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哪裡是比斗,這簡直是爸爸在教訓兒子,不,是在教訓孫子一般的碾壓啊!


這少年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強到這種程度?

難道這世界上當真有生來便自帶神通的人嗎?否則怎麼解釋這少年如此年輕,居然能擁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逼格+60。」

這時,宋義嘯已經是臉色大變,心中疾呼不好,在葉天的手指破開血色虎頭時,便想著變招收手,以脫離和葉天的接觸。

可惜,宋義嘯反應雖然不慢,但還是晚了一步,葉天的手指已經點在了他的手心上。

如利刃刺入豆腐,葉天的手指輕鬆的貫穿了宋義嘯的掌心,隨後迅速收回。

後退一步,葉天右手斜伸,如擎劍而立一般。

那在一起的手指上無有血跡,唯見凜冽冷光閃動,晃人心神,觸目驚心。

在這一剎那,在場眾人心中泛起了一種不止宋立峰的手掌被擊穿,就連自己的手掌也被擊穿一般的感覺。

直到眾人下意識握了握自己的手掌,感覺自己手掌沒事,這才驚醒回神,臉上的神情更加駭人。

因為他們知道剛才那種錯覺,並不是因為因為驚訝而生,而是因為葉天這一擊所蘊含的強大意志壓迫,讓他們都如同身臨其境一般,才會出現那種錯覺。

這一擊,竟強大的恐怖如斯,讓在場人忍不住倒抽涼氣,只覺得無比的恐懼! 這時,宋義嘯已是額頭冷汗直冒,大驚失色,運轉內氣間,便又飛跌回輪椅上,心中大呼不可能。

在他看來,兩人都是內氣巔峰的武者,這少年的實力怎麼可能比他強那麼多?

就算略有差距,但也不該是這種碾壓般的情況。

所以之前宋義嘯即使雙腿殘廢,也敢於葉天一戰,因為他的境界擺在那裡。

在同境界的情況下,他那修鍊了三十多年的內氣,已然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又加之融入所領悟的武道至理和自身意志,已然是同境界難逢敵手。

對上同境界的人,哪怕是打不贏,也不至於是這樣的碾壓啊!

這葉天明明看上去和他一樣,都不過是內氣巔峰的境界,可普一交手,不但破了他的絕學殺招,還一指貫穿了他的掌心,這怎麼能不令宋義嘯驚惶。

可宋義嘯哪裡知道,葉天並不是能認為的武者,而是更強的修真者,而且實力更是遠比同境界的修真者要強。

對付他一個小小的內氣巔峰武者,自然很輕鬆了,連自己的絕技都不用施展,只是用了最開始兌換的無雙劍氣,就輕易的破開了宋義嘯的虎魔殺了。

宋義嘯的內氣雖然雄渾,但和葉天的真元相比,卻是泥沙和鈦合金之別了。

而葉天最開始兌換的無雙劍氣,雖然在葉天所有絕學中,只能算是最低層次的。

可名為劍氣,自然無比鋒銳!

