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幾乎和zì shā掛鉤。


魏子只在乎底線的事兒,其他這些什麼親情啥的,他根本不在乎。

快穿:被攻略對象寵上天 魏子聳了聳肩膀,淡淡說道:“這不是在不在乎的事情,而是無論你怎麼做,你都無法力挽狂瀾。”

“你要救你姨娘,難不成率領大軍直接殺到京城去嗎?你怎麼知道姜廣天有沒有佈下天羅地網在等你?”

“你又怎麼知道姜廣天有沒有盟軍?所以你不能去救你姨娘,你也找不到她,你只能順其自然,不是嗎?”

話糙理不糙。

沒啥大毛病。

“我怕什麼?!能留在公司的哪個是貪生怕死之輩?!你挨個問他們,是否願意跟我去京城?!”

更何況姜超現在還多了四個騎兵,如果能利用好的話,也是很厲害的存在。

某一個瞬間,姜超還真的想要帶人打到姜家去,魏子說的事兒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姜超此言一出,魏子頓時就怒了。

“混賬!你這話對得起你師父嗎?!他把這份事業叫到你手上,你就這麼帶領大家走向滅亡的嗎?!”

“大家願意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跟你幹,那是信任你!信任你會讓他們過上好的生活!不是讓你帶着他們去送死的!”

魏子的養氣功夫已經算好了,若是早個幾十年,他聽到這話可就要動手揍姜超了。

典型的不負責任啊!

姜超吭哧吭哧地喘着氣,他想反駁,可他無力反駁。

人家句句在理,自己該怎麼回?

“你姨娘走的時候怎麼交代你的?冷靜,冷靜!凡事多動腦子去思考,你聽進去了嗎?!你對得起你姨娘嗎?!”

魏子的咆哮衝擊着姜超的內心,此時的姜超痛苦極了。

他是真的很想去把王勝君找回來,可自己無能爲力。

艹!!!

眼看姜超不說話,魏子的情緒也穩定了下來。

終了,魏子拍了拍姜超的肩膀。

“行了孩子,回去吧,一屋子人等着你發號施令呢。”

姜超重重地點了點頭,他只能祈求姜廣天還剩下一點人性。

只要他不殺王勝君,那麼一切都還有轉機。

兩人走出葉蘭村,到了鎮上後打了一輛車回到了公司。魏子半路下了車,說是輕塵公司的事情和他無關,但有事情了,招呼一聲即可。

姜超也表示理解,今天讓魏子出面救下自己一命,姜超心裏也挺過意不去的。

畢竟人家都退休了,還讓他這麼拼,實在是自己的不對。

之前要不是魏子提醒,姜超指不定做出什麼糊塗事呢。

感謝!

回到公司,張順爻和衆人圍了上去。

“怎麼樣了董事長?”衆人嘰嘰喳喳地說着。

剛纔朱鵬回來時也說了一些,但根本沒有把事情說清楚,因爲他自己也啥都不清楚。

至於冥王……

好吧,他已經趁着朱鵬在公司,自己溜到豬肉店偷豬肉了。

接下來的時間,姜超把一切的一切都和他們說了,包括王勝君對自己的恩情。

衆人聽聞後也很是震驚,沒想到冷血無情的王四娘,居然是姜超的救命恩人。

大家都猜到了王勝君就這麼回去會有什麼下場,張順爻帶頭說道:“那還等啥呢!咱們趕緊召集人手,殺到姜家把王四娘搶回來!”

腹黑媽咪的天才蘿莉 本章完 這個說法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

王勝君是爲了姜超才做出這一切的。

她任務沒完成,還把騎兵弄丟了,回去能有啥好下場?

搞笑的是,即便是羅家衛,剛纔還想着個王勝君拼命呢,這會兒也吵着嚷着要把王勝君帶回來。

羅家衛這人比較直,沒那麼多的心眼。

反正她要殺我也是爲了董事長好唄?

那我就能理解你了,因爲我本來就被地府觀察了,真要是有什麼大型戰鬥,我連人都不能殺,對董事長當然沒有什麼價值咯。

包括朱鵬也很贊成這件事,別的啥也不論,王勝君是姜超的救命恩人,自己就必須幫姜超把這恩情報回來。

清然啥的就甭說了,唯一發表出不同的意見的,想必大家也能猜出來了。

馬癩子唄。

“臥槽,你們都瘋掉了嗎?不過啦?老子好容易從陝溪活着回來,這會兒又要打到京城去?”

“你們都以爲自己天下無敵嗎?鬼知道那個姜老頭會不會搞什麼陷阱暗算我們!”

