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是大凶之相!


也是醜陋到極點的相貌!

我看在眼中,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

相比形象的醜陋而言,他的陰寒氣質更顯突出:玄色的長袍,黑色的頭髮,黑色的膚色,深不見底的黑色瞳孔,粗重而深黑的眉毛,茂盛而黑呼呼的鬍鬚,站在這蒼茫的黑色大地上,在黑水河岸上,在三千里的老陰山腳下,他整個形象,彷彿已經和黑色融成了一體!

“這就是老陰山的大山神魏一揚……”王樹梓低聲說道。

“嘻嘻嘻……這個新鬼生的好俊俏啊!”

王樹梓話音剛落,又是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陰柔無比卻又放蕩無比的女聲。

“二山神魏一娘來了!”

王樹梓又低聲說了一句,神色更是緊張。

他的聲音落下沒多久,一陣輕微的空氣爆破聲音,接着,就像是變戲法似的,空氣中又是先露出一個人頭,接着是肩膀,再接着是肚子,是腿,一個女鬼也出現了。

我瞬間又有些驚愕,雖然有了魏一揚的前提鋪墊,但是這個新出現的女鬼,再次刷新了我的感官!

她如果出現在人面前,尤其是在晚上,即便是不用告訴別人她是鬼,就足足能把人嚇一大跳,甚至有可能把膽小的給嚇死!

她的頭型奇怪無比,像是個棗核,又尖又扁,對!就是隻能用“又尖又扁”這個詞來形容,聽起來似乎矛盾,可偏偏就是那種感覺!

她的頭髮稀疏無比,只有幾縷,而且都是枯黃的。

她的額頭,橫着的川字紋,每一道都彎彎曲曲,像是半死不活的蛇盤踞在她的臉上。

眉毛,嗯,她沒有眉毛。

她眼角的皺紋密佈,那是真正像極了魚尾的魚尾紋。

她的鼻子,塌的幾乎要陷進肉裏去!

她的嘴角直接缺了一塊肉,是豁子嘴。

她的門牙殘缺了一隻,露着黑洞,其餘諸牙,黑黃一片,令人作嘔,偏偏她又一直笑着,更是讓人難以忍受!

如果說剛纔那個男鬼的醜讓我倒抽了一口冷氣,那麼這個女鬼的醜,就是直接讓我背過氣了。

我忍不住低聲說道:“這麼醜怎麼能做山神?”

冷少獨愛正牌千金 “陰間以實力說話,不管美醜。”王樹梓低聲說道:“都是惡鬼,看誰更惡,心善之輩,生存艱難。”

就在我暗中感嘆這兩個鬼太醜的時候,魏一娘忽然咧開嘴笑道:“大哥,這個新鬼當真大膽,居然不跑,還一直盯着我們看,尤其是看我。人家都害羞了。”

我愣了一下,差點死過去。

“大哥,二姐!”那邊的魏一昂叫了起來:“那個新鬼是陳歸塵!抓住他!給他馬上轉世投生!有重賞!要升官了!”

“重賞?升官?”我怔怔的看向王樹梓,王樹梓眉頭一皺,道:“兄弟,你得罪的對頭大了!魏一昂是受人指使的!”

“老三,誰給你許下的願啊。”魏一娘叫道:“這麼個俊俏鬼,不叫回去快活幾日,就投胎轉世,多可惜啊。”

“是八王爺!”魏一昂回了一聲,道:“把王樹梓也殺了,滅口!”

“八王爺!”王樹梓臉色一變,道:“都市王!兄弟,你怎麼會得罪了都市王?”

“都市王?”我腦子裏急忙轉了轉圈,道:“我沒有得罪他啊——對了!喬坤投的是他的門路!我得罪的是喬坤!”

“明白了。”王樹梓點了點頭,苦笑道:“咱們兩個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既然是八王爺下的令,那可就沒話說了。”魏一娘舔着嘴脣,朝我們走了過來。

魏一揚叫了一聲,道:“老三,需不需要幫忙?”

“不用!”魏一昂道:“孟離老鬼找死!夏憂小妞兒我要了!你們只管殺了王樹梓,抓住陳歸塵!”

“好。”魏一揚也朝我走了過來。

我和王樹梓漸漸往後退去,雖然沒有和這兩個鬼交手,但是從氣勢上來看,這兩個鬼要遠比魏一昂厲害的多,尤其是魏一揚,簡直快有一種淵渟嶽峙的磅礴大氣了,不愧是大山神!

他站着不動的時候,似乎空氣都停止了流動!

