歡衝進去以後,就抓住了走上來的一樣警察,急道,“小吳現在怎麼樣了?”

那個警察認出來了凌歡,眼圈驀然一紅,看着凌歡道,“;凌隊,小吳他……沒了。”

凌歡聽了他的話,眼圈也是一紅,三兩步邁步進去,又問了幾句,才知道剛剛有幾個人出任務,碰見了一夥搶劫犯,小吳爲首的幾個人上去阻攔,誰知道那個搶劫犯是個不要命的,直接拿着刀就往小吳的胸口上插,當場就沒了命!

凌歡用力捏緊拳頭,紅着眼道,“那個犯人呢?現在在哪!”

凌歡的話音剛落,就聽見旁邊有人回答,說當時亂哄哄的,也不知道從哪裏就冒出來一羣的人,就好像是有預謀的一樣,等人羣散了以後,搶劫犯就已經不見了。

凌歡聽到這兒的時候,眼圈已經徹底的紅了,不知道是傷心的還是給氣的。

我在旁邊聽着,也覺得這件事兒實在是湊巧的厲害,趙虎城昨天剛剛說了那些話,今天小吳就沒了命,雖然說是被人害死的,但是仔細想想,總覺得這件事兒跟趙虎城最後的話脫不開關係。

修仙之王者歸來 後來,凌歡又問當時衝上來的那些人怎麼樣了,旁邊的人只說,當時那些人只說並不知道這裏有搶劫犯,而且看起來都是普通人,不像是跟搶劫犯一夥兒的,而且幾十個人,抓也抓不過來,只能罷了。

凌歡雙手用力的捏着,導致整條胳膊微微有點發抖。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拍了拍凌歡的肩膀,但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

小吳的死,確實很蹊蹺,不管是不是因爲趙虎城的話,但是好好的一條人命,就這麼沒了,怎麼都讓人覺得不舒服,再加上小吳打趙虎城的時候,還有好幾個警察也在呢,偏偏當時誰都沒事兒,就小吳一個人犧牲了,現在回想起來,不免有點人心惶惶的。

我一直忍不住往這個方面想,但是又覺得趙虎城都已經死了,肯定沒有這麼大的能耐了,就算是變成鬼,一時半會兒的也不可能太厲害的了,只不過是一縷散魂罷了,怎麼可能還能咬了人的命,而且殺人手法還這麼隱晦。

但是小吳的死,看起來的確是不簡單,就算不是趙虎城,肯定也是別人預謀好的,這麼做的目的到底又是什麼呢?趙虎城已經死了,難道是爲了報他之前打了趙虎城的仇不成?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越想越想不通,我只覺得無形中好像有一張大網,把我密密實實的套在了裏面,讓我有點呼吸困難。

當然,不僅僅是我想到了這裏,旁邊有幾個見昨天目睹過小吳打人的警察突然就想到了這兒,臉色陡然一變,眼神都透着點兒驚恐。

還有一個膽子小點兒的,直接就顫抖的開口了,“那、那天那個什麼使者,也說小吳會死!”

那個警察的話剛一出口,旁邊人的臉色就更加的驚恐了。

凌歡眉頭一皺,厲聲喝道,“閉嘴,胡說什麼呢!怎麼可能因爲一個人的話,就讓小吳沒了命,你們的書是不是都讀到了狗肚子裏面去了?”

凌歡的話一落,他們才漸漸鎮定下來,畢竟是凌歡帶着的幾個人,平時對她也是十分尊重的,現在聽她這麼說了,也不敢再說別的,只是低着頭不敢吭聲,但是臉色還是一陣驚恐,明顯是剛剛那個念頭還沒有淡下去。

凌歡並沒有多說,只訓斥了他們幾句,讓他們不要在外面亂說話,就讓他們出去了。

我全程聽了這些人的話,心裏還是止不住的疑惑,還隱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總覺得這些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小吳已經死了,屍體還在醫院,凌歡問清楚了前因後果,就要去醫院,我怕她心裏難過會出什麼事情,就叫上了鄭恆跟她一起去了。

頭離開警局的時候,我喊了鄭恆一聲,見他沒有搭理我,就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發現他正摸着下巴,低頭看着腳下,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就又喊了一聲,他這才意識到,擡起腦袋問我怎麼了。

我也沒顧得上問他在想什麼只是搖了搖套袋,喊他跟上。

到了醫院以後,凌歡安慰了小吳的家人一番,才站在頭頂上蒙着白布,躺在病牀上的小吳身邊攥着拳頭說,“你放心,我一定會查出真相,不會讓你就這麼白白沒命的。”

這番話,就像是在跟他保證一樣,聽的我心裏也不由得難過了幾分。

像是想起來什麼,我突然就皺了皺眉,驚恐的發現,小吳所在的醫院,居然跟趙虎城之前住的醫院是同一所,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事情!

我轉過腦袋慌張的看着鄭恆,發現他也是滿臉的凝重,好像跟我想到一起去了!

心臟撲騰撲騰的狂跳起來,我忍不住伸手摸像胸口,想止住自己亂跳的心臟,讓着自己鎮定下來,但是越往深處想,心裏就越是亂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有一種感覺,好像這件事兒並不是簡簡單單的巧合而已,而是有人故意這麼安排的。

就在這個時候,凌歡臉色也突然變得難看起來,明顯是跟我們想到一起去了,但是慌亂也僅僅只是一瞬間,她微微閉了閉雙眼,再睜開的時候,已經是一臉的決然。

我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的看着凌歡,如果這件事兒當真是我想的這樣的話,那凌歡摻和進來並沒有什麼好處。

凌歡退後兩步,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們一起出了房間,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表情,像是知道我要說什麼,笑了笑說,“冉茴,你還擔心我呢,怎麼說我也比你強上一些,想想上次食人花的事兒,既然你都能,我又有什麼不可以的?”

