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是在提醒自己,跟安清雅那啥的時候,要注意做好安全措施嗎?


他跟安清雅就像是小蔥拌豆腐,一清二白的好吧!

陳墨有些哭笑不得,但這種事情解釋起來很麻煩,況且看李芬這樣一幅淡定從容的樣子,顯然是誤會已久,搞不好他解釋之後,還極有可能越描越黑,被當做是在辯解。

索性,陳墨也不做解釋了,滿口答應下來道:「我會注意的,李姨你放心。」

安清雅卻是蠢萌蠢萌的,聽得不甚明白,只以為李芬讓他們出門小心,也跟著陳墨連連點頭應是,一副受教的模樣。

「你們都知道就好!」李芬點了點頭,「那你們去玩吧,記得盡量早點回來。正好這菜才剛買回來,放冰箱保鮮得了。」

朝李芬交代完畢之後,陳墨和安清雅就出門了。

「我不認識路,要不我們別開車,打出租去吧?」城西夜市距離翡翠苑有多遠陳墨不知道,他只是聽過,但並沒有去過,所以才有此一說。

安清雅搖搖頭,笑道:「不用打出租,雖然我也不認識路,但是我車上有GPS導航呀!」

陳墨這才恍然。這種『高科技』他在簡詩琳的車上見過,當時還聽她講過其功能呢!只要知道具體的地名,輸入進去,這車載導航就會自動優化出前往目的地的最佳路線。

不過剛才他一時沒有想到,才會在明知道安清雅有車的情況下,還提出要打出租的建議。

要其他人知道陳墨如此無知,定然要罵他一句『土鱉』。

可是安清雅卻只是甜甜一笑,說了句『陳哥你在這裡等我」,就跑車庫開車去了。

甲殼蟲轎車的外觀可愛獨特,線條流暢輕靈,高貴又不失親近,亮眼又不失內斂,非常符合安清雅的風格與氣質。

陳墨上了車,繫上了安全帶,安清雅在導航上輸入了地址,這才發動了車子,開出了翡翠苑。

華燈初上,街道公路亮起了路燈,一片霓虹閃亮。

安清雅開著車,忽然道:「陳哥,你要不要考個駕照啊?」

「考駕照?」陳墨搖搖頭,「我又沒車,考了駕照也沒用。」

我送你一輛啊!

安清雅差點兒脫口而出,不過還是憋住了。

她的零花錢可存了不少,買一輛差不多的轎車肯定是足夠了。可問題是,陳墨不會收啊!

相處了這麼久,安清雅算是差不多整明白了陳墨這個略顯得有些『古怪』的性格。

你要是平白無故的送他貴重東西,那他一般是不會收的。因為他會覺得自己無功不受祿,不想佔人便宜。

除非,你得罪了他!

那個時候,就不存在無功不受祿,不佔人便宜的說法了。

安清雅憋住了想要送車的想法,而是道:「陳哥要是考了駕照,以後就可以送我上學放學啦!要不然我一個女孩子給你當司機,傳出去我很沒面子的。」

「哈哈,都當這麼久的司機了,照你那麼說,你哪裡還有什麼面子。」陳墨被安清雅的話給逗笑,這個妮子有時候就是這樣活潑可愛。

「陳哥,你學不學嘛?」安清雅嘟著嘴道。

「我在學校告示欄上看到過駕校的廣告,想要考駕照好像很麻煩,我最近可能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等過一陣子再考慮吧!」節日期間,陳墨有病人來找,又要去本草堂幫忙,這十天半個月反正是沒時間的,而且他也沒車,這考駕照的事情倒是不急。 安清雅也沒有強求,只是柔聲建議道:「有空的話陳哥你還是學一學吧,把駕照給考了,以後要出門也可以開我的車嘛!」

陳墨笑著說道:「考駕照需要一段時間,等我拿到證的時候,說不定你的病早就好了呢!」

安清雅就不說話了。

她知道,要是她的病好了,那陳墨就會離開翡翠苑,不會跟她住在同一屋檐下了。

想到再過幾個月就要跟陳墨分別,安清雅頓時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甚至,有那麼幾個時刻,她希望自己的傷病不要那麼快痊癒。

