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軒轅赤用擔憂的眼神看著墨兮媛。


「鏡天大人,墨五小姐根本跟這個人毫無交際,不會考慮這個問題的。」端木暗說道。

軒轅赤跪在地上,低著頭沒有說話,但他心裡第一次完全不贊成端木的看法。

墨小五心裡在想什麼,連他軒轅赤,都看不透。

所以軒轅赤認為,不能以尋常的眼光,來衡量墨小五的想法。

何況以他所知,大教宗手下,也從來沒冤屈過任何人!

墨兮媛想抬起頭,但想到其他人都恭敬地低著頭,她也就不冒尖兒了。

直視大教宗可是不敬之罪。

「大教宗恕罪,」墨兮媛恭敬地說道,「學生的確在猜測,大教宗會如何處置這個元兇?」

「處置」和「利用」,根本是兩回事了。

以假族王的罪行,當然應該處置,而且是嚴厲地處置。

而利用,則是策略問題。這個關係教廷權略,墨兮媛一個小女孩,當然無權過問。

從墨兮媛這個身體的年紀來看,不懂「利用」假族王,也是情有可原。 以假族王的罪行,當然應該處置,而且是嚴厲地處置。

而利用,則是策略問題。這個關係教廷權略,墨兮媛一個小女孩,當然無權過問。

從墨兮媛這個身體的年紀來看,不懂「利用」假族王,也是情有可原。

所以墨兮媛這番回答滴水不漏,沒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

軒轅赤鬆了一口氣。端木暗則目瞪口呆。

軒轅赤是因為,墨兮媛成功化解了這場微妙的危機。

端木暗則從墨兮媛的回答里,體會出來,墨兮媛比他想的問題多得多。只怕事情真的很複雜!

大教宗也沒繼續追究墨兮媛的問題。

反而墨兮媛又恭敬地說道:「屬下軒轅赤等人,奉大教宗命令,迷惑敵手,立功不小。蘭月族長老侄女蘭月潔,更是帶路有功。不知大教宗可否給蘭月潔等人一點賞賜?」

蘭月潔本來渾渾噩噩,生不如死,聽到墨兮媛這句話,兩眼頓時放出希望之光。

連幾位紅衣大主教,也都露出吃驚的神色。

這個看似十三四歲的小丫頭,心機真是不可測度!

抓時機抓得穩,准,狠!


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已經讓蘭月族的必死局勢,發生微妙改變!

一句話勝過蘭月潔多少眼淚!

鏡天似乎不為所動,只是微微眯了一下眼,說道:「那麼,墨五小姐,你希望本座賞賜什麼呢?」

墨兮媛有心救蘭月族的性命。

這可不是她聖母!

玉妃現在,在宮裡風頭正盛。

如果所料不錯嘛,這麼多年,她給皇帝,灌了不少蘭月族的「長生丹」。皇帝現在,恐怕無法離開這種長生丹了。

無法離開長生丹,就無法離開玉妃的控制。

想想這種後果!

軒轅赤也想到這個局面了!


一旦玉妃發現後院失火,強行給老皇帝灌了米湯,讓老皇帝對太子誠下手,以皇后一黨現在的實力,想和天子對抗,那是找死。

所以,不能讓玉妃發現端倪!

不過,軒轅赤也覺得奇怪了。

大教宗一般居住在神殿群最高的天闕宮之上,不問世事。

應該說,鏡天大教宗對宮廷內部的鬥爭並不了解,也沒什麼了解的必要。

但,鏡天為什麼也會給蘭月族,留下一個機會呢?

軒轅赤隱約感覺,大教宗根本並沒有打算真的殺蘭月族。

或者說,對於大教宗來說,蘭月族可殺可留,不是很重要的問題。

一個部族,混到有你不多沒你不少的地步,也夠杯具。

墨兮媛又行了一禮,說道:「請大教宗賜給蘭月族戴罪立功的機會!」

墨兮媛的聲音,是用靈力傳送出去的。所有的蘭月族人,都聽到了。

這意思就是:蘭月族人啊,我把活命的契機交給你們了。

懂不懂事,就看你們自己的行動了!

蘭月族人果然是「懂事」的!

立刻,在剩下的七位長老帶動下,全族一起跪下,一邊磕頭,一邊念叨:「蘭月族願意聽從大教宗一切命令!為大教宗赴湯蹈火,在所不惜!請大教宗指示!」

有了活命的希望,蘭月族人就有了無窮的活力。

這番歌頌簡直是如風起雲湧,滔滔不絕,聲勢驚人!

可見,這些人怕死怕得有多厲害! 這番歌頌簡直是如風起雲湧,滔滔不絕,聲勢驚人!

可見,這些人怕死怕得有多厲害!

