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是一個連街上摔倒的老大爺都沒人敢扶的年代,齊格卻能爲了一位素不相識的民工付出自己的生命,這是多麼高貴的品質啊?


此時他在曹迪威和朱家父女心目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了,而對他一直很怨恨的曹品茗,此時已經對他恨不起來了,反而莫名地有些難受起來。

樓下圍了很多人,曹迪威三人下來的時候,想擠都擠不進去。

“好慘……兩條人命!就這麼沒了。”

“是啊……”

“小夥子爲了救人死得真慘……”

“二十多歲的年紀,他父母知道了肯定會哭死。”

“英雄啊!希望能被追認爲烈士。”

“……”

四人在外面只聽到裏面的人的一些唏噓議論聲。

聽到裏面傳出的話語,曹迪威四人的情緒都有些失控,拼命想擠進人羣裏去,但人羣涌動着都想進去看,他們很難擠進去。

“喂!你們讓一下啊!救人的是她男友!別都堵在這裏啊!”朱妤向人羣叫喊了一聲。但她的聲音很快就淹沒在了圍觀人羣的議論聲中。

“你們讓開啊!我男友救人摔死了,攔着不讓我們進去什麼意思啊?”曹品茗突然發飆了,大聲向面前的人羣吼叫了起來,莫名其妙的,她的眼淚都下來了。

曹品茗的聲音很大,人羣聽到她的吼叫聲、看到她哭紅的眼睛之後如夢初醒,連忙很歉意地讓開了一條通道把曹迪威四人讓了進去。

“小夥子有這麼漂亮的女友,死了真可惜。”

“對啊!我有這麼漂亮的女友,我肯定整天守着,去救人幹嘛?”

“我真想替他照顧他的女友。”

“我也想啊!”

“你們都別和我搶,還是我犧牲一下好了。”

“人都死了,你們好意思說風涼話!還有沒有點起碼的道德啊?”

“就是!怎麼有這種人?”

圍觀羣衆看到曹品茗後又各種竊竊私語了起來。

進去看到裏面的一幕之後,四人都有些發呆。

齊格沒有摔破腦袋躺在地上變成屍體,他此時正背對着她們蹲在地上,用大學裏學到的急救知識,給那位民工和被砸倒的年輕街坊緊急進行着胸部按壓和人工呼吸。 “他還活着?”

四人很震驚地看着齊格的背影,內心不由得百感交集。

正在這時候,一輛警車和一輛救護車嗚拉嗚拉地鳴叫着從遠處疾駛而來,警車上下來了兩名警察,救護車上下來了幾名醫護人員,分撥開看熱鬧的人羣,衝過來接替了齊格的搶救工作。

“民工落下來的時候,腦袋正好撞在了那位年輕街坊的腦袋上,他們兩個……唉……”齊格站起身來之後,看到了走過來的四人,神情悲傷地向他們說明了情況。

齊格很遺憾自己的能量治療修煉還沒什麼進展,根本釋放不出來,沒辦法拯救這二人的性命,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在自己面前死去。

“師父你沒事吧?”曹迪威緊緊地抓住了齊格的手臂,剛纔齊格從樓頂摔落的那一刻,他以爲齊格死定了。

“我沒事兒,就是……沒能救回他們的性命。”齊格攤了攤手,想救那民工結果沒救成,落下來還砸死了一名年輕街坊,實在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果。

“你不要太自責了,你已經盡力了。”朱妤也走過來安慰了齊格幾句。

“你能活下來已經很幸運了。”曹品茗嘴巴癟了癟也向齊格說了一聲,她此時內心很有些矛盾……她不是很恨他的嗎?想殺了他、剁了他的嗎?爲什麼剛纔見他摔死了卻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反而有些難受?現在見他沒死,內心反而無比激動?

話說回來,齊格確實夠幸運的,如果不是先前的繩子、杆子、線纜讓他在空中幾次減速,然後那年輕街坊承擔了最後的衝擊力道,齊格砸在了他們的身體上獲得了緩衝,他鐵定是要受傷的,很可能是重傷,至少會發生骨折之類的。

現在他還好,自我感覺只出現了一些肌肉拉傷、挫傷之類的傷情,在體內治療能量運轉的情況下,很快就可以復原了。

從十幾米高的五樓樓頂摔下來,能有這樣的結果已經算是很幸運的了。

“剛纔以爲你摔死了,小茗哭得象淚人一樣。”曹迪威向齊格又補了幾句,經歷了這種生離死別的事情,是增進他們二人之間感情最好的機會,身爲哥哥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撮合他們。

“我哪有哭得象淚人啊?我哭都沒有哭好吧?”曹品茗立刻辯駁了起來。爲他哭?被他知道了豈不是會被他笑話死?

