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便是未晚最苦惱的地方,她閉上了眼睛,再沒有了動靜。


連城還在哭,可能是因爲哭聲太幽怨了,所以都有人察覺出來了,烏衣古銅色的劍出鞘,“到底是哪裏的妖孽!”

寵婚萌愛 連城被人帶着迅速的離開了,離開的時候連城割破了手中的血,她以她的執念爲媒介,將左歌的屍體與她的屍體全部都封印了,一滴血落在了左歌的屍體上。

左歌的冰棺變得有些透明,連城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她心中說道,終有一日我會將你救起來的,只是在此之前我不允許任何人動了你的身體!

連城與北月寂一同離開了,事情太多了,她需要一件件事情的理清楚!

魔界兵變

人間江南人家好不熱鬧,只是若是此時多了一個迷路的少年會更加的好玩。

龍淺按照仙尊所指示的方向去尋找那個女子,可是他來到了人間最著名的地方,江南也沒有找到那個女子,龍山不由得有些懷疑了,難道師傅在騙自己嗎?

怎麼可能?龍淺搖頭,她的師尊是仙境最德高望重的師尊,怎麼可能因爲一件事情去欺騙他這個找找徒兒呢!

於是,龍淺找到了最快捷的辦法,師尊不是曾經說過要找到一個人最快捷的辦法就是將那個人的魂魄找到嗎?

於是龍淺便在江南住下了,早前就有師妹來到了江南人家之處,那個師妹告訴龍淺,這江南人家可是好的去處。

龍淺雖然不懂,但是心中想到這是師妹的好意,他總是要領情纔是,於是龍淺聽從了師妹的話,只是看着眼前的一切,覺得自己被坑慘了。

這地方是哪裏……師妹不是說好這裏的人都非常的溫和嗎?爲何他還沒有進去,他們就要扒了他的衣服呢?

龍淺奮力的掙扎,他堂堂仙山之境的弟子,竟然被一羣女子如此對待,龍淺想着都覺得自己憋屈的很,這個地方……

這閣樓上方寫着幾個大字,“醉仙樓?”

這個地方……龍淺嘴角抽搐,雖然他纔有一點意識,可是這地方絕對不是他這樣的男子該來的地方,龍淺怎麼對不曉得呢?

在那羣如狼似虎的女子撲上來的時候,龍淺迅速的使用術法離開了,俊秀的臉龐竟然是紅的徹骨的紅色。

師叔又騙了他,是誰說的人類的女子溫柔似水的,這裏的女子恨不得把他的皮骨都留下。

龍淺行動了一處有河的地方,她暫時的鬆了一口氣,但是就在他覺得沒任務時,從仙境上帶下來的那搖鈴此時竟然隨風吹響了。

難道是安連城出現了,這是龍淺最初的想法,師尊和其他的師叔都是說,只要是搖鈴響起來的時候,便是安連城出現的時候。

也就是說安連城出現了,龍淺卜算了一番,不對勁……安連城死了!當佔到了這一卦的時候,龍淺整個人都驚呆了。

安連城死了,他還來這裏幹嘛?師尊真的不是在坑他這個小弟子嗎?明明他這麼的有擔當,師尊應該不會如此的。

只是隱約龍淺感覺到空氣中有一股血腥的味道,“安連城!”

龍淺迅速的使出術法,將自己感覺到的氣息封鎖起來,果然他使出的遮天蘿將出現的氣息全部都封鎖起來了。

北月寂懊惱了,明明他都儘量的與這個地方隔離開來了,但是竟然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一隻不只是道士的還是什麼的竟然出現了。

北月寂惱怒了,本來打算使出術法的,可是靈力纔開啓他就感覺自己到力不從心了,北月寂忘記如今的自己是一縷魂魄,魂魄自然是魂魄,也因爲是魂魄所以非常的容易受傷。 龍淺輕易的將北月寂給制度了,龍淺喝了一口酒,“哪裏來的男不男女不女的怪人,不過這姑娘……”

龍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之所以會如此的囂張,還不時眼前的兩枚魂魄全部都被自己控制住了,他們沒有反抗的能力了。

