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個時候,藍老緩緩的問道:「李陽,你現在傷也好了,有什麼打算。你現在會家族的話,倒是不錯。」說著,藍老將天藍城的事情告訴了李陽。


在李陽養傷的兩個月中,天藍城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李家和藍家不斷接手由於劉家喝鐵劍盟滅亡留下來的地盤。

現在,兩家在天藍城當中,形成對抗之勢。沒有任何一個勢力能夠和這兩家向對抗。不過好在,兩家背後都有大家族的支持,所以萬事不敢做的太過。

這一年,李家的選拔活動,天藍城李家完全放棄了。由於這麼大的事情,而且去年將所有精英都送到了本家,家族中也沒有什麼天賦好的人存在。

至於藍家內部的事情,藍老並沒有說出來。李陽也知道,自己畢竟是一個外人,即使是家族分支的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夠隨意知道的。

這個時候,藍瑩瑩突然開口說道:「李陽,你是不是煉器師啊。」眼睛盯著李陽身邊,破了一個大洞的軟甲。

李陽苦笑,恐怕他們早就發現了吧。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的確是一個煉器師。」說著,李陽抬起手來,一道白色的陽火緩緩浮現,整個山洞中的溫度急速升高。

藍老眼睛一亮,煉器師和煉丹師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本命星火。看李陽的星火威力,想來應該能在煉器師的道路上面走的很遠。

看到這種情況,藍瑩瑩同樣明白,因為家族中也有煉器師。眼珠微微一轉,藍瑩瑩有些興奮的說道:「李陽,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要不要到我們家族做一個供奉啊。」

這段時間當中,藍瑩瑩早就將自己是京城藍家的事情告訴了李陽。而像李陽這樣能夠煉製三星星器,而且還是這麼年輕的人,做一個供奉綽綽有餘。

「咳咳。」藍老提醒了起來,瞪了藍瑩瑩一眼。李陽可是李家的人,即使是分支。李藍兩家都是迦葉王國的大家族,這樣很容易引起糾紛的。

李陽苦笑一聲,想了想說道:「我想,我們還是和現在一樣,合作好了。」李陽有些不忍心看到藍瑩瑩失望的眼神,不過李陽也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李陽接著說道:「我過幾天要去京城,母親的仇不能不報。而且,我也想看看,芸兒現在生活的怎麼樣。」一年的時間沒有見過芸兒,李陽倒是有些想念。

「芸兒就是李芸吧,你倒是有一個好妹妹,居然能夠加入天華宗。那個宗門一般可是很少招收華家以外的迦葉王國大勢力中人的。」藍瑩瑩有些羨慕的說道。

她到不是羨慕李芸能夠加入天華宗,而是羨慕李芸的潛力。李家的人能夠加入天華宗,肯定有能夠讓他們破例的過人之處。而自己,顯然沒有這種能力。

李陽緩緩起身,活動了一下兩個多月沒有好好活動的身體。「好了,我也要準備一下,過幾天就要出發了。我們就此分別吧。」

藍瑩瑩翻了翻白眼,這個傢伙這麼快就過河拆橋了。不過他沒有說什麼,旁邊的藍老,一臉好笑的看著兩個人,也沒有說什麼。

接下來的幾天,李陽便偷偷回到天藍城,準備了一些自己路上需要的東西。對於天藍城李家,李陽一點歸屬感的都沒有。

接著,李陽便取出了自己的大鼎,開始煉製鱗片和金屬絲。他要將自己已經損壞的軟甲修好。說實話,這件軟甲已經救過自己好幾次性命了。

對於這個大鼎,即使藍老也看不出是什麼品質。藍老畢竟對於煉器師不是非常了解,僅僅能夠看出,這個大鼎非常高級,不是一般的鼎能夠比擬的。

這種情況下,藍老有些凝重的說道:「李陽,也要小心,這個鼎不要隨便讓別人看到。 武道至聖 那些煉器師和煉丹師如果知道這個,恐怕會暗中對付你。」

李陽點了點頭,他也曾經想過,這個鼎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如果是一般的鼎,表面上不會有那麼多的花紋。也不會對於煉器有那麼巨大的幫助。

