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便是時境變遷。想不到簡簡單單的《納氣訣》還有這麼原始這麼完整的版本。看來你們神墟修煉之法,都是溯本求源。”


“想不到一本簡簡單單的《納氣訣》,還有這麼深厚的來歷。若真是世間第一個會修行的人的著作,其珍貴程度,無法言喻。也難怪劍聖前輩剛纔看得入迷。”

林楓暗想。和至強者交流,受益匪淺。劍聖前輩見識遠大,自己提出的每一個問題,劍聖前輩都是站在修行界最高點或者修行界的起點解答。

雖然這場交流,不會提升自己的修爲,可能也不會得到什麼逆天的法寶或者功法。但是對於林楓而言意義非凡,可以說決定他一生的修行。如果最開始的路上,修行的方向就錯了,那後面的路都是歧路。就算後續發現走的是歧路,想要走回正路,又談何容易。

林楓心底深處,非常非常感恩那個未見過面的二師兄獨孤破。他日相見,一定要行大禮拜謝,感謝他給了自己一場莫大的造化。

機會如此難得,林楓不想錯過,準備拿出更多的疑惑出來,請劍聖前輩指教。 “竟然獨孤兄寄來書信,我本打算傳你一套最近悟出來的劍法。現在看來卻是無用。我修煉的功法,都是和劍有關,必須要先以我門《劍心訣》培育劍元。是以,我並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林白認真道。

“聽前輩一席話,勝讀百年書。對於晚輩而言,已經終生受益了”,林楓由衷感謝道,又想到了什麼便問:“劍胎是什麼?”

林白解釋道:“固本境界,將修爲凝聚成蓮子。而到了培元境,我孤月城的功法便是將蓮子修煉成劍元。”

“是不是到了培元境界都要塑造其形呢?若我不修煉成劍元,該修煉成什麼?”林楓請教道。

“修行界稱之爲修煉元胎,是以劍元又可以稱之爲劍胎。修煉元胎是爲了修煉相應功法,從而快速提升修爲,也能讓相應功法發揮最強威力。纔可以讓修者真正走上強者之路。你師兄給你安排的道路是鋪就爲主,你只需培元無需修煉。我想你的師兄日後會有安排。”林白思忖道。

林楓仔細回味這句話,許久之後才道:“謝謝前輩指教,我明白了。”

然後林楓拿出一物,正是那個古鼎。他問道:“請問前輩,這個古鼎不凡嗎?是幾等法寶?”

“首山銅?”看到此物,林白露出了吃驚之色。

“前輩,首山銅是什麼?”

林白恢復了平靜,然後道:“首山銅乃天地至寶,此物不凡,世間少有。你以後不要輕易拿着出現,會引來殺身之禍。”

“那此物幾等?”林楓忍住心中震驚問道,暗暗慶幸和沈玉門一戰的時候,還好沒有將此物拿出。

“現在無等級。大先生只是將首山銅揉成了鼎的形狀,並未鑄造其形。是以,它算不上法寶,只是一種原始材料。但若是鑄造成鼎……”說到這裏,林白停頓下來。

“怎麼樣?是不是九等?”林楓迫切問道。

“首山極爲罕見,鑄造不易。但若是真鑄造成功便就是帝器。”林白說這話的時候,自己都有些激動起來。

“帝器?”林楓驚恐無語。

法寶等級九等之上,稱之爲聖器,聖器之上便是帝器。

世間沉浮,千年出一生人,萬年出一帝。但是自荒天帝之後,萬年過去,無人再能修煉成帝。而帝器,便是如同天帝一般的存在,萬年不出一個。

而可以鑄造成帝器的天地至寶,可遇不可求,都是世間無一的存在。即便是劍聖,迄今爲止,也沒有見過可以鑄造成帝器的天材地寶。面對首山銅,他也爲之動容,怦然心動。

若對面之人不是神墟的弟子,獨孤破也沒有給自己書信一封。劍聖出手搶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爲這樣的天材地寶,難以言喻的珍貴。

林白不解的是,如此珍貴的首山銅,只有境界達到了自己這般,才能塑造其形,開始鑄造成器。而林楓年紀輕輕,將如此貴重之物送給他又有何用?更爲重要的是,如此至寶,就不怕他人搶走嗎?

