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些一定很貴吧”望着茶機上的那些補品我向王思琪問道。


“這些都是別人送我爸的,我爸也沒時間吃這個,我就拿來給你補身子了,正好樓上有廚房,我上去給你煮魚翅”王思琪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走去。

“這個王思琪對你還真是一往情深啊”柏皓騰一臉認真的對我說道。

“柏兄弟,以前我覺得你這個人不錯,現在你表現的可越來越不咋地了”我皺着眉頭不高興的對柏皓騰說道。

“行了,我不說了還不行嗎”柏皓騰苦笑道。

“我看的出來林哥不喜歡王思琪”王鶴瞳看望着我說道。

“不是不喜歡,我跟她根本就不可能”我覺得王鶴瞳說的話比較受聽。

“我有點看出來你喜歡我大師姐”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也非常的認真。

“你這又來了,你們倆是猴子派來的救兵嗎”我沒好氣的對王鶴瞳說道。

“林哥,我的直覺一向很準的,我看得出來你喜歡我的大師姐,而且我覺得我大師姐也挺在意你的”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直勾勾的在盯着我的眼睛看。

“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我故意躲開王鶴瞳的眼神慌亂的說道。

王思琪將煮好的魚翅分給了暮婉卿一碗,有拿了一碗遞給了我“趁熱趕緊吃吧”王思琪一臉微笑的說道。

“你們倆要想吃的話,樓上的鍋裏還有很多,自己盛去”王思琪對柏皓騰還有王鶴瞳說道。 絕美女神愛上我 “我要吃,聞着這香味我就受不了”王鶴瞳蹦蹦噠噠的就往樓上跑去。

“這個鶴瞳師妹,真是個吃貨啊”柏皓騰無奈的搖着頭說道。

“對了,柳涵他最近怎麼樣了”望着王思琪的時候,我想起了柳涵,自從上次經歷那起跳海事件,我這心裏就有點不放心柳涵。

“怎麼忽然問起她了”王思琪剛纔還在微笑,此時她拉着個臉子不高興的說道。

“我們是好朋友,我就是隨便問問”

“她很好,工作也很認真,我最近也給他漲了工資”王思琪說這話的時候臉色很難看。

“謝謝你了”我對王思琪感激的說道。

“你不用謝我,這是她應該得到的,如果她做不好的話,我肯定會立即開除她”王思琪說這話的時候有些任性,而我則是徹底的無語,知道柳涵沒事我這心裏也就放心了。

“咕,咕,咕”我的肚子不自覺的叫了起來,我還確實有點餓了,我將茶機上的魚翅捧起來就大口的吃了起來,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吃魚翅,我覺得這個玩意跟粉條沒有什麼區別,就是比較鮮而已。

王思琪看着我吃的那麼香,她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師孃,救救我,我快要累死了”二柱子衝着王思琪喊道。

“你是在叫我嗎?”王思琪轉過頭看着跪在地上的二柱子問道。

“那你覺得我是在叫誰,你趕緊幫我求求情,讓我師傅饒了我把,我這胳膊都酸了”二柱子向王思琪求情道。

“林不凡,二柱子也蠻可憐的,你就饒了他吧”王思琪也不知道二柱子做錯什麼就向我求情。

“我們師徒倆的事你最好別管”我一邊吃着魚翅一邊說道,我覺得這個小王八蛋有些翅膀硬了,如果我現在教育不好他,早晚有一天他會上房揭瓦。

“不好意思,我盡力了”王思琪望着二柱子搖着頭說道。

“我就特麼的就嘴欠”二柱子自己嘟囔道,他現在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嘴巴子。

“思琪,你們倆在這坐着,我先上樓看看我大師姐去”柏皓騰知趣的起身離開了一樓往二樓走去。

“柏師叔,救我”當柏皓騰走到二柱子身邊的時候,二柱子一臉期望的對柏皓騰說道,柏皓騰看都不看二柱子一眼就往樓上走去。

“算你狠,我記住你了”二柱子沒好氣的對柏皓騰說道。

“林不凡,前兩天我跟你說的話你記得嗎?”王思琪低着頭紅着臉害羞的對我說道,我知道王思琪跟我說的什麼。

“前兩天你跟我說什麼了,我不記得了”我搖着頭裝傻說道。

“就是三天前,你剛剛甦醒的時候了,我跟你說的話呀”王思琪瞪着眼睛對我提醒道吧。

“我真不記得了”