那樣的話,陳墨就能在翡翠苑多待一些時間了。

十幾分鐘過後,甲殼蟲停在了路旁的停車位上。

兩人下車,安清雅素手指向對面的街道,「從那邊過去,就是城西夜市了。」

陳墨點了點頭,卻不禁有些汗顏。

他說要帶安清雅出來逛夜市,結果他車子沒有,路也不認得,哪裡是他帶安清雅出來,分明是安清雅帶他過來的。

兩人肩並肩的走在街頭,很快就穿過了街道,進入了夜市的範圍。

夜晚的臨江市別有一番味道,到處都是閃爍的霓虹燈,一片繁華。

城西的夜市更是各路小販商家扎堆,人來人往,顯得十分的熱鬧。

此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鐘,結束了一天工作的小年輕們三三兩兩成雙成對,都出來逛街玩樂放輕鬆。

街道兩邊,有飾品店,小吃店,服飾店,電影院等各種各樣的商鋪。

其中最多的要數服飾店與小吃店了。這類店鋪每到晚上,可謂是門庭若市,生意好得不得了,比之前本草堂做活動的時候還要熱鬧。

除了商鋪之外,夜市小攤也是必不可少。

各式小攤擺放在劃分好的固定位置,並不顯得雜亂,反而井井有條,攤主則粗著嗓門,大聲吆喝叫賣。

什麼油炸臭豆腐,香辣烤薯片,板燒魷魚等來自天南地北的特色小吃,都匯聚在這邊。

「陳哥,這個我能吃嗎?」安清雅指著面前生意火爆的臭豆腐攤位,美眸期待的看向陳墨。

「我先吃一下看看。」陳墨對那攤主道:「老闆,先給我來一份。」

「好嘞!請稍等!」老闆爽利的應了一聲。

攤位前的人雖然很多,但老闆的油鍋也很大口啊!很快陳墨那一份臭豆腐就好了。

付了錢,陳墨從老闆手裡接過裝著臭豆腐的一次性紙盒。

紙盒裡,五塊黑色的臭豆腐散發微醺的氣味,上面淋著一層鮮紅的辣椒醬以及特製湯料,一紅一黑,看起來頗為可口。

這麼五塊豆腐,就要五塊錢,窮酸如陳墨不免有些咋舌。

不過難得出來玩一趟,他也不去在意這些小錢了。關鍵是安清雅要玩得開心,吃得歡樂。

用竹籤挑了一塊臭豆腐扔進嘴裡,陳墨不禁眼眸一亮。

這臭豆腐聞起來臭臭的,可吃起來卻還蠻香啊!就是有點兒辣!

安清雅看著他吃,都快流口水了,「陳哥,你嘗得怎麼樣?我能吃不?」

「這臭豆腐還不錯,之前我還覺得這烏漆墨黑又帶著臭味的豆腐不幹凈,可吃了之後才知道,這豆腐之所以呈黑色,應該是事先用滷水浸泡過。那滷水用的是黑豆豉、香菇、冬筍、鹽等材料煮制,對身體倒是沒有壞處,你要吃的話也沒問題。」

陳墨說完,轉向攤主道:「老闆,再來一份!」

攤主用長竹筷夾著臭豆腐往油鍋里炸,笑著說道:「小兄弟,行家啊!老哥聽你剛才的話,是第一次吃臭豆腐吧?這滷水用的什麼材料,你給嘗出來了?」

「小時候被家長逼著嘗百草,舌頭就變得有些敏感。只要刻意去嘗味道,是可以嘗出來的。」陳墨也客氣的回以微笑,道:「之前總聽說小攤用的都是地溝油,老闆倒是良心商家,用來炸豆腐的油跟我家裡吃的是同一個牌子的花生油呢!」

「哦?」聽到這話,老闆表情愕然,「你連炸豆腐的油也能嘗出來?」

陳墨道:「老闆用的是金龍油吧!」

我去,還真的給猜出來了!!!

老闆的眼珠子都快掉到油鍋里。

剛才他還以為,陳墨只是想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表現一下自己的博學多知,裝個逼秀秀而已。所以他也盡量配合著顧客的表演,幫著人家把逼給裝完。

老闆之所以認為陳墨是在表演,原因無他。這臭豆腐作為一種知名的地方小吃,它又不是可口可樂,配方是沒有保密的。

隨便去網上一搜,就能找到正宗臭豆腐的做法,能說出滷水的配料,這有什麼奇怪,只要隨身帶著手機就行!

可是讓老闆沒有想到的是,陳墨竟然連炸豆腐用的油都能給嘗出來。

這他娘的就很神奇了!

