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個時候,另外的一個人,聽了之前的那兩個男人的話,也馬上就插話了,畢竟,這樣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覺得事一件比較大的事情的。


「就是啊,都鬧了瘟疫了,怎麼可能會不死人的,尤其是,這個西林城的知府,還真的是太過分了,居然將那些得了瘟疫的人給放出城來了,這下,不知道要死多少的人了?」

這個時候,同樣是得到了這樣的消息的路人,聽到了那三個男人的對話之後,也是一臉激動的,加入到了他們的討論之中來了。

容初璟和韓楉樰越聽,就覺得,這件事情,越有可能是真的,心裡也是有些震驚的,按照他們的計劃,這個西林城,可是他們去楚台國的京城,必經的城。

要不然的話,就得從其他的地方,繞道去楚台國的京城,這樣一來的話,他們可能就要多耽擱半個月的時間,容初璟和韓楉樰都是不願意的。

「這位兄台,你們說的這個西林城的瘟疫,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既然不能,也不想繞道的話,容初璟就覺得,還是要將這個西林城裡面的事情,給弄個清楚的。

要是實在是不行的話,容初璟覺得,他們也能早些決定,至少,他是不能讓韓楉樰去冒險的。

「嘿,這位公子,一看你就是外地來的人吧,不知道這個事情。」

大禹王朝和楚台國,雖然語言是相通的,可是口音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所以,這會兒,容初璟一開口,那些人,就聽出來了。

「是啊,我們有些事情,要去一趟貟州,剛剛聽你們說了西林城的事情,所以有些好奇。」

容初璟也沒有否認,而且,他口中的貟州,也是去楚台國的必經的地方,所以,他也不怕之後被人給查到了。

「原來是這樣的啊,我勸你,還是不要去西林城那個地放了,那裡,不過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死了好多的人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那幾個人點了點頭,其中一個人,好心的說著,也是不想讓他白白的去犧牲了,畢竟,這瘟疫,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剛剛聽說,你們說,西林城的是雞瘟,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容初璟倒是沒有答應他們,還會不會去,而是問了一個,韓楉樰比較得關心的問題。

之前的時候,容初璟也跟在韓楉樰的身邊,見識了幾場不同的瘟疫,這其中,就有一種,事畜生弄出來的瘟疫。

所以,這會兒,容初璟想著,韓楉樰肯定是想要知道,這個雞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

於是,容初璟就先問了出來了,畢竟,這樣的時候,也是不方便,讓韓楉樰親自的問的。

「你說這個啊,我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好像聽人說,這個瘟疫,是從雞的身上傳染過來的。」

難得能夠有個人,讓自己顯擺一下自己知道的東西,所以,那幾個人,都是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了,可惜,他們不是西林城裡面的人,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聽了那些人的話之後,容初璟也算是將這件事情,給大概的弄了個清楚的,剩下的事情,恐怕,就是這些人,也是不知道的了。

「多謝幾位兄台告訴我這些事情,今天早上的這頓飯,就當是我請大家吃的了。」

容初璟的話,倒是讓這些人高興了起來了,能說了八卦,還白得了一頓早飯,怎麼能不高興呢。

「多謝這位公子了。」

幾個人,都向容初璟道謝,他們也算是看出來了,他肯定是有些本事的,而且,也不會聽他們的勸說,不去西林城的,於是,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楉樰,你怎麼看?」

剛剛的那些話,韓楉樰也是聽見了的,這會兒,容初璟也就不用再和她重複一遍了,直接的問著她的意見。

其實,容初璟就是想問問,韓楉樰有沒有把握解決這次的事情,要是不能的話,那他們的也只能繞遠一些,走另外的一條路了。

「我大概已經知道了,這西林城的瘟疫,是怎麼回事了,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吧。」

聽了剛剛的那些人的話,韓楉樰也已經猜到了,西林城的瘟疫,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只不過,現在還沒有親眼的見過,所以,還不能確定下來而已。

可是,不管怎麼樣,韓楉樰都是想要去看看的,尤其是,她和容初璟,都不想要耽擱那樣長的時間,用來去繞一次遠路。

有那樣的時間,韓楉樰覺得,他們還不如,就從西林城過去就好了,說不定,還能將這次的事情給解決了。

而且,在韓楉樰看來,就算是真的不能解決了西林城的瘟疫,她和容初璟,想要平安的離開,也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嗯,那好,吃了飯,我們就往西林城去吧。」