“你明明哭了,眼睛還紅着呢,臉上還有淚痕,怎麼騙得了人?”朱妤立刻揭穿了曹品茗。

“不和你們說了!”曹品茗連忙轉過身去使勁擦了擦臉,她快要鬱悶死了,明明很討厭他的好不好?剛纔爲什麼要爲他哭啊?

“齊老闆,你的手怎麼了?”朱殤卻是走過來把齊格的另一隻手臂抓了起來,向他很關心地問了一聲。

齊格這時候才感覺到這隻手的整個手掌火辣辣地疼……剛纔掉落下來的時候爲了自救,他的手抓了繩子、抓了杆子、還抓了線纜,此時他整個手掌皮膚都磨爛了,有些地方肉都翻了起來,看起來血淋淋的很是恐怖,而他剛纔還用了這血肉模糊的手掌幫那二人進行急救來的。

“沒事兒,一點小傷。”齊格搖了搖頭,但是臉色還是有些蒼白。

“什麼小傷啊?嚇死人了!快把車子開過來,我們趕緊送他去醫院進行包紮!”曹迪威看到齊格的傷情也顧不了許多了,連忙向衆人說了一聲。

“怎麼傷成這樣子了啊!”曹品茗回過頭來看到齊格手上的傷情,也忍不住叫嚷了起來。這個男人也太堅強了吧?都傷成這樣子了,一直一聲沒吭!

朱殤連忙跑過去把他的奧迪q7開了過來,曹品茗在曹迪威的叫喊下,轉過身來一左一右地扶住了齊格向車子走了過去。

齊格沒受什麼傷,就算有些拉傷、挫傷也在能量快速運轉之下很快就能癒合,這時候自己行走一點兒問題也沒有。但曹迪威和曹品茗兄妹堅持要扶着他,也只能讓他們扶着了。

現在的齊格確實有些脫力,剛纔那無比驚險的一幕也讓他很有些後怕。如果不是諸多巧合,他剛纔弄不好和那民工一起嗝屁了。以後再不能這麼冒失了,救人什麼的,也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去做,以前窮吊絲死了也就死了,現在身家都過億了,福還沒享幾天,死了就太虧了!

“剛纔我在樓上看下去的時候,以爲師父你已經去了呢!當時我真的很傷心,整個人都傻了。”曹迪威把齊格扶上車之後又和他說了一聲。

“他這種混蛋,哪有這麼容易摔死的啊?沒聽說好人不長命,壞蛋活千年的嗎?”曹品茗卻是悻悻地來了幾句。

齊格如果摔死了,她心裏莫名很難受還掉了淚,但齊格沒摔死,她不由得又想起了她在齊格那裏吃的虧,那些奇怪的感覺,還是她人生第一次體驗,這實在讓她難以釋懷。

“小茗你亂說什麼啊?再這麼說他我可要打你嘴了!”曹迪威聽到曹品茗的話之後,很生氣很大聲地訓斥了她幾句。

“我沒亂說啊……他……他……他本來就……”曹品茗楞了楞看向了哥哥曹迪威,從小到大,哥哥何曾對她動過手?何曾用這麼嚴厲的口氣和她說過話?而且還要打她?

