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幾隻野豬幹掉了,陸方才是開始收拾了起來。


隨著野豬肉烤得香香的,陸方口水都快流下來了,聞著面前的野豬肉,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

才吃了幾口,就感覺到口袋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小嬌醒了?」

陸方將小蛇拿的出來,只見這小蛇帶著一些優雅的味道,雖然是在陸方的手上,但是卻有些嫌棄陸方那有力的手,直接游到了陸方手臂的衣服上面,將自己給擦的一乾二淨,甚至還吐出蛇信子,警告陸方。

「你這小傢伙。」

陸方看到小蛇居然這麼對自己,就輕輕的在小蛇的頭上拍了拍。

「這是野豬肉,想吃嗎?」

陸方對著小蛇說道。

小蛇不由自主的吐出了舌頭,然後一口咬在了這野豬肉上面,大口的吃了起來,看著面前的小嬌,吃得這麼開心,陸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小蛇吃的很多,足足吃了好幾塊野豬肉,這才停了下來。

陸方的臉上露出了一些疑惑之色:「你身子這麼小,怎麼吃的這麼多?」陸方好奇的問道。

只是小蛇卻沒有回答,而是扭了扭自己的尾巴,然後就要張開你的大嘴巴去咬陸方。

「好啦,不要鬧了,你要是不鬧的話,我就給你一顆內丹。」

陸方開口說道,從自己的口袋裡取出了之前那一條魚妖的內丹。

看著陸方手中拿著的內丹,小蛇一下子睜大自己的眼睛。

就在這小蛇的眼睛之中,泛著一些綠光,綠幽幽的,這讓陸方自言自語,喃喃的說了起來:「小嬌,你的眼睛怎麼放綠光?我記得你以前放金光的呀?」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

可是小蛇的速度卻非常的快,猛的跳了起來,直接跳到了內丹上面,然後一口咬在了這內丹之上。

「你該不會虛不受補吧?」

陸方拿著這顆內丹懸挂著,小蛇死死的咬在了這顆內丹之上,怎麼都不肯鬆開自己的嘴巴,這讓陸方拿著自己的頭。

「你要就給你吧,這本來就是為了你給挖出來的。」

陸方對著小蛇說道,然後鬆開自己的手。

就在下一刻,小蛇一口將這個內丹吞進了自己肚子,再次的進入了睡眠之中,就這樣睡著了。

「這麼快就睡著了?」

陸方伸出自己的手,輕輕的推推小蛇,對著小蛇小聲的問道。

陸方將這條小蛇直接翻進了自己的口袋裡面,這才開始盤坐修鍊了起來,這才剛剛盤坐修鍊,就感覺到自己的胸口之中傳來了一陣劇痛。

「噗!」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鮮血灑在了地上。

「怎麼會這樣?」

陸方睜大了自己的眼睛,感覺到自己之前所受的重創,這是已經開始再一次複發了,連忙開始進入修鍊的狀態。

在進入修鍊狀態的時候,陸方再一次的呼喚著天老。

「天老,天老,你在哪裡?」

陸方這樣的呼喚著,但是依舊一無所獲,從醒過來之後,陸方就發現天老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回應,就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讓陸方感覺到十分的凝重,心裏面異常的沉甸甸。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陸方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眸之中帶著凝重,為什麼天老不見了?現在自己得儘快恢復才行。

陸方這樣的說著,再一次閉上自己的眼睛,開始繼續修鍊了起來。

隨著一股氣息在自己的體內不斷的流走著,陸方只感覺到自己傷勢漸漸的開始恢復了起來。

體內似乎有著一些好幾股力量正在碰撞著,這種傷勢讓陸方感覺到十分的痛苦,只能通過修鍊緩緩的化解。

「噗!」

一口淤血吐了出去,陸方的傷勢才恢復了不少。

「按照這個進度,再等半個月可能就恢復了。」陸方喃喃的說道,從自己的口袋之中取出了一顆修鍊的丹藥,扔進了自己的嘴裡。

「幸虧煉製丹藥,裡面有可以修補傷勢的丹藥,正好可以滋補自己的傷勢。」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陸方突然聽到腳步聲。

「誰?」

這腳步聲讓陸方猛的驚醒。 這腳步聲來得有些突然,陸方頓時臉色一變,要知道,這荒郊野外的山洞之中,突然有腳步聲出現,那就代表著危險。

「呼」

陸方的呼吸一時間也變得粗重了起來,用著警惕的眼神打量著前方,連忙躲到了旁邊,隱藏了起來。

幾個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這幾個身影彎著腰,手中拿著弓箭,就這樣從外面走進來,眼眸之中帶著凝重,只是走進來之後,發現了地面上的篝火,一個個都是發出了驚呼:「這裡好像是有人來過?」

「有人來過?這人該不會是被這野豬給吃了吧?」

「是啊,在這裡人都不見了。」有人回答著。

「這山洞裡面的野豬都快成精了,上一次我就是被這些野豬給偷襲了,這一些野豬真是太可惡了。」

這幾個人看上去就像是獵戶,眼神也是十分的警惕。

「普通人?」

陸方的臉上露出了疑惑,還以為是什麼非常危險的人,沒想到卻是一些獵人,這些獵人是來打野豬的嗎?

