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些人裏信使的工作最爲繁重,他需要負責各方的聯絡之外還要分析整理一些其他渠道傳來的情報,這些信息中很多比馬丁那邊要早,還包括一些馬丁上級已經查到,但出於某些原因不能對“黑血”公開的信息,當然,馬丁在知道他們已經獲得某些超越權限的情報時也無可奈何,只能報告“黑血”獲得了超範圍情報,對此,他的上級大多都不再過問,畢竟這是“黑血”是通過自己的渠道獲得的情報,他們根本就無權過問。


所以在和馬丁合作之外“黑血”自身的情報來源也很重要,他們查到的很多信息對馬丁也是不公開的,大家只是合作,但不代表共享所有情報,既然馬丁上級對“黑血”有所保留,那“黑血”同樣也不需要貢獻所有。

不過話說回來,馬丁還是“黑血”獲得情報的主力,畢竟他背後有一個政府的巨大情報網絡作爲後盾,這是“黑血”不可比擬的。

在兩支隊伍出發的第二天馬丁就將“地獄軍團”在利比亞的任務詳情,活動範圍,僱主身份等信息都調查得清清楚楚,這些將作爲彎刀制定行動計劃的主要依據。

花羨人間四丁目 另一方面山狼同樣得到了“地獄軍團”在墨西哥基地的結構圖,包括建築構造,防禦設置,內部結構等詳細信息。

“地獄軍團”的總部位於墨西哥索諾拉,一個西臨加利福尼亞灣北靠美利堅的邊境州。

“山狼,我們是來旅遊的嗎?”重拳望着遠處的藍色海面問道,此時“黑血”的八個人正在沙灘上享受着日光浴,鳳尾蝶和蜂糖兩個大美女穿着少的不能在少的泳衣在海水中暢遊,賭徒和幻影在兩人身邊獻殷勤,不,應該稱之爲揩油纔對。

“你可以把這當作一次旅行,但不要望你我們來這裏的目的。”山狼喝着啤酒說道。

“什麼時候動手?我們可不希望在這裏呆太久。”颶風穿着全身泳裝從海里爬上來,他可不想在衆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一身的傷疤。

“爲什麼這麼說,大塊頭?”獅鷲帶着太陽鏡歪在沙灘椅上,看上去很有型。

“這裏沒有伏特加!也不能隨便喝醉,只能喝這種不過癮的東西。”說着他將一瓶啤酒喝光,然後舉着酒瓶子繼續說道,“你覺得這東西符合我的性格嗎?”

颶風是個無酒不歡的人,特別喜歡烈酒,一直鍾情於伏特加,上次重拳探親回來帶了兩瓶二鍋頭才徹底把他征服,每次重拳或者獅鷲回中國他都要求帶二鍋頭給他當禮物。

但兩人一年也回不上兩次中國,所以他只能到處買伏特加過癮。

“你不是不喜歡這裏,你是希望任務儘快結束,那樣不管在哪你都能弄到酒喝個痛快。”獅鷲一針見血的說道。

“就算是吧。”颶風也不和他爭論,躺在沙灘上曬太陽。

“都不要着急,我們是在等馬丁的消息,他的人還沒會準備好,現在我們兩手空空怎麼幹活兒?”山狼坐起身,“手裏缺乏必要的設備太不方便。”

“那爲什麼我們不先去偵查一下任務地點?”重拳玩着手裏的空酒瓶,“總比在這裏吹海風實際得多。”

“這是對隊長的意思,馬丁那邊送東西的人不能提供準確的到達時間,所以我們只能在這裏等,先拿到東西,然後在開始工作。”山狼晃了晃手裏的電話,“所以我覺得與其大家悶在酒店裏,倒不如出來輕鬆一下。”

“真是,美國政府的辦事人員也這麼沒效率。”颶風大聲說道。

“他們要送的可不是普通貨物,你指望他們明目張膽嗎?”山狼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回酒店。”