對於從仙境之地出來的龍淺,無疑覺得是很大的收穫,收穫確實是很大,連城此時清靜無波,可是北月寂知道,如果此時的安連城若是暴怒了,可能這裏沒有一個人是安連城的對手,因爲安連城如今的力量意外的大增。

北月寂心中自有了一番思量,難道£∷wan£∷shu£∷ba,w▼▼anshu≠≤m安連城她是因爲擺脫了她的身子,所以纔會爆發出這樣的力量,如果是這樣……北月寂心中有了一個猜測,她的身份一定非常的特別。

“仙境之中的人!你是誰?”連城有些昏昏沉沉的睜開了眸子,沒錯,因爲在左歌的身體中她下了一道封印,雖然封印的時候非常的容易,可是對於如今的安連城來說無疑是需要耗費大量的靈力的。

龍淺收起手中的酒壺,眼前的這女子……應當是魂靈,可是卻又比仙界的神仙更加的有靈氣,難道這個女子便是自己要尋找的那個人,安連城?

“你是安連城?”龍淺將手中的酒壺拋到了一邊,她激動的站在了安連城的面前,此時他纔有些尷尬。

連城並不高,可是他此時是個小孩子的身高,仙境中的少年需要長很長的時間才能夠將所有的事情解決完畢,他需要漫長的修煉才能夠把自己的靈力全部都集中。

而今他只不過是剛剛纔甦醒過來的,所以靈力並不怎麼強大,龍淺淺上前一步,道了句,“仙境之地的龍淺,前來尋連城姑娘!”

此番話他說的有些義正言辭,可是連城聽着卻是有些奇怪,本來悲傷的情感,此時化爲噗嗤一笑,北月寂也忍不住笑了,雖然如今的他們都是魂靈,可是也沒有什麼關係!

“仙境之中來的人……”

連城喃喃,她想起那位老爺爺所說的話,難道那位老爺爺的意思是,她的身世之謎只要能夠解開,那麼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迎面而來?

聽起來很簡單,龍淺見到連城知道他的來歷,他不由得拍掌說道,“果然是個聰明的姑娘,我是奉了師尊的命令,前來此處尋找姑娘,本來以爲難以尋到了,不過這麼的湊巧。”

龍淺笑,笑容純淨如同雪山初融的冰雪,連城是魂身所以不能夠在太陽底下照射的太久,連城最終建議去鎮上去尋一間客棧,不過因爲龍淺初次去鎮上的時候被那羣姑娘給嚇到了說什麼也不願意去。

最終還是龍淺一人前去的,安連城與北月寂兩人都在他的葫蘆裏面,還好這回尋得是個正經的客棧了。

客棧居於江南最好的地方,能夠在客棧中一覽江南所有的美景,所以這個地方也是許多文人墨客都想要訂到的地方,只不過因爲近幾年的原因,不少的人也沒有時間前來欣賞如今的風光了。

龍淺將所有的簾子全部都拉了上來,將葫蘆中的東西放了出來,七棱鏡還在北月寂的手中,北月寂將七棱鏡放在了桌子上面。

連城這纔在屋子裏面顯露了自己的人形,“實在是沒有想到有一日我也會成爲魂體!”

北月寂聳聳肩,“人生世事無常,肯定不會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能夠預料到的,不過現在我比較好奇這傢伙來找我們的目的。”

龍淺淺也不廢話,他將師尊交給自己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面,“三界之中的劫難迫在眉睫,師尊曾經說過這世間有一人能夠將三界救於爲難之中,所以我便請求師尊讓龍淺下山,還好我們終於遇見了,連城你可知道墮仙的天帝之子儀隴與三界下了戰書,他說十日的時間,與魔界決戰,而其他的時間,便是其他的人滅絕的時候!”

儀隴竟然會如此的猖狂,連城對儀隴不熟,可是也是因爲那個儀隴她與左歌纔會延誤時間,纔會錯過了本是算好了的時間。

所以不管連城是怎樣的身份,是人也罷,是魂體也罷,只要能夠報仇不管她是什麼都不重要了。

“如今我變成魂體了,又能夠幫的上什麼忙,而且龍淺你可知,如今的我已經回不到人間去了,就算是我留在了這裏也沒有辦法解決三界的危難。”

“不,你可以難道你沒有發現你變成魂體之後 你的力量變得強大了嗎?”龍淺提示道,當初師尊與他說的,他全部都記得,所以如今告訴連城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

連城緊握了手心,好像確實是如此,雖然她化爲魂體了,可是她的力量似乎還存在!