藍瑩瑩倒是十分好奇。「李陽這個鼎叫什麼名字,或許能夠從名字上面知道他的來歷。」每一個有名的鼎,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名字。

李陽沉吟一下,「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要不就叫它天火鼎吧。」李陽的話讓兩個人翻了翻白眼,這話說了等於沒說。

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有原因的。一來,鼎身的花紋,李陽確定應該是一種火焰的花紋。二來,這個鼎原本的主人,是天火老人。雖然他早就死亡,但李陽依然將他當成自己的師傅。

點火煉製,沒過一會,兩人便感到有些無聊。說實話,如果是外行,還真不能從煉製當中看出什麼門道來。唯一讓兩人感興趣的控火之法。

倒是因為兩人都是水屬性,而對他們一點用處都沒有。沒過多久,兩人便無聊的離開了這裡。幾天之後,李陽修補好軟甲,同時補充了一些箭頭,便準備出發了。

大清早,李陽沒有驚動任何人,背著一個掩人耳目的包裹,便上路了。看準地圖,目標首都天華城,直接朝著這個方向走。

沒過多長時間,遠遠的出現了一輛馬車。李陽也沒有在意,接著往前走去。當經過馬車的時候,一聲熟悉而又蒼老的聲音響起。

「李陽小兄弟,怎麼昨天才剛分開,今天就裝作不認識了。」李陽轉頭一看,發現藍老正在對著自己微笑。表情頓時一愣,這是怎麼回事。

再看到馬車中出來的藍瑩瑩,李陽無奈的說道:「兩位,沒想到你們居然提前出來送我。好了,你們也不用送太遠了。」

李陽原本不喜歡離別的場面,所以提前離開。只不過沒想到,兩人居然乾脆在這個地方等著自己,倒是讓自己沒想到。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李陽對他們的感覺倒是很好。 藍瑩瑩小嘴一撅:「誰是來送你的,我才懶得來送你呢。我們只不過在天藍城呆的時間久了,所以要回京城而已。」李陽聽到這話,神色一愣,隨即恍然。

原來他們兩個早就打算和自己一起去京城啊,難怪那天兩人的臉色那麼古怪。自己居然連這一點都沒有看出來,看來自己最近的狀態真的不是很好。

這個時候,藍老笑眯眯的說道:「李陽小兄弟,不如我們一同上路吧,也好有個照應。」的確,這裡只有他們兩個人,連一個護衛都沒有。

李陽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接著便上了馬車,反正最近彼此之間非常熟悉了,也用不著這些虛禮。想想看,他們來天藍城的確很成時間了。

李陽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藍瑩瑩因為自己的原因,恐怕早就已經離開了。不過家族知道這裡有一個煉器師的時候,便放任兩人繼續留在這裡了。