“不記得就算了,這件事等以後再說吧,我明天就要出差了,這次估計要走一個月”王思琪說這話的時候一臉深情的望着我。

“哦,那你注意身體”我隨便的說了一句,我這句話真的是隨便說的,但是聽在王思琪的耳朵裏就特別的受用,他覺得我這是在關心她。

“我知道了,你也好好的照顧自己,這個茅山堂沒生意就關了吧,你可以到我們龍天集團去,我給你個經理做,月薪五萬”

“算了吧,我可什麼都不會,我只會抓鬼”我拒絕道。

“你要對自己自信點,我會幫你的”王思琪抓着我的手溫柔的說道。

“那個,我要上廁所,等會再聊哈”我掙脫開王思琪的手就往樓上走去,當我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我看見王鶴瞳這個吃貨在捧着盆吃魚翅呢,而且吃的滿臉都是。

“不好意思林哥,你的魚翅都被我吃光了”王鶴瞳將空盆遞給我看了一眼。

“吃吧”我說完這話就跑到二柱子那屋子的牀上躺了下來,我此時滿腦子都是暮婉卿的身影,從第一次見面一直到我們倆剛從地府逃出來的畫面。

“林哥,你爲什麼要躲着王思琪”王鶴瞳走進來向我問道。

“一我只當她是普通朋友,二我跟她是不可能的”我對王鶴瞳解釋道。

“唉,真是搞不懂你們,算了我也不管你們的閒事了,我下去陪陪王思琪吧,總不能把她一個人扔在樓下,這樣不太好”王鶴瞳說完這話轉身就向外走去。

“鶴瞳,你告訴王思琪就說我太累太乏睡着了”我對着王鶴瞳囑咐道。

“我知道了”王鶴瞳無奈的搖了搖頭便往樓下走去。

霸愛絕戀:殿下,請放手 王鶴瞳陪着王思琪聊了大約三個小時,她臨走的時候上樓看了我一眼後,就離開了茅山堂,此時我將眼睛慢慢睜開,我承認我在逃避着王思琪,我不想讓暮婉卿誤會我跟王思琪有事。

張海波天天都會來茅山堂看望暮婉卿,暮婉卿對張海波依然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張海波對我的敵意也是越來越大了,張海波每次看見我都會狠狠的瞪我一眼,而我則是選擇無視張海波。

每次張海波走進暮婉卿的房間,我這心裏就有點酸,暮婉卿從醒來以後跟我說的話都不超過五句,她總是刻意的躲着我,我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我很嚮往我們倆在地府大牢裏的日子。

時間慢慢的過去了,轉眼就到了農曆的九月十五,我一大早就帶着二柱子出去給謝必安準備東西,我買了成堆的紙錢,金條,元寶,還有搖錢樹,又給它買了十幾個丫鬟,這些加一起反正也沒有多少錢,總共花了不到兩千,這要是放在以前的話我可買不起。

給謝必安買的東西整整裝了一貨車,我之所以準備這麼多東西也是想感激他在望鄉臺的時候手下留情放了我跟暮婉卿一馬,如果那天謝必安跟範無救想拿下我跟暮婉卿的話,我們倆誰都跑不了。再說這謝必安也不好糊弄,我要是敢糊弄它的話,他就敢糊弄我,他可是個睚眥必報的鬼差。

回到茅山堂的時候,我招呼着柏皓騰幫我將紙人拿到了茅山堂裏。

“要是我死了以後,能有這麼多丫鬟伺候我該多好”二柱子站那十幾個紙人的面前羨慕的說道。

“你現在死的話,師叔馬上給你燒一百個丫鬟伺候你,怎麼樣師侄”柏皓騰故意打趣着二柱子。

“算了吧,我還沒活夠呢,況且我媽她老人家還沒抱孫子呢,我不能死”二柱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還有十五天,劉梅他們三個就可以投胎了,到時候我也就安心了”我淡淡的說道。

