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一幕在龍雲眼中要多科幻就有多科幻,其實對面的人是看不到海拉的,目前的還來還沒有實體,只是一團能量組成的虛影,只有龍雲和賽琳娜能看到。


“真的不需要我幫忙?”海拉頗爲得意地伸出小腳丫故意放在龍雲的頭頂,像個在盪鞦韆的孩子一樣晃着兩隻雪白的腳。

“說不要就不要,沒你那麼囉嗦的。”

雖然海拉沒有腳氣,不過作爲一個堂堂七尺男兒,被一個小姑娘將腳丫子放在頭頂,實在是一種有辱男人尊嚴的事情。

龍雲撐起身子,想挪個位置,避開那雙白嫩嫩的小腳丫。

沒料到動作稍大一些些,腦袋上就鐺一聲響,劇烈的暈眩感襲來,龍雲覺得像被人用八磅大錘狠狠敲砸了一下腦袋,整個人都被翻了個身,脖子差點沒被擰斷。

“****的孫子!”龍雲驚出一身冷汗,很顯然有一顆流彈直接擦中了頭盔,所幸也只是擦中,若是正面命中,龍雲就算是屬貓的都掛了。

趴在地上暈了片刻,龍雲心裏大爲疑惑,明明偷聽這些傢伙的通訊,黑勇士的指揮官讓這些人要將自己和賽琳娜抓活的,怎麼這一交火卻盡下黑手,分明就是想要自己的命。

看來自己剛纔兩個點射干掉了兩個黑勇士的特種兵,剩下這些傢伙衡量了一番,覺得要活捉自己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弄不好小命都搭上,怎麼算都是一筆虧本生意。

加上無緣無故就沒了天賦能力,這事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除了龍雲這頭和賽琳娜之外,沒人知道爲什麼會忽然喪失天賦。

從剛纔偷聽的通訊內容中可以得知,這些黑勇士雖然來歷不明,卻和莫利亞人、亞特蘭蒂斯人一樣,有着異於常人的戰鬥天賦。諸如莫利亞人之類的古老種族在戰鬥的時候一定會使用天賦,這已經是一種習慣,好比出去抽菸一定帶火機。忽然沒了火機,要你去鑽木去火點菸,誰都難免有些心煩意燥。

看來這些傢伙已經失去了耐心,打算幹掉自己。如果不是尚有一點點要活捉自己的奢望,恐怕現在早就用重武器轟擊這裏了。

重武器?

想到這裏,龍雲立即想起一直背在自己背後的那個長方形的背囊。他立即卸下背囊,想看看裏頭道理有什麼東西,興許有裝備可以幫助自己脫困。

背囊是硬質的,和傳統的背囊不同,上面第一層是個盾牌,龍雲見過黑勇士的特種兵對付迦藍的時候使用過,只要按下盾牌後面的把手,會變得跟人差不多大,也是一種模塊化的裝備。

再翻裏頭,露出兩隻並聯的奇怪金屬筒,上面並沒有什麼註明的文字,翻開金屬筒上方的塑料蓋子,龍雲嚇了一跳。

裏頭竟然是兩枚小型的反坦克導彈!

“艹!”他這才意識到這些黑勇士特種兵的裝備有多牛逼,竟然在揹包裏內置了兩枚火箭彈!

不過他檢查了一下,居然沒找到發射按鈕,這玩意根本不知道怎麼使用。太先進的東西看來不一定好,如今的龍雲寧遠這兩枚火箭彈是兩枚普通的RPG-7火箭筒,那樣隨手端起來就能轟兩炮,就算打不死對面那些煩人的傢伙,好歹也能擋住一下攻勢,讓自己有脫身的機會。

對面的槍聲忽然停了下來,周圍變得死一樣安靜。

怎麼回事?

龍雲疑惑地探了探頭,朝黑勇士特種兵所在的位置觀察了一下,幾條黑影在樹林中穿梭,耳機裏又傳來嘈雜的對話。

“人呢?”

“在對面的樹樁那裏,躲在後面。”

“你們怎麼剩下那麼少人?”

“掛了四個人了,只剩下我們倆個了,對手很棘手,那個叫龍雲的傢伙就在對面。”

“我們的天賦用不了了,剛纔還好好的,忽然就消失了。”

“我們也是這樣,是不是姓龍那小子有什麼古怪!”

“不管他,指揮官讓我們先趕過來,他隨後就到,準備防禦隊形,我們開盾撐過去!”