凌歡這話,就是表明了,想要摻和到底了。我忍不住笑了笑,把想要說出口的話嚥了回去,知道她是個固執的人,我現在就算是說什麼,她都不會聽了,只能作罷。

況且,現在只是露出了一點兒苗頭,或許事情,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糟糕的,如果真的是一場認爲的謀殺,這件事兒還得要凌歡出馬。

不過上次搭救趙虎城的人還真的是大有來頭,凌歡查了這麼久都沒有着落,倒真是隱藏的夠深,短時間內想到把他撤出來,恐怕是不容易了。

凌歡還有好多後續的事兒要辦,我看她雖然仍舊傷心,但是也鎮定下來了,就沒有再陪着她,索性跟着鄭恆回了咖啡廳,心裏還惦記着從趙虎城那裏拿出來的那一本書,迫不及待的想要打開看一看。

但是那上面的味兒實在是讓我還心有餘悸,倒是鄭恆體貼,回去以後直接就給我找了一雙厚厚的皮手套,還找了一個口罩,這才捏着鼻子把書遞給我,讓我拿去看。

我迫不及待的進了屋子,翻開這本書,上面雖然沒有跟我手上那兩本似的有大日部落的標記,但是看着跟那個部落也是有點牽扯的。 病房裡,葯岐坐在病床旁,正在給白羽的姑姑診脈。

「小泰,這位夫人的病例拿來了嗎?」

葯岐診了一會兒脈后,眉頭微微一皺地問道。

「拿來了!」

姜泰說著,便是將手中的病例遞給了葯岐。

葯岐翻看了白羽姑姑的病例,卻是發現,根據多次問診的情況,白羽的姑姑確實患的是癌症晚期,可是現在的他給她把脈,卻是知道癌症,但是遠非晚期那麼的惡劣,到底是什麼?難道真的是眼前這個年輕人給治好了?

「這位小兄弟,是你治好了這位夫人?」葯岐看著坐在一旁的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不等秦穆然回答,白羽便是搶先道:「你這個老頭是哪裡來的?不是我然哥治療好的,難道是你?」

「小白!不得無禮!」

白羽的姑姑沒同意微微一皺,呵斥道。

「沒事!」葯岐微微一笑,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

「這位老先生是?」

白羽的姑姑畢竟見多識廣,光是葯岐身上展現出來的氣勢就不是一般的人,尤其是姜泰這個副院長小心翼翼地服侍在一旁,她瞬間便是知道這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鄙人姓葯,不足掛齒。」

葯岐謙虛地說道。

「葯?這個姓倒是很少。」

白羽的姑姑喃喃自語道,可是片刻后,她的眼睛便是瞪大了盯著眼前的葯岐。

「你莫非是葯岐,葯老?」

「正是老朽。」

葯岐點了點頭,算是承認。

「不知道是葯老,剛剛我侄子多有得罪,還請葯老不要介意。」

白羽的姑姑飽含歉意地說道。

「沒事!」

葯老微微一笑,便是將目光看向了秦穆然,道:「這我小友,可否告知老朽是如何緩解這位夫人的病情的?」

秦穆然看著葯老那充滿求知慾的眼神,雲淡風輕地說道:「針灸!」

「針灸?恕老夫見識淺薄。雖然我對於針灸也略有精通,但是也知道想要阻止癌細胞的擴散,根本做不到!」

葯岐一臉好奇地看著道。

「是!普通的人確實做不到,不過不代表我做不到!」

這一刻,秦穆然看起來說話有些猖狂,敢在國醫聖手面前這麼說,但是他說的卻是事實,有些針灸確實是他們這些國醫聖手都無法做到的。

「莫非是……」

聽到秦穆然的話,葯岐頓時眼睛睜的老大,盯著秦穆然,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在古籍上翻越曾經看到的一些記載,據說,在夏國五千年的歷史之中,醫藥學針灸曾經記載著一種以氣運針的特殊法門,這種特殊的針灸方法已經失傳多年,只是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有機會能夠遇到。

「以氣運針!」

葯岐看著秦穆然,鄭重地說出了這幾個字!

別人或許不知道這四個字所代表的含義,但是葯岐卻是知道,這四個字,如重千金,尤其是在如今中醫落寞的時代,更加可以說能夠讓中醫看到希望!

「嗯!」

秦穆然點了點頭,他知道,葯岐這種國醫聖手肯定會知道的,所以沒有必要隱瞞。

「沒有想到,我竟然在有生之年能夠見到以氣運針的傳人!真乃我中醫之幸!」

葯岐感慨地說道。

「葯老言重了。」

「小友,不知道你學的是哪種針法?」

葯岐問道。

「太乙神針!」

「什麼?竟然是太乙神針!」

不僅僅是葯岐驚訝,就算是姜泰聽到這個名字后,也是相當的詫異,因為在他們的認知之中,《太乙神針》早就失傳了!

「太乙神針不是失傳了嗎?」

姜泰有些懷疑地問道。

「不是失傳了,一直都有,只不過很少有人煉成而已。」

秦穆然解釋了一番說道。

「沒有失傳? 婚以溫情 那豈不是大家都能夠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