又有葉天練氣六層的真元摧動,對上同境界的修真者或許吃力,但對付實力低上許多的內氣巔峰武者,簡直就像是在欺負小孩一樣了。

所以,這在一眾武者和宋家人看來不可能的事情,在葉天的手上卻輕而易舉的完成了。

可不知道這些的宋義嘯仍不服氣,再稍微控住手上的傷后,便又飛身而起,再次推動內氣攻向葉天。

這一次,他換上了另一個絕學,也是他新近領悟,尚未完成的絕學。

宋義嘯有種直覺,只要自己完全創出了這個絕學,那離踏入先天大宗師之境不過咫尺了。

所以這門絕學就算尚未完成,在宋義嘯全力摧動下,威力也數倍於之前的虎魔殺。

只見自宋義嘯全身上下,泛起一層恐怖的血光,那血光凝而不散,化作了一頭猛虎形狀,緊緊的作附在宋義嘯身上。

邊上,圍觀的眾人跟著嘩然。

「天吶!好可怕,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恐忻,雙腿在發軟啊!」

「我也感受到了!這簡直是太可怕了,我們離得這麼遠,都能夠感受到,那要是正面面對,又得有多麼恐怖?恐怕不用交手,都已經被嚇死了吧!」

「這就是內氣巔峰恐怖,這個境界已經不僅僅對拼實力,更融人了意志和武道至理,所以才有不達巔峰皆凡夫的話啊!」

「是的,由內氣巔峰開始,武者開始領悟武道至理,將自身的意志和所領悟的悟道之理融入自己的武學中!」

「據說到了先天大宗師境界,更是能夠調動天地之力,從而有種種神妙。」

……

此時,在血色猛虎的光影中,宋義嘯猙獰的看著葉天,殺意升騰的大叫道:「狂徒,受死吧!

這是我閉關多年,所創出的無上絕學猖虎煞,能第一個死在我這招無上絕學之上,是你的榮幸!

你放心,在你死後,我會教你的身體擺成跪像,澆上銅汁,永遠立於宋家門口,以恕你的罪過。」

此時,葉天直面宋義嘯,心中倒是有些訝異。

這並不是因為宋義嘯剛才那番話,而是葉天能夠感覺到宋義嘯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威勢中,竟隱隱吸納了少許天地靈氣,使得他的攻擊威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吸納天地靈氣?」葉天訝然自語:「以武入道嗎?看來傳說並不都是假的,內氣巔峰就能做到這地步!

那看來先天大宗師恐怕就真的能夠調動天地靈氣,從而具有部分修真者的能力了!看來這武道,也是有取之處啊!」

停了一下,葉天慨聲笑道:「可惜,這招若是先天大宗師所施展,我或許需要認真一點對待。

可你不過區區內氣巔峰,就算用出了這樣的招式,也根本於事無補,卻還敢做剛才那番話,真是可笑之極!

即然你還執迷不悟,那我只能勉為其難的出手,將你摁在地上摩擦摩擦,讓你好好的冷靜冷靜了!」

話音一落,葉天身形不動,卻將右手高舉,並指呈劍,冷光綻開如芒,隨後如劍劈落!

近乎同時,身上綻開血色猛虎光影的宋義嘯也已撲至,隱約可聽虎嘯連連,伸手化爪,血紅刺眼,似凶虎撲食。

劍落,冷光凜冽!

爪至,血色駭人!

嗡!

