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名中年男子便是擁有着雷帝之稱的雷震天,他也是雷婷萬鈞當中雷婷的叔父。其實力已經達到了武帝的層次。


經過了上一次的教訓之後,鐵血沙城不再僅僅出動武皇強者,開始派遣武帝強者出手了,上一次爭奪幽冥劍,鐵血沙城損失慘重,派去的八名武皇強者當中,除了雷婷萬鈞兩人之外,另外六人只有兩人活着回來,這對於鐵血沙城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鐵血沙城有了上一次的教訓,派出了武帝強者,其他幾大聖地也是同樣的道理,雲頂天宮,夢幻仙島皆是有武帝強者出手。

“幻飛,沒想到你夢幻仙島如此貪得無厭,得到了一把幽冥劍還不夠,居然還想要這一把?”

鐵血沙城的雷帝雷震天目光鎖定在夢幻仙島一方一名俊秀青年的身上,這名俊秀的青年,皮膚光潔,身穿着一襲白色長袍風度翩翩,儼然一位富家公子的模樣。

但是在場的都是聖地的強者,怎麼可能會不認識這名夢幻仙島的高手,夢幻公子幻飛。

雖然大家稱呼其爲夢幻公子,實際上,這位夢幻公子年齡和雷震天相當都已經有過百的年紀了,比之琴簫二皇,他的輩分可是要高出一輩。


“一把幽冥劍,只能夠帶五名武皇強者進入到幽冥宮,我夢幻仙島人才濟濟,一把幽冥劍又怎麼足夠呢?”

夢幻公子幻飛緩緩的說道,他的聲音清脆細膩,讓人聽着爽心悅目,但是若是你沉浸在他的聲音當中,就會是你最愚蠢的決定。他的聲音能夠讓你陷入到迷茫精神恍惚的狀態之中,可能不經意間就迷失了自己,甚至有可能瘋掉。

“真是不要臉!”

隨着夢幻公子幻飛的話音落下,雲頂天宮一名同樣身穿着白色長袍的老者不屑的說了一聲。

這名老者可不比夢幻公子幻飛,在他的臉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皺紋,潔白如雪的長髮,長鬚並沒有顯得他老,而讓人覺得有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這名老者便是雲頂天宮的雲中鶴,從來不使用任何的兵器,但是他的掌法卻是舉世無雙。實力絲毫不下於雷帝雷震天,和夢幻公子幻飛之下。

不過雲中鶴這種的命運和雷震天幻飛都大有不同,他們三人實際上算是同一個時代的人物。

年輕的時候,雷震天和幻飛都是天才,一直被冠以天才之名。分別被鐵血沙城和夢幻仙島吸納,雲中鶴當時卻是碌碌無爲,沒什麼大名氣,直到他六十歲的時候,才勉強被雲頂天宮收入門下。

進入到聖地之後,幾人的遭遇也是不一樣的,雷震天和幻飛即使在聖地之中也是十分的耀眼,但是雲中鶴卻淹沒在了強者如雲的雲頂天宮之中。

直到有一天,他突破到了武帝層次,約戰雲頂天宮一名晉級武帝已久的強者,以其犀利的掌法,十招之下就擊敗了對手,從此名聲大震。

掌法,拳法,腿法,都是屬於比較低等的戰技,高等的戰技一般都是使用兵器的。能夠將掌法練到雲中鶴這種程度,歷史上恐怕還是第一人,所以天下第一掌的美譽交給雲中鶴一點也不過分。

雲中鶴這人十分的低調,很少露面,不想雷震天幻飛那般。或許這跟雲中鶴早年的經歷有着很大的關係。

“誒,雲兄千萬別這麼說!誰都知道幻飛是最要臉了,你看這張小白臉就知道了!”

隨着雲中鶴說道,雷震天不由接過話茬,大笑着說道。在場估計也就只有雷震天敢如此取笑幻飛了。

面對雷震天的嘲諷幻飛似乎並不怎麼在意,好似當做沒有聽見似得,只見幻飛朝四周看了看,看齊神色好似納悶了起來。

“怎麼不見焚炎山莊的人?難不成他們對這幽冥劍不感興趣?”

幻飛納悶的說道。

幽冥劍乃是進入幽冥宮的要事,各大聖地誰不想得到他?焚炎山莊沒有理由會不來,上一次焚炎山莊的損失雖然很嚴重,但是不至於讓他們放棄爭奪幽冥劍,畢竟上次隕落的只不過都是武皇強者而已。 當幻飛說到這一點的時候,雷震天雲中鶴也不由納悶了起來。幽冥劍何等的誘人,他們幾個身爲聖地中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焚炎山莊乃是五大聖地之一,消息還是十分靈通的。雷震天等人相信焚炎山莊也一定收到了這個消息。

“焚炎山莊不來,少一個對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雷震天突然之間大笑了起來說道。

“雷震天,不如這把幽冥劍讓給我雲頂天宮如何?若是你讓給我雲頂天宮,下一把幽冥劍出世,我雲頂天宮一定會幫助你鐵血沙城奪得,怎麼樣?”

