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躺在牀上,張謙拿出手機,還是沒有信號,李成才一臉失望,諾基亞都沒信號他的愛瘋就更沒戲了。


躺了一會恢復了一下體力,張謙掏出煙盒,剛要拿一根出來旁邊就伸過來了一盒好煙,他轉頭看到李成才一臉笑容:“來抽我這個。”

於是兩個人躺在牀上開始吞雲吐霧。

這時候,一直沒什麼動靜的小兵甲突然說話了:“啓稟主公,這個地方…不太對勁。”

張謙皺起眉毛,疑惑的看着站在他旁邊的鬼卒。

李成才現在看不到鬼卒,所以還在自顧自的抽菸。

小兵乙繼續說:“主公,我們都能感覺到這個客棧裏有一絲陰氣。雖然一般在荒郊野嶺的地方都會有點陰氣,但是這股陰氣不對勁,就好似刻意被壓制了一樣。”

張謙的心提了起來。

正當他打算問問鬼卒的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下去吃飯了。”

是趙叔的聲音,李成才立刻下了牀招呼道:“謙兒,走。”

張謙點了點頭,跟在了李成才的身後。

來到一樓的小餐廳,餐桌上已經擺上了六七道菜,只不過基本上都是素菜,葷菜只有一個炒雞蛋。

這幫平日裏大魚大肉慣了的公子小姐們立刻開始抱怨了,三千多就吃點這?

張謙倒是無所謂,他平日裏吃的無非就是這些。

聽到了抱怨旅店老闆不樂意了:“這地方前不着村後不着店,你們以爲運點食材過來容易啊?有這個就不錯了。”

雖然嘴上抱怨,但是餓了一下午的衆人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就連幾個女孩也都吃的狼吞虎嚥,一盤炒雞蛋很快就被清了。

王小美一邊吃着還會時不時的給張謙夾菜,曾桓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一聲:“有些人臉皮就是厚,蹭吃蹭喝也是心安理得!”

餐桌安靜了。

張謙知道他這是在說自己,因爲剛纔湊錢的時候他雖然也掏錢了,但是王小美和李成才他們都沒收。

他皺起眉頭,王小美終於忍無可忍了:“你要是再這麼多廢話就立刻回去!記住沒人請你來!”

“小美…我…”

“閉上你的嘴!我現在不想再聽你說話!”王小美滿臉怒容。

曾桓沒敢跟王小美較勁,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張謙,乖乖的低頭繼續吃飯了。

曾芸翻了個白眼,葉倩倩、李成才和趙叔都權當沒聽見。

王小美依然我行我素,張謙有些受不了了:“我自己夾就行。”

“嫌我髒啊?”王小美笑着問。

張謙一驚:“不是不是,我只是…不習慣而已。”

“嘿嘿,那就趁現在好好習慣習慣。”

曾桓最終氣的把碗重重的一頓,扭頭上樓了。曾芸也隨之放下了筷子離開了餐桌。

王小美輕輕的哼了一聲:“他就這毛病,咱們別理他。”

張謙苦笑了一下,這頓飯吃的真尷尬。

……

吃完飯回了房,張謙剛要進門,背後突然傳來了曾桓的聲音:“喂!”

張謙回頭看着他:“有事?”

“你跟我過來!”曾桓命令道。

“我憑什麼跟你過去?你算老幾?”

曾桓更是憤怒,拳頭捏的嘎巴嘎巴直響:“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和我有什麼關係?”其實張謙更想問的是‘你知不知道你背後站着誰’,因爲兩大鬼卒現在就站在曾桓背後一臉憤怒的看着他呢。

他怕把這個奶油小生嚇死。

“我爸爸是…”

“我沒興趣知道你爸爸是誰。有事就說,沒事別煩我。”

曾桓那張臉都氣的變形了:“小子你是活膩了吧?信不信回去以後我找人弄死你?”

“有本事你現在弄死我。”張謙笑了。

曾桓居然還真就舉起拳頭作勢要撲過來了,就在鬼卒打算一拳把他打成智障的時候,王小美上樓了,看到了這一幕立刻叫道:“曾桓你幹什麼?”

曾桓的氣勢立刻就泄了,恨恨地看了一眼張謙低聲說:“算你命大!我可是黑帶!”

說完扭頭回房了。

張謙一陣無語,你是黑帶?我看你是白帶,而且還特麼異常了!