“況且董事長在京城的仇家那麼多,萬一他們聯合起來呢?咱們過去豈不是送菜?!”

最強兵王闖三國 朱鵬不爽道:“貪生怕死之輩!你不想去就留在家裏看門!當一條看門狗好了!沒人拉着你去!”

還真是,想要去京城的,都是自願去的,也是他們提出要把王勝君帶回來的。

馬癩子這回也爽快,沒有再和他們脣槍舌戰,而是笑着說道:“那好,你們去吧,你們去的路上我就給你們挖坑修墳,時候差不多了我就去給你們收屍,哈哈哈。”

氣憤的羅家衛上去就是一個巴掌抽了過去。

“混賬!現在大敵當前,你竟敢說出這種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馬癩子連忙躲到了姜超身後。

“董事長你看他,傷還沒好就胡亂打人,要不是看他可憐,我早就殺了他了。”

羅家衛指着馬癩子說道:“有種你給我出來的!我跟你單挑!我不需要你讓!”

羅家衛這一喊,蘇小小也跟着瞎起勁。

“對呀你這死孩子!有本事你就出來!躲在別人屁股後面算什麼本事?!”

他們越是生氣,馬癩子就越是高興,也不知道這孩子是不是童年受過cì jī還是啥。

“董事長你看他們呀,這麼多人欺負我一個,以多欺少,以大欺小,真是太不要臉了,簡直卑鄙無恥,下流賤格!”

姜超大手一揮道:“行了,這件事不要再說了,京城我是不會去的,癩子說的有道理。”

羅家衛還想說着什麼,張順爻卻是悄悄拽了他一下。

“董事長,你有沒有想過,姜廣天會利用王四娘來威脅你?”

此言一出,衆人再次沉默了,他們都瞭解姜超,他是一個重感情的人。

如果姜廣天這老賊當真這麼做了,姜超的確就被動了起來。

莫要說王四娘了,在場中,恐怕除了蘇小小以外,其他任何人都能成爲姜超被牽制的理由。

姜超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椅,仔細想了想之後還是搖頭。

“不會,他應該不知道四姨娘救了我的事情,不然他就不會重用四姨娘。”

“而且我們現在越是擔心四姨娘的安慰,反而會害了她,當姜廣天知道她當年做的那些事後,只會有兩個結果。”

“一,他一怒之下殺了四姨娘泄憤,二,就如同三眼所說,他拿着四姨娘來要挾我。”

朱鵬不爽道:“這也不是,那也不是,董事長,你說!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姜超把雙腿架在了辦公桌上,此時的他已經恢復了冷靜。

“好辦,我們按兵不動,休養生息,待到姜廣天來找我,我和姜家勢必會有一戰,到時候在戰場上時,咱們直接把四姨娘拉過來,保護起來,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張順爻問道:“如果姜廣天……”

姜超擡手打斷道:“所以,現在就需要由三眼出面算一算,四姨娘這次回去會不會死。”

誠然,張順爻想說什麼,姜超已經猜到了,這也是事情的關鍵。

如果這次王勝君回去會被處死的話,那麼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就算現在集合兵力殺過去也來不及。

倘若不會的話,那麼在下次戰鬥時,王勝君肯定又是被旗子似的打出來。

到時候姜超直接搶人,姜廣天將一點辦法都沒有。

張順爻點了點頭,拿出三枚爻錢佔算了起來。

因爲現在王勝君的狀態已經屬於“入陰”,那便是死了,所以這是一個假命題。

想要推測的話勢必會增加許多難度。

張順爻推演着,衆人也等得很是心焦。李緣霸不斷拿出餐巾紙給張順爻擦汗。

看得蘇小小是羨慕之際,他輕輕推了一下羅家衛,小聲道:“你看看人家!”

羅家衛知道蘇小小想表達什麼,他又不是傻子,但他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和她搞什麼情情愛愛的。

老子忙着呢!

當張順爻推出結果後,已經是十五分鐘後的事情了。

他皺着眉,緩緩說道:“怪了,生死未卜,推不出。”

朱鵬一驚。

“吹呢?!還有你算不出的事情?你可是三目神將啊!”

張順爻沒推出結果本就不爽,朱鵬還說這話他就更加不爽了。

“八目神將都沒有用!這事兒裏面牽扯到的東西太多了,很亂,很雜,而且很多事情都在姜廣天一念之間,根本無法推算!”

馬癩子笑嘻嘻道:“少來,你他媽就是想偷懶,不想算就直說唄,搞這些花裏胡哨的東西幹什麼?真是有夠無聊的。”

羅家衛知道蘇小小想表達什麼,他又不是傻子,但他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和她搞什麼情情愛愛的。

老子忙着呢!

