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迦夜深深的看著厲緒,「你以前與施翼鬼王,都是一路人。夜煞前段時間把那些鬼王都給揍了一頓,我知道,他們一定會去找你。然後讓你給他們出頭,於是,你也允諾了他們,會今天去我迦邪宮,然後讓我給你們一個交代。」


「是有這事。怎麼,你覺得這事我不該出頭嗎?」

厲緒睨了一眼迦夜,一臉冷笑,「夜煞鬼帝好大的帝威,那些鬼王不過就是在自己的封地玩樂,他倒好,因為看不順眼,結果把鬼王們都給揍了!」

夜煞在一旁聽得火起,「玩樂歸玩樂,他們是逼良為娼。民怨四起的時候,你在哪?你這是掩耳盜鈴,根本不知道民苦,就在這裡說我看不順眼?也正因為你這個上樑不正,所以下樑才歪。」

夜煞的憤怒,在厲緒眼裡卻根本不起一絲作用,「我上樑不正?別忘了,如今這鬼域,大權可是在你們鬼帝手中掌管的。」

而夜殤則是無愛的看著傻弟弟,這些事在陰司城隍、豐都縣城再也正常不過,那麼多年來都是如此,傻弟弟就是見不得這樣欺負凌弱的事,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事。 迦夜睨了一眼夜煞,這貨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迦夜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厲緒,雙拳已經焰起了火焰,然後直接在厲緒的四周畫上了一個圓圈。

然後圓圈內,瞬間燃起了青色的火焰,那溫度之高,瞬間灼得厲緒放聲大叫!

「迦夜,你無恥!你設下陷阱殺我,你不得好死!」

厲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對方就是要他誅死。

迦夜站在那裡,雙瞳順看著厲緒痛苦的神色,一臉冷漠,「厲緒,你與我之間從來就不是盟友。而是宿敵,早在你跟隨施翼的時候,我們之間就是對立的。如果今天被設計的人是我,你也不會放過我。」

厲緒聞言,怔了一下,突然笑了。「是!我們不是盟友,而是宿敵。迦夜,死在你手上,也算全了我一世梟雄之名。」

「永世不見!」

迦夜沉聲道了一句。

厲緒居然朝他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感而發,還是心有愧疚,他竟說道:「舒雲收集鬼王們的心頭血,她是要將鬼王們的心給控制成為她的傀儡。現在,你還有時間去抗衡,如若不然,到了後面,她會成為鬼域唯一的女帝。」

「你說什麼?」

傀儡?

心頭血,居然是成為傀儡術的引子。

迦夜、夜殤二人相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駭。

該死的!

舒雲怎麼會如此大膽,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那麼多鬼王,屬於鬼域的中堅勢力,可就這樣成為了舒雲的傀儡,若是傳出去的話,整個鬼域都會大亂的!

厲緒任由被青色的火焰吞噬,他從頭到尾沒有再發出一聲慘叫,就這樣在火焰中消失,魂飛魄散。

沙灘上,那塊沙泥完全變得炭黑。

厲緒就這樣死得無聲無息,他臨死前說出來的那個消息,給迦夜等人帶來的是無比的震驚。

傀儡術這東西,可不是什麼小事。

一旦真的爆發,整個鬼域都會陷入混亂之中。

迦夜撤去了禁制,對著大夥說道:「走吧,在這裡呆著,不是安全之地。」

「好。」

一行人,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這裡。

回到了迦邪宮,迦夜讓夜煞帶著易飛去獨孤隍城挑一處宅院,然後他則是與夜殤二人在宮裡談話。

迦夜坐在宮裡的一椅子上,眼神落在了夜殤的臉上,「你怎麼看?」

「厲緒,他在鬼域呆的時間,比你我更長。他死前說的話,我相信是真的。」夜殤緩緩的承述著這句話。

迦夜點了點頭,「你說的,亦是我的看法。人即將死,其言亦善。而且,厲緒沒這個必要騙我們。他素來與舒雲不對付,那麼多的鬼王,都願意與舒雲苟且,但獨獨厲緒ffcb對這個女人敬謝不敏。」

「接下來,我覺得我們應該找到舒雲,然後將她殺了?」

夜殤皺了皺眉,提議道。

迦夜挑眉,「舒雲不用去找,只要她還有野心,就會回來的。在此之前,倒是先把那些給過心頭血的鬼王們,一一盯著,只要出現異常者,殺無赦!」 殺無赦!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夜殤聽得毛骨悚然。

他聽得出來,迦夜這一次是真的動了殺心。

之前舒雲的異舉,迦夜沒有任何動作,反倒還能親自去舒雲的宮裡尋問,想給對方一個機會。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談崩了。

