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身影一幻,便消失了,格萊沃爾冷哼了一聲,一道火紅光華成繩,從虛空中捆出一人,栽倒在地上:「綁了!」格萊沃爾冷冷地說。


「先皇在上,諸位皇子失德,兄弟手足相殘,我,格萊沃爾作為帝國**師,身受先帝重恩,推心置腹,為使先帝事業不斷,經過考察,公主娜米婭德行兼備,孝感動天,特立為帝國女皇。」格萊沃爾在眾人面前宣布,「然諸位皇子,兄弟相殘,各自禁足於府中,永世不得錄用!」

格萊沃爾快刀斬亂麻,根本不與他們商量,直接挾重兵之勢,直接定了皇帝,王啟年露出了微笑,可以說,大勢已定,格萊沃爾的威信在南伊國無人可及,他又是半神,他一言既出,可以說重於九鼎。

一場危及帝國根基的動亂,在格萊沃爾干涉下,如秋風掃落葉一樣,就這麼平息了,珍妮留在南伊國內,準備一年之後再回伊安魔法學院,她要輔佐娜米婭,同時要完成政體的轉變,使南伊國的政體變成君主立憲制。

王啟年卻帶著一個孤兒回到了伊安國,而五皇子卻瘋了,在三個月後一天晚上,點燃了住所,死於火中。

七皇子終身未入仕,但卻在魔法上做出了貢獻,解釋了布朗運動的原因,並對膠體有深入研究,後來在伊安魔法學院任教,終身不提他是一個皇子。

八皇子和九皇子,一生碌碌無為,花前柳下度過一生。而娜米婭被後世廣泛流傳,南伊國也以她為自豪,她不僅實現了君主立憲,制約了君權,而且,實現了國內各種族的平等。是一個有為的君主。

王啟年帶著一個十五歲的孤兒瓦尼回到伊安魔法學院,他的父母是在這次動亂中死於亂兵之中,王啟年不是可憐他,而是被他的一項特質所吸引。

他沒有魔法資質,但他居然使用出魔法,他的父親是一個魔法學徒,從小教他魔法,可是他因為沒有魔法天賦,根本不能使用魔法。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聽說了王啟年是一個半神,其實格萊沃爾也是半神,但他出身於印地那家庭,對格萊沃爾印象不太好,他不懂半神和神的區別,居然心中拜起王啟年來,他想王啟年既然是半神,能夠賦予他魔法力量。

在他父母死掉后,他突然覺醒了魔法力量,雖然很低級,而且,隨著王啟年越接近他,他的能力越強,在王啟年身邊,居然能勉強達到魔法師的層次,雖然他的知識達不到魔法師的程度,這個現象引起王啟年的興趣。(未完待續。。) 王啟年是在無意中發現他的,瓦尼一個人殺了一個士兵,王啟年看出他用的是魔法,雖然很原始,而且藉助藥物施展,但他被另一個士兵追殺,王啟年殺了那個士兵,救下他,開始沒有留神,但隨後一看,王啟年一愣。

因為這個還未成人的孩子根本沒有魔法資質,但又放出魔法,這是怎麼一回事?如果能弄清楚這一點,會對王啟年的理想,即人人都能從魔法中獲益有很大好處。

王啟年便收留了他,並且發現,在他身邊一定範圍內,他的魔法越強,好像王啟年是一個信號發射機,這點與信仰相似又不同,王啟年深入神國之中,發現了不同之處,這完全是另一種模式,他的信念和意志,加上他的魔法看起來是借用王啟年的能力,這一點很重要,王啟年知道,即使虔誠的信徒,也不一定能借用神的能力。

王啟年被借用了能力,並不是沒有回報,而是他付出了一定量的精神力,他的精神力強度只有四十幾,遠遠達不到伊安國最低能力者的一百的程度,王啟年想起一種前世小說中常見的魔網結構,雖然是小說,倒給王啟年一個啟發,能不能用一種高塔,甚至是衛星,構建一個覆蓋全球的魔網,這就是王啟年帶走瓦尼的原因。

他想研究出其中實質,將來可以組建魔網,甚至不需要他,魔網都能夠運行,這樣一來,他的理想和願望就會變成現實,這可以說是他的大願,是他成神的根本動因。

一路之上,他和瓦尼講述著魔法的奧妙。就是沒有講瓦尼的特殊之處,瓦尼卻不知道,只知道王啟年對他非常好,認真學習著一切,王啟年也在不停研究著他。

王啟年這樣做,是在他的心中種下一種自己無所不能的假相。使他對自己更有信心,他用看看瓦尼究竟能到什麼地步。

在路上花了盡一個月的時間,王啟年和瓦尼回到了伊安魔法學院,他發現人的精神好像囊括四海,只要給人一個信心,人會做出奇迹,世間一切,莫不在此種精神囊括之中,不過。常人為假相所迷,往往以假為真,真實是什麼?