我自忖要是和他們兩個打起來的話,不要說打過了,能成功逃跑就不錯了。

這是兩個可怕的敵人,我暗暗叫起苦來,這才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禍不單行,福無雙至!

就在我暗中嗟嘆命苦的時候,魏一娘開口笑道:“陳歸塵,一直看着老孃幹嘛?嘿嘿……難道是真的喜歡上老孃了?嗯,挺有眼光的,想當年,追老孃的男人老多老多了……”

“咳咳……”我忍不住咳嗽了起來,如果不是形勢危急,我早就嘔吐起來了,真是見過不要臉的,但是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就你這模樣,還追你的男人老多老多了,難道那些男人都沒見過女人?還是那些男人都是瞎子?

“樹梓,這兩個惡鬼咱們是堅決打不過的!”我低聲說道,眉頭一皺,計上心來,道:“要不咱們分頭跑,說不定還能跑出去一個。”

“兄弟,還是算了吧,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分開跑,他們都追你是吧?我情願跟你死在一起。”王樹梓咬着牙說道:“咱們堅持一陣,如果能讓司馬大人趕來,說不定就有救了!”

拖延時間?我愣了一下,隨即咬了咬牙,心中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捨身一回吧!

我看着靠近的魏一娘,道:“美人,我有房中術一冊,男女共修的話,道行倍增!”

魏一娘愣了一下,我又趕緊從口袋裏掏出來一竹道長給我的那捲房中術祕策,在魏一娘眼前晃了晃,隨即又塞了回去,道:“怎麼樣?我可是研習很久了,而且很有心得。”

“喲!”魏一娘笑了起來:“還真是房中術啊!老孃果然沒有看錯你,表面上看起來文質彬彬,心裏是一團熱乎火啊!”

“那是因爲看見了你,看見了你,我的心裏就熱乎起來了。”我強忍着噁心,笑嘻嘻的說道。

王樹梓則朝我投來了驚愕的目光,他已經被我的重口味給驚呆了。 魏一娘盯着我,眨了眨眼,道:“想必房中術的手段,你都學會了?”

“當然。”我也笑道:“可惜就是沒有要共修的人選。”

魏一娘“咯咯”笑了起來,看着我道:“老孃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長得俊俏,小嘴又會說話,更重要的是,居然還精通房中術的手段!就這麼着去投胎轉世了,也真是太可惜了……”

我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道:“我真是奇怪,你們非要我去投胎轉世幹什麼?”

“冤家。”魏一娘走到我跟前,伸出手指頭,在我額頭上一點,嗲聲嗲氣的喊了一聲。

那一刻,我渾身都是一顫,兩腿發軟,險些沒有摔倒在地上。

我心中一陣哀怨:我陳歸塵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要遭受這樣痛苦的折磨。

但是我也沒敢動,魏一揚正冷冰冰的盯着我看,那刀子一樣的眼神,讓我心中無比清醒的認識到:只要我敢動,他就敢下毒手!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抓住我沒什麼大不了的,可王樹梓就要死了!

“小冤家啊。”魏一娘又嗲嗲的喊了一聲,道:“你到底是怎麼得罪了八王爺呢?”

“我根本不知道啊。”我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道:“我也是新鬼,初來乍到陰間,結果就被魏山神給打了,要不是王河伯出手救我,我現在估計已經灰飛煙滅了!而且是死得不明白!我根本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啊。”

“老三!”魏一娘喊了一聲。

“等一下!”魏一昂叫道:“等我收拾了孟離老鬼再說!”

“大哥,你去幫幫三弟嘛,你看看他,磨磨蹭蹭的,簡直是要煩死個人了!”魏一娘又朝着魏一揚撒嬌賣癡,那樣子,激的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偏偏魏一揚還很受用的樣子,“嗯”了一聲,道:“好。”

這兩兄妹可都是陰間極品!

剛應了一聲,魏一揚的身影便一閃而逝,就好比是一道黑影,飄然而去,轉眼間便到了孟離那邊!

我看的暗暗心驚,單是這速度,比魏一昂就不止高出一倍來!

看樣子,想要用武力解決問題,簡直是癡人說夢!

“小憂!跑!”

孟離見魏一揚也加入了戰團,自覺不是對手,喊了一聲,拉着夏憂,騰空一躍,化作兩團風,滾滾而去!

“奶奶的,現在想跑了?老大,咱們追!別殺了那個妞兒!”魏一昂叫了一聲,身子一縮,竟然整個沒入地下,瞬間不見。

“鬼行地盾術?”我暗暗在心中說了一聲,再看那魏一揚,也是把身子一縮,轉瞬間沒入地下不見,比魏一昂消失的更快!

