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就更讓葉天起疑了,不禁自語道:“看來真是我想多了,人家根本就不是在跟蹤我。”


於是葉天放下了警惕,繼續前進。

十分鐘後,葉天正策馬奔騰,前方路中央,卻突然衝出一人,手持長劍,跨着戰馬,兇悍無比。

“呔,前方小賊,速速給我停下!”

一聲暴喝,從那攔路之人口中喝出,同時長劍直指葉天,逼迫他停住。

葉天急忙勒馬,希律律一聲,一人一馬停在了對方的長劍前。

“小賊,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先問問我手中的劍再說!”

“搶劫?”葉天聽了對方的話,不禁有些愕然,此處雖然與刀劍城有些距離了,但仍然屬於刀劍城的勢力範圍,來來回回路過的人,大多都是刀劍城內兩大宗門的弟子,怎麼會有人選擇在這裏搶劫?

在這裏搶劫,就只有兩種可能:要麼這賊很笨很無知,屬於剛剛入行,所以不知道挑選地方;要麼就是這賊很牛逼,連千刀門與萬劍宗都不懼,所以纔在這裏搶劫,爲的就是專搶這兩大宗門的弟子!

葉天細細打量起對方,想要看出對方是屬於哪一種情況。

“咦,這個賊的身影,還有他的馬,好像有點眼熟?”

葉天看着對方一人一馬的形象,心中有種熟悉感,好像剛在哪裏見過。忽的他心中一動:想起來了,這個傢伙,不就是剛剛在後面跟着我的那個人嗎!

剛剛葉天覺得有人跟蹤,便假裝不經意回頭打探過,也瞥見了對方的大致模樣。只是由於距離較遠,他又是倉促一瞥,所以沒太看清對方長相。不過眼前這個人矮矮胖胖,胯下一頭天雲馬的形象,卻是十分好認,所以葉天一下子便想起來了。

“這個傢伙真是有趣,剛剛還在跟蹤我,現在又繞到我前面,從正面打劫我?”葉天心中微動,立刻覺得其中另有蹊蹺,“估計這人並不是真正的劫匪,而是假裝劫匪,另有目的。我且不拆穿他,看他到底想搞什麼名堂。”

那劫匪正是矮胖子云青,不過此時的雲青帶着黑色面紗,表情兇悍,一手執劍一手掐腰,喝道:“我乃黑雲山黑雲寨的九當家,今日缺些酒肉錢,便要從你身上拿!小子,勸你乖乖把全身財物交出來,以免皮肉之苦!”

“黑雲寨的九當家?”

葉天心念一動,這黑雲寨,他倒是也聽說過,據說是距離刀劍城一百里外的一個大寨,依山而建,是刀劍城方圓千里內最大的山寨。

不過傳說中的黑雲寨亦正亦邪,雖說是做着殺人越貨的營生,但卻是劫富濟貧,並不算十惡不赦。再加上黑雲寨中的幾位當家,實力都很了得,所以千刀門和萬劍宗才一直沒有動黑雲寨,讓其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存在着。

“九當家,你們黑雲寨的風格,不是劫富濟貧嗎,這次怎麼劫起我來了?我乃是刀劍城千刀門的弟子,你不會看不出來吧。還有,你身爲山寨的九當家,出來打家劫舍,難道就只有你一個人麼?”

“哼,混賬!老子說自己是黑雲寨的,就是黑雲寨的,難不成你還不信?老子今天就一個人搶劫你了,怎麼樣?”聽到葉天的質疑,雲青似乎有些着急,暴喝道。

葉天心中更爲疑惑了,這個所謂的九當家,從一開始看上去就不像專業的劫匪,卻似乎非要讓自己相信,他是黑雲寨的九當家,不知到底是爲了什麼。不過他也知道,對方肯定不會將目的老老實實告訴自己,便道:“九當家,既然你要搶劫我,那便動手吧,我倒要看看黑雲寨的九當家,到底有何本領!”

雲青哈哈一笑:“哈哈,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區區一個千刀門的中級弟子,也敢與我叫板麼?好,雲青爺爺就讓你開開眼!”

話音一落,雲青從馬背上縱身一躍,如同展翅的大鵬,向葉天殺來。

“吃我一劍嚐嚐!”

雲青顯然斷定了葉天是千刀門的中級弟子,實力也就是真武境二重,而他自己則是真武境四重,所以這一劍,並沒有用全力。他的目的並不是殺死葉天,而是要將其生擒。

一劍轟下,葉天只覺得一股無比精純與磅礴的劍氣,轟然而下,壓得他難以擡頭。他心中不禁暗道:“劍不愧是所有兵器中攻擊最強的一種,不過若論兵器中的王者,還要數刀,攻防兼備!”

他擡起黑色重刀,刀勢如浪,一招狂狼刀訣迎了上去。

砰!