這次回去,不光是回家,更重要的是將李陽的事情稟報上去。李陽雖然出身李家分支,但對於李家並沒有什麼歸屬感,反而和他們兩人十分親近。

只要能夠抓住這一點,將來李陽一定會選擇和自己家族合作。一個現在就能夠煉製三星頂峰星器,或許能夠煉製四星星器的人。可想而知有多大的價值。

當然,在藍瑩瑩的心中,或許李陽最重要的不是煉器,而是本身這個人。看著李陽的藍瑩瑩,眼中不時流露出陣陣溫柔的目光。

一路上,李陽不斷詢問京城的一些事情。自己要去京城,如果對京城不了解的話,將來會很麻煩。藍老一邊趕路,異變介紹,藍瑩瑩則是在馬車中補充。

在迦葉王國,尤其是京城。凝核期僅僅是一個高手而已,並不能像是在天藍城這樣,稱王稱霸。據藍老所知,五個大勢力中,都有很多星象期高手。

據說,可能還隱藏著凝象期的高手。星象期的高手不同之處在於,體內星核成熟,星象外放。全力發揮的時候,身後會出現本命星的影像。

當然,這個影像僅僅是虛影。唯一的作用是用來吸引空中的星力,並且提純。白天修鍊還能夠防止陽力的入侵,可以在白天正常修鍊。

由於和本命星的聯繫更加緊密,能夠發揮的力量更強,恢復速度也更快。真正的星象期高手,發揮的實力遠遠不是那天那個大長老自爆星力能夠相比的。

最重要的是,京城有很多李陽需要的東西。比如說用來修鍊和煉器的星石,各種高級礦石材料。地下黑市和拍賣行當中,還有很多好東西。

甚至李陽最缺少的星技等東西,那種地方都能夠找到。不過兩者有些不同。雖然都是匿名,但是如果在拍賣行當中買到東西,很容易被人發現身份。

但是地下黑市,那就是陰影聯盟控制的,無論是誰,哪怕是皇帝。也無法得知裡面任何人的身份。李陽眼睛一亮,這到是一個好機會。

自己身後可沒有什麼實力,如果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到時候肯定麻煩不斷。而且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陰影聯盟也是不得不去的地方。

幾天時間緩緩流逝,李陽也終於對京城有了一個較大的了解。而且,李陽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修鍊,對於修鍊中的一些常識,所知甚少。

有了藍老這樣一個修鍊多年的高手,很多東西都可以問清楚了。李陽這幾天的時間,雖然實力沒有什麼增長,但是收穫卻並不比在後山修鍊要小多少。

其實,藍老心中更是驚訝非常。李陽這個樣子,顯然是對修鍊所知甚少。僅憑自己一個人修鍊,就能夠修鍊到這種程度,這是什麼天分啊。

或許應該回去和家主好好說說,這個傢伙的將來,不是他們能夠預測的。提前打好關係的話,將來對於家族,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幫助。

和藍瑩瑩不同,藍老雖然對李陽也有很大的好感。但是在藍老的心中,一切都是家族利益為優先。而藍瑩瑩心中是怎麼想的,就不是別人能夠知道的了。

一路平靜,遇到的人也不多。當臨近京城的時候,李陽突然睜開了眼睛,僅僅的盯著遠處的叢林。藍老第一時間便發現了李陽的異常。

「李陽,發生什麼事情了。」藍老知道,論感知能力,李陽簡直就是變態。自己這個凝核期頂峰的高手,在這一方面也不得不甘拜下風。

李陽皺了皺眉頭說道:「有殺氣,不過不是針對我們的,不知道什麼人在那邊叢林中打起來了。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藍老想了想,便搖了搖頭。這裡已經臨近京城了,誰知道裡面的是什麼。萬一一個不好,自己或許會有很大的麻煩。

但是,藍瑩瑩顯然和藍老想的不一樣。「藍老,我們過去看看吧,這樣有趣的事情,還真是少見呢。」和李陽呆的時間久了,藍瑩瑩的性格似乎越來越活潑了。

藍老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個小姐,越來越不知道她心裡想的是什麼了。在藍瑩瑩撒嬌攻勢之下,藍老最終只能投降了。

其實,看到李陽眼中那種躍躍欲試的神情。藍老便知道,李陽是肯定要去的。李陽去了,那自家小姐會老老實實呆在這裡嗎,顯然不會。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藍老輕聲說道:「好吧,我們就過去看看。不過要先吧馬車藏好,不然容易惹出麻煩來。」