“怎麼這麼早就回去了?”颶風意猶未盡的說道。

“你不是不喜歡這個地方嗎?”重拳藉機諷刺道。

“我是說不喜歡這裏沒酒。”颶風狡詐的辯解道。

半小時後衆人回到了酒店鑽進了各自的房間,這裏並不是他們要執行任務的地方,“地獄軍團”的總部還在兩百公里之外,之所以在這裏停留就是爲了接手老美的裝備。

當晚山狼接到了他們盼望已久的裝備。

遠郊的樹林裏一輛輕卡和數量轎車停在那裏,輕卡的車廂已經打開,外面當作僞裝的水果箱已經被卸掉,大量的武器裝備被搬了下來。

“沙漠作戰服、沙漠軍靴、HK416、SCAR-H(SCAR突擊步槍重槍管型,使用7。62mm彈藥。)、M249通用機槍,M-32式轉輪榴彈發射器、M110狙擊步槍、USP45通用自動裝填手槍、虎牙D80軍刀,GPS、D型單兵電臺、C4、夜視儀、望遠鏡、呼吸器、腳蹼……”賭徒嘟囔着一樣樣的按照清單核對武器。

“全都是美式裝備。”颶風看着M249通用機槍直皺眉,“用這種小口徑機槍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注:M249通用機槍口徑5。56mm。)

“至少你能多帶一些彈藥。”獅鷲調整着M110狙擊步槍說道。

“那還不如給我來一挺M214,我情願多帶一千發子彈,那才真叫過癮。”颶風來回的拉着槍栓說道。

“都全了。”賭徒將清單交給山狼。

山狼對來送貨的特工點了點頭:“謝謝。”

“好,再見。”特工轉身就走,“車留給你們,用完之後燒掉。”

“你怎麼回去?”

“我有自己的辦法!”特工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

“我喜歡這小子!”賭徒看着特工的背影說道,但他馬上發現大夥都用一種特別的目光盯着自己,他趕緊補充道,“的性格!”

“****,你要是同性戀以後別和我一起洗澡。”颶風罵道。

(昨天電腦故障所以更新拖到現在!) 111、復仇行動(06)

“地獄軍團”的總部是一個佔地非常廣的私人莊園,裏面有設備齊全的戰術訓練中心,包括了室內、室外和城市模擬訓練區,佔地面積廣泛,西側的工地還在建設之中,東側的四排建築是目前“地獄軍團”的主要活動區域。

“情報顯示裏面留守的‘地獄軍團’僱傭軍數量爲十二人,另外還有十五名受訓人員以及二十名受僱傭的工作人員,西側的建築同地裏有二十幾名工人。”賭徒調出建築羣的結構圖,“這是半小時前的衛星掃描圖像和人員分佈情況。”

“半小時之前的有個屁用?人是活的。”颶風躺在地上說道,“老美要是有誠意就把衛星一直對着這裏,我們直接獲得第一手數據。”

“想得美。”山狼研究着建築圖紙道,“我們是私人恩怨,你有多大的面子借用衛星?有圖像提供就已經很不錯了。”

“一百多顆間諜衛星在天上就不能借給我們一顆?”

“地球太大了,美國恨不得二十四小時監控全球,就算有一千顆也不夠用。”重拳擺弄着SCAR-H,“都是被銼掉槍號的新搶,丟了也查不到來源,他們考慮的夠到位的。”

“當然,這種事兒美國人長幹。”颶風拍了拍身邊的M249通用機槍,“每年不明去向的武器數不勝數,被用作執行祕密任務、支援一些組織,比如我們或者被直接販賣,各種想像不到的事情隨時都在發生。”

“嘿……別忘了隊伍裏還有美國人!”幻影抗議道,他是美國人,特種部隊退役後做過職業殺手,一次認爲中不慎被哥倫比亞反政府服裝俘虜,被山狼意外營救後加入黑血。

“我只當你是兄弟,不當你是美國人。”颶風眯着眼睛,“在隊裏沒有國籍,只有兄弟。”

“至少應該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幻影依然不滿,“如果我說俄軍鎮壓車臣反抗你會高興嗎?”

