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迷糊之中我睡了過去,睡得很淺,老是做夢。雖然斷斷續續,不過我能夠判斷出來,我做的夢是連續的,同一個夢。


自己走在一條小道上面,青石板鋪就,朝着遠方一直延伸出去,我在上面走着像是一直走走不到盡頭。

法一。

身後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驟然回頭,然後就看到了一張被人劃得縱橫交錯,鼻子嘴巴都已經分辨不出來的臉。

還在滴血。

撞鬼了?

我一驚不過很快冷靜下來,經歷的鬼事不少,膽子也開始大了起來,即便看着這一張慘淡無比,而且還在朝着下面滴血的鬼臉,我也並不是多麼懼怕。

不過,他顯然並不是想要嚇唬我,鬼叫醫生,隨後嘴巴不斷的擴大起來,一口將我直接吞了下去。

隨後,我猛然清醒了過來。

四周一片漆黑,而我竟然站在了翠竹林的外面。

很是安靜,蟲鳴都消失不見,身上已經被冷汗給浸透了。

之前的夢境之中不算恐怖,卻給我了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潛意識裏面那種害怕讓我的小腿肌肉到現在都還有點顫抖。

這種情況顯然是不正常的。

而且我怎麼會到了翠竹林的外面來了?

難道還在做夢?

夢中夢。

這樣一想之後,我有點驚悚的感覺了,四下看了看,最後狠心掐了自己一把,痛得我齜牙咧嘴,直接慘叫起來。

這似乎並不像是做夢啊。

不過,我並沒有因此就放下心來,這裏給我的感覺實在是太過詭異了一點,又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下意識的想要回到翠竹林之中。朝着前面走了兩步之後不安的感覺愈發的強烈起來。

我又停下了腳步,看着翠竹林,皺眉說:這裏不是翠竹林。

想也不想直接轉身,想要朝着相反的方向跑,這時候就聽到了茅龍的聲音,反應挺快,果然是一個狡猾的小子,可惜已經遲了。

我的判斷沒錯,這的確不是翠竹林,一模一樣,卻不能給我那種親切的感覺,反倒是讓我感覺陌生和冰冷。

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傳來,我不由自主,直接倒飛了起來,進入到了翠竹林之中。

隨後,幻覺猛然崩塌,我坐在地上,身後不遠處翠竹林赫然可見,一面碩大的八卦圖正好在我的身下散發淡然金光將我給鎮住,根本就動彈不得。

茅龍站在一個簡陋的祭壇面前,前面吊着兩隻已經沒了頭的公雞,還在朝着下面滴血。

小子,又見面了。

茅龍將手中的鈴鐺和桃木劍放下,陰沉的看着我:想不到你小子竟然這麼精明,差點就沒有能夠拘到你的魂魄,你這翠竹林陣法的確厲害,連我們甲組的陣法專家歐陽明都破解不了,可惜,百密一疏,他們不知道我茅山有祕術可以拘人魂魄,我進不去,卻可以讓你這個臭小子給我滾出來。

我聽了茅龍的話,頓時醒悟過來,難怪之前我一直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原來,那就是老子沒有穿衣服。

想明白這一點,我嚇得尖叫起來,雙手擋在自己的前面,罵道:臭流氓。

盛世醫女:王爺別放肆 不等茅龍回答,我直接轉身想要蹋禹步破法,可惜,身下的八卦再次放出光芒將我給死死的困在陣法之中,根本就動彈不得。

小子,我勸你乖乖的呆着,你現在可是魂體狀態,要是出了什麼問題的話,那可是一輩子的事情可別怪我沒有提醒過你。

茅龍並不在意我想要掙扎逃走。

道術修爲一般還是要靠着肉身來完成,視線,倘若被人拘了魂魄,那就等於是只能成爲別人的掌上魚肉,因此修道之人對於自己的生辰八字纔會嚴格保密。

之前我夢到被一個女鬼直接吞下去應該就是已經被茅龍將我的魂魄給抓出來了,只是中途出了問題,我並沒有走到翠竹林的外面來,要不是最後又朝着前面走了幾步墮入了幻境之中的話應該不會被茅龍給抓出來的。

可惜,這種馬後炮沒有什麼用處,我就算知道了茅龍用的什麼辦法也是完全沒有方法應對。

至少,我現在就拿這個八卦沒有絲毫的辦法。

你怎麼可能有我的生辰八字的?