並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這邊對神墟心存敬重的。林白有些想不明白。

知道此物的重要性,林楓心情雖然狂喜,但是同樣沉重了很多。匹夫無罪,懷壁有罪。這樣的至寶若是泄露出去,自己就離死不遠了。

因爲林楓感覺到,即便是強大如劍聖這樣的存在都無法平靜了。

此時此刻,林楓隱隱有些後悔拿出此物。

“謝謝前輩提醒,我一定好好保管此物的。”林楓說着趕緊將古鼎收拾起來。

林白看看天色,不知不覺一日的時間所剩不多。林白問道:“你還有什麼問題?”

“確實還有一個疑問。我進入劍池之內,無法看到寶劍。最後游到潭底,仍然無所獲。可是閉着眼睛的時候便能看到一把破鐵劍,睜開眼睛鐵劍便消失。”

“前輩,那個破鐵劍真的存在嗎?若存在,可以拾取嗎?”林楓問道。

林白的眉毛微微動了一下,他道:“你可知道孤月城的由來?”

“晚輩不知。”林楓恭敬回道。

“開山祖師青葉真人,是傳奇的鑄劍師,傳聞修爲通天。祖師晚年之際路過孤山,覺得此山不錯。便留下來安享晚年。他一生之中,鑄劍無數,但是鑄造而成最爲驕傲的一把劍便是月城劍。由此,他將自己建立的門派稱之爲孤月城。”林白慢慢道來。

林楓隱隱覺察到了什麼,驚奇問道:“前輩,我看到的那把劍該不會是月城劍吧?”

聽聞劍聖講述之後,林楓哪裏還敢用破劍這兩個字。

林白想了想道:“孤月城上下傳承千年,無人見過月城劍。由此,我也無法肯定。但是以你所說,在劍池遊了三月,應該到劍池真正的潭底了。”

“能得到月城劍,靠的不僅僅是天資,緣分還有強大的神識。”

“前輩,神識又是什麼?”林楓知道自己問了一個很白癡的問題。

林白耐心解釋道:“簡單來說,神識便是具備威能的想象。一個人的神識根基乃天生。”

通過劍聖的解釋,林楓終於明白過來什麼叫神識。

比如想象,你可以閉着眼睛想象前方有一把刀,但這是虛構的,並不存在。神識,便是實質的想象。當你覺得前方有刀的時候,便真是有一把刀凝聚而成。

此刀可傷人。但是神識只能攻擊他人的神識。並不能攻擊他人的肉身或者修爲。

神識根基乃天生,一個出生的時候變註定日後其神識的強大程度。世間關於修煉神識的功法鳳毛麟角。雖然隨着人自身修爲的提升,神識也日漸強大,但是神識根基不同,日後增強的幅度大不相同。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你師兄故意安排。恰好我這裏有一種修煉神識的功法。”

劍聖手裏有關於神識的修煉功法,這是一個祕密,無人得知。令林白想不到的是,獨孤破卻是知道。也許這就是獨孤破書信的用意。

就劍聖所知,世間只有一個門派有修煉神識的功法,那便是雲麓仙宗。雲麓仙宗以醫術聞名九州,可以妙手回春。世人皆以爲她們修煉的是醫術。殊不知,她們修煉的是神識,是靠着神識給修者治病。

雲麓仙宗有修煉神識的功法是不傳之祕,因此世間人不知。林白之所以得知,因爲他的師妹出自雲麓仙宗,最後留在了孤月城。

“天大地大,卻沒有神墟不知道的事情。”劍聖暗歎,若非遇到師妹,他並不知道雲麓仙宗祕密,更加無法得到關於神識的修煉功法。

林楓看到劍聖陷入沉默,便靜靜地站在一旁不語。

一會兒之後,林白又道:“我將此功法傳入你識海。你需要切記,此功法不可傳給第二人。更加不許對第三人說起功法的事情。”