雷震天正在放聲狂笑,這個時候,雲中鶴平靜的臉龐之上出現了微微的笑意,看向了雷震天說道。

看上去這好似一個很公平的交易,現在焚炎山莊不在,那就是三方爭奪的局面,若是其中兩方能夠聯手,剩下了那一方絕對沒有任何的勝算。

只要雷震天這次肯幫雲中鶴奪得這把幽冥劍,那麼下一次雲中鶴必然也會幫助雷震天,就算是雲頂天宮不答應,以雲中鶴的性格,他個人也會幫雷震天,也算是一個人情的交換。

“聽起來似乎不錯的樣子,但是下一把幽冥劍出世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沒有人會嫌幽冥劍太多。據我所知,九把幽冥劍,三把在末日森林手中,一把在夢幻仙島手中,這一把是第五把,另外四把至今下落不明,天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這個險我可不敢冒!”

雷震天的臉上閃過一絲笑意,對雲中鶴說道。

一把幽冥劍能夠帶五名武皇層次以下的強者進入到幽冥宮之中,各個聖地的武皇強者,實力出類拔萃,天才橫溢的可不只是一個兩個,也不止五個六個,一把幽冥劍又怎麼可能能夠滿足他們的需求?

所以若是可以的話,幾大聖地都想要多拿幾把幽冥劍,這樣等哪一日幽冥宮開啓,進入幽冥宮之後,己方的勢力強大一點,成爲幽冥宮主人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一點。

雲中鶴的這個提議看上去很不錯,但是對於鐵血沙城一方來說,風險太大。雷震天也是精明之人,這種事情萬萬不會隨意的答應。

“雲兄,不如這樣,這把幽冥劍你讓給我我鐵血沙城,下一把幽冥劍,我雷某一定幫你雲頂天宮奪得,隨要是敢和你雲頂天宮爭,便是我雷震天的敵人,如何?”

雷震天腦筋一轉,笑了起來,對雲中鶴說道。

看雷震天說的是振振有詞,還做出了應有的承諾,他的提議和雲中鶴一樣,只不過調換了雙方的位置而已。

“其實雲某也很贊成你的這個提議,既不傷和氣,也能夠雙贏,只可惜我們宮主有令,必須要得到這把幽冥劍,恐怕是恕難從命了!”

雲中鶴無奈的搖了搖頭回答道。

wWW ▪тт kΛn ▪Сo

夜無悔手中的這把幽冥劍乃是幽冥九劍之首,不過各大聖地應該還不知道這個消息,爲何雲頂天宮的宮主這麼想要得到這把幽冥劍,想必是別有打算。

“哈哈哈,你們兩個老傢伙,說半天,還不是爲了一己私慾?看上去和氣,實際上互相算計,真是無恥!”

一邊的幻飛聽了這麼長時間雷震天和雲中鶴的交談之後,不由大笑了起來,笑得肆意張狂,**裸的在嘲笑着兩位當世高手。

“要說老?恐怕你不比我們兩個年輕吧?”

雷震天冷哼了一聲,誰不知道夢幻公子幻飛只不過是表面上年輕,實際上也一大把年紀了,對於幻飛稱呼雷震天兩人老傢伙的叫法,雷震天相當的反感。

“我懶得和你們廢話!”

幻飛冷哼一聲,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跟着幻飛的目光落到了夜家大宅方向,嘴脣微動,刺耳的聲音傳入到了夜家每一個人的耳中。


“夜無悔,速速交出幽冥劍,否者夜家雞犬不寧!”

幻飛口中唸叨着,看上去不過是隨意的談吐,但是這聲音卻好似琴絃波動,帶着一股其妙的旋律,但是這旋律並不動聽,反而是十分的刺耳。

夜家之中

夜問憂等人聽到這聲音立刻衝了出來,望向了天空之上的各方強者,此刻的夜問憂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無悔還沒有醒來,這該怎麼辦纔好?”

夜問憂開始焦慮了起來,這些人是什麼目的,夜問憂很清楚,但是就算是知道對方的目的,夜無悔沒有醒過來,夜問憂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是夢幻仙島,鐵血沙城和雲頂天宮的人!”

這幾日薛劍等炎宗的強者還是暫住在夜家之中,夜無悔沒有讓他們回去,現在出現了這樣的情況,薛劍等人也是立刻衝了出來。

薛劍顯然還有些見識,在見到夜家上空的這些強者之後,第一時間便分辨了出來。

在薛劍話剛剛說出口的剎那,其他的強者瞬間一個個眉頭皺了起來。

“盟主現在人在何處?”