“這是仙境獨有的寶盒,師尊說裏面的一切能夠讓你心中的幻境全部都呈現出來,只要你能夠從幻境中出來,便是能夠找到當初你的身份!時間只有五天,五天的時間。”

龍淺掏出來的寶盒,是深紫色的看起來非常的神祕,據說這寶盒是當年仙尊好不容易纔得到的,如今能夠用在這裏其實算是物盡其用。

連城猶豫了,她垂眸看着窗外的風光,其實本來就無心去看任何的東西,只不過因爲她的心思太煩雜了而已。

忽然江南大好的風光之下,連城竟然看到了好多乞討之人,有的傷甚至有的死,而本來明鏡蔚藍的天空如今竟然被一團黑色的霧氣給遮住了。

連城愣住,爲何她剛剛前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呢?耳旁她聽到龍淺說道,“你一定覺得不可思議吧,當初的江南竟然會變成如今的模樣。”

連城點頭,是的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夢中的江南竟然會變成如今的模樣,龍淺解釋,“其實這裏還算是不錯的地方,你沒有去過其他的地方,江南其實還沒有其他的地方嚴重,連城你能夠想象所有的人都在啃自己的孩子嗎?”

連城覺得自己的胃在作嘔,這些事情她儘管強迫着自己忘記,可是還是總是記起來了,之前在蜀池的時候,她又不是沒有見到過!

這是人性的醜惡之處,在這個時候暴露無遺,連城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曾經覺得的江南也變成了如今的模樣,應該也是那個儀隴搞的鬼吧,因爲她不願意投靠他,所以他來懲罰自己。

大愛,小愛。連城不懂,可是如果是爹爹也受到了傷害,也因爲混沌之力影響,連城覺得自己不會安心的,她自認爲自己沒有那麼的偉大,不是所有的事情她都能夠裝作無所謂的!

連城閉眼,睜開眼睛看着龍淺,“好,我答應你!不論成功與否,我都願意試一試!”

連城是一個小女子,從她出生的那一年,她的一生本來就該平淡,本來就該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可是因爲被良人陷害,所以她受怨而死,再次重生卻是爲了另外的一個男子。

我這一生渴望有人護我安好如初,免我驚,許我一世安穩,陪我走完一世,可惜她是安連城也是雲亦裳。

連城握緊自己的手心,左歌你在天上看着我對不對,你也想要知道這個世間是不是如同最初是不是,既然如此,連城會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守護人間,守護魔界,守護你愛的人。

可是……我卻守不住你了,左歌等着我好不好,你等等我我們一起走,不管是多遠我們都一起走!

連城終究是同意了,她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說的,不論怎樣我們的初衷都是一樣的!”

龍淺點頭,“這樣是最好的,連城放心我一定讓你安穩的出來,只是進入幻境的時候你一定不能夠睜開眼睛,不論去哪裏,不論後面有誰呼喚你,你都不能回頭,不然即使你從裏面出來了也註定活不了多長的時間!”

Www¸ тt kān¸ ¢ ○

北月寂一聽連城要進去,連忙說道,“我陪你進去吧,不管怎麼樣我的占卜術比所有的人都要好,或許能夠幫的上你的忙?”

前途很艱難,走一步非常的難,可是有了自己心中的信念,其實也是挺簡單的,至少現在的連城是這樣想的!

龍淺攔住了北月寂,嗤笑,“你進去只能夠幫倒忙,別說我對你有意見,其實這只是事實而已!這夢境是連城的專屬,就像你的魂魄妖夢一般!”

北月寂妖媚的臉上有一絲的錯愕,他從來沒有與這個娃娃臉的龍淺提過魂魄妖夢,他竟然會知道,也罷自己守在這裏也是一樣的。

“與魂魄妖夢有何不同?”連城將挽情劍拿起,只要挽情劍在她的手中,她就會覺得特別的安穩!