林楓聽着劍聖的語氣嚴肅,他便立下誓言道:“晚輩謹記前輩教誨,若是讓第三人得知,晚輩此生不得好死。”

林白點點頭,然後閉目之間,將神識修煉的功法傳入到林楓識海之內。

“已經傳給你了。”林白道。

“請問前輩,在哪裏可以看?”林楓問道。

林白便又耐心地向林楓講述了識海,以及如何進入識海坐照自觀。

林楓現學現用,立即坐照自觀,進入了自己的識海。

識海便是神識所化的空間,白茫茫一片,沒有邊界,沒有天地。識海之中漂浮着兩件東西。一枚綠色玉簡,一把鏽跡斑斑的鐵劍。

林楓知道玉簡便是關於修煉神識的功法。令他驚奇的,劍池之中看到的鐵劍怎麼出現在自己的識海里面?

難道說看到它那日開始,便是尋到了它,只是進入了自己的識海,而自己不知道而已。

林楓和劍聖一直聊到一日結束,這纔不舍的離去。劍聖揮手之間,一道劍氣從指間散出。這道劍氣拖着林楓回到孤月城祠堂。

林白看着林楓的背影,露出了羨慕之色。

一個強大如此的人會羨慕一個固本境界的螻蟻,這看起來就是一個不可能的笑話。然而事實就是如此。

沒有人可以體會林白對神墟的敬重。

自他修行開始,得知神墟的存在,無一日不夢想着可以進入神墟,成爲墟子前輩的弟子。可惜無緣。後來修煉劍道大成,走遍九州之地尋找神墟所在,只是爲了見見墟子前輩,和他喝口茶。

在修行界頂尖強者裏面有一句話形容墟子的:墟子如青天,世人皆仰望。

自己曾經煞費苦心的追尋,卻連神墟的山門也不曾見。而林楓,一個剛剛踏入修行界的凡人,卻已經成爲了神墟的弟子。

林楓的運氣和自己比起來,好太多太多。林白不由感慨道:“這便是命運嗎?” 荒野之上,寒風凜冽地吹過,發出呼呼聲響。落寞的荒野,顯得更加寂寥。

一個身着青衣的少年,背靠着一棵枯樹,坐在地上。荒野風沙很大,他的衣裳和麪容之上滿是灰塵。

“這……是哪裏?”

青衣少年艱難開口,語氣非常微弱。他的雙手有些奇怪地縮在袖子裏,似乎很怕冷,沒有拿出來。

青衣少年對面站着一個高大偉岸的男子。他面色軒昂,身着黑衣,全身透着一股濃烈煞氣。男子看着青衣少年緩緩開口:“你想活還是想死?”

“活。”青衣少年狠狠吐出一口字,眼裏滿是怨恨之色。

“想報仇嗎?”黑衣男子繼續問。

“想。”青衣男子立即開口。

“我來自魔族。”黑衣男子說道,說這話的時候,黑衣男子緊緊地看着青衣少年。

少年聽到魔族兩個字身體顫動了一下,他咬牙忍着劇痛,扶着枯樹站起身來。然後看向黑衣男子道:“爲了活着,爲了可以報仇,我願意入魔。”

“魔族的爪牙很多,不缺你一個。”黑衣男子開口,他並不滿意少年的話。

青衣少年想起了過往,被人打入山洞之內,差點死去。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山洞是一條密道,裏面裝滿了水。自己順着水流飄了很久,這才重見天日。

青衣少年正是林青,他能活到現在並不容易。所以,他一定要繼續活着。

想到這裏,林青露出了兇狠之色,他道:“爲了活着,我什麼都可以做。”

黑衣男子這才露出了稍微滿意之色。他道:“那日,我從密道潛入孤月城,本想看看你們人族到底過得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忘記了我們魔族的存在。”

“正好看到你掉入密道之內。你受傷這麼重,還能從水流之內活着爬出來。你的毅力不錯,但是更不錯的是你心中的恨。”