夜盟的其他強者一個個四周張望了起來,但是卻沒有看到夜無悔的人影,一個個紛紛無奈的搖了搖手。

賴青天,藥不死,風陽,以及柳仙兒四個人站在夜問憂的身邊,除了藥不死之外,其他人的臉色皆不好看。

只有藥不死一人好像是無所謂的樣子。

準確的說,在藥不死的眼中,只有煉丹纔是最爲重要的事情,其他的事情藥不死並不關心,更何況藥不死認爲,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到夜無悔。


“義父,無悔他人呢?”

柳仙兒站在夜問憂的身邊,擔心的對夜問憂問道。

若是夜無悔再不出現的話,夜家可能真的就危險了,現在這個時候夜無悔怎麼可以不出面,也就只有夜無悔出面才能夠化解今日的危機了。

“無悔現在還在昏迷之中!”

夜問憂面色難看的說道,他也很希望夜無悔能夠快點醒來,但是現在夜無悔醒不過來,也不是他夜問憂能夠掌握操控的事情。

“我去看看他!”

柳仙兒對夜問憂說道,隨即立刻轉身朝夜無悔的房間跑了過去。

到了夜無悔房間的門口,柳仙兒直接一把將夜無悔的房門推開。現在柳仙兒可以說也是夜家的人,在夜家生死存亡的時候,柳仙兒也如同每一個夜家之人那般着急。

“無悔,無悔!”

柳仙兒走進房間之中叫了幾聲,但是沒有人給予柳仙兒任何的迴應,柳仙兒朝牀上看去,並沒有發現夜無悔的人影,夜無悔根本就沒有躺在牀上。

“這是怎麼回事?二叔不是說無悔昏迷麼?難道他已經醒過來了?”

柳仙兒納悶的說道。

若是夜無悔醒過來了的話,應該在第一時間出現纔對,只有他的出現才能夠化解今日的危機。

現在夜無悔不出現,難道是懼怕了?柳仙兒相信夜無悔不是那種人,若是夜無悔真的懼怕了,那柳仙兒絕對會一輩子看不起他。

柳仙兒覺得事情有些不尋常,當即到了夜問憂的身邊,將夜無悔不見了的事情告知了夜問憂。

“義父,無悔他不在房間之中!”

柳仙兒着急的對夜問憂說道。

“什麼?他不在?”

如果說柳仙兒的回覆是夜無悔還昏迷不醒的話,或許夜問憂還能夠接受,但是現在說夜無悔不在房間之中,這又是鬧哪樣?

“無悔他一定會出現的!”

夜問憂連忙鎮定了下來,口中喃喃的說道,好像是在告訴自己。

“無悔一定是有什麼事情,不過他遲早會出現的!”

夜問憂相信自己的侄子絕對不會因爲一把幽冥劍而拋棄夜家而不顧,夜問憂對夜無悔有充足的信心,只是不知道夜無悔能否及時的出現化解這場危機。

夜家附近一家小酒樓之中,幾名黑袍男子正悠閒的坐在那裏飲酒品茶。

“焚老,爲何我們還不出手?要是被夢幻仙島,鐵血沙城,雲頂天宮的人得到了幽冥劍可就不好辦了!”

其中一名黑袍中年人似乎已經耐不住性子了,急着闖到夜家爭奪幽冥劍。

“想要得到這把幽冥劍可不簡單,洛天之前向我彙報過,夜無悔的師尊便是那位操作北冥冷火的神祕人,此人的實力絕對要在武尊之上。若是此次這位神祕人也在夜家,我們出現絕對是自討苦吃!”

“不僅僅如此,這夜無悔我見過他一次,和天機門的人關係不淺。說不定他的那位師尊便是天機門的人!現在我們暫且按兵不動,等確定了那操控北冥冷火的神祕人不在夜家之後,我們再出手不遲!”

這名被稱之位焚老的人緩緩的說道,說完之後還不忘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


若是夜無悔此刻就在這小酒樓之中的話,見到這名焚老一定會覺得十分的眼熟。

當初夜無悔剛剛在臥龍山見到柯奇之後回到京城,便碰見了這位焚老已經焚炎山莊少莊主,當初的夜無悔還只是武宗而已,但是這位焚老在不動用魂力的情況下卻能夠給夜無悔強大的壓迫力,讓夜無悔深知這名老者的實力不俗。

事實上這名焚老的實力何止是不俗,甚至可以用異常強大來形容,和雷震天,幻飛,雲中鶴一樣,焚老乃是一名武帝層次的強者。

焚老名爲焚滅,擁有着火焰使者的美譽,在焚滅的手中操控着十種不同的獸火,這些獸雖然比不上異火,但是卻也十分的強大。


何謂獸火?就是一些兇獸自身所帶的火焰,這種火焰同樣狂暴,而且越是狂暴的兇獸所帶的火焰也通常越是狂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