龍雲越聽,心裏越是叫苦。對方起碼來了七八個人,這樣一來,剛纔對付倆人都逃不掉,現在將近十多個黑勇士特種兵,自己看來是插翅難飛了。

他想調出PAD裏的地圖看看周圍還有什麼可以幫助自己逃脫的地形,忽然一拍腦袋,哈哈大笑起來。

海拉坐在樹樁上,冷眼看着對面的黑勇士特種兵在組隊,這頭見龍雲忽然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忍不住道:“該不是嚇瘋了吧!?” “你才瘋了!你大爺我好好的,心理健康得很!”

海拉看到龍雲從地上爬起來,將長方形的硬質揹包重新揹回身上,人半蹲在樹樁後頭,低着腦袋,手指在PAD的觸屏上滴滴答答點着。

“這孩子,在幹什麼呢?”海拉完全摸不着頭腦。

轉頭看看那邊,九個黑武士的特種兵分成了三組,他們全部拿下了自己揹包上的防彈盾牌,一層層組合在一起,變成了三塊巨大的重型盾牌。

三人一組,典型的強行突擊隊形,第一人持盾握手槍,第二三名緊隨其後,手裏端着模塊化自動步槍,一隻手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像一串綁在一起的螞蚱,小心翼翼朝前移動。

嗖嗖——

木樁後面飆起兩團白煙,火光過後,兩枚便攜式導彈飛上了天空。

“炮襲!”

領頭的黑武士特種兵大吼一聲,三組人幾乎在同時蹲下。這些傢伙顯然是受過十分嚴格的軍事訓練,即便看到樹樁後騰空而起的便攜導彈,仍舊鎮定非凡,持盾的人連手都沒抖一下,雙眼平時前方,死死盯住龍雲所在的藏身地。

身後第二名士兵蹲下後原地不動,但是卻以最快的速度按開手腕上的PAD,迅速在上面點下幾個鍵。

三組人,三名士兵幾乎在同時進行同樣的操作。

嗖嗖嗖嗖嗖嗖——

不斷有導彈從這些特種兵的背囊中騰空而起,六枚導彈朝天空飛去,龍雲發射的兩枚導彈距離這些人還有幾十米,在空中卻被準確攔截。

轟轟——

空中爆開兩團巨大的火花,爆炸威力將空中的樹葉樹梢紛紛炸斷炸碎,嗤嗤啦啦朝四周飄落,彷彿下了一場碧綠色的雨。

“媽的!”木樁後頭,龍雲一拳狠狠砸在了木頭上,其實這種結果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裝備是從黑勇士的手裏奪來的,人家有矛,也肯定有盾。

“他拿了我們的裝備,小心點,通訊頻道也要立即更換!他在偷聽我們說話,轉備用三號頻道!”那邊的黑勇士特種兵頭目發話了,龍雲發射的便攜式反坦克導彈太熟悉了,光聽聲音都知道是自己部隊裝備的獨有貨色。

“偷雞不成蝕把米!”備用三號頻道……根本不知道頻率和波段還有密碼是多少,看來這下子算是斷了情報來源了。

橫豎都逃不掉,看來是要硬拼了。

趁着對面的黑勇士特種兵還蹲在地上切換通訊頻道,龍雲端起槍就朝那邊瘋狂掃射。

模塊化自動步槍可以裝備大容量的特製彈鼓,其實說是步槍,實際上和龍雲剛使用過的M249傘兵型輕機槍倒有些相似,在有用強大的持續火力同時,又保有遠程的射擊精度,這是模塊化自動步槍的先進之處。

穿甲彈雨點一樣打在三個小組的盾牌上。

“小心!頂住!”黑勇士特種兵的頭目大喊一聲,三個小組紛紛半站起來,每人都形成弓步,頂住前方的同伴,最前面的士兵手槍都插回腰間,雙手持盾死死頂在胸前。

噹噹噹——

瓢潑大雨一樣的子彈狠狠撞擊着由三層模塊盾牌組成的重型盾,持盾的士兵甚至能聽到盾牌上發出的咔咔聲,顯然承受穿甲彈帶來的衝擊力讓盾牌都去到了極限。

三個小組居然在掃射中被子彈生生震退了一米多!