這已經涉及到一個生命的本質,這個世界可能不是我們所想象,一切形體和顏色都是意識的反應,一切實際的形體,聲音,香味和觸覺都是生命的感官的所感受。根本不是真實,甚至人的意識都是建立在幻覺基礎上。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如果以魔法手段模擬這一切,人如果置身其中,根本不會覺得有所不同,這一點發現,差點讓王啟年整個崩潰,但人是一個生命體。還有什麼真實,不會一切都建立在一個更大的幻覺基礎上?

王啟年陷入深深的思考中,但思考和邏輯不會讓他有結果,他明白了,為什麼紐吞需要一個創主。因為魔法是尋找神的學問,不是一個能主裁人類命運的神,而是一個能解釋一切的神,一切的終極真理。

他沒有結果,他陷入矛盾之中,他知道這對普通人來說,已是哲學問題,但對於他來說,卻關係到他的前途,如果不解決,他不但不能成神,說不定會終身止步於此,雖然他是半神,在地獄位面,他已知道,半神並不是不滅,不過時間極其悠久,動輒上百萬千萬年的時光。

看來要另闢蹊徑,常規的思維也許沒有用,即使強如半神的他,思維能力比起一般人來說,簡直不可思議,瞬息之間,能完整在腦海中運算出別人幾年時間才能解決的數學問題,這個原因,就是在這個世界來說,計算機出現了,但遠沒有前世那麼輝煌,因為魔法師本身就是一台計算機。

然而,就是強如他的計算能力,也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他知道還有另一種常人不知道的思維方式,說是思維方式,不如說是人類意識的奇迹,就是深入潛意識中,他甚至感覺到,不僅是人們常說的潛意識,還有更深層意識,不過他還沒有認識到,而這不僅是思維,而是全身心投入其中,王啟年想到了閉關,他雖然在以前閉過關,但不是為了解決這種類似哲學問題的閉關。


他有這個意思,還沒有準備好,霍林橋頓的院長奧特蘭多和羅蘭來訪,這兩個人是私下來訪,沒有驚動官方,但還是被記者看見。

王啟年將他們接到空中浮島上,在魔法塔大衛中,阿特拉斯和加麥爾也在場,其他人就不在場。

目前伊安國也新增了幾位傳奇法師,鄧普斯終於進階傳奇法師,他準備幹完這一任就不幹了,和王啟年一樣,來到伊安魔法學院教書。

阿特拉斯很奇怪看著奧特蘭多,王啟年見他看著奧特蘭多,私下傳聲問:「你看出什麼?」

「他好像與一種邪惡的力量簽定了契約?」阿特拉斯也用心靈傳聲。

「不錯,他應該與歐瑪尼簽定了平等契約,但這個契約卻有點奇怪。」王啟年傳聲道,他沒有想到,霍林橋頓的院長居然和歐瑪尼簽定契約,他在腦海上迅速回想,想起來了,那是他來到伊安洲后,為了生命女神東歸的那一次,他就發現奧特蘭多有些不對,看來,那一次他已經簽定了契約。

羅蘭看著阿特拉斯與王啟年之間的神情,隨手施放了一個魔法,形成一個防護罩,這才開口:「我們來到這裡,是向王求救的。」

「什麼事?」王啟年說道,他多少有些明白。

「我是一個魔鬼學專家,奧特蘭多私下找到我,說他被歐瑪尼強迫簽定了契約,這些年來,他想了不少方法,想破解這個契約,聽說你成為半神,他感到有一個半神幫忙,成功的係數更大,於是便來找你。」羅蘭說到。