“魂魄妖夢與這個雖然類似,可是那個夢境卻破不了你的身世之謎,十日,十日的時間若是你不能出來,或許便是永遠不能出來了!”

連城沒有猶豫,在他拿出密保的時候,連城隨之進去了,或許她也不知道這一次的夢境是如何,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魔,只是想到了左歌的離開,她覺得若是自己不做點什麼,那麼肯定不會安穩的!

龍淺口中的咒語念起,連城隨着他念起的咒語,慢慢的縮小進入了葫蘆中。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三日後,是魔界魔尊與魔妃下葬的日子,只是下葬前一天的晚上魔界有不速之客造訪!

夜兒那一日從魔界其實並沒有逃脫出去,不過她不甘心安連城就這樣的離開,就算明日是她的下葬之日。

夜兒靜悄悄的走進了靈堂,其實這裏是長生殿,因爲是連城之前最喜歡停留的地方,於是清月便命人將連城與魔尊一起擡到了長生殿。

長生殿,長生殿……偏偏他們都不能夠長生!

夜兒看着冰棺中的安連城,她張狂的笑了,今日進來魔界進來的異常容易,魔界的守衛似乎慢慢的變得少了。

不過夜兒是得意的,至少她沒有得到的東西安連城也沒有得到,何況安連城根本就不配得到任何的東西!

夜兒只恨自己當初一劍沒有將安連城殺死,讓她與左歌有過一段時間的美好,夜兒詭異的看着似乎像是熟睡了的安連城。

她口中喚道,小姐我知道從我進安府你就對我特別好,可是我也知道你從頭到尾不過把我當做你的棋子,我真的是不甘心,憑什麼從你出生開始,你得到的東西就比我多,憑什麼我愛的人永遠喜歡的不是我。

既然我得不到,那麼就摧毀好了!

你永遠都醒不過來了,哈哈哈,安連城你想知道所有的事情嗎?你想知道爲什麼你回不來嗎?

夜兒的記憶回到了那個烏塔卡家族的妖嬈男子北月寂來做法的時候,其實那時候她並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只不過覺得這事情一定與安連城有關係。

於是在北月寂入夢的時候,她將香燭的速度燃燒的更加快了,而且她在左歌的屍身上灑下了一樣東西,千香醉。

千香醉,由一千種香煉製而成的絕門毒藥,是她給左歌最好的禮物,誰讓當初左歌助安連城一臂之力將殿下給殘害了。

從殿下倒下去的那一刻,夜兒心中暗暗的發誓,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讓左歌死,讓安連城痛苦,如今她做到了。

安連城再也不會回來,而左歌與安連城的的元神巨滅,她就再也沒有任何的威脅了,只是夜兒是想笑的,卻發現自己笑不出來。

不論有多狠心,當初將她帶進安府,教她學習所有的禮法的人是安連城,而她是被安連城救的,可是爲什麼偏偏是安連城害了殿下?

夜兒忘記了,連城重生之後之所以用盡所有的手段去對付太子,那是連城的前世是安憶如和太子害死的,若是重生之後的她不去報仇,那麼重生的意義到底在哪裏?

夜兒不是安連城,所以她永遠不能夠理解,她的心從頭至尾都是站在那個太子身邊的,所以她對連城永遠是誤解。

“安連城,既然你已經死了,你的身體也應該可以不要了,放心我會成全你們,我會讓你們在一起的,哈哈哈哈!”

笑聲如此的猖狂,可是這樣大的動靜,魔宮竟然沒有任何人察覺,夜兒只在意安連城了,所以其他的怪異之處並沒有發現。

她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燭火,那不是一般的燭火,而是可以讓所有的東西都覆滅的,夜兒一步一步走向安連城的棺木前。

她的臉龐被嵐逸救治好了,如同當初一般清麗可人,可惜連城大概看不到自己恢復後的模樣了。

她的嘴角是帶着笑的,不論什麼時候,她的嘴角都帶着大大的笑容,彷彿所有的事情都不在意,這也是後來的夜兒爲什麼這麼討厭連城。

他們的身份竟然會有如此的差距,夜兒手中的燭火眼看就要放下去了,忽然燭火閃過,忽閃忽閃的,如同有風一般,可是這長生殿是封閉的。

一個黑影從夜兒的身後閃過,夜兒似乎看到了,她手中的燭火還是不小心的掉落下來了,她倉皇的逃了。

本來華美的宮殿就要被一場大火燒燬嗎?黑影再次出現的時候,這裏的火全部都被熄滅了,而夜兒纔出了魔宮竟然被魔兵給攔下來了。

帶頭的人正是烏衣,烏衣冷笑着看着前來的人,“竟然是個女子,謠汐不……是假謠汐吧?”