「誰?」

這些獵人聽到有動靜,發出了警惕的語言。

「是我。」

只見陸方說道,從這躲避的地方走了出來,對著面前的這些獵戶說道,這些獵戶們頓時愣了一下,才發現是有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這位兄弟,你快離開這,這洞裡面可是有著好幾隻野豬精,這幾隻野豬精可厲害了。」這幾個獵人開口說道。

「你是說野豬嗎?我之前的確是看到了幾頭野豬,這幾頭野豬試圖攻擊我,於是我就把這幾頭野豬給抓起來烤了。」

陸方撓撓自己的頭,對著面前的這些獵戶說道。

這些獵戶們一個個都是震驚了,看著陸方的眼神一時間都變得古怪了起來。

「你是修仙者?」

只見這帶頭的獵戶發出了一聲驚呼,臉色一變,開口對著陸方問道。

「怎麼了?」

陸方帶著疑惑問道,只見面前的這些獵戶,一個個都是發出的驚恐瞬間,轉身就逃,就好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眨眼之間,這些獵戶們已經走得一乾二淨。

「這是?」

陸方一時間愣住了,似乎是沒有想到這些獵戶們居然逃得這麼快,好像根本就不想跟修仙者沾上任何關係。

在之前的時候,陸方還以為這證道大陸上面只有修鍊者,根本就沒有什麼普通人,看到這些獵人的時候,陸方已經明白過來,在這個世界,其實也是存在著普通人。

「那一位修仙者沒有追來吧?幸虧我們跑得快,不然這仙人一怒之下,我們肯定就化成了灰灰了。」

帶頭的獵人隊長,大口喘著粗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恐懼。

「是啊,修仙者們喜怒無常,我們這些普通人只是他們眼中的炮灰而已,一不小心沾染上,那肯定是死無葬身之地啊。」帶頭的隊長喃喃自語的說道,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神之中滿滿的全部都是恐懼。

「好了,先不要說這個事情了,我們還是去找獵物吧。」

這獵戶說道,回頭看了一眼。

「啊」

只見這獵戶隊長猛的一驚,睜大了眼睛,看著身後,陸方就站在這獵戶的身後,對著獵戶搖了搖手。

獵戶看到陸方,一下子就跪倒在陸方的面前,不斷的磕起頭來。

「大人,大人,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什麼都沒有看見,我們也絕對不會出去嚼舌根子的。」

只見這獵戶隊長不斷的磕頭,對著路方說道,眼睛裡面滿滿的全部都是恐懼,似乎十分的害怕。

「嗯?」

陸方頓說愣住了,這時已經隱約有些猜測。

「你們起來說話吧,你們為什麼看到我就逃?」陸方對著面前的獵戶問道,臉上帶著一些詫異。

聽到陸方的話,獵戶呼吸也有些緊張。

「我們…我們其實是不敢在仙人您的身旁污濁了你的仙氣,所以我們才不敢在你的身旁,一旦見到你出現,我們就只好遠遠的躲避。」

獵戶隊長開口回答著說道,帶著一些緊張,額頭上面,汗水已經直流而下,緊接著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眸之中全部都是慌張。

這讓陸楓越發的好奇,這些人到底是經歷過什麼?才會如此的恐懼?難道是在他們的身上發生過什麼恐怖的事情不成?

「放心好了,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

陸方開口說道。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這些獵戶們開始磕頭了起來,一個個都有些愣住了。

「你們直接說吧,告訴我這些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不定我還會送你們一些機緣。」陸方開口說道。

這些獵戶們一個個都是愣住了,互相對視了一眼,眼睛之中帶著疑惑,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不敢相信陸方似乎真的願意給他們機緣。

「咕嚕」

只見其中的獵戶隊長,狠狠的咽了咽自己口水,一雙眼珠子輕輕的在轉動著,似乎是在猶豫著要不要上來講述到底是什麼人情況,可是這獵戶隊長額頭上那不斷湧出的汗珠子,卻暴露了這獵戶隊長心中恐懼。

「不行,這些人太恐懼了。」

陸方抬手一點,只見一道淡綠色的霧氣一般的甘露落在了這些獵戶的身上,這些甘露,迅速的滲入了獵戶的身體之內,這些獵戶一個個似乎都受到了滋潤,立刻只覺得自己渾身都是變得輕鬆了起來。