「你怎麼和歐瑪尼簽定契約的?」王啟年問到。

「說來話長,你在數十年前由伊安洲回到霍林橋頓,那時,你還被創主教認定為異端,就是那次。我沒有想到,在我和幾位法師替艾略拿王子驅趕魔鬼時,歐瑪尼在我身上做了標記,一時未察覺,在你來到霍林橋頓的幾天內,歐瑪尼和卜尼法闖入半位面火之塔中,當時火之塔與外界封閉,甚至驚動了其他多名傳奇法師,在其中,我便和歐瑪尼簽定了平等契約,你在當時,可能發現了什麼,就來了個不辭而別,當時我想也好。」奧特蘭多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我是當時感覺有些不對,便走了,當時我只是懷疑,不能確定,再說,依校長的身手已是傳奇顛峰,說不定別有用意,就如索洛捫一樣。」王啟年說。

「我是在當時沒有別的辦法,而且,當時半位面的安全第一,我防止歐瑪尼採用玉石俱焚的方法,所以我簽定了平等契約,但我還是上了歐瑪尼的一個當,他在契約中做了手腳,被我識破后,他又拿出一張契約,我認真觀看,見其中沒有漏洞,便簽了契約,但還是上了當,死後得把靈魂交給他,不過,我也做了手腳,在簽名時,我沒有使用真正的魔文,他當時沒有發現,又限於當時情景危急,便和卜尼法匆匆離去,所以他對我的控制不是那麼強,這就給了我的機會。」奧特蘭多說。

「你用的是什麼魔文?」麥加爾問到。

「我用的是加達納魔文,雖然接近那種魔文,卻是效力大減,是加達納故意創造出來,以混淆真正魔文的,其中有特殊妙用,可以干擾契約關係的存在。」

「原來是這種魔文,也虧是你,一般魔法師根本不知道這種魔文。」王啟年笑著說。

「我也沒有辦法,當時形勢所迫,在世界大戰時,你曾訪問泰西洲,我曾經提醒過你,說大戰背後有魔鬼的影子,說句實在話,那不斯加入戰爭,支持諾馬一方,是應歐瑪尼要求,我做的說客,想想真可怕,我居然作了魔鬼的幫凶。」奧特蘭多感慨地說到。

「我知道,諾馬的王,艾略拿王也和歐瑪尼簽定了契約。」王啟年說到。

「那你為什麼還支持諾馬聯盟?」羅蘭不解的問。

「我承認我是利用了歐瑪尼,魔鬼擅長破壞,而不擅長建設,我需要一個契機,你們可能不知道,社會經過數百年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而舊的勢力不會主動退出,那麼,我就利用魔鬼的破壞欲,給舊的體制一擊,然後在廢墟上重建一個新的世界,生產關係和統治者都會改變。」王啟年淡淡的說。

到這時,奧特蘭多才明白,眼睛之中有了一種道不清說不明的恐懼感,不過一轉眼就消失了:「原來是這樣,我以前不明白,為什麼伊安國推出托爾金計劃,現在算是明白了,看起來給了泰西洲無窮好處,裡面卻有這樣的深意。」

「你真的明白了嗎?」王啟年幽幽地說到。(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abcd」和「夢天使夢」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王啟年說出了一句話,眾人看著他,他卻一笑,不再提剛才的話題,轉而問起奧特蘭多怎麼想起來找他。

奧特蘭多說:「近來,歐瑪尼好像遇到了什麼問題,就他的一個分身陷入空間迷途之中,要我給他定位,需要的魔法材料很多,我以材料沒有準備好推託,材料的確難以湊齊,不過霍林橋頓恰恰有,估計他也給卜尼法等他的契約者發送,他們總會在一些材料上卡住,我知道他陷入困境之中,我等待的機會來了,為了增大機會,我決定來找你。」

他這樣一說,王啟年明白了,他當日用空間展開成二維的魔法,居然將歐瑪尼的分身送入不知名的空間,看來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找到正確的返回的路。

「你準備怎麼做?」王啟年問到。

「我準備拼著受傷,以靈魂一部分為代價,從契約中脫身,這個計劃我準備了很久,為了增加成功的幾率,我才來找你。」奧特蘭多說到。

在場的人最低是傳奇法師,一聽就明白了,因為契約上是加達納魔文,加上如果有奧特蘭多的靈魂氣息,契約收到后,很可能認為是真正的奧特蘭多靈魂,契約成立,一切都消失,但前提是歐瑪尼不及動手,時間雖短,但也存在風險,特別是歐瑪尼在那一瞬間,順著靈魂形成的通道出手,奧特蘭多因為契約關係,不能出手,就危險了。

幾人商量了一會,決定在半位面中實施這個方案。因為伊安魔法學院的半位面更加安全,自從上次大量虛空生物來襲,防備措施進一步加強,不但有九層的魔法防護罩,甚至連空間都被鎖住,可以說是固若金湯。