“那不是鎮壓,那叫平叛。”颶風立即反駁道。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別*在隊伍裏談政治。”山狼怒道,“我們都是‘黑血’的主力,一起經歷過生死的兄弟,不要談傷害感情的話題,Ok?”

“Yes,sir。”颶風拍了拍自己的光頭,“不談這個。”

“Ok。”幻影也立即表態。

重拳看了看天問山狼:“什麼時候動手?”

“再等等。”山狼頭也不擡的繼續看着圖紙,“他們人比我們多,所以要謹慎,出發的時候情報顯示他們留守總部的只有八名戰鬥人員,但現在卻多了四個人,我們沒有優勢,必須謹慎。”

“對付他們還不算難度任務。”颶風拍着手邊的M249,“直接殺進去,給我十分鐘,保準沒一個活的。”

“滾一邊吹牛去。”重拳很不以爲然地說道。

山狼不理他們只是自顧自地說道:“計劃不變,只是推遲動手時間到午夜,等他們睡着了再說。”

時間尚早,幾個人無聊的扯着淡,準備工作早已就緒,只是現在還不能動手,其實等到半夜在動手也有好處,至少那些受僱傭工作人員和工地的工人都已經下班,他們也免得傷及無辜。

衛星圖像每半小時更新一次,他們也能對裏面的情況大致瞭解,山狼繼續研究着建築圖紙。

獅鷲已經前往莊園的外圍監視敵情,雖然有現代化的設備,但他們還是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東西,設備永遠是輔助工具,最終還是要靠人來解決問題。

從外圍觀察到的情況看,敵人依然按部就班的生活,訓練在繼續,靶場上槍聲不斷,工地上設備不停運轉,守衛按時換班,工作人員修剪草坪的修剪草坪,打掃衛生的打掃衛生,各種監控設施正常工作。

因爲裏任務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大家基本上都開始睡覺,只有山狼和賭徒在繼續工作,一個研究建築圖紙,一個保證通信順暢。

天已經黑透,漫天的星斗閃爍不定,無月,深藍色的天空清晰的顯露在頭頂,一切顯得那麼寧靜、祥和。

午夜時分山狼叫醒了所有人,時間差不多了,行動即將開始,衆人迅速進入戰鬥狀態。

隊伍開始向莊園靠攏,重拳在前,颶風押後,其他人均勻的分佈在中間,獅鷲早已在制高點守候。

莊園的外圍除了正門之外其他地方沒有哨兵,外圍的鐵絲網通了電,有全方位監控系統存在。

在接近監控器的時候重拳開啓了干擾器,附近的監控設備立即失靈,衝到鐵絲網前賭徒和山狼配合,三下五除二的剪開了一條大口子,戰士們魚貫而入,跑動中重拳將一枚電子炸彈貼在了經過的電力控制器上,這是他們特意爲這次行動攻擊電力系統準備的武器,當然,也是美國製造。

直到接近主建築纔有巡邏警衛出現,兩個人,揹着槍從房子一側轉出來,剛露面就被獅鷲幹掉了一個,另一個還沒等做出任何動作就被重拳的三發連射打死。

隊伍迅速散開,兩人一組進入就近的建築將大量的C4貼在承重牆上。

山狼、重拳和颶風作爲進攻主力直接衝向了僱傭兵居住的中央建築,門口的連人都沒看到就被打死了,衝進大門的時候重拳按下了電力控制器電子炸彈被引爆,一聲不大的悶響中電力控制器電光亂竄冒起了藍煙,整個電路系統全部癱瘓,就連在莊園中央的變壓器都被徹底燒燬。

