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個年輕的和尚實力就如此厲害,絕不在他之下,加上旁邊那個還沒出手的老和僧,看情況今天是討不了好處。


想到這裡,他將手中的伊依朝戒空扔去。

「老和尚,沒想到你也想玩這妞,送給你了。」

「休得胡言,老衲是出家人,豈是你這等無恥之徒能相比的。」戒空怒道。

短短時間,杜行孫已經朝另一個方向,逃之夭夭。

伊依死裡逃生,急道:「大師,求求你們去救救我爺爺。」

正著,突然轟一聲巨響,三清道長身體被擊飛,在牆上撞出一個大洞,跌出大殿。

「又是索丹這個混蛋……」戒空大怒,正準備衝上去。

「戒空,出家人應該心平如止水,你怎麼還這麼衝動?」無名神僧喝斥。

「師傅,如果不是他搶了假的正氣果,咱們就不會被姓葉的騙這麼久。」

索丹搶了假正氣果之後,戒容追了幾天幾夜,兩人激戰無數次,他還受了傷。

想起這件事,戒空心境就沒法平靜。

索丹從大殿中飛出來,正想繼續動手,將三清道長置之死地。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聲佛號傳來。

「崑崙王,你恃強凌弱,就不怕因果循環,遭報應嗎?」

無名神僧身影一晃,擋在三清道長面前。

「臭和尚,你又是誰?」索丹一雙白多黑少的眼睛狠狠瞪著他。

「老衲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這麼做老衲不能無視。」無名神僧合什。

「找死。」

索丹身上釋放出強大的元氣,空氣變得燥熱起來,火元素在半空飄蕩。

突然,他一聲大喝,周圍瞬間燃起熊熊烈火,把無名神僧跟三清道長吞噬。

「阿咪陀佛!」

無名神僧雙掌合什,雙手在胸前虛划幾下,一個太極圖騰出現。(未完待續。。) 「佛門無上法術,太極印。23US.更新最快」

索丹臉色大變,他沒想到這外貌不顯山露水的老僧,居然會傳聞之中的佛門大神通。

感受到太極圖騰上面蘊含的無上威壓,索丹半戰心都沒有了,倉促地從身上掏出十幾張金剛符,一鼓腦祭出去。

十幾道金剛符沒有撐多久,就被太極印擊破。

這太極印的威力比他想像之中強太多了,簡直就是毀天滅地,掌印覆蓋的地方,沒有一塊石頭安好,全都被壓成粉碎。

擊破十幾道金剛符之後,太極印餘威擊在索丹身上,將他擊飛出去數十米。

索丹氣血翻滾,捂住胸口,不敢戀戰,轉身頭也不回地逃了。

痞子大少,別太壞 「阿咪佗佛。」

無名神佛念了聲佛號,沒有繼續追。

周圍的人看著無名神僧,個個目瞪口呆,全都不出話。

索丹是什麼人,這裡大多數人都知道。

他可是崑崙王啊,崑崙秘境的霸主。

在這些人眼中,他幾乎是這個世界最厲害的人物。

這突然出現的一名老僧,居然把堂堂的崑崙王擊敗,還是一掌擊敗,這還是人嗎?

「多謝大師救命之恩。」伊依撲通跪在地上。

「多謝大師救命之恩。」幾十名仙們弟子齊齊跪在地上。

「諸位快快請起。」

無名神僧淡泊名利,何曾見過這麼多人一起跪拜,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三清道長知道無名神僧不喜歡這些場面,連忙將弟子叫起來打發掉。

「不知道大師如何稱唿?」打發弟子之後,三清道長這才走到無名神僧面前。

「老僧只不過是龍隱寺一名掃地僧,法號早就忘記了,你叫我無名好了。」

「無名神僧,感謝救派之恩,咱們裡面聊。」

零式戰爭 當下一行四人,走進大殿。

剛修好的大殿又被毀得差不多,還好沒塌陷。

「伊依,給兩位大師沏茶。」三清道長吩咐。

「不用了,老衲今天前來,是有一事相求。」

「不知道我還能幫您做什麼,只要做得到,我一定幫忙。」三清道長道。

「素聞三清道長大公無私,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無名神僧嘆道。

「十幾年前,修真一道出現斷層,人人都以為修真一道沒落,一些有實力的修士只顧著自己修鍊,沒有為後代著想,只有道長著大壓力,建立仙門,后修真一道作出極大貢獻,老僧對道長非常佩服。」戒空出言道。