“超度冤魂投胎,上天會給你加功德的”柏皓騰在一旁說道。

“我還真不是爲了功德去做這件事,我就是想幫她們”我發自內心的說道。

“林兄弟,你對我大師姐做了什麼,自從我大師姐跟你從地府回來以後,我就發現她有點不對勁”柏皓騰一臉迷惑的向我問道。

“我們沒做什麼,我也不清楚她怎麼了,我發現她最近老躲着我”我莫名其妙的說道。

“我也注意到這件事了,所以我問你對我大師姐做了什麼”王鶴瞳眯着眼睛向我問道。

“師父,你是不是對暮師姑做什麼過分的事了”二柱子一臉好奇的向我問道。

“你是不是上次沒跪夠,今天想接着來”我瞪着眼睛向二柱子怒道。

“額,我又說錯話了”二柱子說完這話就將嘴乖乖的閉上了。

自從暮婉卿身體好了以後,她每次看見我都會刻意的躲着我,吃飯的時候也不跟我們一起吃,我們坐在沙發上聊天的時候,她在樓上調息修煉,我一直想不明白這個暮婉卿到底怎麼了。

到了晚上,我跟柏皓騰,二柱子以及王鶴瞳我們四個扛着紙人還有紙錢等來到了十字路口,給謝必安準備的東西實在太多,我們足足折騰了三趟纔拿完。

此時是晚上十二點鐘,路上已經沒有多少行人了,偶爾會看見幾個買醉的人從我們的身邊路過,其中有個男子三十五六歲左右,當他看到我放在路上的紙人時他雙眼冒出精光,然後他脫了褲子就向紙人撲了上去。

“柏師兄,你趕緊把這個流氓拖走,他噁心死了”王鶴瞳將眼睛閉上指着趴在紙人身上的那個男子說道。面對着這個喝醉的男人柏皓騰也特別的無奈,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把那個男人拖走。

“趕緊給我滾蛋”二柱子扯着那個男子的脖領就把他拽了起來。

韓娛之勛 “兄弟,我上完了,你上吧”那個男子說完這話對二柱子傻笑了一下提着褲子就向遠處走去。

地上的那個紙人被那個男子徹底的壓成了一個紙片,望着遠去的那個男子我也是無語了,這世界之大還真是無奇不有。

我掏出一張黃符紙將謝必安的地址寫上去後,就將那一堆紙錢還有紙人給點燃了,這些東西整整燒了將近兩個小時才徹底的燒完,當然那個被壓成紙片的紙人我沒有給謝必安燒過去,我把那個紙人撿起來直接扔到了垃圾桶裏。

當我將那些東西燒完以後,我的面前出現了一臺大貨車,從大貨車的上面下來了五六個鬼差,他們將地上的紙錢還有金條,元寶全部擡到了車上,接着他們又把那十幾個丫鬟也都裝進了車裏。

“兄弟幾個麻煩你們了,這是給謝老爺的東西,希望你們務必送到”我對着那幾個鬼差囑咐道。

“你放心吧,謝老爺的東西我們可不敢怠慢,我們馬上就送到”開着貨車的那個鬼差跟我說完這話就離開了我們的視線。 “時間不早了,我們也早點回去睡覺吧”我對大家說完這話就向前走去,剛走兩步我就覺得不對勁,我不由的往後望了一眼。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嗎?”柏皓騰見我此時的臉色非常的難看。我沒有說話,只是一臉緊張的看着柏皓騰身後十字道口的三個黑衣人。

此時柏皓騰跟王鶴瞳還有二柱子一同將身子向後轉了過去,當他們看到前方的那三個黑衣人的時候,大家都緊張了起來,尤其是二柱子,當他看到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時,他的腿不由的顫抖了起來,曾經在趙鳴大伯家後山的山洞,這個黑衣人差點打死了二柱子。