當張順爻推出結果後,已經是十五分鐘後的事情了。

豪門萌寵,撿來的新娘 他皺着眉,緩緩說道:“怪了,生死未卜,推不出。”

朱鵬一驚。

“吹呢?!還有你算不出的事情?你可是三目神將啊!”

張順爻沒推出結果本就不爽,朱鵬還說這話他就更加不爽了。

“八目神將都沒有用!這事兒裏面牽扯到的東西太多了,很亂,很雜,而且很多事情都在姜廣天一念之間,根本無法推算!”

馬癩子笑嘻嘻道:“少來,你他媽就是想偷懶,不想算就直說唄,搞這些花裏胡哨的東西幹什麼?真是有夠無聊的。”

本章完 也就是張順爻比較冷靜,換成其他人的話,恐怕早就和馬癩子幹起來了。

張順爻知道,這麼做沒有任何意義,與其把精力放在和馬癩子幹仗上,不如好好策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姜超思索了一陣。

“這樣吧,從現在開始公司進入一級戒備狀態,禁止有成員落單,至少每兩人一組。”

“三眼、羅漢、霸霸,就在公司,冥王和朱鵬在菜場,老鬼和癩子在字畫店,這樣也好有個照應。”

這麼分配也是有理由的,馬癩子和誰都不能相處好,唯獨清然脾氣好,而且能容忍馬癩子。

馬癩子嘴賤也分對象,越是容易被他氣到的,他就越愛氣人家,和清然這個悶葫蘆在一塊,馬癩子嘴再賤也沒轍。

而且這樣的搭配,即便是姜廣天親自打過來,他們也有招架之力。

張順爻他們就不用說了,菜場那邊冥王可以和姜廣天打一打,朱鵬可以趁機給大夥兒報信。

字畫店那邊,馬癩子也能頂一會兒,清然趁機打電話喊人。

全聚在一起?

沒這個必要。

這個方法也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唯獨馬癩子有些不爽。

“董事長,你幹嘛把我和老鬼分在一塊啊?他這個人太無聊了,你把我跟那個殺豬的放一塊兒吧,或者跟冥王也行啊。”

“汪!汪!”

張順爻頓時哈哈大笑道:“看着沒?連狗都不待見你,要不你一個人一組吧?老鬼跟我們住也行。”

馬癩子不爽道:“槽!你當我樂意跟老鬼住?!他那麼垃圾,姜廣天要是殺過來的話,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招架得住?!”

對此,清然也沒有生氣,因爲他本來就不是戰鬥型選手嘛……

可一個成熟的組織當中,又必須要有一個醫生,也就是傳說中的奶媽。

在醫術這個領域當中,清然自問在華夏都沒有幾個對手。

這不,羅家衛受了這麼重的上,這會兒就能站起來了,不都是清然的功勞嘛?

朱鵬冷笑道:“之前你不是嘴硬的嗎?現在好,姜廣天動手之前肯定會偵查清楚我們的勢力分佈。”

“到時候你那邊實力最弱,他絕對會先拿你開刀!叫你囂張,活該!”

馬癩子本來就是說說而已,經朱鵬這麼一說,他發現還真有道理。

“不行!董事長,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裏推嗎?!我才16歲啊!你於心何忍?!”

現在知道自己16歲了?

早幹嘛去了?爲什麼不珍惜生命呢?

姜超大手一揮道:“行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癩子在陝溪曾單挑李青雲而不落敗,這份戰績大家有目共睹。”

“別說姜廣天未必會先找他,就算找了,癩子也能扛着,直到大家一起去救他的。”

馬癩子還是不服,張嘴正要說話,姜超卻是轉過頭問道:“你不會是怕了吧?”

此言一出。

“我怕了?我怎麼可能怕了?!我馬癩子一輩子怕過誰!?別說一個姜廣天了,就算十個!我馬癩子保證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老鬼!走!跟我回店裏,我罩着你!”

說完,馬癩子便離開公司了。

清然可算是尷尬死了,自己一把年紀了,居然要靠一個16歲的孩子罩着,他看向姜超,姜超卻是揮了揮手。

如此,清然也不能再說什麼了,對着大夥兒抱了抱拳,便離開了。

“對了董事長,冥王去我那邊可以,但你必須給他下個命令,不能偷吃我店裏的豬肉。”

冥王心裏冷笑不止。

shā bǐ,我剛出去了一趟都不知道,我已經把你店裏的肉都吃光了!整整五頭豬!接下來半個月不吃東西都沒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