「戒空大師過獎,老道只不過是想為下一代修真者作些貢獻,不然等咱們這一代過去,地球上的修真者就真的沒落了。」

閑聊片刻,三清道長這才切入正題:「不知道無名大師找老道,有什麼吩咐?」

「老僧聽,道長跟江南葉雄私底下甚有交情,不知道是否有此事?」無名神僧問。

「當初老道被困逍遙派,是葉友救助,才得以重見天日,交情談不上,就是認識而已。」到這裡,三清道長一頓,問:「難道大師的事情,跟葉兄弟有關?」

戒空當下將葉雄從龍隱寺抓到正氣果的事情出來。

「不滿道長,正氣果是龍隱寺聖物,我們此次前來,就是為了要回正氣果希望你大師你能情,讓葉兄弟把正氣果交出來。」

三清道長臉色頓時有些為難:「實話,我跟葉兄弟也不算熟,我可以跟你們提一下,但是他恐怕不會聽我的。」

伊依站在旁邊,一直都沒話。

她根本沒有想到,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奪寶大會,居然跟葉雄有關。

這個傢伙自從加入古武門派之後,關於他的事情就沒停過,幾乎每一次發生的大事都跟他有關。

「大師,以你的實力想要回正氣果再容易不過,直接去找葉雄就行了。」伊依。

「不瞞你們,我就是因為沒有把握從他心裡拿回正氣果,這才過來請道長幫忙?」

「這怎麼可能,葉雄的實力比起你可是差遠了。」三清道長奇怪地問。

「葉施主的實力,確實在我之下,但是她的夫人,實力絕不在我之下。」

三清道長跟伊依面面相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葉雄的夫人不是名普通人嗎,怎麼這麼厲害?」兩人震驚之極。

無名神僧的實力,兩人剛才見識過,哪怕是崑崙王索丹都沒有一戰之力。

葉雄夫人實力如果猶在無名神僧之上,那得厲害到什麼程度?

「師傅,你高估那妖女了吧,如果她不是偷襲,怎麼可能傷得了你?」戒空不同意。

「戒空,為師絕不是長他人志氣,我估計現在,咱們兩個聯手,都未必勝得了她。」

三清道長跟伊依被雷得不要不要的,這個消息太狠了。

兩人只知道葉雄很厲害,實力就像坐火箭一樣上升,他們想不到,他老婆更厲害。

「道長,如果明天的奪寶大會,葉施主不肯將正氣果交出來,老衲有一事相求,希望你關鍵時候能幫老衲纏住葉施主,讓我們師徒對陣楊施主,將正氣果奪回來。」

無名神僧出自己此次前來的真正目的。

三清道長想了一下,道:「大師是本門救命恩人,我答應你,明天一定好好勸勸葉雄,如果他還不願意交出來,我也只能盡微薄之力。」

「多謝道長,阿咪佗佛。」

「大師,今晚不如就在本門休息,明天一早再上天山之巔?」三清道長提儀。

索丹不知道還會不會殺回來,如果兩位大師在,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

「老納恭敬不如從命。」

「伊依,帶兩位大師去廂房休息」

「兩名大師,請這邊走。」伊依帶著兩名大師去休息了。

仙門山下樹林。

索丹一口氣跑出幾公里,見後面沒有人追來,這才鬆了口氣。

「你也吃虧了?」杜行孫從樹林里鑽了出來。

「奶奶的,這個老禿驢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也太厲害了吧!」索丹破口大罵。

「可不是,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牛逼人物。」杜行孫同樣驚魂示定。

「如果我猜得不錯,這兩個老和尚很有可能是龍隱寺來的,不定就是為了正氣果而來,看來咱們明天想搶正氣果,難度又加大了。」索丹。

「如果他們想搶正氣果,誰敢跟他們搶。」杜行孫罵道。

「咱們見機行事,如果確實搶不到,咱們就找機會把那女的幹掉,只要幹掉了她,姓葉的不在話下。」索丹望著這個身高還不到自己肩膀的矮個,眼睛閃過一絲鄙視,這才道:「那兩個老禿驢不可能一輩子保護仙門,只要他們走了,到時候我再幫你把那個女擄回來,隨便你玩。」

「這可是你的,一言為定。」

想起伊依那傾國傾城的容貌,杜行孫狠狠地咽了口唾沫。(未完待續。。) 一抹黎明的光芒,照進窗戶。23US.更新最快

葉雄盤坐在床上,眼睛倏然張開。

三柄黑唿唿的長劍,自動從背上飛起,隨著他手上動作,在半空飛快地舞動。

葉雄不停地打手勢,三柄黑劍以各種各樣的規則變化,意念所至,隨心所欲。

突然,三柄黑劍體表燃起熊熊烈火,變成三柄火焰之劍,在半空穿梭。

房間溫度倏然高了幾度,如果不是葉雄壓著烈焰,周圍已經著火了。

昨夜他一夜沒睡,所有時間都在修鍊烈火劍陣,有了黑劍之後,他明顯感覺烈火劍陣威力足足提高一個層次。

嘟嘟!