莊園的電力系統遭受毀滅性打擊,除了建築走廊裏的應急燈之外到處都的一片黑暗,敵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衆人已經衝進了生活區,不斷有敵人從房間裏衝出來,幾個人守株待兔的將其一一射殺,很快房間裏的人就發覺情況不對,不再往外跑,而是藏在裏面進行反擊。

颶風守在走廊盡頭用機槍將敵人鴨子在裏面,重拳和山狼迅速衝向另一側的休息區…… 112、復仇行動(07)

敵人在戰鬥打響沒多久就開始了反擊,不愧是老兵,在遭遇突襲的情況下絲毫不慌亂,利用對環境的熟悉沉穩應對,雖然開始遭遇重創,但他們的反擊打得卻有板有眼,倖存者就近組隊,開始利用各種障礙物和“黑血”進行對射,雙方你來我往戰鬥甚是激烈,颶風已經利用火力優勢將那邊最後兩名敵人解決掉,山狼和重拳卻依然在和四名敵人纏鬥,幻影和賭徒已經完成了外圍的清理工作,那些在這裏受訓的學員也投入了戰鬥,這些人雖然沒有“地獄軍團”士兵的戰鬥經驗豐富,但卻被“地獄軍團”的僱傭兵指揮着當成了炮灰。

“嘭……”走廊裏突然炸開了一團火光,帶着夜視儀的重拳一聲慘叫,雙眼一陣劇痛,原來敵人將一瓶殺蟲劑丟了出來然後凌空打爆,劇烈的閃光傷到了他的眼睛。

“該死的。”重拳靠在牆上用力揉着眼睛,“哪個王八蛋的餿主意?”

“怎麼樣?”山狼丟了兩枚手雷進去作爲還擊,瞬間將走廊炸得碎片橫飛。

“什麼*也看不清。”重拳罵道。

“該死。”也不知道山狼是在罵重拳不小心還是在罵敵人太狡猾。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我能照顧自己,幹掉他們。”重拳縮到角落裏等待視力恢復。

“自己小心!”山狼丟下一句話就衝了進去,現在人手不足,暫時沒法照顧重拳,只能靠他自己。

“操……”重拳閉上眼睛將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現在看不見,只能靠耳朵收集信息,槍聲理他都很遠,偶爾傳來的爆炸聲也在幾十米外,看來敵人已經被驅趕着逃到了遠處。

耳機裏各組人馬互相傳達着各自的戰鬥情況,戰鬥進行的非常順利,而自己卻只能坐在這裏發呆,*,重拳越想越生氣,他從背囊裏摸出幾塊C4貼在背後的牆上,然後打算換個更隱蔽的地方。

就在這個是他聽到了玻璃被踩碎髮出的咔咔聲,距離很近,不超過十米,有人在附近活動,重拳下意識的睜開眼睛,四周一面模糊,就算他帶着夜視儀也無法看清附近的情況。

“****……”重拳感覺情況不好馬上往一邊的臺子後面滾去,在他記憶裏那有個半米多高的臺子。

他想的挺好,卻因爲看不見一頭撞在了臺子上,“碰”的一下撞的眼冒金星,腦門上立即出了個很大的包。

重拳忍着劇痛縮進臺子後面,端起步槍仔細分辨外面的動靜,同時扣住邁克重敲了幾下發出求救信號。

腳步聲又近了一些,顯然是剛纔重拳的舉動驚動了對方,從生意上判斷來人已經轉過了走廊的轉角正向這邊走過來。

重拳側着耳朵判斷着和來人之間的距離,發覺聲音繼續向這邊靠近他過短的舉起步槍憑感覺掃了過去,因爲沒發瞄準他打了一個長長的掃射。

子彈打在牆上一陣亂想,開完槍之後他立即縮回去聽着外面的動靜,那種聲音彷彿突然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耳機裏傳來大量蜂糖那甜膩膩的聲音:“重拳你個白癡,報告位置。”

重拳說出了自己的位置,很快蜂糖衝了過來:“白癡,快起來,我們走。”

重拳扶着牆站起來身手向前摸着走了幾步:“幫我看看那,剛纔是什麼東西?”