龍雲已經很清楚自己就算使用模塊化自動步槍裏的穿甲彈也那這些持盾的鐵王八沒有任何辦法,槍響之後他就已經另有打算。

沒等子彈打光,兩顆圓溜溜的東西已經脫手而出,甩出了五十多米。

“手雷!”黑勇士特種兵的頭目再次發出了警告。

不過這次卻沒有猜對。

嘭嘭——

兩聲沉悶的響聲,沒有火光,沒有爆炸,沒有破片……

什麼都沒有。

只有……

煙霧。

濃濃的白煙瞬間在樹林裏瀰漫開來,就像大霧一樣,能見度急速下降,幾乎前面幾米都看不到人和景物。

龍雲二話不說,抽出盾牌拔出格洛克17手槍就開始後撤。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若是這次逃不掉,待會就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逃脫。

“煙霧彈!他要逃走!”遠處傳來黑勇士特種兵的叫聲。

龍雲心裏暗笑,媽的你們這幫孫子自己玩去,我可不奉陪了!

還沒得意完,就聽見背後“撲”一聲,有東西落在身後。

龍雲回頭一看,差點尿都飆出來了!落在自己身後五六米遠的東西竟然是一枚模塊化手榴彈!顧不得頭上飛舞的子彈,龍雲將盾往身前一擋,將重心前移,死死頂在盾牌上。

轟——

剛準備好,模塊化手雷就爆炸了。

衝擊波結結實實撞在盾牌上,破片就像密集的雨點,將盾牌敲得叮叮噹噹響。龍雲感覺就像有千斤重物突然壓到身上,手腕的關鍵都發出格格的聲音,強大的衝擊力瞬間把他震得整個人飛出去,背部狠狠撞在一刻大樹的樹幹上,手裏的盾牌都被震脫!

更倒黴的是,落地的時候腹部正好撞在一塊凸起的石頭上,胃部受強烈撞擊,內臟頓時翻江倒海,胃裏沒消化的東西馬上擠壓到了喉口。

龍雲感到一陣噁心,視線裏全是黑乎乎一片,腦袋裏一萬隻蜜蜂在嗡嗡嗡亂飛,耳朵裏鐘鼓齊鳴什麼都聽不到,什麼都聽不清,人的意識都差點喪失了。

渾身上下像被扔進火堆裏烤過一樣,有的地方熱辣辣,有些地方又鑽心的疼,身體關節好像鬆動的螺絲,一動就能聽到關節在咔咔作響,隨時會散架似的。

他想罵一句什麼,可是一張嘴就哇哇地吐了起來。由於已經有段時間沒吃東西了,都是吃一些戰地能量食品,吐出來的竟然都是黃橙橙的水。

蜜戰100天:獨裁Boss,撩一下 “我……操……”龍雲已經有些迷糊,嘴裏兀自咒罵着。

受到這種重創,龍雲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智能作戰頭盔裏有熱源紅外掃描系統,即便自己扔出了煙霧彈,遮擋住了視線,可是這些傢伙完全看可以改變視覺模式,從而找到自己。

之所以這麼準確將模塊手雷扔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恐怕只能是這種解釋了。

龍雲掙扎着,想爬起來,稍稍一動,發現自

己渾身都疼,腦袋裏一片漿糊,根本無法平衡雙腳,才站起來,馬上又搖搖晃晃,一頭撲倒在地。

完了……他翻了個身,仰頭向上,望着綠油油的枝葉。難道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裏?

媽的,真不值啊,老魚和兄弟們的仇還沒報呢!他的腦海裏又浮現出老魚,在塞拉利昂的公路上,那個已經開始熊熊燃燒的卡車駕駛室裏,被方向盤死死卡住的老魚掏出手槍指着自己,大罵着:“滾!給我滾!滾得越遠越好!不然我開槍了!”

想到這裏,一股熱血在血管中開始奔跑。

他對自己說,龍雲,你丫站起來,不能就這麼死了!死了下到地獄,見到自己老魚、國王、公爵、準星還有北極熊,你怎麼跟他們說?