馬車是他們趕路的重要工具,雖然上面沒有家族的標誌。但是如果有人在馬車上面動手腳,或者在馬車周圍埋伏的話。等他們回來,事情就麻煩了。

幾人同意,然後將馬車趕到了一個隱秘的地方。李陽順手在周圍布置了一下捕獸夾。藍老眼睛一亮,原來這種東西還可以這樣用,真是方便的陷阱啊。

接著,三個人便悄悄的跟著李陽,朝李陽感受到的地方跑去。這個時候,充分顯示出了李陽對於叢林環境的熟悉。

如果不是李陽照顧身後的兩人,只要一會,兩人恐怕就要失去李陽的目標了。藍老暗暗心驚,難怪李陽能在叢林中越級擊殺敵人。

沒過多久,前面出現了打殺的聲音。兩方人不知道為什麼打起來了,旁邊一個竹樓,倒是沒有任何人去東。好幾個人都已經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哼,這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你們這些強盜。居然敢對我們動手,兄弟們,給我殺掉他們。」一個大漢高聲喊道,周圍一幫人拚命的往前沖。

另外一邊,一個長相猥瑣的傢伙說道:「哼哼,見面分一半。這東西要是賣出去,幾輩子都不用愁了。這麼多金幣,你一個人又花不了,不如分我們一些如何。」

大漢一臉憤怒。「放你的屁,老子的東西,憑什麼要給你這個小人。有本事的話,你自己去找。大陸這麼大,憑什麼我一定要分給你一些。」

他們心裡都清楚,雖然這樣說,但是即使他真的想要分。對方恐怕還不願意,雙方你來我往,下手非常狠毒。

三個人停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這裡。這樣的廝殺,幾個人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讓李陽感到奇怪的是,藍瑩瑩這個嬌滴滴的女孩,居然也完全無視。

「他們應該是在搶什麼東西,而東西,應該就在竹樓裡面。他們將東西放在竹樓裡面,而不是盒子裡面。甚至不是直接帶著,要麼東西很大,要麼就是一個活的。」

這個時候,藍瑩瑩再度恢復到自信成熟的樣子。這種樣子的藍瑩瑩,和平時的表現截然不同,倒是和剛見面的時候差不多。讓李陽為止側目不已。

藍老點了點頭說道:「小姐說的沒錯。那個竹樓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會動,應該是一個獲得。只不過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找到了什麼東西。」

雙方的人,兩個領頭的都是凝核期,其他的人也多是引星期高手。雖然凝核期在京城很多,但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高手。能讓他們拚命的,應該不是一般的東西。

「我們現在怎麼辦。」藍瑩瑩看著李陽,這次的事情是他發現的,也是他提出來的。所以這件事情,最好還是要李陽下決定。

李陽冷冷的看著前面,冷聲說道:「看他們的樣子,應該都是對那裡面的東西勢在必得。現在他們人太多,我們動手很容易讓他們逃跑,到時候泄露消息就麻煩了。」

藍瑩瑩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讓他們自己打,等分出勝負來之後,最後的勝利果實就由我們來摘取。」雖然是個疑問句,但語氣卻是肯定的。

雙方實力相差不多,而且勢在必得。等到分出勝負來之後,雙方恐怕都剩不下幾個人,而且多數都是受傷嚴重。情況好一些,或許最後只剩下一個人。

這樣的情況,幾個人便可以將消息完全隱藏下來。場中兩個凝核期高手,也僅僅是凝核期二級實力。這樣的實力,在藍老和李陽看來,隨手便可以殺掉。

藍瑩瑩這個修鍊了中品星技的引星期巔峰高手,在這種情況下,也未必會比他們差多少。所以三個人一點都不擔心,安安心心的在這個地方觀看。 感冒好難受,不過小星存稿足夠,請大家放心。

這個地方很偏僻,這些人也沒有想到。這裡的殺氣,居然能夠被那麼遠的人感受到。想李陽這種長時間在叢林中和星獸為伍的人,畢竟不多。

放心之下,雙方的戰鬥越來越激烈,尤其是死了幾個人之後。雙方簡直被刺激的眼睛都紅了。招式更加凌厲,殺氣騰騰。

李陽眼睛放亮,這些人使用的星技,都是二星或者三星。這樣等級的星技,在天藍城那種小地方,可沒有這麼豐富。

沒想到,在京城附近,隨便遇到一些人,就擁有這樣的星技。不過四星以上的星技都是珍貴物品,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擁有的。