“二柱子,你趕緊回去叫你暮師姑過來”柏皓騰目不轉睛的看着前方的那三個黑衣人對二柱子說道。

“是”二柱子扭頭就向茅山堂跑了過去。

前面的黑衣人有兩個人我能確定他們的身份,一個是小吳,另一個是邪道陳剛的大師兄,至於另一個我就不認識了,那個人的穿着打扮跟小吳差不多,他穿着一件黑風衣,然後將風衣的帽子戴在頭上,臉上則是帶着一個惡鬼的臉譜。

我們六個人隔着一條八米寬的長街互相對峙着,此時我的心裏有些擔憂,因爲這次出來我們三個的身上根本就沒有帶法劍還有符咒,一旦對上他們三個的話,我們根本不佔優勢。

就在這個時候,變異小吳向我們走了過來,隨後那兩個黑衣人也一同向我們三個走了過來。

半成品進化手冊 “退”我對身旁的柏皓騰還有王鶴瞳說道,他們倆也贊同我的意見,然後我們三個目視着前方的黑衣人向後退了回去。

小吳一見我們開始撤退,他加快腳步就向我們三個衝了過來,就在這個時候暮婉卿手持桃木劍向我們這跑了過來。

“師傅接劍”二柱子跟在暮婉卿的身後將他手裏的銅錢劍向我甩了過來,我向後一個魚躍接過二柱子的銅錢劍後,我就再也不向後腿了,有了銅錢劍在手,我心裏也多了一份底氣。

此時暮婉卿走在我的身邊跟我並排站在一起目視着前方的那三個黑衣人,同時暮婉卿的身上也散發着凌厲的氣息,小吳感受到這氣息的強大,他立即停下腳步退到他身後那兩個黑衣人的旁邊。

“大師兄,我要那個女人”帶着惡鬼那具的那個男人指着暮婉卿說道。

“哼,這是我的,後面的那個給你”那個蒙黑紗的男子指着王鶴瞳對那個帶面具的男子說道。

“那好吧,這個女的就給你了,我要後面的那個”帶着面具的那個男人根本就不把我們幾個放在眼裏。

“上”蒙黑紗的黑衣人說完這話就掏出一把鋒利的長劍向暮婉卿衝了過去。那個帶着面具的黑衣男子加快腳步向我奔了過來。我也不懼怕他,我揮着銅錢劍就迎了上去。

“師妹,那個變異殭屍就交給你了,我去幫林兄弟”柏皓騰說完這話就赤手空拳的迎向那個戴面具的男子。

“二柱子,我跟你柏師叔的法劍在二樓,你趕緊去把法劍給我們拿來”王鶴瞳對着二柱子吩咐道。

“好的鶴瞳師姑,我現在就去”二柱子轉身就向茅山堂走了過去。

“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替我的佳琪報仇”小吳的身上散發着綠幽幽的屍氣,看起來有點滲人。

“就憑你,差的遠了”王鶴瞳說完這話就向小吳衝了過去。

蒙黑紗的那個黑衣人雙手持劍對着暮婉卿的肩膀就劈了過去,暮婉卿也不躲避,她揮舞着手裏的桃木劍就對着那個黑衣人的脖子斬去,暮婉卿這打法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她這個舉動也嚇到了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他收回手裏的長劍對着暮婉卿的桃木劍就迎了過去。

蒙黑紗的黑衣男可不敢跟暮婉卿硬碰硬,他這一擊下去頂多會斬掉暮婉卿一直胳膊,而暮婉卿這一擊下去要的可是他的腦袋。

“砰”的一聲,那個黑衣人被暮婉卿這一劍劈的向後倒退了兩步,而暮婉卿則是站在原地一動也沒有動。蒙黑紗的黑衣男一臉驚訝的看着暮婉卿手裏的那把桃木劍,他感受到那把桃木劍裏蘊含着巨大的能量波動。