“那種時候,有幾個人能做到象他那樣?不顧生死拯救他人的性命,而且是不認識不相干的人的性命!如果他不是好人,這世上還有好人嗎?小茗你太讓我失望了!向我師父道歉!”曹迪威大聲向曹品茗訓斥着,剛纔曹品茗那幾句話就算是玩笑話也已經超出了他能忍受的底線,才讓他此時顯得如此生氣。

“是啊,小茗,象齊老闆這麼高尚、無私的人,剛纔爲救人差點兒失去了自己寶貴的生命,你這時候不應該再開這種玩笑了,確實有些過分了。”朱妤也開口向曹品茗說了幾句。她一直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人,經歷了剛纔的事情之後,對齊格的印象已經大大改觀,很是敬重起來。 “我錯了好吧?我道歉……你們……你們……算了,不和你們說了。”曹品茗被哥哥責罵訓斥,又被好友朱妤說了幾句,一肚子的委屈說不出口,一肚子的鬱悶沒處發泄,只好噘起嘴惡狠狠地瞪了齊格幾眼。

朱殤的車子很快來到了附近的雲豐醫學院附屬醫院,曹迪威堅持要他妹妹和他一起攙扶着齊格,進醫院急診之後,又遇到是韓依諾在接診。

當然了,急診科有主任醫師坐鎮,韓依諾專門負責不怎麼緊急的病人。

“齊老闆,又過來了啊?今天怎麼了?受傷了?葉小姐呢?沒和你一起?”韓依諾有些奇怪地看向了齊格,又看了看他身邊的幾人。

“葉小姐是誰啊?”曹品茗下意識地向韓依諾問了一聲。

“葉小姐……葉小姐……葉小姐她……誰都不是。”韓依諾從曹品茗眼中似乎察覺了什麼,連忙撒了個謊。

曹品茗很不爽地瞅了齊格一眼,正想質問他什麼的時候,心裏突然感覺着不對……她這是幹嘛呢?吃醋?都沒弄清楚葉小姐是誰,吃的哪門子的醋?而且她爲什麼要爲他吃醋?

“手傷了,韓醫生能治嗎?”齊格把受傷的手遞給了韓依諾。

“怎麼傷的?傷這麼重?”韓依諾皺起了眉頭,連忙幫齊格的手進行了消毒處理和包紮,用繃帶整個地纏了起來。

“一個民工討薪跳樓,他爲了救人,從五層樓頂摔了下去,大難不死只傷成這樣子,已經很幸運了。”朱妤在旁邊幫着齊格解釋了幾句。

“我去!你從五樓樓頂摔了下去?不會只這點兒傷吧?”韓依諾瞪大了眼睛,不太相信的表情。

“網上已經有很多照片了……這個抓住民工腰帶的就是齊老闆,正往下落。”朱妤把手機裏搜到的剛纔有人拍的照片以及說明文字給韓依諾看了看。

“救人……沒想到啊!齊老闆你居然是這麼高尚的人!以前我錯怪你了。”韓依諾對齊格頓時無比敬重起來。

“師父,晚上去我們家歇吧,我和小茗反正也沒事,正好可以照顧你。”曹迪威在齊格上完藥打了繃帶之後向他發出了邀請。曹家在雲豐市有很大的宅子,平時空着,但象酒店一樣有人照看,隨時都可以過去住。

齊格受了傷,是最虛弱最需要人關心和照顧的時候,要想讓他成爲他未來的妹夫,現在正是讓妹妹和他增進感情的最好時機。

“不了,我家裏還有些事情要處理。”齊格婉拒了曹迪威的好意。

“那好吧,待會兒我們車子把你送回去。”曹迪威勸不動齊格也只好作罷。

“不用,我就在附近住,自己走回去就行。”齊格再度搖了搖頭。

“不是說好要去k歌的嗎?”朱妤向衆人提了出來。

“他從樓上摔下來,還是不要亂動的好,說不定有內傷,這種情況一定要留在醫院裏觀察。”韓依諾阻止了朱妤。

“嗯,有道理,我們就在醫院裏陪護好了。”曹迪威對韓依諾的觀點表示了贊同。

“真不用。”齊格搖了搖頭。

“要觀察,師父你就別固執了,這事兒要聽醫生的。”曹迪威很堅持的語氣,然後和朱殤一起跑去給齊格辦入院手續去了。

“包紮好了吧?我出去有點兒事。”齊格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繃帶,站起了身來。

慶榮華 “你去哪兒?這時候別亂跑,萬一內臟真有損傷就麻煩了。”朱妤聽了韓依諾的話之後,也覺得齊格不要亂動的好。

“沒事兒的,我就是出去一下。”齊格對這些人的熱情有些承受不住了。

“那讓小茗陪着你吧。”朱妤向齊格提了出來。

“我去上洗手間,她陪着幹嘛?”齊格扯了個理由。

“出門後往右邊去,轉過走廊就看到了。”韓依諾給齊格指了指去洗手間的路。

“你真不會有事吧?”朱妤不放心地又跟出了門來,曹品茗噘着嘴也跟了出來。

“沒事的!”