夜兒後退幾步,她早就聽說過烏衣不是平常人那般好對付的,烏衣不是連城這一類人,他是真正無情的,彷彿這個世界沒有誰能夠把他真正的溫暖起來。

所有人都知道,在魔界寧可得罪魔尊都不要得罪烏衣。

偏偏夜兒惹得人正是烏衣,烏衣再沒有看這個滿是心計的女子一眼,道了句,“所有魔兵將此女子捉拿!今日誰抓到了便重重的有賞!”

夜兒冷笑,“早就聽說了烏衣尊上心狠手辣,沒有一點人情,如今看來確實如此。可是即使你把我捉住了,他們永遠都不會回來,還有,尊主會佔領魔界的!”

夜兒口中尊主,烏衣這幾日查到過一些,雖然不知是誰,可是他的身份應當是與仙界有關的,而且他還不是普通的身份,如此看來有大大的內幕在裏面。

“是嗎?那本尊靜觀其變了!”

夜兒輕易的被人給捉住了,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夜兒的靈力使不出來,她想到了靈堂中的那個黑影,心中猜測,那個黑影到底是誰!

“不論是誰都要死!”這是夜兒最後說的話,她知道尊主想要的是什麼,所以魔界的覆滅是必然的。

曾經有人說過魔界的天才是左歌,也有不少的人知道魔界的爲難在即,可是誰都沒有預測到左歌竟然會死。

當初尊主將她帶回幽夢之靈的時候,尊主說,他可以幫她把殿下救回來,但是她要爲她所用,自然而然,那時候夜兒已經走投無路了於是便答應了尊主的要求。 夜兒在尊主的身邊呆了很長的時間,也吃了很多的苦,因爲若是想要有一些靈力以假亂真便要她自己的努力。

從她被尊主救回去的時候,尊主就說過,等到有一日他會將她送到魔界去,事情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的,所有的一切夜兒都是知道的。

她以謠汐的身份去了魔界,沒有人會懷疑她,其一她有人皮面具,其二謠汐琴確實已經輪迴轉世了,而她以這個身份出現,相信並沒有任何人會覺得不妥。

只不過她萬萬沒有想到,尊主的另外一個暗殺者竟然是她熟悉的人,因爲那人是︾』萬︾』書︾』吧,w£∧nshu£≤m曾經在安府百般爲難她的安憶如。

可是尊主告訴她,以後他們就一起合作吧!所以便有了洛陽城驚現謠汐琴,落家以謠汐琴作爲誘餌。

雖然他們不清楚左歌到底回不回來,但是他們知道另外一件事情,這也是尊主告訴他們的,那便是謠汐琴的人形是當年還是魔尊的烏衣的乾女兒,而她們更早以前也曾經有過婚約!

洛落姑娘是她夜兒,蜀池也是他們設計的圈套,蜀池的那一場饑荒不過是因爲混沌之力的收集,他們小小的用了一個辦法,於是混沌之力便被輕鬆的聚集了!

只不過蜀池的那些人類,可能活不了多長的時間,因爲蜀池的靈氣比起所有的地方都要旺盛。

左歌與喬裝打扮的安連城一起去了蜀池,安憶如也是之前去了蜀池與蜀池的青城城主結盟的,那時安憶如已經是蜀池的二城主了。

左歌與安連城最終還是中計,安憶如使用調虎離山將安連城給抓住,遂用了另外的辦法,讓左歌的靈力迅速的衰減然連城那時候也被他們給關起來了。

他們的計策有多種,但是讓安連城與左歌分開是簡單的計策,於是安憶如就用掉包計將安連城留下來丟到了十里窖,希望她一輩子都在十里窖中,自然他們也不會輕易的放過安連城的。

只不過夜兒可沒有想到安憶如竟然那麼恨安連城,將她的容貌還有她的眼睛全部都毀了,不過如今說這些都太晚了,因爲安連城已經死了,死的人在說起就沒有什麼意思了。

“縱然烏衣很強大,可是我想告訴你,這世間永遠沒有誰能夠控制幽夢之靈的發展,永遠沒有誰!”