“我觀察了你五個月。看到你苟延殘喘地活了五個月,看到你搖尾乞憐地求助路人,看到你像一條野狗被人攆被人打。最後,我終於看到你對整個世界的恨意,對上蒼的恨意。”

“修煉魔功,想要上乘。資質不是最重要的,勤修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一顆萬劫屠戮的魔心。”

黑衣男子說完之後靜靜地看着林青,等待他的回答。

“我有。假若我有那份實力,我現在就能殺光眼前那個村莊所有的人以及牲口。”林青回道,雙眸涌現出瘋狂之意。

“你確實有,不然我不會白白跟着你到現在。”黑衣人道。

“如此說來,我可以入魔族,修煉魔功了嗎?”林青迫切問道。

“但是你的心還不夠。心中有世界,又如何做到可以屠戮世界呢?所以,我還需要幫你添把火,毀滅你的世界。”黑衣男子淡淡道。

林青聽到這話,心底深處涌現濃濃地恐懼,讓他覺得毛骨悚然。他不禁問道:“你……想做什麼?”

“你會看到的。”

孤月城,祠堂。

林楓回到了孤月城,腦海之中仍然都是和劍聖交談的畫面。這一日的經歷,對於自己的一生而言,太過重要。宛如指明瞭自己前方的道路,而自己要的,便是朝着這個大方向行走。

林楓越發覺得時間寶貴起來。他要抓緊時間突破到肉身十萬斤力氣,然後進入下一個境界——培元。

只有真正進入了培元境,才能體現出修行者的不凡。才能成爲凡人眼中的仙人。

“想要提升到十萬斤肉身力氣,還是要回到兇獸森林。先和妙妙碰個面,好久不見,還真有些想她了。”

林楓進入祠堂尋找妙妙的身影,可是祠堂裏面沒有一人。

“妙妙,你在哪裏?”林楓大聲喊道。

“祠堂之地,瞎嚷嚷什麼?找死啊?”隨着一聲訓斥,一個身着綠色道袍的胖子出現。真是徐長老。

林楓看到徐長老,恭敬行禮,然後問道:“徐長老,妙妙呢?”

“她在天碑閣。”徐長老道。

“謝謝徐長老。”

林楓恭敬拜別,然後一溜煙朝天碑閣奔去。

孤月城內門很大,單憑五峯就佔據了數十里方圓。林楓又不知道天碑閣的位置,只有一邊打聽一邊前往。

天碑閣位於孤月城總峯對面的一座小峯峯頂。因爲上面有一座天碑而聞名。孤月城非核心弟子不得入內。

林楓並不知道這些規矩,直接衝上了山頂。看見妙妙和幾位師兄正在飲茶聊天。

閣樓只是一個大點的亭子。裏面只有六個人,妙妙是唯一的女性。看到妙妙被一堆自己不認識的男人圍在一起,林楓心裏升起了無名火,心中很是不爽。

林楓並沒有打算進去,而是站在亭子之外道:“妙妙,跟我回去。”

妙妙聽到林楓的聲音立即擡頭,看到林楓之中,妙妙喜不自禁道:“林楓,你可算回來了。快過來坐坐,我給你介紹我們幾位師兄。”

“妙妙,跟我回去。”林楓再次開口,臉色已經有些不快起來。

妙妙看出林楓好像不願意進來認識這些師兄,她心中雖然不解,可是沒有多問,爽快道:“好。”

妙妙起身正要離去,卻被一個白衣男子擋住。他道:“師妹莫急,今日難得聚在一起,我們還有很多關於劍道的感悟沒有討論呢。”

擋住妙妙之後,白衣男子看向林楓,露出了鄙夷之色。他道:“你是哪座山峯的弟子?不知道這裏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嗎?”

“我是哪個山峯的弟子關你鳥事?”,林楓看着妙妙被一羣男的圍着,本來心情就不好。這人竟然還擋着妙妙出來。林楓可不管這個人什麼身份,擋着我的女友和我見面,小心我跟你急。

“妙妙,還不快點出來。”林楓加重了語氣,他暗想,雖然我沒有明說。咱兩的事兒不是可以說已經定了嗎?你趁我不在,和這些混蛋喝什麼屁茶聊什麼鬼天啊?