“好劍,這把劍我要了”蒙黑紗的黑衣男看着暮婉卿手裏的那把桃木劍興奮的說道。

“做夢”暮婉卿說完這話就主動的迎擊過去。

當那個面具男衝到我身邊的時候,他一劍就向我的胸口刺了過來,由於我剛剛只注意暮婉卿了,根本就沒有留意這個面具男。

“林兄弟,小心”柏皓騰在我的身後大喊了一聲,說時遲那是快,我趕緊將我手裏的金錢劍提了起來放在我的胸口處。

“乓”的一聲,我被那個面具男一劍頂飛出去。

“噗”我在飛出去的同時,嘴裏噴出一口鮮血,就在這個時候,柏皓騰一高躍起將我接了下來。

“你沒事吧”柏皓騰一臉關心的向我問道。

“沒事,小傷”我從柏皓騰的懷裏站起來向那個面具男走了過去,柏皓騰也跟在我的身後向那個面具男走了過去。

“我以爲你有多厲害呢,只不過是個渣渣而已”這個面具男說完這話就疾步的向我跟柏皓騰衝了過來。

“柏兄弟,你躲在我的身後就行了”我說完這話就衝了上去。

面具男的招式跟剛纔一樣,他揮着長劍對着我的胸前就刺了過來,就在那個面具男將要刺到我胸口的時候,我猛的一下跪在地上用手裏的銅錢劍對着他的小腹便刺了過去,這個面具男也不簡單,他縱身一躍從我的身上跳了過去舉起手裏的長劍便向柏皓騰的頭上劈了過去。

柏皓騰根本沒有辦法阻擋這個面具男的攻擊,畢竟他手裏什麼武器都沒有,他猛的向後竄了兩大步躲開了面具男的這一擊。那個面具男根本就不想放過柏皓騰,他揮舞着手裏的長劍對着柏皓騰就亂砍一番,柏皓騰不停的躲閃着,此時我立即從地上站起來向那個面具男衝了過去。

那個面具男將柏皓騰的胳膊劃出一道長長血淋子後,轉過身又向我奔了過來,我銅錢劍的長度都不及那個面具男手裏的那把劍的三分之二,所以我們倆對打起來我有點吃虧,我完全是被那個面具男壓着打,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他完全是佔着兵器長的優勢在跟我對決。

當王鶴瞳跑到距離小吳三米遠的時候,王鶴瞳飛身一腳就向小吳的胸口踹了過去,小吳則是將雙手合十擋在了胸口處。

“嘭”的一聲,王鶴瞳將小吳踹的倒退了五六步,同時王鶴瞳也向後倒退了五六步,王鶴瞳驚訝的看着小吳,她覺得自己剛纔的那一腳彷彿踹在了一塊鋼板上,王鶴瞳現在整條右腿都在發麻。

“嗷嗚”小吳張開嘴巴衝着王鶴瞳就吼了一聲,只見長長的獠牙從小吳的嘴裏延伸出來,他雙手握成拳頭就向王鶴瞳衝了過來。

王鶴瞳面對小吳的那一刻心裏有一絲害怕,她一瘸一拐的向後退了兩步,這一場景被我給看見了。

“柏皓騰,你趕緊去幫鶴瞳,這裏交給我了”我對着柏皓騰吩咐道。

“好,你小心點”柏皓騰也發現了王鶴瞳那裏有些不對。

就在小吳將要衝到王鶴瞳身邊的時候,柏皓騰衝過來飛身一腳踹在了小吳的肩膀上,由於小吳沒有防範,所以他被柏皓騰這一腳直接踹飛出去。小吳一頭撞在了路旁的路燈柱子上,將水泥做的路燈柱子直接撞斷。