反正逃不掉,茅龍暫時也沒有找我麻煩的意思,我只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着茅龍開口說道。

生辰八字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茅龍是怎麼知道的? 而且,被滅掉的四十九個家族中,跟三大盟有關係的家族,大概有近十個家族,還都是跟幾位盟主關係密切的家族,這也讓三大盟想不參與這一次的滅冥殿活動都不行啊!

因此,這一次行動的領頭人,也就有南澗,雲空,王天華,高尚和,第五贏五個人擔任!

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來到冥殿入口才發現,還未戰已經損失了大部分高手了,前期趕來冥殿的並非都是實力低的人,雲族的9個人,就有兩個人在前面,隨著眾人一起來到冥殿的……

卻沒有想到直接隕落了,這也讓雲空等人提前趕來了這裡,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毒陣,竟然能肆意掠奪強者性命,讓眾人都忍不住驚駭……

南澗五個人聚在一個帳篷內,南澗看著第五贏問道:「贏盟主,你可看了那毒陣的毒藥,可有辦法解毒?」

「看是看過了,但是裡面到底是什麼毒藥,我還需要再看看,我只能說對方的毒術十分厲害!」第五贏聞言皺眉說道。

他是蒼穹界丹盟的盟主,也是一名神品煉丹師,而他喜歡的卻是煉毒,可是墨九狸陣法內的毒藥,他卻從未見過,甚至都看不出裡面的藥材成分都有什麼……

這讓他對陣法內的毒藥,十分的感興趣,雖然被滅了那麼多家族,他也覺得殘忍,但是總歸跟自己沒啥關係,這次來也不過是礙於面子和想湊熱鬧才跟來的罷了……

第五贏是一個長相比較慈愛的老頭兒,平時總喜歡穿著一身花色長袍,愛好特別的讓人不敢恭維,如果不是身份尊貴,怕是早就被人笑死了……

「對了,給你們介紹個人,這是我的好友徐老,算是個陣法師,等會兒他會出去研究下外面的陣法,不一定能幫到你們,但是可以給點意見,不會給你們找的真是添亂的!」第五贏指著自己身邊的白鬍子老頭兒,跟其餘幾個認說道。

「那就麻煩徐老了,我們請了幾個陣法師,已經在外面研究陣法了!」南澗看著徐老點點頭說道。

「我等沒有人的時候再去看看,這樣也就不會妨礙其餘的陣法師了!」徐老聞言說道。

南澗幾個人紛紛點了點頭,南澗看著其餘幾人說道:「我沒想到冥殿一個毒陣,就把我們這麼多人堵在了這裡,這冥殿果然不能小覷啊!」

「哼……一些無用的手段,冥殿也只能靠這樣的手段偷生而已!」這時一邊的灰衣老者雲空黑著臉說道。

想到自己這一脈剩下他們九個老者,雲空就憤怒無比,結果還沒殺了冥殿的人,原本他們九個人就又死了兩個,簡直氣死他了……

其餘幾個人也很同情雲空,但是又心裡十分慶幸,否則鬱悶的就是他們了!

幾個人雖然是這一次滅冥殿行動的帶頭人和發起人,但是面對眼前墨九狸布下的毒陣,他們也是沒有什麼辦法,最後只能散會,紛紛去到外面,看向幾個正在研究陣法的老者…… 至少,我現在就拿這個八卦沒有絲毫的辦法。

你怎麼可能有我的生辰八字的?

反正逃不掉,茅龍暫時也沒有找我麻煩的意思,我只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着茅龍開口說道。

生辰八字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茅龍是怎麼知道的?

而且,生辰八字用來害人也是一個相當麻煩的事情,需要天干地支四象八卦等一系列複雜的算計,修爲越高的人想要算出來命格就越困難,連師父的修爲算我的命格都會忍不住吐血,而且還會用到黃金龜殼作爲外物憑藉,茅龍的修爲肯定不夠。

茅龍裂開嘴笑了起來:你不是收下了你朋友的變形金剛麼?