鏡天似乎滿意了,點點頭,對華焱說道:「如此,華焱,你留下處理一下後面的事。我帶人先回神殿。」

華焱領命而去。

墨兮媛深深吸了一口氣,正想放鬆一下,卻被一股力道綁縛,啪地一下,凌空飛起,一直飛到鏡天面前,這才摔落在地。

她有念力之翼,但卻完全沒機會使用。

摔到昏天黑地地伏在鏡天的腳前,墨兮媛感到自己渾身每一根骨頭都要被敲斷了。

「墨五小姐,很久不見了。」耳鳴眼花中,聽到鏡天的聲音,「你也隨本座一起回神殿。」

軒轅赤一顆心先是為墨兮媛提到嗓子口,現在呼啦一下又跌落下來。剛沒安定,又一次提溜起來。

墨兮媛咬牙忍著疼,說道:「大教宗閣下,請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和我的朋友們告別一下。」

月無塵急忙走到鏡天面前,說道:「大教宗閣下,請允許屬下陪伴墨五小姐。屬下保證一定會安全地把墨五小姐帶回神殿!」

「你?「鏡天掃了月無塵一眼。墨兮媛明顯地感到,鏡天看月無塵的時候,眼神明顯跟看別人不同,「不行,你是醫官,必須跟著本座。 總裁追婚:愛妻無路可逃 ,你留下。」

司徒意風立刻走出了紅衣大主教的行列。司徒意風跟月無塵的修為,根本不是一個階位的。

作為皇家學院的直接領導者,司徒意風院長的靈力,傳說已經突破神階,進入了聖階。

對於這個說法,墨兮媛表示相信。她上一世沒有突破神階,但祖父和兄長都突破神階,達到聖階了。

司徒意風兩目神光隱隱,蘊藏著無限的靈力。看上去卻斯文得像個書生。

「意風,不要在這裡逗留太久。我在神殿等著這位墨五小姐。」鏡天又交代了一句,然後帶著假族王和五位紅衣大主教,一起消失了。

隨著鏡天的消失,墨兮媛明顯地感覺到華焱和司徒意風同時鬆了一口長氣。

「兩位紅衣主教大人,在下失禮了。」墨兮媛說道,掙扎了幾此,最後是司徒意風手一抬,一股溫和有力的木系靈力透出,吧墨兮媛託了起來。

然後司徒意風兩手連揮,溫和的靈力掃遍墨兮媛全身。那些幾乎被摔斷的骨頭,立刻得到修復。


墨兮媛虛了一口氣:「多謝院長。」

「墨五小姐,大教宗對你很不喜歡啊。」華焱一直抱著胳膊在一邊看著,這時候才說道,

「豈止不喜歡,」司徒意風一派溫文,說道,「墨兮媛,你做了什麼事了?」

墨兮媛心裡哆嗦了一下。

她做了什麼了?

她做了太多太多。

問題是:鏡天知道多少?

這魂淡是怎麼知道的?

以墨兮媛前世的知識,鏡天沒辦法在她身上種下血契,感知她的意念。

因為鏡天現在寒毒已經十分劇烈,種在墨兮媛身上,墨兮媛會被活活凍死。

但不管她走了多遠,到如今為止,墨兮媛所做的一切,還沒有觸及到鏡天的任何利益! 但不管她走了多遠,到如今為止,墨兮媛所做的一切,還沒有觸及到鏡天的任何利益!

她只是做了一個木系修行士該做的修行而已。

也許就是為了她還未觸及底線,鏡天才對她採取容忍的態度?

「在下也不太清楚。」墨兮媛只好揀最輕的說,「我猜大教宗閣下是因為我不告而別,擅自行動,所以才懲罰在下的。」

司徒意風立刻搖搖頭:「不。這點小事,大教宗根本不會對你動手。」

墨兮媛抬起頭,亮閃閃的雙眸看著司徒意風:「可是小女子的確就只做了這間事,可能會讓大教宗閣下不喜。不知司徒院長為什麼這麼肯定,不是為這兩件事呢?」

司徒意風的眼中,閃過暗光:「小丫頭想套我的話?也罷。我差不多猜出來鏡天為什麼不高興了。」

華焱在一邊,聽得炯炯有神,似有所悟,卻又什麼都不太明白的樣子。

既然司徒意風發現了自己的意圖,墨兮媛索性也不再掩飾,「司徒院長,不知您認為,大教宗為什麼會生氣?」

司徒意風露出不屑之色:「哼。墨兮媛,你必然是心有不軌,被大教宗發現了。不過你一個小丫頭,就算有什麼不軌的心思,鏡天大人也不該對你這麼重視。」

墨兮媛笑了起來,這個時候的墨兮媛,哪笑容一點不像個孩子了:「是嗎?司徒意風大人,您很了解大教宗的樣子。是啊,我一個小丫頭,就算有翻天的心思,也沒那個道行。大教宗跟我生什麼氣呢?真是奇怪。「

司徒意風上下打量了墨兮媛一番,最終搖搖頭:「我跟隨大教宗多年,當然明白他的為人。墨兮媛,你有什麼心思,最好收起來。不然的話,那個族王是什麼結果,你就是什麼結果。」

說著,抬了抬下巴:「去吧。有什麼話給你的朋友們說,要快點。」

哪口氣,就跟催促墨兮媛交代遺言似的。

雖然他治好了墨兮媛的傷勢,但墨兮媛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

穿越者吹水群 ,除了軒轅赤,都嚇得呆了。

連衛蓮蓮也小臉煞白,嘴唇都嚇白了。

墨兮媛掃視了他們一眼,苦笑一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