“冤家,你在想什麼呢?”魏一娘突然把臉湊到了我的眼前,嚇了我一跳,我趕緊訕笑道:“沒有,沒想什麼啊,只是佩服,佩服大山神的速度真是好快!”

“那是自然了,整個幽冥界,我大哥是最厲害的山神。”魏一娘笑嘻嘻的看着我,然後從上打量到下,從腦袋看到我的雙腳,看的我渾身都想抽搐,真恨不得轉身就跑。

“咦……”魏一娘突然愣了一下,好奇道:“你手上那東西是什麼?毛筆嗎?看樣子,材質很是不俗啊……”

“哦……”我一愣,隨即打了個激靈,眼看魏一娘把手伸了過來,就要抓我的皁白相筆,那怎麼得了!

金牙線還露出來了一截子呢!被她拿走,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魏一昂和魏一揚都不在場,只剩下這個魏一娘了,一不做,二不休,不趁此時逃脫,更待何時?!

我暗中把牙一咬,瞬間便有了新的計謀,臉上一笑,往後一躲,道:“一娘,等一下,你猜猜我手中的這支毛筆是幹什麼的?”

魏一娘見我躲避,本來有些不悅,可是又看我滿面堆笑,說出這番話來,還以爲我是在跟她調笑,立時也就笑嘻嘻起來:“你這壞人!讓人家猜,人家有沒有見過,怎麼猜得出來啊,你快告訴人家嘛!”

這幾句話說的我臉頰的肌肉都是一顫,牙齒差點全部掉出來,好一陣發酸!

我嚥了口唾沫,繼續賠笑,道:“我在陽間的時候,可是個鼎鼎有名的造型師啊,這毛筆,是我祖傳的寶貝,專門爲女子畫眉的!一娘,你已經夠美了,如果用我這寶貝再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那可就絕了!”

“真的?”魏一娘眼睛一亮,盯着我那毛筆,道:“人家天生就沒有眉毛,一輩子好生遺憾的。”

“要不,我來爲你畫眉?”我笑道:“讓你看看我的手藝?也讓你看看你自己真正絕美的容顏?”

“人家不好意思啊。”魏一娘扭扭捏捏,掩嘴而笑。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不愛美怎麼能行?這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緩緩走到她跟前,舉起了手,她卻往後一退,道:“冤家,你要幹什麼?我怎麼覺得你不安好心呀?”

“你怕我?”我回顧王樹梓道:“我們兩個就算捆到一塊,也不是一孃的對手吧?一娘還怕咱們,哈哈……”

王樹梓也笑,不過是勉強擠出來的苦笑。

魏一娘眨了眨眼睛,道:“人家當然不怕你,可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心跳的有些厲害。”

“王河伯,你站得遠一些。”我回頭朝王樹梓擠了擠眼,王樹梓愣了一下,猶豫片刻,還是走遠了。

我直勾勾的盯着魏一娘,道:“現在,這裏只剩下咱們兩個,你還怕嗎?你究竟是對我心動,還是對我心驚?”

魏一娘一愣,臉色竟突然有些發紅,她的目光稍稍閃爍了一下,道:“你,你的眼睛好亮啊,看的人家心裏有些發慌。”

“你不敢看我,就是行動了……”說着話,我又把手擡了起來,嘴裏喃喃道:“這麼一張好看的臉,沒有眉毛,怎麼可以呢?你要是不放心我,就睜着眼看我爲你畫眉。”

魏一孃的頭垂的卻越發的低了,我趁此時機,迅速的將筆頭一拉,從魏一娘腦後拉到她面前,魏一娘似乎是意識到什麼不對了,猛然擡起腦袋,盯着那筆頭,詫異道:“這毛筆的頭怎麼掉了?”

“是嗎?頭掉了?”我往後一退,帶動着手裏的筆頭使勁一扯,“嗤”的一聲輕響,金牙線從魏一孃的腦後消失,又猛然出現在了魏一孃的眼前!

成功了!

這一刻,我心中“砰砰”亂跳,幾乎虛脫!

“你……”魏一娘先是一愣,隨即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光彩,目光瞟過我手中的皁白相筆,瞟過金牙線,然後定格在我身上——她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神,幾乎有一半,都是難以置信!剩下的是錯愕,是不解,是怨毒!

“你,我,我好恨你……”魏一孃的嘴動了,腦袋也動了,輕輕的滑落,像是沒有一點重量似的,從空中往地上飄落,可是還未落到地上,便化成了粉塵。

她的整個身體,也緩緩化作了一抔黑土……

王樹梓飛快的跑了過來,看着那黑土,又驚又喜道:“真是難以置信!”