你放屁,胡說八道,虎子不會害我的。

我聽了頓時大怒,變形金剛的確是放在我的牀邊,但是虎子絕對不可能會害我的,我不相信。

他的確是沒有打算害你,不過很多東西我們能夠通過這個小孩子的手來達到目的,這就已經足夠了。

茅龍說道這裏,臉色已經變得難看起來,說:你們師徒兩個孤魂野鬼,也敢掃我們隱祕特勤局的面子,要是不給你們一點教訓,還以爲我們好欺負,你師父修爲不低但是竟然調查不到絲毫的信息,這就不由得我們不感到好奇了。

放心,小子,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不會做出什麼傷害你的事情的,畢竟你小子知道一些東西,肯定對我們有用,然後對你的魂魄做點手腳,就可以準備讓你的師父用電好處來交換了我的喪魂釘也是那麼好拿的麼?

茅龍說完,一下子跳回了法壇前面,拿出一個裝滿血的小碗,咕咕的喝下去一大口,而後,猛然吐了出來,正好吐在了我的身上。

隔了這麼遠的距離,茅龍竟然能夠將這些血混合了自己的口水給吐到我的身上,我只能說,太他媽噁心了。

這些血也不知道是怎麼弄的,我現在還是魂體,被沾染到了身上之後,竟然不穿透也不朝着下面低落,反而在我的身上凝聚,像是被紋身了一樣,形成一個很是噁心的圖案。

一般開壇做法,撒了淨水洗淨天地晦氣之後,唸叨的咒語都是諸如淨天地咒或者九鳳咒再然後就是封地咒一類的法咒,不過這一次,茅龍唸叨的顯然不是這一類。

含混不清,語速很快,猶如鬼唸經,隨後,茅龍桃木劍猛然朝着前面直挑,刺入了面前的一碗糯米之中,挑起來的時候劍尖之上正好就貼着一顆糯米,隨後直接桃木劍揮動,將糯米直接粘貼在了我的雙眉之間。

茅龍猛然圓睜雙眼,呵斥:搜魂。

劇烈疼痛傳來,讓我在瞬間就覺得自己好像是調入了阿鼻地獄之中正在享受無邊的痛苦,這種痛苦根本就不能用言語來形容。

讓我的魂體瞬間就遭受到了重創。

茅龍似乎根本不擔心這樣做會給我帶來多大的傷害和影響,不斷的唸叨法咒,然後掏出早就準備好的沾染了硃砂的毛筆,控制着在面前的紙張上寫寫畫畫起來。

明末工程師 這就好比普通人所採用的那種嚴刑拷打,受不了無邊的痛苦自然就會屈服下來,不過修道之人顯然更進一步,搜魂並不是要你交代,而是直接將你所有的記憶片段給搜出來,完全沒有說謊的可能。

第一章黃紙寫完,茅龍暫時停下了法咒,很是得意的看着我說:讓貧道先來看看你腦子裏面最珍貴的記憶是什麼。

拿起黃紙很是得意的唸叨:茅龍,我操你老母。

茅龍太過得意,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術法會有失敗的可能,因此,大腦之中也根本就沒有戒備的意思,直接娘紙上的東西給唸叨了出來。

即便沒有別人在場,茅龍那種可笑的表情也足夠讓我毫無顧忌的哈哈大笑。

茅龍惱羞成怒,原本就長得不怎麼樣的一張臉頓時變得更加的醜陋起來了。大吼:這是你自找的。

手中掏出了無根細如毛髮的黑色長針,手指沾了之前剩下的鮮血,然後就在上面寫寫畫畫。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口中冷笑:小子,既然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先毀掉你魂體四肢,等你以後回了肉身,那就是殘疾人了,放心我可以給國家申請補貼,讓你領一份殘疾人保障的。

我看茅龍一張胖臉全部扭曲起來了,知道他並不是說來嚇我,不由得有些後悔,現在我都沒有任何的保障,和茅龍對着幹幹什麼?

這麼快就逼得他下了死手就算是師父後來給我報了仇,又能怎麼樣?

求饒?這顯然是有點不現實的。

茅龍口訣和法咒已經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完成了,隨後,口中唸叨:敕命。

鋼針就朝着我刺了過來。

茅山本來就是以捉鬼煉製殭屍出名的,驅鬼捉妖很是厲害,對於傷害我的魂體肯定不在話下。

一時間我也是害怕加後悔,暗自惱怒自己實在是太過沒有出息,到現在都還沒有自保的能力。

廢物!