退後幾步,李陽小聲問道:「藍老,能看出這些人的來歷來嗎。」動手之前先想好後果,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否則萬一招惹到什麼人,結果會非常麻煩。

藍老看了幾眼,不屑的說道:「什麼也不是,他們身上的標誌亂七八糟,我還沒有聽說過這樣的勢力。看他的打扮,或許連京城人都不是。」

李陽順著藍老的指點看去,這些人身上的衣服都不講究,全是普通的獵戶裝。如果是天華城的人,怎麼也要注意自己的臉面。

聽到這樣的結果,李陽更加放心。這樣的話,即使有個萬一,讓其中的人跑掉,自己也不會有太大的麻煩。三人沒有說話,繼續靜靜等待著。

戰鬥非常慘烈,沒過多久,偷襲之人只剩下三個人。兩個人受傷很重,還有一個長相比較猥瑣的人,半個手掌都沒有了。

不過他面前另外一方,就只剩下大漢一個人了。小腹被切開了一個大口子,眼看腸子都快要流出來了。大漢艱難的捂住傷口,右手以劍拄地。

「哼哼,如果你早點將東西送給我們,也不會是今天這個下場。」猥瑣男子緩緩開口。他身上的傷也不輕,恐怕需要回復一段時間才可以。

大漢不屑的看著猥瑣男子,有氣無力的說道:「呼,將東西給你們,你們,你們會放過我們嗎。」大家很清楚,即使投降,他們也會殺人滅口的。

「哼,如果不是有叛徒,你們怎麼可能會贏。我死也不會將東西交給你們的。」說著,大漢揮舞手中大劍,便朝竹樓砍去。

一見到這種情況,猥瑣男子大聲吼道,「你敢。」說著,便上前,手中的刀直朝大漢刺去。但眼看,他是來不及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光從遠處快速飛來。大漢的手臂當場被攪成粉碎,手中的劍也被擊飛。還沒等大漢感覺到疼,一個刀尖從自己的胸口冒出來。

抽出大刀,猥瑣男小心的看著周圍。「什麼人,快點出來,我發現你了。你再不出來,我就不客氣了。」顯然,暗中出手的人,實力不簡單。

剛剛出手的李陽,竹樓中不管是什麼東西,既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那就是自己的東西。李陽怎麼可能允許別人毀壞自己東西呢。

可惜剛才出手的速度太快,注意力不在這邊的猥瑣男,怎麼可能知道李陽在什麼地方。小心的移動著,猥瑣男子漸漸靠近了竹樓。

暗中的李陽也乾脆不再躲避了,飛身而出。收起手中的弓箭,一把長劍出現在手中。天晶劍法才李陽手中熟練的施展了出來,劍氣四溢。

本來實力就不是李陽的對手,更何況現在已經重傷。勉強擋住李陽兩劍之後,便被李陽一件封侯。另外兩人見勢不妙,想要逃跑。但卻被藍老一下一個幹掉。

藍瑩瑩眼睛發光的看著李陽。「李陽,你這是什麼劍法啊,好像很厲害。」這話倒不是恭維,藍家也有一些劍法。但藍瑩瑩就從來沒有見到比這個更加精妙的。

李陽無所謂的說道:「沒什麼,都是自己瞎練的。」自己的實力,還是不要輕易讓別人知道的才好。雖然現在他們和自己的關係不錯,但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

藍瑩瑩翻了翻白眼,這個傢伙明顯就是不想說。雖然心中有些委屈,但是她也知道,自己這個問題確實有些唐突了。

藍老咳嗽兩聲說道:「好了,我們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吧。」這個時候,李陽也將自己的箭頭收了回來。這樣的東西,還是不要隨便亂丟的好。