她像是發瘋了一般的大叫了起來,烏衣襬了擺手說道,“來人,將她帶去天牢!”

“是!”魔兵將夜兒帶走了,烏衣看着這完好無損的長生殿若有所思。

自冒充上古謠汐琴的夜兒被抓住了以後,魔界的防範更加的妥當了,外界傳言肯定是因爲這一次的事情非常的強大,所以就連一向清新寡淡的烏衣也將隱藏中的隱衛全部都召集回來了。

魔界比起以前不再低調起來,彼時仙界似乎出了什麼事情,聽說每一日都有一個上仙被扣押在誅仙台上,處以焚火之刑。

仙界的十二主神紛紛的逃離了仙界,有人說天帝每一日都與一個女子見面,而也就是那個時候他的性情大變的。

曾經溫文儒雅的天帝如今竟然變得如此的殘暴不仁,所有的人都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卻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會讓天帝如此!

只不過再沒有人敢就在天界了,沒有誰會讓自己白白的斷送了性命,天帝就像是種了魔咒一般,如今的仙界在邪惡力量還沒有入侵的時候,竟然是被他們的天帝給弄的支離破碎的,所有人紛紛的扼腕嘆息。

魔界的魔尊雖然仙逝了,可是還有烏衣在,所以在這時候魔界顯然就成了所有人的避難之地,烏衣也沒有什麼意見,便讓所有的仙人入住了。

其中還有月老夢魘竟然與隨之而來了,夢魘似乎受了重傷,曾經烏衣也曾經拜託過夢魘辦了一些事情的,而夢魘與左歌的關係也不錯。

所以魔界自當是盛情的款待,烏衣在魔宮給所有的人設了招待宴,每一盤菜都是如此的精美,可是沒有一個人動筷子。

夢魘更是垂着眸子,這仙界中有一部分的人其實當初是與魔界有着一點過節的,如今烏衣不計前嫌,甚至還讓他們留在了魔界盛情款待,他們怎麼好意思呢?

豪門總裁:戀上失憶女友 夢魘自有自己的擔憂,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會如此落難到這樣的境界,可是天帝絕對不對勁,甚至他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天帝與人間帝王翎兮之間的事情夢魘是知道的,當初天帝遇見翎兮的時候,夢魘就提醒過天帝,可是天帝不但不聽,甚至把夢魘從上神的位置貶低到上仙的位置。

可是從頭到尾夢魘都沒有覺得自己多委屈,從翎兮出現的時候,他的卦象就顯示天帝與翎兮沒有一點的緣分,可是天帝強求翎兮做了自己的帝妃。

甚至那段時間天帝都不曾在天庭露過面,反而是常常與翎兮廝混在一起,翎兮並不喜歡天帝,她是因爲婚約的原因不得已纔來到了天庭!

甚至所有人都知道翎兮喜歡的人是魔尊,可是天帝還是沒有成全翎兮,甚至後來烏衣也放手了,終於翎兮在後宮鬱鬱寡歡,終日的落淚。

她生的很美,不適合流淚,可是在天界她就如同被困在天界的金絲雀永遠都逃離不出這個牢籠。

最終天帝的嫡妃不如美妾,太子殿下的生母因爲天帝終日流連在翎兮的宮中,終究是鬱鬱寡歡,她跳下了誅仙台,那時候太子殿下不過百來歲。

惡魔首席的棄妻 而翎兮最終不知是因爲什麼原因,最後還是回到了人界,甚至自己獨創了一個國家,紫軒國,此後翎兮與天帝在沒有見過面,一直到翎兮死去的時候。

她的死訊被隱瞞了,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天帝的性情大變了,可是卻不會像現在這般殘暴無仁,到底是因爲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人曉得。

此時在魔界的上仙有一半,也只剩下這一半的上仙了,百花宮的十二主神不知去了哪裏,而剩下的只有他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