“一個快死的敵人,重傷之後從裏面爬出來,已經死了,一個半死的人把你嚇成這樣,真丟臉。”蜂糖架住他一條胳膊,“走,我們該撤了。”

重拳無語,心道老子不是看不見嗎?這小妞怎麼這麼能數落人?雖然心裏這麼想,但他沒法和這小妞爭論,“完事兒了?”

“還沒有,我們先撤,其他人完成掃尾工作。”蜂糖駕着他衝出了房子。

“第一目標任務完成,全體撤離。”耳機裏山狼命令道,“重複,第一目標任務完成,全體撤離。”

“有沒有空騎的消息?”重拳問道。

“很遺憾,搜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信息。”說這裏山狼長嘆了一聲,“戰鬥中沒捉到俘虜,真*失敗。”

重拳嘆了口氣,這才發覺槍聲已經非常的零落,看來敵人已經被消滅的差不多,他依着纖瘦的蜂糖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外跑,很快就衝出了建築區,穿過前面的空地就可以離開莊園。

“黑血”的戰鬥人員陸續從裏面衝出來,八個人分成兩批離開莊園,就在這個時候山狼按下了手裏的引爆器,一連串劇烈的爆炸從莊園裏響起,主建築羣開始崩塌,就連西部的建築工地的樓房也發生了爆炸,爲了毀掉這個基地他們幾乎將老美提供的C4全都用上了,每棟建築的承重結構都按上了大量的炸藥。

奔跑中的戰士們轉回身看着陷入火海的“地獄軍團”總部,突然,又一聲天崩地裂的巨響從主建築內部響起,整棟坍塌的樓房又被炸上了天,巨大的爆炸形成了黑色的蘑菇雲翻滾着衝上了天空。

“什麼東西?”重拳大聲問道。

“‘地獄軍團’的軍火庫,裏面有很多不同類型的炸藥和大量的彈藥,過癮吧?”幻影得意的解釋道。

“這爆炸的規模需要數百公斤的劇烈炸藥,‘地獄軍團’瘋了?在住處放這麼多炸藥?媽的,什麼人都有。”

“走吧,任務完成,回去慶祝一下。”颶風抱着機槍說道。

“地獄軍團”的總部被搗毀,總算是出了“黑血”的一口惡氣,

“就知道吃,你就不能減減肥,看你那一身的肥肉。”鳳尾蝶撇着嘴說道。

“吃,纔對得起這一身肥肉。”颶風的話說的豪情萬丈。

“沒有空騎的消息。”重拳低聲道。

他這樣一說驟風也不再說話,瞬間隊伍陷入了沉默。

“我把這裏電腦的硬盤全都帶了出來,希望能發現有價值的線索。”幻影拍着背囊說道。

“唉……”重拳長嘆一聲。 113、代號獵魔(01)

針對“地獄軍團”的復仇行動非常順利,十二名敵人全部被殲滅,還有一些在這裏受訓的炮灰死在了戰鬥中,參與行動“黑血”僱傭兵除了重拳雙眼收到強光刺激之外無任何傷亡。

可他們沒發現任何和空騎有關的信息,敵人主戰人員全都在戰鬥中被打死,無法獲得更多有價值的信息,空騎仍然下落不明,對此本·艾倫也沒多說說什麼,只有等彎刀那邊的消息,其實本·艾倫也明白,就算空騎活着也不會被帶回“地獄軍團”的總部,更不可能帶去利比亞,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針對“黑血”的幕後僱主手裏。

所以此次針對“地獄軍團”的行動意在尋找和空騎有關的線索,但到目前爲止還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發現,對此本·艾倫已經早有心裏準備,但他還是不打算放棄,在沒確認空騎遇害之前他就要繼續尋找下去,哪怕只有一線希望。