三人走上前去,打開竹樓。裡面並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反而是一直巴掌大小,渾身雪白的小狐狸。此時,小狐狸正一臉可憐的看著三個,沒有任何反抗的樣子。

「好可愛啊。」藍瑩瑩愛心泛濫,如果不是擔心這個東西或許會有毒,藍瑩瑩恐怕已經將小狐狸抱在懷裡了。

李陽瞥了這個東西一眼,有些無聊。「這是什麼東西啊,不會就是一個寵物吧。」李陽的記憶當中,卻是有些有錢人家,喜歡高價購買這樣可愛的小寵物。

藍老仔細觀察著,漸漸的,臉色有些凝重。「你們看,這個狐狸,它的瞳孔是不是像一個小星星。」兩人聞言,仔細看去,果然是這樣。

藍老接著說道:「如果沒錯的話,這應該時一直天星狐。」天星狐?兩人一陣奇怪,疑惑的看著藍老。看到他們的樣子,藍老慢慢解釋了起來。

原來,星獸都是有可能會發生變異了。而天星狐,正是狐型星獸的一種變異,出現的幾率非常小。歷史上有記載的,就只出現過三隻。

不管原來是什麼品種,只要變成了天星狐,就會失去所有的能力。這個樣子,在野外是很難生存下去的。所以即便是出現這種東西,不是正好就在旁邊,很難得到。

天星狐的眼睛瞳孔,會變成星星的狀態。一生無法提升實力。但卻有一種特殊的能力,那就是需找。方圓百里之內,無論是高級礦石還是藥材,它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而且還對危險有一種特殊在知覺,可惜的是。實力不夠的它們,即使對危險感覺再靈敏。也很難在到處都是星獸的地方活下去的。

藍老緩緩開口:「看這隻天星狐,應該剛剛出生不久,不過體型或許不會長的更大了。也不知道這些的運氣怎麼這麼好,能分辨出來。」

的確,這樣的小狐狸,如果不是被人帶著,放在野外。早就被其他的星獸給吃掉了。當然,也有可能這些人不識貨,僅僅是將它當成寵物賣的。

這樣可愛的小東西,在世家子弟的眼中,還是很受歡迎的。而且,藍老之所以知道這些,也是因為一次無意中看到的。活的久,就是有好處。

藍瑩瑩眼珠微微轉動。「既然這樣,那這隻天星狐還是給李陽吧。你是煉器師,跟著你才能發揮出他最大的作用來。」

李陽也不客氣,點了點頭。之後咬破手指,按在天星狐的腦袋上面。接著,便按照契約的方法運轉自己的星力。當李陽收回手指的時候,小狐狸的頭上多了一給奇怪的圖案。接著便緩緩消失,李陽感覺,自己和小狐狸似乎有了某種關係。

這個契約,每個人都只能使用一次,但星獸一般成年之後,就很難提高實力了。而真正高級的星獸,也有自己的勢力,一般人不敢打他們的注意。

所以整個星辰大陸上面,也很少有人使用這個契約。別說在天藍城這也小地方,即使整個迦葉王國,有自己寵物的人也沒有幾個。

這次如果不是這個天星狐卻是對李陽有用處,李陽又怎麼會契約這樣一個沒有半點實力的小狐狸。沒等李陽動手,小狐狸便被藍瑩瑩藍瑩瑩一把抱在懷裡。

可憐的小狐狸,被藍瑩瑩不停的蹂躪著。可憐兮兮的看著李陽,但李陽完全不去理會。女人的懷裡,是李陽能夠隨便動手的嗎。

好在,蹂躪了一會的藍瑩瑩,終於放開了手臂。獲得自由的小狐狸,快速逃到了李陽的身上,有些膽怯的看著這個恐怖的雌性生物。

李陽苦笑,揮動手臂,小狐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李陽的手臂上面,出現了一個狐狸裝的紋身。紋身的眼睛,十分靈動的環視著周圍。