「我感覺身體似乎變輕了,以前受的內傷居然也恢復了?」

「我也感覺到了,我感覺心情似乎變得非常的平靜,而且我身上之前的小傷,也全部消失不見了。」

「我也是。」

這些村民們一個個都是說出了自己的感受,眼神之中露出了驚喜。

「多謝仙人賞賜,多謝仙人賞賜。」

帶頭的獵戶隊長對著陸方拚命的磕頭了起來。

「仙人,您難道忘記了?這些規定就是仙人,你們定下的,凡是見到修仙者或者仙人,那麼我們這些凡人一定要退避三捨不得冒犯,否則當誅,小的祖上就曾被懲罰過,村子也見過不少人受過懲罰,所以知道。」

獵戶隊長開口解釋著說道。

「還有這回事?」

陸方愣了一下,是不是沒有想到在證道大陸之上,限制居然有如此的嚴格,普通人和修仙者差距如此之大。

「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就說你們見到我之後為什麼突然轉身就逃?原來還有這個情況在其中。」

「告訴我凡人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結構吧。」陸方開始問道。

「凡人世界結構?」

這獵戶的臉上帶著疑惑,似乎是聽不懂陸方說的。

「普通人是怎麼生活的?修仙者又是什麼情況?」陸方對著面前的獵戶隊長說道,獵戶隊長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些懷疑,要不是剛才陸方使用了仙法,說不定就覺得路方式消遣自己的人了。

「我閉關修行太多年了,所以不清楚現在的事情到底怎麼樣?」陸方開口說道,解釋了一番自己的身份。

「原來如此。」

獵戶隊長一時間反應過來,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我明白了。」

只見獵戶隊長開口說道。

「是這樣的,據村子裡面祖祖輩輩相傳,在這個世界的居民都是修仙者的後代,但是大多都失去了修鍊方法或者修鍊的本事,從此就變成了普通人,而且這個世界非常的寬廣,到處存在著妖獸,所以我們聯繫最多的就只是鎮子。」

「難道在鎮子上面就沒有其他的了?」陸方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總感覺自己知道的事情似乎有些哪裡不對。

「那可不止呢。」

獵戶隊長看著面前的修仙者似乎有些不滿連忙解釋了起來。

「其實據說在鎮子之上其實還有許多城市,據說這些地方非常寬廣,也是異常繁華,只是我們這裡太過於偏僻,而且在這路上有許多妖獸橫行,所以我們也無法抵達。」獵戶隊長長嘆了一聲開口說道。

「至於修仙者…」

「我聽村子裡面的長老說,修仙者曾經定下個規矩,讓我們這些凡人勿要靠近,否則生死勿論,因此看見仙人所以才匆匆的離開。」

獵戶隊長說完,擦了一把自己額頭上的冷汗,不敢直面面前的陸方,而是等待著陸方的的評判。

「呼!」

「呼!」

獵戶隊長因為緊張而呼吸急促。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離開吧,這頭野豬就送你們了。」陸方開口說道,獵戶隊長如逢大赦這才帶著自己身後的這些獵戶們跟陸方千番道謝,走之前帶走這頭野豬。

「原來這個世界還有普通人,看來這些普通人連奴隸的資格都沒有,但是沒有這些普通人,恐怕這個世界也不會產生奴隸,所以才會默許這些普通人的存在吧。」陸方在自己的心中暗暗的想著,第一次感覺到了這個世界的殘酷。

「連這些獵戶也能發現重傷的我,看來我不能留在這裡了。」

陸方心念一動,這時轉移了地方,直接追逐在這些獵戶而去,想要看一下這些普通人的世界是怎麼樣,說不定可以偽裝成普通人。

陸方收斂自己身上所有的氣息,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普通人正走著,突然只覺得背後有風,一隻手輕輕的拍在自己的肩膀之上。 「誰?」

陸方被拍到肩膀的那一瞬間,只感覺到自己渾身寒毛聳立,一種危機從自己心裡頭直接瀰漫而出,連忙轉過頭看了過去。

眼睛之中帶著恐懼,似乎是不敢相信。

陸方自認為自己的修為並不差,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可以無聲無息的偷襲自己,可居然有人能夠拍著自己的肩膀,讓自己毫無察覺,這就讓陸方感覺到了驚悚。

「小傢伙,問你個事兒,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地方可以藏人嗎?」

就在陸方的身後,站著一個道士開口說道。

「這道士在這搜索人?」

陸方不由有一些慶幸自己偽裝成了普通人,這時發揮出了自己的演技,連忙回答說道:「仙人,我也不清楚這裡哪裡可以藏人,我只知道在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山洞,在這山洞之中,有著幾隻野豬精,然後其他地方我就不清楚了。」

「哦!」

這道士聽到這裡點了點頭:「你已經掉隊了。」道士開口說道,把陸方嚇了一大跳。

道士說完之後轉身就是離開了,化成一道遁光消失不見。

「找人?」

陸方的心中有一些遲疑,不過很快又平緩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