“她,她似乎是真動了感情……”

不知道爲什麼,我心中竟有些難受,嘆了一口氣,說了這麼一句話。

“她雖然託名山神,實則是惡鬼,死有餘辜!”王樹梓道:“你傷感什麼?”

“你們,幹了什麼好事?!”

王樹梓的話音剛落,一道吼聲驀然傳來!

我和王樹梓扭頭一看,只見魏一揚、魏一昂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

他們兩個的手中,還抓着半死不活的夏憂,可是他們的臉上,卻又都帶着一副出離了憤怒的表情,正無比驚愕的盯着我們! 魏一揚和魏一揚都已經氣瘋了!

他們把夏憂給扔到了地上,不管不顧。

“快跑!”

億萬黑帝:強娶迷糊老婆 極品透視小仙醫 眼看魏一昂和魏一揚朝我們衝了過來,我拉了一把發怔的王樹梓,就開始狂奔起來。

我們沒敢往黑水河裏去跑,因爲魏一昂和魏一揚距離河水更近,我們朝着陰山腳下的那一片樹林裏衝了過去!

“老二!”

“二姐!”

身後,魏一昂和魏一揚撕心裂肺的喊了起來。

我和王樹梓跑的更快了。

重生之腹黑長成記 只要我們跑到樹林裏,找個隱祕的地方先藏起來,就算魏一揚和魏一昂來追,也得費一番功夫吧,到那個時候,司馬貌應該就會到了吧?

但是我們倆剛剛跑到樹林邊上,眼前忽然一陣人影閃過,就是從那樹林中鑽出來的,我們倆猝不及防,立時撞了上去!

“哎呀!”

“誰啊!”

“怎麼回事?!”

“小心,小心!別讓他們衝撞了小姐!”

“……”

一陣亂糟糟的喊,我和王樹梓才穩住了身子,擡眼一看,我不由得愣住了,——一羣身穿壽衣、提着燈籠的人影映入了我的眼簾!

我之所以發愣,那是因爲他們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

因爲我剛剛進入陰間的時候,在遇到王樹梓之前,我就看到了這一羣鬼在河灘走過!

其中還有一個女鬼調戲了我一下,但是很快,他們就莫名奇妙地消失了,直到現在又突然出現!

當時,他們似乎是要去什麼地方,辦什麼事情,現在好像是辦完了事情,回來了。

不過,這次他們出現的時候,我忽然發現他們和上次出場的時候有些不同,上次只是一羣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穿着壽衣,手裏執着紙燈籠——可是這次,還多了一頂粉色的轎子!

是由四個鬼一起擡着的,這轎子通體都是粉色的,看上去玲瓏精緻,溫馨可愛。

但是此時卻不是我們欣賞這嬌子的時候,我說了一聲:“對不起!”

然後趕緊拉着王樹梓,又準備跑。

“慢着!”

早有幾個鬼上前來攔着我們,氣沖沖道:“衝撞了我們的小姐,說一聲對不起,然後就準備這麼走了?!”

這可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我們急得跟什麼似的,卻恰恰又惹了這麼一茬子事兒!

“哎?這個不是之前咱們才見過的那個新鬼嗎?”一個女聲傳來,我打眼一看,正是之前調戲我的那個俏麗女鬼。

比着之前,她的頭上多了一支藍色的珠花,倒也又爲其平添了幾分姿色!

她笑嘻嘻道:“原來是你!你冒冒失失的幹什麼?知不知道衝撞了我們家的小姐啊?”

“對不住。”我急道:“我們還有急事兒,麻煩通融一下。”

“對不住,對不住,我們真有急事。”王樹梓道:“在下是這黑水河的河伯,請通融一下。”

“黑水河的河伯,好大的官!”那女鬼卻一點也不着急,瞪了王樹梓一眼,然後又朝我笑道:“喂!你,你去跟我們小姐說一聲對不起。”

我忍氣吞聲的看了一眼那粉色的轎子,轎子旁跟着一個老年男鬼,鬚髮皆白,神情從容,十分悠閒的看着我們——他,我也認得,之前就混跡在我見過的那幫鬼裏。

當時,我看見他的時候,他也看見了我,但也僅僅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而已,現在仍舊是淡淡的看着我。只是,那眼睛十分明亮,而且無比深邃,彷彿是看慣了世間滄桑一樣,什麼事情都不在他眼中。

“是何方神聖攔住了路?”

轎子裏突然傳出來嬌滴滴的一個女人聲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