李陽的實力不夠,不能為寵物開闢一個空間,便只能讓他暫時依附在自己身上了。不過好在,這個世界上有紋身的人也不少,李陽這個除了可愛點,也不奇怪。

「好了,事情解決了,我們快點離開吧。如果時間太久,說不定會出什麼事情呢。」李陽緩緩的說道,兩人的點了點頭,快速離開。

能夠獲得一隻天星狐,已經是意外中的收穫了。反正對他們兩個人也沒有什麼用處,不如讓給李陽。這樣一來,以後自己需要的星器,就有著落了。

最近一段時間的接觸,兩人震驚的發現,李陽居然有能力煉製四星星器。能夠煉製四星星器的高手,即使整個迦葉王國也沒有幾個人。

由於得到一隻天星狐,所以李陽心情大好之下,當場答應兩人。只要弄到合適的材料和星石,自己就給他們兩個煉製合適的四星星器。聽到這個消息,兩人心中倍感興奮。 馬車緩緩前行,臨近傍晚的時候,終於看到了前面的城牆。在星辰大陸上面,城牆只是一個象徵意義。因此這裡雖然是首都,但城牆卻並不高大。

城牆大門頂端,天華城三個字氣勢磅礴。雖然不懂書法,但李陽也深深被這三個字震撼著。藍瑩瑩笑了笑說道:「這三個字是開國皇帝寫下的,那個時候先皇的實力是凝象期。」

聽到藍瑩瑩的解釋,李陽終於知道,這三個字為什麼會給自己這麼大的震撼。不是字的本身,而是字中包含著的高手的氣勢。

藍老笑眯眯的說道:「呵呵,不用放在心上,每一個第一次來天華城的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等習慣以後就好了。」藍老一臉讚歎的看著天華城三個字。

說實話,這三個字據說裡面包含一套強勁的星技。只不過這麼多年以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叢中看出什麼來。時間長了,就不了了之了。

進入天華城之後,裡面的景象和外面彷彿在完全相反的兩個世界一樣。人流涌動,不是天藍城那種小地方能夠相比的。

藍瑩瑩轉過頭來問道:「李陽,你有什麼打算,你在這裡還沒有住的地方吧。」藍瑩瑩一臉好笑的看著李陽,這個地方可不是叢林了呢。

李陽翻了翻白眼說道:「有什麼問題,我找一個客棧住就好了。等過一段時間,自己買一個小院落不久可以了。」

雖然京城的物價非常高,但李陽出售星器也能快速賺回自己需要的金幣。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買到屬於自己的院落了。

李陽的確沒有來過大城市,但並不代表李陽什麼都不知道。出生以前,腦海中增加了二十多年的記憶,讓李陽對這些事情早就有了應對的方法。

看到李陽早有計劃的樣子,藍瑩瑩撇了撇嘴。「哼,我還以為你沒有辦法會來求我呢,我可是有好幾個院落的。」

京城藍家的氣勢就是不同凡響,即使這樣的家族小姐,也有著好幾處自己的產業。這一點,就不是李陽這樣的人能夠清楚的了。他的家族中,連李霸天也只有一處。

想了一會,李陽抬頭詢問道:「不知道天華宗在什麼地方,要怎麼才能找到他們的所在地。」李陽眼中閃過一絲思念,很久沒有看到李芸了。

兩人對視一眼,最終藍瑩瑩小心的說道:「李陽,你恐怕沒有這麼容易進入。天華宗可不是隨便什麼人能夠進入的地方。如果不是他們的弟子,就只能等他們裡面的人自己出來了。如果硬闖的話,恐怕會受到他們的攻擊。」

李陽皺了皺眉頭,沒想到事情居然這麼麻煩。「好吧,那你告訴我天華宗的位置,我自己會想辦法。」既然妹妹是從李家進入的,那李家應該有辦法吧。

藍瑩瑩指著不遠處的山峰說道:「那座小山就是天華宗坐在的位置,也是天華城附近唯一一座小山。你最好現在不要去,等我們幫你聯繫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