這時候,又是那一個癲狂鬼魅的聲音響了起來,一股能量擴散開來,五根鋼針直接成爲齏粉,而我剩下的八卦圖也是哄的一下燃燒起來。

我猛然得到了自由,也是鬼叫起來。

畢竟身下着火呢。

但是跳了半天方纔發現不痛,然後才猛然醒悟過來自己現在是魂體,這種火焰傷不到我。

頓時尷尬起來。

你要是這麼廢物,何不讓我出來?我必定讓你英雄一世

這聲音又響了起來,我根本沒有理會這個傢伙,心想,他到底是被封印在我的魂體之中還是在身體之中?竟然這時候還能出來幫我。

難怪師父對我如此放心,有個這麼強悍的保鏢不用白不用啊。

見我不理會他,這傢伙氣惱得嚎叫了一聲,隨後就此消失不見,我一愣,隨後又有點慌了,心想不會這傢伙這麼小氣,就這樣就不管我了吧?難道還要被茅龍給收拾?

心慌之下我,感覺到脖子上一陣陣的冰涼,然後猛然發現玉印竟然掛在自己的脖子上面。

我頓時無語了,我現在被拘了魂怎麼玉印還跟着一起?

不過很快覺得不對,就算黑虎妖魂不聽我的指揮,韓德應該不會對我生死不管。

應該是我身體之中的那個傢伙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給我弄來了玉印,是想要我自己戰鬥麼?

原本我想要趁着茅龍愣神的當口直接逃走的,現在我卻改變了主意,我不想要被人當成廢物。

韓德,黑虎,現!

我大聲的喊叫一聲,隨後,茅龍和黑虎還真的從玉印之中鑽了出來,我不由得狠狠的鬆了口氣,黑虎還是懶洋洋的沒有什麼精神,我想起師父的話,乾脆就一腳踹在了黑虎的屁股上,說:你給我打起精神來,要是打輸了,我把你燉了煮湯喝。

我現在可是不會去思考黑虎是魂體我怎麼用來煮湯的問題了。

被我踹了一腳之後,黑虎妖魂猛然轉頭,碩大的腦袋就那樣看着我,倒是把我給嚇了一跳,心想師父不會坑我吧?要是我被黑虎給發飆一口咬來吃了,我不是虧大了麼?

正當我忐忑不安的時候,黑虎嗚嗚咽咽,一臉委屈的看着我,而後轉身,大發虎威,對着茅龍大聲咆哮,這讓我不由得鬆了口氣。

心想,師父說得還針對,這頭黑虎妖魂就是一個受虐狂,你對他態度好了,他顯然是不懂得珍惜的,就應該兇一點蠻橫一點,這就好了。

不過我有點失算,茅龍卻並不是很害怕,相反一臉的興奮,說道:一隻可以自行修煉保留了自身思維的厲鬼,一直吞魂虎妖?哈,老天真是對老子不薄,這兩個傢伙都是能夠進化的小子,寶貝不錯,我收下了,至於說我的喪魂釘,算了,道爺大方,就送給你了。

說完,直接扔出一個髒兮兮的破碗來,口中唸唸有詞,右腳在地面猛踩,隨後,雙眼圓睜,猛然大吼一聲:給我收!

破碗直接飛到了黑虎妖魂的腦袋上面一陣光華射出,直接將黑虎妖魂給籠罩在了其中,黑虎妖魂頓時咆哮一陣,顯得分外痛苦。

韓德見狀,有些惱火,幻化長槍出來就朝着茅龍衝了上去。

茅龍冷笑,桃木劍刺中一張複製,一口血水噴出,符紙頓時燃燒起來,化作青煙消失不見,而後,茅龍大聲呵斥:鐵甲無敵,給我現身。

地面顫動,泥土迅速的朝着兩邊翻滾開來,一具穿着清朝年間官府的殭屍跳了出來,青面獠牙,很是有點嚇人,奈何,我看過韓德的銅甲屍了,對於這一句鐵甲屍並不多麼在意。

一般清朝有頭有臉的人下葬都會仿製一套清朝的官服下葬,因爲清朝國運衰落,龍氣不強,再加上隨後連年征戰,產生的殭屍也是最多最常見的,不過,因爲這些殭屍大多不能沾染更好的風水,更多的龍氣,一般也就是一些普通的殭屍,這一具顯然經過煉製能夠達到鐵甲屍的程度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茅龍並不在意我的神色,掏出一把黃色的碎米直接扔到了鐵甲屍的身上,然後說道:給我收了他。

鐵甲屍猛然咆哮,朝着韓德迎了上去。 不二大道 這幾個老者,是南澗等家族合力請來的,目前為止蒼穹界上知名的陣法師!