對於韓楉樰的決定,容初璟是沒有任何的異議的,點了點頭,就同意了下來,然後,兩個人,就安心的吃了早飯了。

等吃完了飯之後,韓楉樰再抬頭,就發現,之前一一坐著的地方,已經沒有了人了,剛剛因為專註的聽著那些人說西林城的事情,她都沒有注意她了。

沒有見到人,韓楉樰就想著,可能是一一,已經離開了這裡了,她想,這樣也好,她們也算是緣分盡了。

「走吧,楉樰。」

這個時候,容初璟已經去櫃檯那裡,將帳結了,然後,就和韓楉樰一起,往外面走去了。

容初璟和韓楉樰,還是騎馬,畢竟,這個時候,還是騎馬,能加的方便一些的。

「你說,這個丫頭,怎麼這樣的倔強?」

從韓楉樰他們離開客棧的時候,就發現了,他們的身後,有人在跟著他們了,只不過,當時還在鎮子里,他們也沒有在意。

可是,等出了鎮子之後,他們騎著馬,速度也就變得更加的快了起來了,結果,身後的人,還是追上來了。

這就讓韓楉樰和容初璟有些奇怪了,特意的留心了一些,卻發現,跟著他們的人,居然是他們以為的,早已經離開了的一一。

這個時候,韓楉樰才知道,原來,剛剛一一併沒有離開,而是,不知道去了哪裡,買了一匹馬來,這會兒,正死死的跟在了他們的後面。

韓楉樰也沒有想到,一一居然是個會騎馬的,只不過,騎馬的技術不是很好,而他們騎馬的速度,可是不慢的,所以,她跟著他們,還是有些吃力的。

「不用管她。」

對於一一這樣一直的跟著他們,容初璟的眉頭,也是微微的蹙了起來的,輕聲的說了一句。

韓楉樰也明白了容初璟的意思,不要理會後面跟著他們的一一,等她跟不上他們的時候,她自然就不會再跟上來了。

很顯然,韓楉樰也是這樣想的,也沒有回過頭去看過一眼一一,就當作,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樣的,又或者,當成了,一個和他們同路的陌生人好了。

「啊,救命啊!」

就在韓楉樰和容初璟,打算在加快一些速度的時候,就聽到了身後,傳過來了一聲驚恐的尖叫的聲音。

「吁。」

聽到了這個聲音,韓楉樰就知道,肯定是一一出事了,於是,和容初璟一起,將馬給停了下來,轉身想要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結果,就看到了,一一被她身下的那匹馬,給甩下了馬背,這會兒,正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的。

到底是相識一場,要是沒有看到就算了,既然看到了,韓楉樰也不能當作沒有看到,於是,只能驅馬上前,打算看看一一的情況,嚴不嚴重。

見到了韓楉樰上前,容初璟也馬上就跟了上來,她下了馬,他也就將她的馬,也一起給牽到了一棵樹下,將他們給栓好了了。

「怎麼樣了?」

等容初璟將馬給拴好了回來,就見到,韓楉樰已經將一一給檢查了一遍了,這會兒,他也問著她結果。

「人沒有什麼大事,就是昏過去了,很快就能醒過來的。」

韓楉樰將一一的情況,和容初璟說了一下,也是她的運氣好,那馬將她給摔下來的地方,沒有什麼尖銳的石頭之內的,才沒有受重傷。

不過,韓楉樰還是將自己帶著的葯,給一一服用了一粒,很快的,她就轉醒了過來了。

「恩人!」

醒過來之後,見到了韓楉樰在自己的身邊,一一的臉上,頓時一亮,不過,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她臉上的喜色,就轉變成為了愧疚了。

剛剛,看著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的馬兒加速了,一一也想跟上他們,結果,卻被馬兒給摔下來了。

一一覺得,自己肯定是又給韓楉樰他們添麻煩了,所以,這會兒,就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你感覺怎麼樣了?」