難道說,哥們,都是我沒用,連凱比都沒幹掉就被別人莫名其妙地幹掉了,還是自己連名字都知道的什麼鬼特種部隊……

這得多丟人啊……這他媽還是幽靈小組的靈魂人物嗎?還是那個名震非洲傭兵圈子的“幽靈”嗎? 龍雲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被人揹了起來,架在肩膀上狂奔,身後槍聲乒乒乓乓響個沒完沒了,有幾次子彈甚至擦身而過,龍雲能感受到彈頭上面帶着的那種炙熱。

“放我下來……”稍微清醒過來的龍雲掙扎了一下,從別人的肩膀上滾下來。

他這才發現,揹着自己逃命的原來是賽琳娜,看來機械骨骼倒是挺好用,這個千金大小姐揹着自己在這種叢林中居然也能健步如飛。

“我們到那個巖洞去躲躲!”龍雲觀察了一下週圍的情況,看到附近有一堆嶙峋的巨石,石頭上有個洞口,是個天然的掩體。

一行人跌跌撞撞跑進洞裏,龍雲解下背上的,爬到洞口的一塊石頭後面,看了一眼伏在那裏拿着吹箭管的迦藍,把扔給她。

在這種地方,吹箭管的射程實在等於沒有,況且對方端着重型防彈盾牌,就連手榴彈都奈何不了,何況是小小的吹箭。

“這個……槍……”龍雲打着手勢,做了個開槍的姿勢,然後朝遠處的黑勇士特種兵開了幾槍,再卸下彈夾,然後裝回去。

“懂嗎?”

沒想到這個迦藍倒是十分聰明,拿起槍照着龍雲的樣子做了一次。

“很好!孺子可教!”龍雲朝她豎了豎大拇指。

迦藍已經完全沒有之前的敵意了,也許已經看出來龍雲雖然穿着一樣的衣服,不過和對面那些黑勇士特種兵的確不是一夥的,說起來,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她朝龍雲點了點頭,微微笑了笑,算是作了答。

不得不說,這精靈姑娘笑起來還是挺好看的,龍雲目光掃過她的耳朵,果然有點兒尖,跟想象中是一樣的,除了膚色有些偏咖啡色,迦藍絕對算是個美人胚子,如果打扮一樣,去巴黎時裝週走s都沒問題。

龍雲看到對面的樹林中,那些黑勇士特種兵依舊保持三人一組的隊形,依仗着結實的盾牌不斷推進。

他端槍想朝這些傢伙掃射,沒想剛冒頭,數十發子彈打在藏身的大石頭上,與打在樹木上不同,子彈不會被木頭吃住,打在石頭上會讓彈頭四處亂飛,一枚跳彈撞到了石頭,然後改變了方向,居然一下子射入龍雲的小腿肚上。

“我艹!”龍雲呲牙咧嘴地擡起小腿,所幸的是跳彈的威力不大,只是咬在了肉上,他抓住露在外面的一截狠狠一拔,將血淋淋的彈頭扯了出來。

“問下這位公主殿下。”龍雲指指迦藍,對賽琳娜說:“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密道啊或者其他什麼能夠對付這些傢伙的東西?不然很快我們就要舉手投降了。”

賽琳娜趕緊翻譯了龍雲的話給迦藍,迦藍聽了以後嘰裏呱啦回了一通話,不過從語氣裏看出來,似乎沒有什麼值得驚喜的好消息。

“沒有,她說如果離開這裏兩公里之外,有一個地方可以找到她們部落的坐騎,如果坐上坐騎,會很快甩掉這裏所有的追兵。”

“兩公里……”龍雲頓時有些絕望,“我們現在兩百米都走不出去,別說是兩公里了。”

“喂!對面的是龍雲先生嗎?”

槍聲忽然停止了,聲音從石洞下方的樹林子裏發出的,顯然是黑勇士的人在喊話。

“沒錯,你爺爺我就在這裏。”龍雲從口袋裏掏出一個煙盒,將它打開,又掏出口香糖丟進嘴裏嚼了一番,吐出來用瘋狗高級戰術刀將煙盒的蓋子黏在上面。

然後將它舉過頭頂,小心地從石頭邊緣伸出半截。

煙盒的內蓋十分光滑,就像一面銅鏡,龍雲看到樹林中的幾棵大樹後面有隱隱約約的人影,似乎都沒敢冒頭,只露出半個腦袋,槍口端在身前,指着這邊,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

“我看過你的資料,你是個出色的傭兵,戰鬥經驗十分豐富……”

龍雲聽到黑勇士的頭目一番類似誇獎的話就想笑,一般開篇誇你,後面肯定沒好事。

果不其然,將龍雲的戰績陳述了一下後,黑勇士頭目的口風立馬變了。

“現在這種情形之下,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自己的處境,你們沒有任何勝算,放下槍,我們可以好好談,起碼可以保證不傷害你們的性命。”

“有這種好事?”龍雲說:“天下沒這麼好的事情,我又不是第一次上戰場,說說你們的條件。”

“讓那個女精靈交出我們想要的東西……只有這個條件,你看怎樣?”