刀劍相撞,葉天只覺得雙臂一麻,而他胯下的黑鱗馬慘叫一聲,四條蹄子悉數彎折,跪倒在地。葉天也被這股巨大的力道給震退,連退十餘米才穩住。

看到葉天被自己一招擊飛,雲青不禁得意,並未急着衝上來,而是笑道:“怎麼樣小子,本大爺的劍滋味如何?快點投降交出你的財物吧,我黑雲寨從不空手而歸,今日你便是我的肥羊!”

葉天則是沒有說話,看了一眼地上的黑鱗戰馬,這戰馬四條腿都斷了,而且五臟六腑被震得移位,已然救不活了。他狠狠一咬牙,一刀斬去,將痛苦哀叫的黑鱗戰馬直接斬殺。

“對不住了夥計,你替我賣命,我卻害你身死。不過你放心,我會爲你報仇的!” “刀掠千里!”

葉天話音一落,身形如電,直接從原地消失。下一瞬間,他出現在雲青的身後,一刀斬出!

“啊?怎麼那麼快?!”

雲青驚呼一聲,來不及回身抵擋,只得迅速就地一滾,想要躲開葉天這一擊。不過他速度還是慢了一點,被葉天一刀斬在胳膊上,被砍出一個大口子。

雲青捂着胳膊,驚訝的看着葉天。

不過葉天沒給他喘息之機,而是身形再度一閃,又殺了過去。

依舊是刀掠千里!

刀掠千里,行動飄忽不定,防不勝防,而且招式爆發出來後,攻擊力也相當於黃階上品戰技,十分強大!

唰!

又是一刀斬下,這次葉天出現在雲青的左側。這一次雲青提前有所準備,所以反應稍快,堪堪避過了葉天這一擊。

不料葉天一刀剛過,身形卻如同鬼魅一般繼續貼了上來,同時近身就是一拳。

穿山破!

葉天這一拳,打向雲青的胸口,不過雲青倉促之間,擡起左臂抵擋了一下。

不過葉天的穿山破,乃是帶有暗勁的招式,所以這一招直接透過雲青的手臂,傳到了他的肩膀上才爆發!

砰地一聲,雲青倒飛出去,同時肩膀上一團血霧升騰,痛苦不已。

可葉天卻暗道一聲可惜:可惜這穿山破,僅僅是黃階下品的戰技,根本發揮不出葉天全部的力量,所以威力不足,要不然這一下,最起碼能把雲青的左臂打斷,讓他實力大減!

一連兩次使出刀掠千里,對於葉天消耗也很大,他呼呼喘息着,沒有繼續攻擊。

而云青此時已經是臉色慘白,恐懼不已了。葉天身形飄忽不定,讓他根本難以招架!他萬萬想不到,葉天一個真武境一重的小子,竟然會給他這個真武境四重的高手,造成如此大的威脅!

不過看到葉天喘息的樣子,雲青心安了不少:“哈哈,小子你畢竟是境界太低,我承認你的戰技的確很厲害,身法也很詭異,但恐怕以你的真氣,根本無法長時間使用這兩種厲害的戰技吧?所以現在,該我攻擊你了!”

雲青話音一落,手中長劍便刺了過來。

“劍勢,大地之劍!”

伴隨着雲青的聲音,只見雲青一步步向葉天奔來,他的雙腳,彷彿與大地融爲了一體,而他手中的劍,則彷彿與他融爲了一體。

人、劍、大地,三者合一,彷彿是不可分割的一個整體,這一劍的威力,竟然調動了整個人的真氣,以及整片大地,向葉天襲來!

葉天頓時覺得這一劍之威,恐怖無比,彷彿大地一般厚重磅礴,讓自己無法躲藏。

“好厲害的一劍,這纔是雲青真正的實力麼?這一劍,似乎比金明浩最強的一擊,也要強悍很多;比我曾經殺過的真武境四重的內門弟子李青城,也要強大很多!”

雲青的這一招非同小可,讓葉天也感到十分危險。在之前的戰鬥中,即便是在他修爲更低的時候,也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而云青的臉上,則是浮現出一絲狂傲的笑意,一邊攻來,一邊冷笑道:“哼,小子,你已經成功激怒了我,所以我要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看看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天才!這叫做劍勢,唯有天才才能夠領悟,你有生之年能夠見到,也算一種榮耀了!”

說話間,雲青的劍已然襲至,而葉天心中只覺這一劍強大無比,心中竟生出難以抵擋之意!

“不對,雲青說這招叫做劍勢,乃是藉助大地之勢,纔會形成如此大的威壓,但應該並不是這一劍的真實威力,所以……我應該能擋得住!”

葉天心中一橫,手中立刻多了一把黃階中品寶刀,同時,刀滅無極施展開來!

金光乍現,葉天手中的寶刀迅速化作一抹流光,堅固的刀身成爲金屬粉末,而那抹凌厲的刀光,則是迎向雲青的大地之劍。

轟!