老闆回過神來,伸出大拇指,「小兄弟,你真厲害啊!特別是你這舌頭,真是絕了。」

陳墨笑道:「這要是換了其他油我還真說不出來,只不過你這花生油剛好跟我家裡常吃的是同個牌子而已。」

「小兄弟,什麼也不說了,這份臭豆腐就當老哥我請你的。」老闆炸好了臭豆腐,給陳墨遞了過去。

「這可不妥,老闆你做的也是小本生意,我可不能占你便宜。」陳墨雖然覺得五塊錢五塊臭豆腐有些小貴,但想想這裡屬於夜市繁華地段,想來租金也不便宜,提高價格無可厚非,所以便掏出錢包將錢給放下,這才接過臭豆腐。

「哎,小兄弟,不用給。」老闆喊出話的時候,陳墨和安清雅已經邁步離開。

霍先生,我們戀愛吧 ……

「陳哥,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技能啊!」安清雅一手拿著臭豆腐,一手學著之前的攤主那樣,豎起大拇指贊道:「太厲害了!」

「厲害什麼啊!下一趟吃什麼?」陳墨三兩下就解決了幾塊臭豆腐,以他的食量,這玩意頂多就墊墊肚皮。

安清雅就指著那邊叫賣的棉花糖攤子,道:「那個彩色棉花糖看起來很漂亮,我們去看看。」

陳墨順著她所指的方向望去,那邊倒是圍了不少人,多是一些帶著小孩的父母,給自家孩子買糖吃。

再者那個賣棉花糖的攤主更是直接現場製作,那棉花糖機器嗡嗡作響,而那攤主拿著長竹籤,熟練的將機器里所謂一層層彩色糖絲給裹到了竹籤上面,動作瀟洒流暢,而成品的模樣也煞是好看,難怪吸引了那麼多人駐足。 陳墨和安清雅走到賣棉花糖的攤位面前。

因為棉花糖是手工製作的緣故,比較費時間,所以攤位前圍攏了很多等待的人。

陳墨和安清雅排在隊伍裡頭,兩人說說笑笑,倒也不覺得無聊。

刺啦!

忽然,安清雅身後傳來一道輕響。

這聲音細微,但陳墨耳力驚人,還是聽了個清楚,他轉頭望去,只見一個頭戴鴨舌帽,穿著黑衣黑褲的男人鬼鬼祟祟地在隊伍里穿梭。

陳墨皺起了眉頭。

大晚上的穿一身黑,還戴著鴨舌帽遮住了半張臉,這人怎麼跟做賊似的?

「啊!我的錢包怎麼不見了?有賊,有賊啊!」

倏然,隊伍里有個婦人叫了起來。群眾紛紛側目,只見她手裡提著的包包被切開了一道整整齊齊的豁口!

割包盜竊!

眾人皆驚,紛紛檢查起自己的隨身物品,很快人群中又頻頻傳來驚呼聲喊叫聲。

「我的包包也被人給割壞了,手機,我手機被偷了!」

「靠,老子剛買的錢包……」

「姑奶奶的LV限量版手提包啊……完了完了,這分期還沒有還完呢!」

陳墨才不關心那些人被偷了什麼,迅速的檢查一下自身,發現手機錢包針盒都在之後,又連忙看向安清雅,剛想問問她有沒有丟東西,卻發現她癟著一張小臉,可憐巴巴提起自己被割破的隨身提包道:「陳哥,我的包包也被人割破,手機被偷走了。」

「還丟了什麼東西?錢包證件什麼的有沒有丟失?」陳墨說話的時候,目光到處搜尋,卻再沒有發現那個黑衣男子的蹤跡。

「錢包放在夾層,沒有被偷走,就丟了手機。」安清雅苦著臉,「可是這個包包是老爸送給我的成人禮,平常我都捨不得拿出來用,沒想到這次拿出來,就給割破了。」

「包包的事情暫且不說,你手機有沒有什麼個人隱私,比如照片視頻什麼的?」陳墨更關心的顯然是這些。現在是信息爆炸時代,安清雅又長得清純漂亮,要是她手機里有什麼私密自拍照的話,那泄露出去可就麻煩了。

「有一些自拍照……」

安清雅的話還沒有說完,陳墨就忙不迭追問道:「什麼樣的自拍照?」

「一些普通的自拍而已啦!」安清雅忽然明白了陳墨的意思,臉色一紅,嘟囔道:「陳哥,我沒有拍那些不幹凈的照片,只是存了幾張生活照,你別亂猜!」

「那就好!」

陳墨鬆了一口氣,隨即又有些無奈道:「剛才我就看見有一人鬼鬼祟祟了,只不過並沒有在意!現在人早就跑了,想抓也沒辦法。」

「要不我們報警吧,這麼多人都被偷了,備個案說不定以後小偷抓到了,還能找回來。」安清雅提議道。

話音才剛剛落下,街頭就響起了警笛聲。

剛才喊著被割破包包盜竊的有不少人,想來是早有人報警了。

兩輛警車在路口停下,車上走下來大隊人馬,陣仗不小!