龍雲心裏嘀咕了一下,覺得其中必有詭詐。 朗月笑長空 現在很顯然黑勇士的人處於上風,完全沒必要和自己談什麼鬼條件。

果然,煙盒蓋上倒影忽然動了一下,其中幾個黑勇士特種兵消失在鏡子裏。

龍雲警惕的爬到一側,悄悄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缺口,朝左側望去。在紅外熱源掃描模式下,幾個橘紅色的人形在叢林的灌木中貓着腰慢慢潛行。

“想騙我?你們還真把我當童子軍了。”龍雲心裏暗自想着,嘴上卻大聲叫道:“好像條件不錯,值得我考慮一下。”

他掃了一眼迦藍,迦藍身上沒見攜帶着什麼東西,只是背上有個皮質的圓筒,像個箭筒,這妞之前是用弓箭的,也許是裝箭用的箭筒而已。

到底黑勇士的人要找的“東西”是什麼?值得派出這麼多精英大張旗鼓進攻幽暗森林,居然敢闖入暗精靈的部落大開殺戒?

這種念頭只是一閃而過,龍雲猛地從石頭後蹲起,手裏的步槍連續點射,將一名在灌木裏潛行的黑勇士特種兵撂倒。

剛躲回石頭後面,報復的子彈立即暴雨一樣傾斜過來,打得石屑亂飛。

禍妃亂江山:皇上是匹狼 “我說兄弟,你們的誠意不夠啊,這邊跟我談條件,那邊派人迂迴偷襲我?”龍雲哈哈大笑地舉起煙盒蓋子,發現幾個人手忙腳亂地將那名被撂倒的士兵拖回大樹後面,沒再冒頭。

話音剛落,“噹”一聲響,龍雲感受手腕狂震,用香口膠粘在刀尖上的煙盒蓋被子彈打飛,落在不遠處,銅質的蓋子被穿透一個彈孔。

“大家要有心裏準備,我估計十分鐘內,他們會再次強攻。”龍雲沉聲道:“這次,恐怕他們不會還想要活的了。” 趁着黑勇士特種兵停止攻擊的當口,龍雲坐在地上,用戰術刀輕輕割開右臂上的衣物。

一道約五六釐米長的血口像個嬰兒的小嘴一樣,鮮紅的肌肉露了出來,血水不斷滲出,傷口周圍還沾了不少泥水。

這種傷口必須儘快處理,否則身上的爛泥沾到肌肉上會造成細菌感染,很快會發高燒,最後甚至死亡。

龍雲記得自己在捲毛的身上拿了一個急救包,裏面有清創藥水、止血凝膠、無菌綁帶和快速縫合線之類的東西。

於是趕緊翻出來。不過馬上苦笑起來,整個急救包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彈片炸碎,估計是被手榴彈襲擊的時候已經完蛋了,裏面的麻醉針劑已經碎掉,溼漉漉染了一片,急救包外層破損,其他藥品完全全漏掉了,一個不剩。

“人倒黴起來怎是喝涼水都塞牙。”龍雲懊喪地將破破爛爛的急救包扔到一邊,對賽琳娜說:“過來一下,我要用你的食用水。”

賽琳娜身上的那套裝備是金魚眼的,水袋內置在戰術背心的後面,龍雲將吸水軟管拔下,推開止流閥,水不斷從水袋中流出。

將傷口沖洗乾淨,龍雲將高級戰術刀的刀柄後擰開,從裏面拉出一個很精緻的盒子,打開,裏頭是幾根針和一團手術用的縫合線,還有擦火棒之類的小玩意。

“懂不懂縫衣服?”龍雲面不改色地問賽琳娜。

賽琳娜盯着那個傷口,一雙藍色的大眼睛中早就緊張不已,這下聽見龍雲問自己會不會縫衣服,首先下意識就點了下頭,很快又搖搖頭。

她真的不會縫衣服,一個哈布斯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有專門的裁縫上門量身定做衣物,這些都是巴黎時裝界的頂尖設計師和裁縫,根本不會有機會讓這個大小姐動手。

“你好像懂織布?”龍雲說。

“那不叫織布,那叫‘奇普’,是一種用發自內心的靈感織造出能夠預言未來的手工布料,然後通過‘奇普’預測術將每一根細線交疊的方式進行分析,最後轉化成文字書寫出來。”賽琳娜很認真地向龍雲解釋。

“在我看來,那就是織布,起碼普通人看來都是這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