黃階中品寶刀施展的刀滅無極,威力強大無比,相當於真武境四到六重的武者一擊。加上剛剛葉天用的這把刀,屬於中品寶刀中較爲上乘的,所以威力接近真武境六重武者的攻擊力。

而另一邊的雲青,這一劍的威力同樣絕強,其中蘊含着大地之勢,磅礴大氣!

在轟然爆響聲中,地面塵土飛揚,刀氣與劍氣縱橫,將雲青與葉天的衣衫都給震裂了!與此同時,兩人也都飛退出去,各自受傷。

其中葉天的傷勢,主要集中在右手上,這並非是被雲青攻擊所致,而是刀滅無極的反噬之力。

至於雲青,則是胸前皮焦肉爛,顯然傷的不輕!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擋住我這一擊,甚至還傷到我?不可能!”雲青雙眼圓瞪,感到無法置信。

他也算得上是天才,領悟劍勢,將劍勢融合於大地,創出大地之劍這一招,強橫無比,橫掃同境界對手,所以他大師兄才放心讓他一個人前來,搞定葉天。


可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葉天,區區千刀門外門的中級弟子,竟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不但沒有被搞定,反倒讓雲青處處吃癟!

此時的雲青,信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並不是因爲他的對手強大,而是因爲他的對手變態!

要知道,葉天僅僅真武境一重而已,卻能夠讓原本橫掃真武境四重的雲青,連續處於下風!這讓身爲天才的雲青情何以堪?!

“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剛剛使用的,到底是什麼戰技?”雲青幾乎是在咆哮般說道。

葉天神色冰冷,道:“哼,你問我是什麼人?我倒要問問你是什麼人,竟然冒充黑雲寨的九當家,到底有何目的?”

雲青神色一變,對方已經識破了他是冒充的,這讓他更加不安。可他偏偏又不是葉天的對手,此時見識到葉天的實力,已經沒有了將其拿下的信心。

“我……我本就是黑雲寨的九當家,怎麼會是冒充的?小子,你別胡言亂語!”

“好,既然你是黑雲寨九當家,便是山賊匪類,那我便斬了你,爲民除害!”說着,葉天手中又有了一把戰刀,一步步向雲青走去。

雲青見狀,神色大變,連連後退。


不過他後退的速度,卻沒有葉天快,畢竟葉天的神行變身法,也是極爲強大的!

“慢着,你不能殺我!”

“爲什麼不能殺你,我殺一個搶劫我的匪類,有何不可!”葉天絲毫不停,繼續追去。

雲青頓時慌了,口不擇言道:“我……我不是匪類,我不是黑雲寨的九當家!”

“那你到底是誰?!”

“我……我如果說了,你是否便不殺我?”

雲青顯然已經動搖了,他雖然是天才,曾經不可一世,但現在他的信心已經被葉天打破,再次面對葉天,從心理上已經落了下風,根本沒有反抗的勇氣。而且葉天速度比他快,更是讓他緊張無比,有種無路可退、身陷絕境的感覺。

“我只知道你若是不說,馬上就會死!”葉天冷喝道。

“好,我說!我不是黑雲寨的九當家,我的真實身份是……萬劍宗的內門弟子!”

“什麼?!”

原本正在追殺雲青的葉天,突然愣住了,對方給出的這個回答,讓他十分意外。

他迅速思考着這其中的前因後果:雲青是萬劍宗的弟子,卻假扮成黑雲寨的九當家,來攔截自己這個千刀門的弟子,到底有何目的?

“之前看他的意思,似乎真的只是想打劫我,而不是殺我,所以他一上來並沒有下殺手。也就是說,他想讓我活着回到宗門之中,讓我把自己被黑雲寨九寨主搶劫的事情,傳回宗門之中……如此一來,恐怕宗門爲了給弟子出頭,就會向黑雲寨興師問罪,從而掀起千刀門與黑雲寨的矛盾!”

“哼,萬劍宗打得好一副算盤,想要借刀殺人,坐收漁翁之利麼?若是我笨一些,本領差一些,還真就讓他們得逞了!”

葉天冷笑連連,已經完全明白了雲青與萬劍宗的用意。


萬劍宗與千刀門,一直以來都是兩虎相爭,但由於實力較爲接近,所以誰也奈何不了誰。不過若是成功挑起千刀門與黑雲寨的矛盾,以黑雲寨的實力,足以讓千刀門頭疼了。等到千刀門滅了黑雲寨,損耗了一部分實力,到時候,萬劍宗趁機再對千刀門下手;或者是他們提前與黑雲寨結盟,共同對付千刀門……

無論哪一種結果,都會對千刀門極爲不利,對萬劍宗則是大有好處!

“你答應了不殺我,我現在已經告訴了你我的身份,我可以走了吧?”

雲青說着,便要轉身逃跑。

葉天卻身形一動,再次施展出刀掠千里,從背後一刀刺穿了雲青的心臟!

“呃……你,不守信用!”雲青雙目圓瞪,口中含混不清的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