四人一起進入半位面。魔法塔已經超過108座,在半位面中,放眼望去,鬱鬱蔥蔥,魔法塔卻高低錯落的聳立在綠海之中,地面上的建築並不稠密,而是以一座座魔法塔為中心而建,魔法塔之間,不僅有空中通道相連。還有地面通道,甚至在魔法塔的內部,還有魔法傳送陣相連。

他們一行人直接到了中央的厄斯塔,塔靈厄斯開放了許可權,他們並沒有上頂層,而是在第七層,這一層如同迷宮,本身就是一個魔法迷宮所成。人員也增加了,王啟年調來了四位傳奇法師。這樣。一共是八位法師,除了王啟年外,其他都是傳奇。

這股力量用來對付一位魔鬼,可以做到萬無一失,王啟年還不放心,特地開放了厄斯塔的一體許可權。換一句話說,就是在場的每一位法師,都能利用厄斯塔所提供的強大的魔力和防禦,進攻在一場的每一位,都不是在與他作戰。而是和人與魔法塔在作戰。

阿特拉斯看了看周圍環境,說到:「厄斯,複製奧特蘭多的氣息與形象,形成十二投影隨機分佈在迷宮中。」


剎那間,十二個投影分別出現,分散到迷宮當中,如果不細緻查看,就會認為這十二個投影中的任何一個都是奧特蘭多。

王啟年點點頭,說:「厄斯,掩蓋奧特蘭多的氣息,同時將我們氣息和投影複製,分佈在十二個投影的身邊,完成後,將我們的真身也掩蓋。」

王啟年的話說完,一瞬間,眾人好像憑空消失,這一切,都是魔法塔的塔靈完成,羅蘭說:「這些恐怕不一定能完全擋住歐瑪尼,歐瑪尼畢竟早就成了半神。」

「這不需要擋住歐瑪尼,這要拖住他一點時間,給奧特蘭多足夠的時間就行,現在,阿特拉斯,該你的幻城起作用的時候了。」王啟年笑到。

「我的幻城就是魔鬼來了,一時也要僵住,我開發它,是為了神國,可以說是神國的簡化版,一旦陷入其中,就會認為一切都是真的,為了它,我可吃盡了苦頭。」阿特拉斯也笑到,身上光華一閃,剎那間眾人覺得換了一個天地,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切又恢復原樣。

幻城已覆蓋了眾人,幻城一現,和魔法迷宮形成了一體整體,就連塔靈厄斯,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到了什麼地方。

「好了,我們各就各位,厄斯,注意開啟整個位面的防禦系統,跟我連接。」王啟年又說到。

「是,主人。」

剎那間,王啟年只覺自己化作半位面,飄浮在無盡的空間中,360度視角,一切都纖毫畢現,王啟年沖著奧特蘭多點點頭,示意他可以開始了。

奧特蘭多身上靈光一閃,一個人影從他身上分離出來,帶著一張黑色的契約,一出現,契約就要又一次返回奧特蘭多身上,但奧特蘭多的影子忽然清晰起來,契約好像有智能似的,一時怔住了,王啟年見此,手一揮,一道靈光閃過,將人影與奧特蘭多之間聯繫斬斷。

奧特蘭多悶哼了一聲,臉色一瞬間變得剎白,分離靈魂的滋味絕不好受,奧特蘭多的實力最起碼下降二層,而且顯得很委頓。

聯繫一斷,那契約一瞬間裹著人影,像無頭蒼蠅一樣亂竄,空間被封鎖,契約出不去,王啟年一見,意念一動,空間打開了一條裂隙,契約一下子飛入裂隙之中,王啟年又迅速地彌補了一切。

奧特蘭多卻進入冥想狀態,他自身靈魂受傷,實力下降,大概要花費十年功夫來養傷,才能復原如初。

王啟年全能視野中,卻發現奧特蘭多依然有一絲聯繫通向外界,就是層層防禦也不能完全禁絕,不僅眉頭一鎖,將手一揮,立刻複製出十二道相同的聯繫,投到投影身上,十二道聯繫一出,強度要大於奧特蘭多的聯繫。

空間立刻出現了一條通道,這次居然是歐瑪尼的真身降臨,他收到了奧特蘭多的靈魂,往自身契約上一合,契約完成,就此消失,但他發現居然是一個假貨,立刻明白了,心中大怒,他怒吼一聲,真身離開了地獄位面。