韓楉樰雖然給一一檢查過了,沒有什麼問題了,不過,還是要問一下的,畢竟,要是撞到了頭的話,那可就不一樣了。

「我沒事的,恩人,謝謝你們,對不起。」

韓楉樰自然是真的,一一在為了什麼道歉的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只能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算了,你還是先跟著我們一起吧,有什麼事情,等以後再做打算。」 原本,韓楉樰是不想帶著一一一起的,畢竟,他們要做的事情,是很麻煩的,而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可是,在這樣的地方那個,將一一這樣的一個小姑娘給扔在這裡,也是不安全的,韓楉樰也沒有辦法,也只能將人給帶上了。

一一也跟了這一路了,韓楉樰也已經看清楚了,她肯定是對他們,沒有任何的敵意的,也不是誰派來的,所以,才能放心的,讓她跟著他們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一一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不過,很快的,就明白了過來了,臉上頓時出現了一臉的驚喜的神色出來了。

「真的,恩人,你真的願意讓我跟著你了嗎?你放心吧,我什麼都會做的,肯定是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一一沒有想到,自己終於能夠跟在韓楉樰和容初璟的身邊了,一臉激動的說著。

韓楉樰很想說,你現在,就是在給我們惹麻煩了,不過,看著她那樣高興的臉龐,想到了容小美,一時間,也心軟了,什麼都沒有說了,點了點頭。

「嗯,你暫時先跟著我們吧。」

至於以後的事情,韓楉樰也不知道會怎麼樣的,不過,還是,先將西林城的事情,給解決了的好。

韓楉樰知道,一一是不會害他們的,不過,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她那樣執著的,想要跟著他們,難道,真的是為了救命之恩嗎。

其實,一一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定要跟著他們,她覺得只要能跟著韓楉樰他們,肯定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而且,一一的直覺,也覺得,跟著韓楉樰他們,肯定是不錯的,從小到大,這樣的直覺,可是救了她好幾次的,所以,她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璟之,你覺得怎麼樣?」

韓楉樰知道,自己決定了的事情,容初璟是不會反對的,可是,還是要問一問他的意見的,這是對他的尊重。

「你決定就好了。」

容初璟笑著對韓楉樰點了點頭,果然沒有反對她的決定,而且,他也覺得,帶著一個小丫頭,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要是這個丫頭聽話的話,那自然是好的,要不是聽話的話,容初璟覺得,自己有的是辦法收拾了她。

「那好,那我們就先走吧。」

見容初璟沒有任何的反對,韓楉樰點了點頭,他們還打算,在天黑之前,趕到西林城,自然是不想在耽擱時間了的。

還好,剛剛一一的那匹馬,雖然將她給摔下來了,可是,還沒有跑開,這會兒,他們正好可以一人一匹馬的,往西林城而去了。

原本,韓楉樰和容初璟,能夠更快的到達西林城的,不過,因為有了一一,所以,他們的速度也就慢了下來了。

等到了西林城的時候,也已經是接近酉時了,不算早,可是,也不算晚,容初璟和韓楉樰都沒有想到,城門居然已經關了。

「看來,這西林城裡面,確實是出事了。」

看著這樣的情況,韓楉樰說了一句,要不然的,不會這樣早的,就將城門給關了的。

「可能,這個城門,就沒有打開過。」

前妻,不可欺 這個時候,容初璟也開口了,他的話,讓韓楉樰心裡一緊,不過,很快的,也就想明白了。

要是這西林城裡面,真的發生了瘟疫的話,肯定是要封城的,恐怕這個時候,已經是有進無出了吧。

「那我們怎麼辦?」

要是真的封城了的話,韓楉樰有些擔心,他們要怎麼進去,畢竟,這裡可不是大禹王朝了,容初璟的身份,也是不管用的,而且這個時候,他們也不能將他們的身份給暴露了。

「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下來,等晚上的時候,我進去看看情況,明天再看看,會不會開城門。」

這樣一會兒的時間,容初璟就已經將,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都已經給全部的安排好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點了點頭,這會兒,她也沒有了更好的主意了,也只能聽他的話來做了。

可是,這西林城的周圍,卻沒有了人煙一樣的,韓楉樰他們找到了一戶人家,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只有一些乾糧,也不知道,這家人,事去避難了,還是遇上了什麼事情了,看樣子,已經離開了有一段時間了,那些吃的東西,都已經腐爛了。