可是幾個陣法師又無法進入陣法內,只能在外面蹲著,站著,盯著陣法看,真的是看不出什麼花來啊!

看到南澗幾個人出來,幾個陣法師老者起身,看向南澗說道:「南前輩,這陣法我們暫時沒有破解的辦法,而且因為陣內劇毒無比,我們根本無法進去,因此,還是找人先把這陣內的劇毒解了吧!」

「這……贏盟主,你看這毒?」南澗聞言回頭看著身邊的第五贏和徐老問道。

「既然這樣,那我和徐連先在這裡研究兩天吧,你們也別閑著,因為我發現這陣內的毒,藥材很多可能都不是我們北寒大陸的,到底是那裡的我也不清楚啊!

所以這兩天我和徐老在這裡研究一下,你們幾個也想想別的辦法,找找別的人吧!」第五贏想了想看著南澗幾個人說道。

「好,那就麻煩贏盟主了!」南澗微微鬆口氣說道。

這才讓第五贏和徐老留下,南澗帶著其餘人離開了,因為眾人都知道第五贏研究毒術的時候,沒有他的允許,是不喜歡別人在身邊的……

徐老是他的好友,自己讓留下的沒事,如果他們這幾個人也留下,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第五贏趕走了……

其餘人離開其實也走不了多遠,都在不遠處的帳篷內,或者帳篷外面惆悵著,著急著,無可奈何著……

這一次帝溟寒和墨九狸為了看清楚敵人,可是吧冥殿入口處的通道都給扯了,否則這幾千人怕是都要住在小鎮上了!

因為之前帝溟寒和墨九狸成親的時候,前往冥殿的人,還要先住在小鎮上,然後等到通往冥殿的入口打開,再一個個按照順序進去,雖然通道很寬,一次並排能走五個人,但是距離卻很長,差不多要在通道內行走兩個時辰,才能到達冥殿大門口的……

而這一次,墨九狸提議后,帝溟寒就讓人把神器放置的空間通道給收了起來,這樣冥殿前面豁然開朗,出現了一片平地,足足幾千平米……

冥殿的大門也直接暴漏出來了!

所以當時墨九狸當著第一支隊伍的面,布下的毒陣,也是將冥殿大門前堵得死死的,無論天上地下,想進門怕是無路可走了!

所以眾人現在是眼睜睜的看著冥殿的大門,而無法進去,對於像是雲空這樣,跟冥殿仇深似海的人,可謂是一種憤怒的折磨了!畢竟,看著仇人家的大門,卻進不去,你說鬱悶不鬱悶吧……

「贏老,你跟著冥殿有仇?」徐老蹲在一邊,看著身邊的第五贏好奇的問道。

「沒有!」第五贏一邊看著陣法內的毒氣,一邊說道。

「那你幹嘛來攙和啊,又來看熱鬧?」徐老不解的問道。

「是啊,來湊熱鬧,加上好奇唄!」第五贏笑著說道。

「好吧,可是這陣法不用看了,我破不了!別說是我了,就算我師父活著也不行,破解不開!」 徐老視線再次落在陣法上,眼底依舊有著驚艷的說道。

「啊……這麼快你就放棄了?有點兒不像你啊!」第五贏看著徐老詫異的說道。

「不是放棄了,是知道自己破解不了,還死撐做什麼?況且這也不是我們自己知道的地方,身後幾千人看著呢,我可不想丟人!」徐老聞言如實的說道。

「嗯……你說的也對,確實是,幾千人看著要是弄不好確實丟人啊!反正你也是跟我來幫忙的,沒事的!」第五贏想了想說道。

「那贏老能解這毒?」徐老看著第五贏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