彎刀那邊的任務還沒有開始,原因很簡單,還沒等到合適的下手機會,所以只能耐心等候。

突襲“地獄軍團”總部的任務前後只用了四天,其中還包括往返佔用的兩天時間,本·艾倫和馬丁分析的大量信息中仍然沒有幕後組織的蛛絲馬跡,幾條主要線索全都中斷,留在臺前的只有一些受僱於的僱傭兵和殺手集團,以及一些參與其中的和恐怖分組織。

已經解決到了兩隻偷襲“黑血”總部的僱傭軍,那麼按照合作協議下一步要對付的是兩個恐怖組織,自由陣線聯盟和新世界自由軍,他們同樣參與了針對“黑血”的行動,只不過他們並沒有直接派人蔘加,而是提供了資金和武器,說來這兩個恐怖組織一直是老美的心病,打算早日除掉他們,但出於某些特殊的原因一直遲遲無法動手,這次正好可以藉助“黑血”的手達成目的,老美的如意算盤打得還真不錯。

爲了對付這兩個恐怖組織,老美算是做足了功課,誇張點說差點把他們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出來,“黑血”在如此詳細的情報支援下采取行動可謂是大大增加了勝算。

自由聯盟的老巢在賽綸羣島巴倫斯省邊緣的康貝島中間的一座孤山上,這裏被自由聯盟稱做聖山,山的一側是臨海中峽谷的懸崖,山體三分之一被掏空,裏面屯駐了大約一百名恐怖分子和三十幾名頭目,自由聯盟的首領康薩常年盤踞在這裏,指揮着世界各地的信徒從事各種恐怖活動。

“黑血”針對自由聯盟的行動在一週後展開,這次行動的主要目的就是幹掉康薩,搗毀自由聯盟的老巢,看似簡單的任務其實並不容易,這個由數十個大小島嶼構成的國家中領海面積是國土面積的數倍,但大部分的領海中到處都是暗礁,不適合大型船隻通行,不熟悉環境的船隻很容易觸礁,或者被困在礁石羣裏。

CIA在里昂郊外的別墅裏“黑血”的本·艾倫正在給即將參與暗殺“自由聯盟”行動的隊員們開會。

“這次任務美國政府會出一百萬美元作爲酬勞,目標殺掉自由聯盟的首領康薩和其他幾名頭目,搗毀聖山基地。”

“這次任務老美能幫我們多少?”重拳問道。

本·艾倫頗爲不滿的看了他一眼:“重拳,請用美國政府來作爲正式稱呼,畢竟那個那是我的祖國。”

“是,長官。”重拳聳了聳肩,“我並無惡意,這只是個口頭習慣,對不起長官。”

本·艾倫也沒有深究,而是回答他的問題道:“馬丁的初步計劃是,派遣兩架直升機送你們登島,提供除了人力之外的一切支援,但這只是個初步計劃,因爲這次任務是的行動作爲主導,所以他們會進一切可能全力配合,所以我覺得還是由我們自己跟去實際情況和作戰習慣制定一個詳細的作戰計劃,然後由我去和馬丁進行商討。”

“隊長,能否提供火力支援?我指的是使用聯合攻擊彈藥對山內設施進行深層次轟炸,然後我們進入清掃?”颶風問道。

“這個難度很大,我看過山體結構圖,主要設施都在近三十米深的山體之內,這些恐怖分子利用天然巖洞進行的加工和開鑿,經營多年之後已經形成完備的內部網絡,裏面具體有多大目前還沒有一個準確的情報,所以使用聯合攻擊彈藥的方式不切合實際,除非我們能提供準確的打擊地點並提供地面定位,否則不要考慮使用這種手段,這也是爲什麼任務不交給美軍特種部而是有我負責的主要原因。”本·艾倫無奈的打開目標區域的衛星地圖,“島嶼周圍常年雲霧繚繞,並不適合飛行,美軍曾經嘗試過派遣特種部隊登島嶼,但島上的居民都是自由聯盟的眼線,特種部隊沒能到達聖山就暴露了行蹤,所以任務失敗了。”