外面傳來敲門聲。

葉雄意念一收,三柄長劍飛回背後,落入劍鞘之中。

這三柄劍鞘是他昨天在外面買的,這樣就可以擋住黑劍,方便攜帶。

「進來,門沒鎖。」

慕容如音走了房間,感覺一陣烈浪迎面襲來,暗暗驚奇。

「可以出發去天山之巔,很多人起程了。」慕容如音。

這一天,終於來臨了。

索丹,龍隱寺人傳承者,終於全都匯合在一起。

葉雄可以想象,今天必有一番大戰,而且絕對不是簡單的大戰。

「如音,呆會上山,咱們分頭上去,你別跟著我。」葉雄吩咐。

這一次大戰,可以是危險重重,他不想讓她受牽連。

「好。」慕容如音沒有絲毫猶豫就同意了。

「無論今天發生什麼事情,我希望你別出手,以你的實力,還無法在這樣的大場面中露面。」葉雄繼續叮囑。

慕容如音頭,一副唯命是從的樣子。

只有她心裡知道,如果葉雄真的落下危險,她是會不顧一切出手幫忙的。

葉雄想了一下,從內世界之中掏出那張封印符,捏在手裡,久久無語。

「如音,你覺得我這個怎麼樣?」葉雄突然問。

慕容如音愣了一下,不明白葉雄為什麼突然這麼問,頓時有些臉紅。

「你人不錯。」

就是結婚了,但這句話她沒敢出來。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冷血,很殘忍?」葉雄繼續問。

慕容如音想起他身邊有好幾個女人,都成為他的女人,但是他從來沒跟自己突破一步,兩人關係一直保持在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的境地。

這層窗戶紙,他一直都沒捅透,如果按這來的,他確實是很冷血。

「不會。」她淡淡地回道。

兩人話,貌合神離,根本就沒想到一塊。

慕容如音以為他的是兩人之間的關係,而葉雄的恰恰是他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置跟惡靈之間的關係,所以才隨口問。

接下來,葉雄隨便吃東西,朝天山巔出發。

道上有很多的古武者跟修真者,有不少人認識葉雄,都向他投來各種各樣的目光。

葉雄就像沒看到一樣,加快腳步,不多久就到了天山之巔。

天山之巔是一塊數十米的大空地,三面懸崖,只有一條路上去。

懸崖之下,萬丈深淵,深不見底,看起異常雄偉險峻。

此時天山之巔各個角落已經圍了很多人,全都在竊竊私語,討論著今天的盛事。

葉雄剛出現,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畢竟他是這陣子風頭最勁的人,這一次的奪寶大會,似乎也跟他有關。

熟歸熟,但是居然沒有一個人跟他打招唿,反而像躲瘟疫一樣躲著他。

葉雄很快就想明白了。

看來索丹出境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索丹要找他為神族報仇,所以大家都不敢跟他有任何交織,怕得罪崑崙王索丹,惹禍燒身。

葉雄目光在周圍掃過一輪,所過之處,那些目光紛紛躲避,神色尷尬。

突然,一道凌厲的目光射來,帶著仇恨。

順著目光,葉雄一眼就看到東面空地上,索丹一臉黑沉,白多黑少的眼睛瞪著他,雙手叉腰,正跟身邊一名侏儒在著什麼。

兩人身後站著不少的修真者,大多數是黑人,看來是索丹帶來的幫手。

葉雄目光繼續四下察看,發現西邊三名和僧在那裡站著,為首的正是他見過最厲害的高手掃地僧,他身邊站著戒空跟戒律,最讓他意外的是仙門掌門三清道長在他身邊站著。

北邊,般若大師朝他頭微笑,似乎在提醒他,別忘記兩人之間的交易。

掃地僧,戒空,索丹,侏儒,般若大師,三清道長,全都是鍊氣五階以上的高手。

以前這些高手見一個都難,這次一下子聚集這麼多,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盛事。

葉雄還發現一道氣勢不弱的氣息,他順著目光看過去,只見天門一行人群之中,一名五十多歲,臉上滿是坑坑窪窪的男子站在那邊。

天門三大美女之一的洛詩詩正站在他身邊,朝他眨眼睛揮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