一聲似鍾銼相擊之聲響起,令在場人只覺無比難受,心臟更好像是被無形之手揪住,根本就沒辦法跳躍,連呼吸都為之停止。

「不!這不可能!」

下一刻,一聲沙啞的慘叫。

血光綻耀如瀑,擋不住其中一點冷光,轉眼如雪遇陽光般化散。

奪愛 直到這時,圍觀的眾人這才重新感受到了心跳,之前停止的呼吸也恢復了,頓時貪婪的大口呼吸起來,幾有一種鬼門關前溜一回的感覺。

等到眾人平復了下來,再看向場中時,一個個面露驚駭,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見。

只見場中,葉天雙手背負,昂然而立,臉上的神情從始至終都安然自諾,呼吸平穩悠長,似乎剛才那番激烈的戰鬥,根本沒能讓他熱下身。

當然,這些並不是眾人驚駭的理由,真正讓眾人驚駭的是葉天的腳下。

此時,葉天正踩著那名震荊南三十年,無數武林人士敬仰崇拜,在南武林有著巨大名望的宋義嘯。

「啊……」

宋義嘯瞪大了眼睛,發出著絕望的大叫,奮力的掙扎著想要擺脫葉天的腳。

可任憑他怎麼奮力,乃至於全力催動內氣,也沒能夠晃動背上葉天踩著的腳半分。

似乎踩在他背上的並不是腳,而是五嶽一般的擎天巨峰,根本不是他一個區區的凡夫俗子能夠撼動。

【作者題外話】:第二更…… 葉天踩著宋義嘯,冷笑道:「如何?經過地上的這麼一摩擦,你是不是冷靜下來了?」

「狂徒,放開我父親(叔父、老家主)!」

這時,宋義嘯尚未回應,宋立天等人已經大叫著衝上來,想要救下宋義嘯。

葉天身形不動,手一揮,一道火焰飛出,落在地上化作了火牆,擋住了宋立天等人。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宋立天見到那火焰時,也明白了過來,盡皆露出了驚恐之色,頓時不敢再上前了。

而與此同時,那火焰升騰之際,也沾染到了宋義嘯的手臂。

看著眼前那恐怖的火牆,以及手上的火焰,宋義嘯這才驚醒過來,惶恐叫道,「你是修真者,你居然是實力至少相當於內氣巔峰的修真者!」

這一下,宋義嘯終於明白過來,為什麼葉天能夠如此輕易的碾壓自己了,原來葉天是修真者啊!

同時,宋義嘯這下他們宋家真是惹到了大麻煩,可他知道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怎麼將手臂上猶如跗骨之蛆的火焰驅除。

宋義嘯立刻催動內氣,想要撲滅手臂上的火焰。

可他不催動內氣尚好,一催動內氣反倒像是在火焰上倒了汽油,將原本只沾染在手臂上的火焰引得更旺,瞬間更是從手臂布滿了全身。

這一下,宋義嘯嚇壞了,真顧不得保持之前的高人風範,帶著哭腔的叫喊道:「啊!快!快滅了它,快滅了它啊!」

葉天腳下不動,淡然看著化作火人的宋義嘯,說道:「來,叫聲爺爺,我就饒過你。」

「裝逼成功,逼格+50。」

葉天的話聲雖淡,卻穩穩噹噹的落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眾人將目光落向了已經滿身是火焰的宋義嘯身上,他們想要看看宋義嘯究竟會怎麼做?

是按照葉天所說,開口叫葉天爺爺,從此名聲掃地,淪為天下笑柄,卻能苟得一命。

或者寧死不屈,被那火焰活活燒死,一代名震荊南的武林巨擎隕落,以此見證另一個神話的崛起。

「父親!」

之前被火牆擋住的宋立天回過神,驚恐的看到宋義嘯身上燃著熊熊烈火,已經沒心情去管以後的事,只想宋義嘯不要死。

要是宋義嘯死了,那宋家可就慘了,不說其他不是單單的敵對勢力,單單宋家背後的靠山雲昭寺,不可能一口將宋家吞下去。

對於雲昭寺而言,宋家如果有利用價值,那其自然是宋家的靠山。

如果宋江沒有了利用價值,那顯然明朝事便不再是宋家的靠山,而是轉而能將宋家吞下的存在了。

這是現實,赤裸裸的現實,特別是再走強者為尊的武林當中,更是無數人奉之為金閨玉帛的鐵律。

當下,宋立天叫道:「父親,你快點叫吧!」

邊上,宋立磊一臉急色,沒有宋立天想得那麼多,只是單純的不想自己父親被燒死,也叫道:「父親,我來救你!」

說著,他便要運轉內氣,越過那道火牆,去救宋義嘯。

至於葉天會不會順利的讓他救下,顯然不是此時他會考慮的。

三國之蜀漢中興 天地祖神 「三哥,別過去,這火可不是普通的凡火!」

宋木魚趕緊一把攔住了宋立磊,滿臉忌憚的看著那些火焰。

這一刻,他只感覺看著那股火焰時,原本達到內氣境界,已經能夠自由控制的氣血就不如自主的躁動起來。

與此同時,因為上了年紀的緣故,早已經衰退的慾望卻在這時大增,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也明顯和眼前這伙有關。