“他有沒有把你怎麼樣?”王小美一臉擔憂的問。

“沒有。”張謙說。剛纔李成才就屋裏,人家都沒擔心你擔心什麼?你似乎更應該擔心他纔對。

“對不起,我沒到給你惹麻煩了。我也不想這樣的。”王小美有些歉疚的說。

“真沒事,他在我眼裏算不上麻煩。”

“陪我出去走走吧?”王小美擡起頭眨巴着眼睛問。

“這個…”

“走吧!”王小美拉住了他的手。

這小手真軟捏起來真舒服。張謙心說。 來到樓下,旅店老闆正坐在櫃檯那邊看碟片,看到這倆人下來立刻問:“幹嘛去?”

“出去走走。”王小美說。

旅店老闆似乎有些不太高興:“早點回來。另外不是給你們開房間了嗎?幹嘛還要出去?找刺激啊?”

王小美騰的一下臉就紅了,張謙有些不樂意:“幹嘛非得早點回來?”

“我這是爲你的腎考慮。”

張謙真想打死他,他總算聽明白這傢伙的意思了,真不愧是靠着猥瑣活到現在的傢伙啊!

旅店老闆正色道:“這裏畢竟是荒郊野外,如果你們出了危險我也有責任,所以你們最好走走就快回來。”

“這倒還像句人話。”張謙嘀咕了一句,王小美拉着他離開了小旅店。

看着這倆人身後那高大的背影,旅店老闆冷笑了一聲。

月明星稀,清新的草木芳香撲面而來,王小美的心情非常好,張開雙臂蹦蹦跳跳了好一會。

“這種感覺太棒了!”王小美高興的說:“沒有城市的那種喧囂,我好喜歡這種郊外的氣息!”

張謙百無聊賴的看着她,心說也就是你們這幫常年待在城裏的傢伙纔會有這種感覺。

“你也有這種感覺吧?”王小美問他。

“嗯。”張謙很正式的點頭。

王小美突然不說話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扭捏捏的湊近他,低着頭說:“張謙,真的,謝謝你。”

“啊?”

“謝謝你救了我。”

“還提這事,都過去了。”

“你知道嗎?從小到大我都是最優秀最厲害的,不管是長相還是成績我都是。而且周圍的男人都在圍着我轉,所以我這麼多年誰都看不上。但是你是個例外。”

“你救了我的命,而且居然成績也比我好,而且你也跟他們不一樣不會刻意的討好我圍着我轉,所以…”王小美的聲音越來越小。

“我看老李也不圍着你轉啊。”

“哼,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流氓,見一個愛一個的那種。所以我早就和他劃清界限了。”

“哦?我還真沒看出來。”張謙一愣,他說的是實話,他真沒看出來李成纔是這種人。

“現在他正忙着追葉倩倩呢,我可不能讓他如願!”

張謙眨了眨眼。

王小美更湊近了他,雙手絞在一起:“將來你打算報哪個大學?”

“這個得等成績出來以後再說。”

“嗯,那到時候咱們報同一個行不行?”

“好啊,這樣咱們還能有個照應。”

“你答應了?”王小美擡起頭興奮的看着他。

“當然了。”張謙笑了。

王小美突然伸出胳膊抱住了他的腰。

山村透視兵王 張謙驚呆了,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這…這也太…

“恭喜主公抱得美人歸!”兩個鬼卒看熱鬧不怕事大,齊聲恭賀道。

“不過,主公,您得主動一點。”小兵乙說。

“嗯,屬下也是這麼認爲。”小兵甲說。

“主公,我覺得您應該親她。”

“然後可以您可以嘗試脫掉她的衣服。”

“然後做一些令人羞恥的運動。”

“放心吧我們會爲您把風的,絕不會有人來打擾您。”

“我要弄死你們啊。”張謙心說。

王小美的呼吸有些急促,張謙慢慢的伸出手抱住她的後背,在這一瞬間她的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隨後又慢慢的放鬆了。

然後她整個人都靠在了張謙的懷裏一動不動了。

“你這樣讓人看見不好。”張謙小聲說。

“反正周圍沒人,我不怕。” 虎妻 王小美也小聲說。

“也倒是,周圍的確沒什麼人……”張謙說完這句話以後自己突然愣住了。

兩大鬼卒突然對視了一眼,他們也想到了什麼。

旅店老闆說只剩三間房,那就說明應該有很多人在旅店裏,但是從他們進旅店到吃飯到出來逛,一直都沒有看到一個外人!