“嗷嗚”只見一道綠色的血液從小吳的頭上流了下來,小吳疼的怒吼了一聲。

“柏師兄,這個變異殭屍的實力又提升了”王鶴瞳走到柏皓騰的身邊望着小吳驚恐的說道。

“恩,你一定要小心”柏皓騰也看出來小吳的實力提升了很多,因爲他現在的遭遇跟王鶴瞳一樣,他踹向小吳的那條右腿是又酸有麻。

“鶴瞳師姑,柏師叔,劍來了”二柱子提着兩把法劍跑到柏皓騰他們身邊說道,二柱子這兩把劍如同雪中送炭一般。

柏皓騰也來不及跟二柱子說謝謝,他從二柱子裏手裏拿起劍就向小吳衝了過去,王鶴瞳也是將二柱子手裏的法劍提起來就向小吳衝了過去。

柏皓騰跟王鶴瞳配合的很有默契,柏皓騰手裏的七星法劍向小吳的左胸刺了過去,而王鶴瞳則是向小吳的腹部刺了過去,他們倆的攻擊是一上一下。

二柱子則是手拄着雙腿大口喘息的看着我們幾個人,剛剛跑的那兩趟讓他趕到渾身乏累。

“乓,乓”柏皓騰與王鶴瞳手裏的長劍刺在小吳身上的時候,並沒有傷害到小吳一分一毫,他們倆只是將小吳刺的向後倒退了三步。

“這個變異殭屍居然刀槍不入”柏皓騰的額頭處冒了一層冷汗。

我跟那個面具男打的非常的艱難,那個面具男提着手裏的長劍一味的向我攻擊,而我只能用銅錢劍阻擋的着面目男的攻擊,那個面具男再次用劍向我的胸口刺了過來,而我則是用銅錢劍對着那把長劍劈了過去,就在我的銅錢劍剛要擊中他手裏的那柄長劍的時候,那個面具男收回長劍反手對着我的腹部就劃了過來,速度非常之快,我根本無暇躲閃。

“撕拉”一聲,我腹部處的衣服被面具男劃開,同時我的腹部被那個面具男劃出一道口子,鮮血從那道口子慢慢的滲了出來,值得慶幸的是這道口子劃的並不深。如果他的劍在往前伸一點的話,估計我腹部的肚皮會被那個面具男徹底的劃開。此刻的我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暮婉打的比較順風順水,她將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逼得是步步後退,蒙黑紗的黑衣人沒想到這個漂亮的女人居然這麼厲害。暮婉卿一邊對着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一邊觀察着我跟王鶴瞳他們,當他看見我被那個面具男逼的步步後退的時候,她原本冷靜的心開始變得焦急起來,手腳也開始慌亂起來,蒙黑紗的黑衣人趁準這個機會就對着暮婉卿反攻過來。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二柱子掏出一張誅邪符對着面具男就砸了過去,由於面具男背對着二柱子,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向他擊過來的符咒。

“嘭”就在面具男一劍斬向我肩膀的時候,二柱子的誅邪符狠狠的砸在了面具男的後心處,這誅邪符將那個面具男砸的向前嗆了兩步。

“噗呲”我一劍刺進了那個面具男的腹中。

“嘭”那個面具男一腳踹在我的腹部的傷口上將我遠遠的踹飛出去。

“林不凡”暮婉卿轉身衝我大喊了一聲。

“撕拉”就在這個時候,蒙黑紗的黑衣男將暮婉卿的外套劃出一道口子,瞬間露出裏面粉色的內衣,還有白皙的肌膚。

“真是極品呀,上次沒有得到你,這次我要得到你”蒙黑紗的黑衣人看着暮婉卿的胸前吧唧兩下嘴說道。

“你找死”暮婉卿憤怒的向蒙黑紗的黑衣人攻了過去,暮婉卿招招往蒙黑紗黑衣人的要害上攻,她現在完全是拿出一副不要命的打法,無視自己的防禦。

剛開始的時候,小吳被柏皓騰和王鶴瞳打的步步後退,慢慢的小吳開始穩住了身子向柏皓騰跟王鶴瞳反攻了回去,他仗着自己的身子刀槍不入,所以小吳打的有些肆無忌憚,反正對方又傷害不了他。 “砰”就在小吳將柏皓騰和王鶴瞳緊緊逼退的時候,張海波開着車將小吳狠狠的撞飛出去,然後張海波立即從車上跳了下來提着一把銀光閃閃的長劍奔着蒙黑紗的黑衣人就衝了過去,他現在誰也不擔心,他只擔心暮婉卿。

“該死的,我們撤”蒙黑紗的黑衣人大喊一聲就向對面的十字路口跑了過去。

面具男一手捂着小腹,另一隻手揮着長劍就對着我腦袋狠狠的劈了下來,我立即提起手裏的金錢劍就橫在了我的頭上,

“砰”我被那個面具男一劍劈得倒飛出去,他趁此機會就奔着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後面向那個十字路口奔去,小吳從地上爬起來心有不甘的看了我們一眼也跟了上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