他的真身不能長時間離開地獄位面,大概只有五分鐘不到,因為他的身體內深深印上了地獄位面的烙印,光臨其他位面,就相當於地獄降臨,他和王啟年不同,地獄位面自從十幾萬年一場血戰,整個位面都進入衰亡之中,而且太陽也是一顆紅巨星,加上位面被推向了恆星,其他位面的規則對他有著強烈的排擠,而王啟年進入地獄,卻帶著一種生機,地獄位面不僅不排斥,反而歡迎,就是王啟年要當心自己為地獄位面所侵染。

他一出現,帶著地獄所特有的腐朽,渾身上下黑焰四溢,見到有魔法防護層,手一揮,防護層迅速被腐蝕,他是全力出手,居然敢欺騙歐瑪尼大人。

魔法防護層居然沒有防護他,速度極快,見一絲細縫后,他便闖入,他的身體到處,魔法罩便消融一個大洞,一連突破九層,王啟年倒吸了一口涼氣,太快了,看來他的真身而起,是不同凡響。

轉眼間就到了魔法塔之前,他的身體消失了,再一次出現,已是在塔的七層,王啟年清楚感應到他的狀態很奇特,居然順著那一絲聯繫,突破了空間,魔法塔的空間屏障都沒有能夠擋住他。

他一到塔裡面,驟然出手,一處投影閃了一下,便已消失,他發現自己上當了,還未能反應過來,魔法塔的攻擊已經落在他身體,如泰山壓頂一樣,空中浮現出一座大山,轟然壓下,他身上黑焰一閃,山還沒有落下,便開始消融,現出了實質,空中浮現出道道魔紋,黃光不斷生成,但魔紋遭受到侵蝕,轉眼之間,全部變黑,好像腐朽一樣,迅速開始糜爛,一眨眼的功夫,就與他自身黑焰連成一體,反而助長了他的凶威。

歐瑪尼一聲嘶吼,身外黑焰忽然一收,並沒有消失,而是化為一件黑暗的鎧甲,他忽然化為十一個,飛撲另外十一個投影,在迷宮中,他根本不問迷宮,而是直接硬闖,不管前面是什麼,牆也好,其它東西也好,他都不問,只是一頭撞去,身上鎧甲黑光一閃,牆還沒有在他撞上,就已被他腐蝕出一個大洞。

王啟年和其他人沒有想到,他居然是這樣做,這也對,在真身前來的情況下,他直接暴力破解。

魔法塔作出了反應,無數光線驟然射出,一個個集中在他的分身身上,他卻不管,身上黑光暴長,一個個投影破滅,同時,一個個分身也破滅,整個第七層,好似波濤洶湧,無數能流激蕩著,轟的一聲,向外排了出去。

轉眼之間,就將迷宮術破除,第七層顯現出來,但空噹噹的,除了歐瑪尼外,好像沒有一個人。

而同時,塔靈厄斯發動了攻擊,狂濤一樣的魔法力量匯成黃色巨浪,向歐瑪尼壓了過去。

歐瑪尼冷哼了一聲,身外出現一對正反六芒星,無數魔紋在其中亮起,明明是黑色的,卻詭異地透出一種亮色,黃色靈光一遇到它,好像汽油遇到火一樣,轟的一聲,驟然轉亮,一圈爆炸波向四周而去。(未完待續。。) 而歐瑪尼卻在爆炸中,穩如泰山,他已經顯出他魔鬼的真身,頭生雙角,臉狹長,一雙冰冷的眸子中閃著邪惡,背生雙翼,手臂之上覆蓋著層層鱗片,鱗片上黑光閃現,黑色光華包容全身,手爪只有四指,指甲尖銳,足部反生,是一付山羊蹄,懸空站立,身後一條淡淡的黑煙如潮,伸入空間之中。

爆炸波轟到阿特拉斯的幻城上,王啟年等人都在幻城的籠罩之下,空間微微一滯,歐瑪尼陡然發現不對,手往空白之處一指,一道黑光直向眾人所隱藏的空間而來。

王啟年意念一動,空間陡然一面骨質出現,雖是骨質,但色澤如玉,其他人剛要現身,心靈之中收到王啟年的傳音。

「不要動,我出去應付他,你們暫時穩住。」王啟年邊用心靈傳訊,一邊現出身來。

「原來是你!」歐瑪尼怒道,他沒有時間與王啟年廢話,黑光剎那間帶著腐朽意志便壓了過來,先前王啟年的骨盾擋住了黑光,現在不行了,骨盾一遇到黑光,立刻顯得暗淡無光,轉眼就像千百年的朽骨一樣。