“怪不得把這個任務丟給我們,還給了一百萬,原來是個難啃的硬骨頭,****!”重拳又開始滿腹牢騷。

“好做的任務還能輪到我們僱傭軍嗎?”山狼無奈的說道,“如果這些恐怖分子的老巢容易進入就不會既提供情報又給錢了。”

“隊長,這次我們要去多少人?”賭徒問。

“這個問題由你們來決定,行動計劃、設備需求、情報提供、武器裝備、運輸工具……等等,所有需求你們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我去和馬丁協商,任務由我們執行,所以我們有話語權,我會盡最大可能爭取,保證你們的任務能順利進行。”本·艾倫拍了拍手,“給你們兩天時間做計劃,要求至少有兩套備用計劃,四十八小時之後我要看到詳細的計劃出現在我的辦公桌上;先生們,放開思維,我們有比很合時候都強大的後盾作爲支撐,所以,我們不能浪費這次機會,拿出你們的想像力,給我一個驚喜。”

“Yes,Sir。”戰士們齊聲怒吼。

(今天只有一章,抱歉,不想找藉口,所以也不多做解釋了。另外大家覺得我更新慢,這個我承認,畢竟一個故事的構思需要過程,把構思形成文字需要時間,修改也需要耐性,但我現在缺乏的恰恰就是時間,而我又是一個不喜歡湊字來滿足大家需要的人,那是一種不負責的寫法;儘管如此我還是會盡一切努力把速度提起來,但也希望那個大家理解,追書看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碼字永遠趕不上看書的速度,雖然看着這點擊我沒什麼動力,但總不會半途而廢。) 114、代號獵魔(02)

經過兩天的商討、推敲山狼等人制訂了一整套詳盡行動計劃,本·艾倫又和馬丁討論了兩天,對整個計劃中不合理的地方進行了修改與調整,然後上報高層覈准之後最終計劃纔算敲定。

計劃中“黑血”突擊隊將乘坐從公海停留的航空母艦上起飛的直升機恩及前往康貝島上空,隊員們使用動力傘進入島嶼範圍內,儘可能降落到離“聖山”最近的地點,這樣他們可以攜帶更多的裝備。

爲了儘量避免被自由軍的哨兵發現行動被安排在夜間,三天後“黑血”參與行動的戰士們登上了一艘尼米茲級核動力航母,向目標海域進發,之所以又等了三天就是爲了搭上這艘航空母艦。

爲了方便衆人全都換上了美軍的軍裝,只是這軍裝沒有任何標記,看不出軍銜和身份,馬丁給他們安排的身份是執行祕密任務的特種部隊,擁有特別待遇,特級主要特在不允許他們和艦上人員隨意接觸,他們除了吃飯睡覺之外只能到甲板上曬太陽看海景,禁止閒逛、禁止與美軍閒聊、禁止進入特別區域……

“乘坐航空母艦去打仗,這感覺不錯。”颶風盯着甲板上的F/A-18F“超級大黃蜂”多用途戰鬥機,“可惜不會開飛機,否則肯定要搶一架來過過癮。”

“颶風,管住自己,別給我惹麻煩。”山狼警告道,“否則我把你扔進海里喂鯊魚。”

“哈哈。”颶風大笑,“山狼,我們可不可以釣鯊魚換換口味,我可是很久沒吃鯊魚肉了。”

“不可以,你只能在這裏看日出,禁止隨意行動,我們是來搭順風車的。”山狼看着大海說道,“如果你敢胡鬧我馬上關你的禁閉。”

“唉……”颶風無奈的嘆了口氣,“無聊啊。”

“你可以回艙裏玩兒憤怒的小鳥或者植物大戰殭屍解悶。”重拳大笑着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