除了一些米和油之內的,還能用之外,其他的東西,都不能用了,不過,這對韓楉樰他們來說,也已經是不錯的了。

「看來,我們今天晚上,得先在這裡住上一個晚上了。」

在四周走了一遍之後,韓楉樰和容初璟,就已經決定了,他們今天晚上,就要在這裡休息了。

「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和一一去做飯,等會兒就能吃了。」

想著,今天晚上,容初璟還要去夜探西林城,韓楉樰就讓他先進屋子裡面去休息去了,今天已經趕了一天的路了,他肯定是很累的了。

容初璟知道韓楉樰的心思,也沒有推辭,畢竟,今天晚上的事情,還是比較得重要的,自然要養好了精神了,就先去休息去了。

「恩人,你也去休息吧,做飯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做就好了。」

見到韓楉樰讓容初璟去休息去了,一一就叫做飯的事情給包攬了過來,想要讓她也一起的去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和你一起做吧,這樣也能快一些。」

韓楉樰拒絕了一一的提議,她怎麼也不能讓她一個人在這裡做飯的,而且,她的空間裡面,也放了不少的東西,等會兒,也可以拿一些出來。

要是讓一一一個人在這裡做飯的話,到時候,韓楉樰也不能堂而皇之的,將自己空間裡面的東西給拿出來了。

這個廚房裡,有的東西,都是不怎麼樣的,而韓楉樰想著,容初璟和一一,他們都是需要補一下身體的。

「那好吧,我去淘米升火。」

見韓楉樰拒絕了自己,一一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馬上就將自己能做的事情,都給做好了。

「嗯,那我再去找一找,有沒有什麼能夠吃的東西。」

韓楉樰和一一說了一聲,去取了其他的地方找東西去了,其實,也是想要將自己空間裡面的東西,給拿出來一些的。

不過,倒是還真的讓韓楉樰,給找到了一些好東西的,比如,放在籃子裡面的十來個雞蛋。

可能是因為,西林城裡面鬧了雞瘟的原因,所以,這些雞蛋,也都沒有人動了,倒是便宜了韓楉樰他們了。

「哇,恩人,我們的運氣真好,沒有想到,這裡居然還有這樣多的好東西。」

看著韓楉樰手裡拿著的東西,一一的眼睛一亮,她還以為,這裡除了一些院子裡面種著的蔬菜,和一些米,就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想到,韓楉樰這出去轉了一圈,不僅帶回來了雞蛋,還帶回來了不少的,風乾了的野味,這怎麼能不放一一驚喜呢。

「是啊,運氣確實是不錯。」

韓楉樰點了點頭,其實,除了雞蛋,剩下的東西,都是她從自己的空間裡面拿出來的了。

不過,這些,韓楉樰是不可能會和一一說的,所以,就這樣讓她誤會著,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的。

「恩人,你做的菜好香啊!」

韓楉樰做菜的時候,一一就在一旁,幫著她燒火,沒有一會兒的時間,飯菜的香味就飄散了出來了,讓她都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了。

「等會兒就能吃了。」

看著一一這樣饞的樣子,還真的是和容小美有些像,韓楉樰笑了笑,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雖然這個地方簡陋,食物也不是很多多,可是,韓楉樰還是用了半個多時辰的時間,做了四菜一湯出來。

「你在這裡看著,我去叫容初璟出來。」

等菜做好了之後,韓楉樰就打算去叫容初璟起來吃飯了,結果,才剛剛進門,就看到,他已經起床,穿好衣服了。

「你醒了,正好,可以吃飯了,快出去吃飯吧。」

容初璟是能夠估算到,韓楉樰做飯,需要用多少時間的,所以,休息好了起來的時候,正好她就將飯菜給做好了。

這會兒,見到了韓楉樰專門的進來喊自己,容初璟的嘴角就揚起了一抹笑意來了。

「嗯,你先去吧,我這就來了。」

見容初璟已經知道了,韓楉樰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先離開了,去將剛剛自己燒好的熱水,給他準備了一些。

吃過了晚飯,洗漱了之後,韓楉樰和容初璟,還有一一,什麼話都沒有說,說了聲萬事小心之後,就各自的回房間裡面去了。

韓楉樰和容初璟打算,先休息一下,等到天再黑一些的時候,在去西林城裡面探探好了。

韓楉樰他們休息的時候,還是戌時正,等他們睜開眼睛的時候,就已經快要到了亥時末了,他們休息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

而這會兒,正好是去夜探西林城的好時候,容初璟迅速的起身,將衣服給穿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