之後,迦夜一直按兵不動,從側找到了林源,然後開始了反擊。

現在,知道了舒雲的野心之大,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幾十個傀儡鬼王,全部聽命舒雲的命令,就算傷害不了他們三人,但卻會給鬼域之民們帶來無法估計的傷害。

為了鬼域之民們的安危,迦夜無法再坐視不理。

迦夜的吩咐,讓夜殤低首沉聲應道:「好,我曉得怎麼做了。」

「如果有信得過的人手,可以都利用起來。鬼域,又要再一次變天了!」

迦夜幽幽的說道,他的語氣里有著無奈的感嘆。

夜殤嘆息一聲,「有的時候,我們更想和平,沒有任何戰爭。只是,不管是人還是鬼,鬥爭永無止境。」

二人相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可奈何。

厲緒的失蹤,讓豐都縣城的鬼王們一個個傻眼,雖然心裡有疑惑,甚至是猜疑會是迦夜的手筆。

但是,他們卻沒有任何證據。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縱然如此,他們被夜煞揍過的鬼王,竟然在這段時間裡變得十分聽話,甚至都不像素日囂張無比的他們,都縮著脖子在自己的府里做烏龜呢!

原本想去迦邪宮尋找一個說法的,因為厲緒不見了,他們也就沒那個膽子,自然而然把這事壓在心裡,不敢說出口。

……

話轉舒雲,她在人間到處遊玩,沒有急於回去鬼域。

所以,她並不知道鬼域發生的事。

也不知道,厲緒老鬼見多識廣,知道了她收集心頭血的目地,而且把這事告訴了迦夜。

她因為與宮霄離合了,所以她出來散散心。

一晃,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

她此時在一條船上,倚在船窗上,看著窗外的風景,臉上的傷心已經不復存在了。手裡拎著一瓶酒,正在自我獨飲。

船上的船夫站在船尾,突然說道:「姑娘,前面便是江池郡。你要去看看嗎?」

「不用了。調頭離開。」

舒雲直接搖了搖頭,沒打算去江池郡。

就這樣,她沒有去江池郡,所以也就錯過了一場江池郡的大戲。

章雄看著面前的棺杦,看著裡面死了的章越,整個人如被雷擊,怔怔的站在那裡,久久不說話。

一旁的海珠,看見夫君如此難受的樣子,不由傷心的抹了抹眼淚,然後差人把章越的屍體運到了大廳位置。

門口,章雄依舊站在那裡,本來高大的身軀,卻在這個時候,散發出悲涼孤寂的傷心。

季燁等人收到消息的時候,趕緊去了異姓王府。

當來到的時候,他們都看到了章越的屍體,都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是沉默以待。

這事情,已經出乎他們意料之外。

誰都沒有想到章越會死。

章雄表面是說不再理會弟弟的一切事,但他還是盼著出去闖蕩的弟弟,有一日風風光光的回來與他自豪的說:「大哥,我也是男子漢,你能做的,我也能做。我也是章家的優秀子弟!」 江池郡發生的右事,讓所有人措手不及。

季燁怕章雄情緒會出現什麼,算了算時間,再有十天,姐姐應該煉完丹藥了吧。

他便想著十天後,再給姐姐傳訊。

而季燁在這十天的時間裡,並沒有閑著,吩咐北夜堂去調查章越的死因。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不僅他們南樂國發生這樣的貴族子弟死亡的事,長武國的定斌大王的幾個幼子,一夜之間全部死絕。

本在深宮嚴禁的地方,就該受到侍衛們保護的皇子,卻這樣悄無聲息的全部死了。

這個變故,直接讓定斌大王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卧床不起。

整個長武國,也人心惶惶。

位高的權臣們,都預感著會有大事發生,但這樣的大事是什麼樣的事,他們卻抓不住苗頭。

天城大陸,兩個強國都發生這樣的大事,紛紛自顧不暇。

……

舒雲因為錯過了江池郡發生的事,所以她並不知道,宮霄已經開始行動了。

宮霄要做的就一統整個天下,他要成為這天下的主人。

因為這個夢,所以他一直在努力。

舒雲在人間遊盪的夠了,便回鬼域了。一回女帝宮,便讓侍女夢婆去把林源傳來。

因為,在人間這段時間裡,她腦海里就有一道聲音,叫囂著要得到迦夜。

而另一道聲音,則是在笑她自不力量,痴心妄想。

她一直不想回鬼域那麼快,是因為想知道,她到底要不要豁出去,一定把迦夜得到手。結果答案告訴她,就算是付出魂魄,她還是想得到迦夜。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心裡就有了他的位置。