王啟年散掉骨盾,身邊靈光一現,剎那間,方圓畝許之內,一顆世界樹獨立在王啟年的頭頂上,太陽和月亮東升西落,神域之中,芳草鮮美,各種植物與樹木鋪向天邊,其中有一株幻花榛特別顯眼,其上座落著兩座宮殿。


地分十八層,受前世十八層地獄影響,中現種種苦難之像,人間一切祥和,天分九重,日月星辰在其中。唯有世界樹,上貫九重天,它的根系直達十八層地獄,穿過了忘川,伸向無窮無盡的空間。

王啟年的神域出現,而歐瑪尼的黑光一遇到神域。立刻分成兩股,從黑暗中誕生一種光明,照耀著神域,而絕大部分腐朽的黑氣,沉入十八層地獄,不僅沒有對王啟年有絲毫傷害,還給王啟年輸送了養分一樣。

歐瑪尼卻覺得自己黑光中的精神流失,大吃一驚,這是什麼神域。居然能吞噬他的精神,當下怒吼一聲,黑光回縮,在身邊一轉,剎那間,一朵朵白骨花綻放,慘白的枝幹上,一個個鮮艷如火的骷髏頭像花一樣綻放。噴出數米的光華,大地之上。硫磺遍野,岩漿從地下流出,帶著極高的溫度。

王啟年看了一眼,心頭突了一下,感到有些目眩,心中一驚。他不是第一次見他的神域,但在以前所見,都是他的化身,實力並沒有突破半神,雖然能用出神域。並不能對王啟年造成威脅。

而現在卻不同,實實在在給王啟年造成的威脅,火紅的白骨花中,那大遍的紅色,居然對王啟年神志有影響,王啟年定了定神,人造黑洞又一次出現。

王啟年在這裡心存顧忌,畢竟是在他的魔法塔中,許多大威能的魔法不能使用,就是用黑洞,他也心存顧忌,把黑洞壓縮得僅限於兩人之間,用這種魔法,他也沒有辦法,到現在為止,歐瑪尼還沒有運用大威力的魔法,王啟年不得不防,防止他急了,來個玉石俱焚,一旦運用大威力的魔法,王啟年不知道能否照顧到魔法塔,以及其他方方面面。

他用黑洞,也是為了防範歐瑪尼狗急跳牆,這一點,王啟年毫不遲疑歐瑪尼會做出,有黑洞的空間限制,最起碼將他的攻擊威能局限到一個較小範圍。

黑洞一出,歐瑪尼並不認識這種魔法,但他在記憶中,聽說過很久以前,有一個種族好像有類似的魔法,那個種族跨界而來,戰艦如雲,雖然最終將那個種族消滅,就連那個位面也分崩離析,但魔鬼的家園也不復舊日模樣,歐瑪尼沒有見過,但他在萬年之前,曾經聽一個魔鬼說過,他也是聽先輩們傳說。

地獄舊日和主物質位面一樣,但經過那一役之後,才真正變成現在這付模樣,他很嚮往主物質位面,但不知什麼原因,就是不能在主物質位面多呆,他想了多種方法,可恨的是,都被王啟年所破壞,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分身,卻毀在王啟年的手中,另一個分身,卻被王啟年放逐到無盡時空之中,好像那裡時空很特殊,到現在,還沒有轉出來。

他對王啟年恨之入骨,這個死巫妖,明明是一個死靈生物,卻不跟魔鬼在一起,他一定要將他的靈魂細細磨碎,再加上地獄特產醉魔草的汁液,調成一懷雞尾酒,慢慢地喝下去。

他恨恨地想著,卻見王啟年放出一個黑洞,他不知道叫什麼,一股強大的引力從中誕生,見鬼!那玩意兒居然能吸動光,光都逃不掉,他的神域之中,所有的白骨花全部向那個方向偏斜,神域中的岩漿和硫磺,還有煙氣,都離開了地面。

不好,他一驚,神域立刻收斂,但引力還在,是如此之大,他只能勉強地站立。他猛然口中噴射出紅黑約火柱,如同液體,這是他的自身的精華,他一著不慎,只得吐出他的部分精華,其中就有不知多少年琮吞吃靈魂的精華部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