齊格連忙大步向洗手間的方向小跑了過去,跑過去之後,發現那條走廊正好通往醫院的後門,連忙趁機溜出了醫院,沿着小路回到北郊公園,在偏僻處傳送回了額外空間。

“這些人也太熱情了吧?人脈關係雖然好,但是打這些交道很累人的啊!其實我還是安安靜靜做一個宅男就好。”齊格躺在了自己的牀上大喘了幾口氣。

齊格的手機響了,曹迪威打過來的,問齊格跑哪兒去了,怎麼洗手間裏找不到他的人。

“我回家了,謝謝你們關心,我沒事兒了。”齊格很無奈地回答了曹迪威,這個徒弟對他也太關心了,這熱情讓人承受不住啊!

“你家在哪兒?家裏有人嗎?沒人的話,我讓小茗過去陪你,醫生說你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必須得有人陪護才行。”曹迪威繼續向齊格說着。

“家裏沒人讓我去陪他?哥你有沒有想過我會很危險?”曹品茗在心裏瘋狂吐槽起來,和齊格單獨呆在他家裏,豈不是要被他活活摸死?現在她褲子還是溼的。

“不用,真不用,謝謝你們的好心,我要睡了,別再打電話過來了。”齊格掛斷了手機,世界終於安靜了下來。

躺在牀上,齊格開始按能量治療手冊修煉了起來,把體內的能量集中到了受傷的手上,運轉了半小時之後,手掌處的疼痛明顯減輕了不少。

齊格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這次是楚雲嫙打過來的。

“我又到雲豐市來了!”楚雲嫙很興奮的語氣。

“哦。”

“你怎麼一點兒也不高興啊?”楚雲嫙很失落的語氣。

“高興啊。”

“在哪兒呢?出來玩吧,我哥想見你。”楚雲嫙向齊格提了出來。

“你哥?我……不認識他吧?”齊格楞了楞。

“我哥就是鼎鼎大名的楚雲飛,哈哈,你和他見過不就認識了?他說他早就聽說了國旗哥的大名,對你仰慕已久,今晚他有空,讓我一定約你出來見個面,你就給個面子嘛!”楚雲嫙向齊格撒起了嬌來。 “這都什麼時間了?還出門?”齊格懶洋洋的聲音,身爲一名宅男,最喜歡的就是宅在家裏,和人打交道最煩惱了,如果不是做任務,齊格很不想去拓展什麼人際關係。

“才八點鐘啊!夜生活纔開始呢!”楚雲嫙很驚訝的語氣。

“今晚就算了吧,我病了,哪兒也不想去。”齊格現在就是不想出門,只想在牀上躺着。

“病了?什麼病啊?嚴不嚴重?你在哪兒?我去看你。”楚雲嫙立刻向齊格提了出來。

“懶病,很嚴重,懶得不想動,也懶得不想見人。”齊格很無語。

“這個病……”楚雲嫙也很無語。

“主要是我昨天沒睡好,今天又跑了很多地方、辦了很多事情,很累,筋疲力盡,已經洗了澡想早些睡了,謝謝你和你哥哥的好意,我們改天再約吧。”齊格補着解釋了幾句。

“好吧,明天上午有空嗎?”

“上午?沒空……”

“你哪天都沒空!我哥明天在流雲大酒店有個發佈會,同時也是個早餐會,想請你過去看看呢!”楚雲嫙很有些失望。

“早餐會?自助的還是?提不提供茶葉蛋?”齊格聽到這個來了興趣,他反正是要去流雲大酒店的,混個免費的自助餐吃很賺的,要知道他胃口很大,修煉起能量來,多少食物都填不飽。

總這麼暴飲暴食的話,就算身家過億,也會被吃窮的,所以,有這種自助餐,是必須要去的,反正不吃也是浪費。

“是自助的,茶葉蛋……這個……酒會是西式的,不提供的吧?不過也可以讓他們提供啊……你過來在門邊看到有掛楚城牌子的工作人員,報我的名字就可以進去了,在流雲大酒店8樓8號廳。”楚雲嫙聽出齊格似乎有了興趣,連忙回答了他。