這情況讓圍觀群眾有些愕然。鬧市盜竊而已,再加上扒手也不見蹤影,按照平常的流程,不是應該自個兒到警局報案的么?

怎麼現在來了這麼多警察?

當然,群眾們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紛紛對警察的神速到達點了個贊。

「誰被偷了東西,煩請跟我們做個筆錄,以便日後抓到竊賊,歸還失物。」一個中年幹警大聲道。

陳墨循聲望去,就看見了老熟人。

那個說話的中年幹警,就是林星娜的副手王海!

在陳墨看到王海的時候,王海也看到了他。

「小兄弟,真巧啊!」王海示意下屬去給人做筆錄,自己則走到陳墨面前,率先打招呼。

之前他就對陳墨頗有好感,只是林星娜似乎總在刻意針對陳墨,王海也沒有辦法跟人太過親近。

現在林星娜貌似跟陳墨能夠安然相處了,中午的時候他還聽說,林星娜找陳墨幫忙給刀疤驗屍,並且還有重大發現呢!

再者,陳墨跟趙局長好像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言而總之,王海找不到不跟陳墨親近的理由,至少主動打個招呼,無傷大雅嘛!

「王領隊。」陳墨笑著回應,隨即道:「正好,你給我朋友也做個筆錄吧,她的手提包也被竊賊給割破了,還被偷了一部手機。」

王海也不含糊,掏出小本,當即就詢問了安清雅的姓名住址身份,以及丟失的手機型號等等相關要點,記錄在案。

等這筆錄做好之後,陳墨才隨口道:「王領隊,今天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沒想到王海卻是壓低了聲音,「還不是因為那刀疤的事情。自從刀疤和幾個心腹手下被人殺了之後,城西群龍無首,那些稍有實力的混子紛紛想要自立山頭,搞得現在城西的地下世界是一片烏煙瘴氣,動蕩不已。我們也因此在這邊調派增加了人手,並且加大巡邏力度。剛才接到報案的時候,我們正好在附近,就正好過來看看,了解情況了。」

陳墨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這臨江市是什麼格局他沒有關注,也不想理會這種破事,所以表現的興緻缺缺。

王海也適時的停止了這個話題。他之所以跟陳墨說這些,是因為陳墨也算是參與到這案件中的人物,畢竟刀疤的屍體就是他檢驗的,並且還得出了不少有用的訊息。

因此王海才多說了幾句。

現在看到陳墨一副沒興趣的樣子,他也不好透露太多了。

「對了,林星娜呢?她還在查殺害刀疤的兇手嗎?」陳墨問道。

「這起案件已經移交上層了,林副隊現在主要負責維護城西地下世界的秩序,儘可能讓那些想要翻天的混子收斂收斂。」王海沉聲道。

「這樣啊!那就好!」陳墨悄然鬆了口氣。

從刀疤身上的傷口來看,殺害他的明顯是一名武者。普通刑警去抓捕這類兇手,即便有槍械在手,也非常危險。

林星娜此前連武者是什麼都不知道,顯然不能貿然去追擊兇手,否則要是真的碰到了,恐怕也應付不來。 安清雅只丟了手機,證件和錢包都還在。

那被偷竊的手機裡頭並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私密內容,所以她倒也沒有過多的擔心。

「陳哥,我要去手機營業廳將號碼卡報失,還得買一部新手機才行。」

安清雅不是個缺錢的主兒,至少市面上流行的手機款,她都用不著考慮價錢的問題,關鍵是性價比高,功能卓越。

「那邊就有個手機店,我們去看看?」陳墨指著不遠處的手機營業廳。

「嗯。」

兩人來到營業廳,店內導購很是熱情,「先生小姐,你們看看需要什麼手機?」

「性能比較高的,打遊戲不卡頓的就行,像素什麼的無所謂。」安清雅說出了自己的需求。

她可是個小宅女,遊戲絕對是日常必備。無論是電腦端游,還是家庭遊戲機,亦或者是手機遊戲,她都頗有興趣。

最近更是迷上了一款5V5的在線競技類遊戲,每天晚上都打得不亦樂乎,所以才會要求手機性能要高一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