全是他們幾個和旅店老闆,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人!

那麼,那些所謂的有住客的房間是怎麼回事?

想到這張謙立刻從王小美的溫柔鄉里清醒了過來,他輕輕的推開王小美,看着她有些疑惑的樣子,張謙小聲說:“你有沒有覺得奇怪?爲什麼旅店老闆說只剩三間房,但是咱們卻並沒有看到有任何一個其他的住客?”

王小美愣住了:“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

“咱們趕緊回去跟他們匯合!”張謙拉起她的手快步往回走了起來。

一路順利的回到了旅店,張謙微微的鬆了一口氣,還是老樣子,老闆依然坐在那看着武打片。聽到聲音,老闆擡頭看了他們一眼,沒說話。

張謙拉着王小美迅速上樓。

兩人分開後張謙回到房間,卻發現曾桓也在。

“你帶着王小美幹什麼去了?”曾桓一看到張謙立刻就像個炸彈一樣爆炸了,衝過來就揪住了張謙的衣領。

李成才變了臉色趕緊衝上來用力的撕開了曾桓的手:“你幹什麼!”

“成才你站在哪邊的?”曾桓皺着眉頭盯着他。

“人家沒招你你一次次的有完沒完?”

“我就看不慣這人!死窮逼一個老子還被抓了他憑什麼接近小美?”

張謙差點沒忍住衝上去揍他,但是眼下這個傢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詭異的旅店,現在系統不在只靠鬼卒的話張謙的心裏很沒底。

“你閉嘴吧!”李成才也生氣了,他剛纔在這勸了曾桓半天想讓他放下對張謙的敵意,他真沒想到這傢伙一點都沒聽進去。

張謙冷着臉:“都快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囂張,我看你就是個短命的蠢貨!”

“你說什麼?”曾桓更憤怒了。

李成才知道張謙的本事,他一聽這話立刻愣了:“怎麼回事?”

“他就是在裝b在胡說八道,我真想現在……”

“你他媽閉嘴!”李成才憤怒了。

曾桓被這一吼吼愣了。

張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這個旅店有問題。咱們來的時候旅店老闆說只剩三間房,那麼說起來這裏應該會有很多人才對。但是你們想想,除了咱們這些人之外你們還見過誰?”

李成才滿臉嚴肅:“真的是這樣。”

曾桓還是一臉的憤怒:“說不定是他們都在忙着休息呢?這麼點事你就那麼誇張?真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看着李成才那要殺人的目光,曾桓冷哼了一聲:“老子走就是了!我不知道爲什麼你和王小美要護着他,但是你們不可能一直護着他,我早晚要教訓他!”

他摔門走了。

小兵甲實在忍不住了:“主公,我去教訓他!”

“不,”張謙冷冷的說:“你們的任務是盯好周圍的動靜。老李,你跟我去找其他人,咱們商量一下!”

李成才聽到前半句話就知道張謙是在跟那兩個高大的鬼影說話。

“有這傢伙在可真有安全感。”他心說。 很快,王小美她們和趙叔都來到了張謙的房間,只是不見了曾桓,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事情你們都知道了吧?”張謙很嚴肅的說。

看到衆人點頭,張謙繼續說:“可能你們會覺得這雖然有點奇怪但是也沒必要這麼看重,但是我想說的是,這個世界遠比你們看到的要更加危險,所以爲了大家的安全考慮,我纔會把你們都叫過來商量一下。”

“商量什麼?”趙叔問。

“今晚咱們是留在這,還是離開這回車裏。”

“有這個必要嗎?”趙叔皺起眉頭。

葉倩倩和曾芸的表情也有些複雜:“也許那些客人只是在休息呢,咱們真沒必要弄得這麼嚴肅這麼誇張吧?”

“你們看到這附近有車了嗎?”張謙問。

衆人對視了一眼,全都搖了搖頭。

“所以,你們覺得,那些住客是走路步行過來的?”

衆人沉默,趙叔沉默了一會:“那你是怎麼想的?”

張謙剛要說話,外面突然響起了一聲慘叫。

這聲慘叫飽含着驚恐,讓房間裏的人都心裏一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