慢慢地,就佔領了她整顆心。

是,她的身材是不幹凈的。

但是,她的心除了宮霄之外,就僅僅只有迦夜。

所以,在舒雲看來,她可以把整顆心給迦夜。

林源在自家的院子里,一直等候著女帝的歸來,結果這一等,就是漫長的日子。

就在他正準備閉關之時,夢婆來找他,領著他去見舒雲。

夢婆告訴了林源,舒雲女帝剛剛回來。

林源深深的看了一眼夢婆,「謝謝。」

夢婆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只是小仙該做的。」

林源進入了女帝宮,舒雲一見到他來了,朝他招了招手,「林源,我今天頭有些疼,你給我按按吧。」

「是,女帝。」

林源點了點頭,上前給舒雲按頭。

悄無聲息的檢查,發現舒雲心裡的心魔越來越大了。

用不了多長時間,她必然會性情大變,成為那個被內心妄念控制的可憐人。

林源縱然是知道這樣下場,可他是不會給舒雲說的,繼續在催長心魔。

林源離開女帝宮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的事。

他一出女帝宮,沒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直奔迦邪宮。心魔越長越大,舒雲女帝的心思,也就會表露無疑,林源是萬萬沒有想到,舒雲女帝居然是傾心迦夜鬼帝!

這件事,林源覺得自己有必要與迦夜鬼帝說的。

至少讓迦夜鬼帝做個提防,以免到時被弄個措手不及,處境反倒被動。 迦邪宮。

迦夜此時一個人在看著鬼域的地圖,正在思考著什麼。

林源進來的時候,便是看到這一幕。

他走到迦夜的身後,然後緩聲稟道:「林源見過迦夜鬼帝。」

迦夜被林源的聲音驚擾了思緒,轉首看了林源一眼,「怎麼有空來這?」

「迦夜鬼帝,有件事,林源覺得還是要與你提個醒。」

「什麼事?」

「舒雲女帝的妄念,便是想得到你。這是她的心魔,只要心魔越來越大的時候,她的妄念就會控制她的思想,徹底變成了一個性格大變之人。 黑天使的溫柔甜心 我覺得迦夜鬼帝還是要做好萬全準備,以應不時之變。」

林源低首恭聲稟道。

迦夜聽到他這話后,嘴角泛出一絲冷笑,「原來,她的心魔竟是我。 一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還真是讓我覺得噁心!看來,以前我警告她的話,她都給忘了。」

真是讓他倒盡了胃口。

以前對她禮儀相待,是因為覺得她給了鬼域一片安寧,所以不管是出於公私,迦夜都會善待她的。

但是,現在,舒雲所做的一切,都當不起這善待。

時機,也差不多了。

林源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迦夜則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她的心魔,謝謝你告訴我了。她也蹦噠不了多久了。」

林源聞言,微訝,「迦夜鬼帝要動手了?」

「對。你要通風報信嗎?」

迦夜帶著笑意看著林源。

林源搖了搖頭,「她的死活,與我無關。」

迦夜則是神秘兮兮的說道,「你錯了,她的鬼靈之力,正是能滋養你的心上人。」

「啊?」

林源有些呆愕,萬萬沒有想到,迦夜鬼帝會告訴他這樣驚天大秘密。

而迦夜也沒有再賣關子,「你心上人的魂魄變弱,是因為魂魄被削弱。而且長期在炙魂池禁錮受苦,若有舒雲女帝的鬼靈之力滋養,說不定能讓你心上人慢慢的恢復魂魄。只是,如何取得舒雲女帝體內的鬼靈丹珠,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林源聽到了他的話,心裡有的只是驚喜。

他滿心滿腦子全是被迦夜鬼帝的這個信息,給霸佔了。

迦夜則是看了一眼林源,「你不要心急。再過幾天,我就會對她動手。在這幾天的時間裡,你可以考慮一下,要怎麼誘惑舒雲,讓她為你心上人輸入一點鬼靈之力。只要在開了這個引子,那麼在她死後,她的鬼靈丹珠,就會成為你心上人所有。」

林源認真的聽著迦夜的吩咐,重重的點頭,「好,我會考慮的。我在這不便久留,先退下了。」

「嗯。」

迦夜目送著他離去,其實他剛剛說的主意,其實也只是在一本古記上看到的辦法。

至於是不是真有用,他也不知道。

那塊石頭裡的魂魄,只殘留著殘念。

想讓殘念恢復到有意識的魂魄,如果用女帝的鬼靈內丹滋養的話,估計還有一絲可能可以恢復透明的魂魄。

只要有一絲透明的魂魄,那麼一切皆有可能。

迦夜長長的嘆息一聲,眼神落在了鬼域的地圖上,當移到了女帝宮的時候,血色的眼眸變得深寒! 舒雲,你本可以安安穩穩的做女帝直到永久。

只是,你選擇了背叛。

報告,逃妻來襲 你的心魔,居然是妄想於本帝,若本帝還無動於衷的話,那豈不是被你小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