至於茶葉蛋,很好解決,立刻讓酒店去做或者外出採購。雖然和酒會的格調有些不搭,但爲了齊格,什麼都是值得的。

“早餐會幾點鐘開始啊?”齊格又問了一聲。

“七點半鐘就開始了,不過大多數客人可能八點半、九點鐘纔會到,發佈會在九點鐘正式開始,我和我哥明天早上在楚城那邊,要見幾個市裏的領導,大概九點鐘會到酒店發佈會現場去。”楚雲嫙回答了齊格。

“楚城?那個大型的商業文化旅遊休閒中心?”齊格聽說過這個項目,是雲豐市近些年投資最大的一個項目,對外宣稱投資幾百億,佔地面積近百萬平米,幾乎要在雲豐市雲口開發區建起一座新城出來。

“嗯,我哥哥早就在市政府立項了,地塊也拿了快兩年了,但一直還沒上馬,最近剛完成新一輪籌資準備開工,明天的發佈會也算是一個感謝會,雲豐市市政府主要領導,社會各界名流都會過來。”楚雲嫙很驕傲地回答了齊格。她並沒有對齊格完全說實話,其實……這個項目,她哥哥楚雲飛是以她的名義在做。

“好機會,和她說投資兩千萬進去,以後會有大好處。”機器人突然亮屏向齊格說了一聲。

“你這個坑貨,很會替我花錢啊!”

齊格突然感覺自己又要活回去了,一億七千萬在兜裏還沒捂熱,一輛座駕去了近四千萬,買一塊地至少要兩億,系統出一億的專項資金,他自己也得出一億,就只剩三千萬了,讓他在楚城裏投兩千萬進去,一億七千萬,瞬間變一千萬。

這一千萬被機器人惦記着,沒了是遲早的事情。

“想吃更多的茶葉蛋,你首先得養雞……”

“行了,我投。”齊格不想再聽雞生蛋、蛋生雞的勵志故事了。

“喂!喂!斷了?”楚雲嫙半天沒聽到齊格說話。

“那個……你們在籌資?我想在楚城追加兩千萬投資,現在還來得及不?”齊格向楚雲嫙提了出來,說這話的時候他有些心虛,畢竟楚城是幾百億級別的投資,他這兩千萬就象牛身上的一根毛。

“好啊!”楚雲嫙一聽很是高興。

“你給個賬戶,我把錢打過去。”齊格向楚雲嫙提了出來。

“這個不急,回頭見面了再辦,我先把你列入到合夥人名單裏去。”楚雲嫙心裏美滋滋的,總算找到了一種合適的方式,把她和齊格捆綁在了一起。

“合夥人?就是入股的意思?”齊格不太明白。

“嗯,差不多的,會和你籤正式合同的。”

“那行,明天我們見面籤合同。”齊格盤算着楚城發佈會也在流雲大酒店,時間在九點,十點半的時候肯定能結束,然後上個樓,正好參加土地拍賣會。

現在的齊總是越來越忙了啊!

還沒升級當上齊總,現在只是齊經理。

“好啊,明天見!齊叔叔,你可一定要來啊!”

“入股籤合同,我當然要去,明天見。”

掛了楚雲嫙的電話之後,齊格繼續修煉起了能量治療,把體內更多的能量集中到了手掌處。

晚上十一點鐘的時候,齊格解開了纏在手上的繃帶,發現手掌上的傷口大部分都已經結痂痊癒了,只有幾處傷得特別重的地方,還隱隱有些疼痛。

修煉能量很容易疲累,考慮着明天要參加楚城發佈會,還要參與拍賣會,會有一場惡戰,齊格零時的時候,並沒有起來體驗‘瘋狂搏擊’的遊戲。

……

週六。

齊格是早上七點多鐘醒過來的。

洗漱過之後,齊格感覺精神還不錯,於是決定趕在去流雲大酒店之前體驗一番‘瘋狂搏擊’是怎麼回事。

但是意念叫喊了機器人好半天,都沒什麼反應,視野屏幕也一直沒有亮起來。

“這是怎麼個情況?我沒睡醒?還是坑貨睡過頭了?它好象從來都不睡覺的吧?”齊格心裏不安了起來,以前可從來沒出現過這種狀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