妙妙知道林楓這次真正生氣了,她還是頭一次看到林楓如此生氣。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妙妙一邊推開眼前之人一邊道:“師兄,你快讓開。我要和林楓回去了。”

白衣男子不動如山,修爲高過妙妙,他道:“妙妙,你是不是有什麼把柄被這個小子拿着啊?你怎麼就這麼聽他的話呢?沒事,今日師兄給你做主。”

“做你大爺的主,跟我滾開。”

竟敢攔着我的女友出來,就算你是天皇老子我也和你杆上了。林楓說完,立即動用全身元氣,揮動着霸道一拳打向白衣男子面門。

“井底之蛙也想逞能?”

白衣男子露出了深深鄙夷和不屑,看都未看林楓一眼,也沒有展開修爲,只是隨意揮手,想要在妙妙面前極爲輕易地擊飛林楓。好讓妙妙知道這個小子多麼的無能而自己又是多麼的強大。

林楓的拳頭就要擊打在白衣男子手掌之色的時候,白衣男子忽然覺得不妙。便立即散開修爲。可是爲時已晚,他修爲剛剛散開,林楓的拳頭便打在了他手掌之上。

砰……

林楓的拳頭和那人的手掌接觸,發出一聲巨響。然後那個人的身影斜斜地飛了出去,撞擊在亭子的柱子之上,然後摔落下來。

林楓看也不看那人一眼,拉着妙妙的手道:“跟我回去。”

“哦”,妙妙乖乖地答應了一聲,跟隨林楓走出了亭子。她本想問林楓今日是怎麼了?可想着林楓現在心情不好,便忍住不問。

“混蛋,哪裏走。”

被擊飛之人乃是孤月城落霞峯大弟子林天,修爲達到了不惑境界,遠遠高於林楓。剛纔被擊飛,是小看了林楓,等到意識到的時候又爲時已晚。

林天做夢都想不到一個固本境界的弱者,這力氣也太大得驚人。

而這些五座山峯大弟子齊聚於此,就是爲了和妙妙套近乎。妙妙最近的名頭太響。半年功夫,就達到了培元境巔峯,眼看就要踏入不惑境界。這種天資直追昔日劍聖。

而且,從來不問世事的徐長老竟然破例收她爲徒。要知道整個孤月城,徐長老是除了劍聖之外第二強之人。

妙妙成爲了孤月城絕對核心弟子,最重點的培養對象。她的天資無人可比。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個女子,又生得絕世芳容,而且活潑靈動,讓人見之生喜。

不知不覺間,妙妙成爲了孤月城的女神,引來了無數孤月城內門弟子的追求。最後連孤月城五峯大弟子紛紛出面討妙妙歡心。五峯大弟子也來追求,其餘內門弟子是看出來了。這樣的絕世美女只能仰望着養養眼,誰敢和五峯大弟子爭?

五大弟子好不容易湊成今日的相聚,林天想在妙妙面前好好表現一番,現在倒好,被一個固本境界的小弟子打飛,丟人丟到家。

林山此時心中恨意滔天,殺林楓的心也有了。 林天這一擊可不輕,雖然沒有施展劍道。但是一股浩瀚元氣威能包裹着他的右手拳頭,狠狠地擊向林楓。

林楓一拳頭把林天打飛,由此林天決定要一拳頭將林楓打廢。

拳頭未到,妙妙率先趕到了一股勁氣襲來。她立即轉身,擋住林楓身前。妙妙瞧見了林天的拳頭,知道這一拳頭下去,林楓就廢掉。

林妙妙眼裏忽然涌現出了殺意,她隨即展開《劍心訣》,散開自身所有修爲化作一把利劍,朝林天的拳頭刺去。

“師妹你……”

見到林妙妙擋住林楓身前,又揮出了全力一劍,林天慌忙躲避。到不是懼怕林妙妙的劍意,而是怕誤傷了妙妙。

見林天停手,林妙妙冷冷問道:“師兄,你這是何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