這讓宋木魚大驚,好在他已是內氣中期的武者,而且站得又有些距離,還能勉強壓制住這種感覺。

花好孕圓:少爺,偷偷預借你的種 同時,宋木魚不禁暗自猜測,如果靠近並沾染上一絲這火的話,恐怕自己將那也無法控制不住自己,當眾要找人來苟合起來。

心想著,他突然反應過來,看向了周圍圍觀的眾人,發現無論是宋家人還是那些跟過來的武者中,一些最卑微的直接中招,已經無法自制。

特別是宋家這邊,因為是在宋府,所以無論男女都出來觀看,這下中招后,頓時變得失去了理智,有不少已經開始了。

既然都是宋家人,那便少不了的血緣或倫理上的關係,這一下亂子大了。

宋木魚雖然發現了,卻只能勉力擊暈周邊中招的宋家人,至於遠處的那些,已經無力顧及,心中對葉天的驚恐達到極致。

另一邊,姜嫣然和愈秀兒雖然都是普通人,並沒有一起下來,而是一直待在車上。

特別是姜嫣然,因為已經見過見葉天使出這種火焰,所以早早的就把車門給關住,同時阻止愈秀兒往外看了,也防止別的武者心生歹念。

至於宣子明和欒天龍,因為直接站在葉天身後,在葉天使出六欲之火后,立馬便讓他們情不自禁心火大冒,我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師弟,這種感覺好奇妙……」

這時,宣子明雙眼迷離的看向欒天龍,伸手摸向了欒天龍。

欒天龍嚇到了,渾身雞皮疙瘩直冒,之前的那種感覺頓時消散了些許,忍不住往後退,叫道:「宣師兄,你怎麼了?快醒醒!」

在後退的同時,欒天龍突然想起宣子明已經四十幾歲,卻一直沒找老婆,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

一想到這個可能,欒天龍就感覺一陣惡寒,暗道幸虧這次出師早,否則菊花不保。

他雖然不排斥這種人,可不代表他能夠接受啊!

葉天可沒去管周圍人的反應,就這麼淡然的負手而立,看著腳下踩著的宋義嘯被火焰包裹。

此時,太陽已然西沉,天空紅透,似乎在地上的那火焰相呼應,預示著一代強者的沉淪。

火焰裹身,宋義嘯慘叫連連,最終隨著六欲之火的熄滅,化作了一堆灰燼。

那灰燼無比蒼白,似乎印證了宋義嘯最後悲哀的落幕。

葉天緩緩收回了六欲之火,圍觀的武者們也恢復了正常,至於那些失控的宋家人做了什麼,已經沒人去管了。

【作者題外話】:第三更,仍舊暫時先跟三章,作者淚目…… 看著化為灰燼的宋義嘯,眾武者心中不免一陣凄涼,一介名震荊南的強者,落得如此下場,自然少不了心有感觸。

不過感觸歸感觸,卻沒人為之同情,甚至反而有人覺得這是大快人心之事,甚至是為之幸災樂禍。

當然,有這些想法的人,無一不是與宋家有仇,或是對宋家的勢力覬覦已久。

只怕今晚一過,宋家老家主宋義嘯死亡的消息,將會傳遍整個荊南省甚至是江南地區,從而震驚整個南武林。

而殺死宋義嘯的葉天也定然會因此聲名鵲起,成為武林中人所津津樂道、炙手可熱的新興超級強者,其名聲威望也將不只局限於海西省了。

此時,眾人再次望向葉天的目光中,充斥著無窮複雜的情緒,其中有震驚、恐懼、驚嘆、忌憚等。

特別是那些從酒店大廳跟過來的武者,更是一個個面露敬畏。

當然,這裡面也少不了宋家人睚眥欲裂的憤恨目光,可他們卻沒有人敢衝上來,與葉天拚命,為宋義嘯護仇,反倒往後退著,生怕葉天突然殺上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