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路邊上,大老婆招了一大羣師奶,圍毆小三的畫面在金子的腦海中浮現,讓她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


都是爲愛瘋狂的女人,好可憐!

場面有些失去控制,金元拍了一下驚堂木,兩個女人瘋了似的,對此充耳不聞。

金元一臉陰沉,將他不當回事呀?

他揮手讓兩邊的衙差上前,將二人分開。

金子擰着眉毛,用手扶了扶額,側首,正看到辰逸雪一臉漠然的模樣。

儘管他的俊顏冰冷得毫無溫度,但他的眸子裏,寫滿戲謔。

丫的,看倆女人撒潑,看上癮了?

許是感覺到某人炙熱的目光,辰逸雪也瞟了金子一眼,嘴角彎彎。

金子冷哼一聲,別過頭。

張氏和李氏已經被衙差分開了,二人糾纏扭打後的後果,就是髮髻凌亂,衣裳不整,外帶臉上多了幾條深淺不一的爪痕,在這沒有美容技術的古代,還真是糟糕。

“還想繼續扭打麼?這案子還查不查了?若二位還沒有打夠,本官就先退堂,讓出空間給你們。若你們想讓案子早一日水落石出,那便好好配合,若再出現這等藐視公堂的行爲,別怪本官不留情面,每人賞上二十大板再說!”金元站了起來,抖着鬍子警告道。

張氏和李氏皆垂着頭,默然不語。

“李氏,本官問你,宋郎提出不再與你糾纏之後,還有在你那裏停留麼?”金元凝眸望向李氏,那張嬌顏再次擡起,卻讓他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雙頰高高腫起,一片通紅,這張氏剛剛是卯足了勁兒打的呀,還有兩條細小的抓痕,隱隱可見嫣紅血絲。

這下手還真是狠。

也是,張氏認定李氏殺了她的丈夫,這殺夫之仇不共戴天呀……

ps:

推薦一本書!

作品:《田園花嫁》

簡介:花朵朵穿越了,帶着全家奔小康! 時間越久,墨九狸的靈魂也越來進入一種忘我的狀態裡面,完全是無法控制的狀態,靈魂也進入了一個她陌生的境界,但是墨九狸還是記得紫夜的話,完全放任自己的靈魂,繼續在這樣的境界裡面,像是一種修鍊的感覺……

夜淏跟在墨九狸的身後,驚訝的發現墨九狸凈化的速度越來越快了!而且似乎會越來越快的模樣,讓夜淏都忍不住驚訝了,看著半空中不斷慢慢移動的墨九狸,夜淏也不明白墨九狸怎麼了,但是他很清楚現在不適合打擾墨九狸的……

所以夜淏安靜的跟在墨九狸的身後,散播植物種子,然後留意著周圍,免得墨九狸被打擾!

不僅如此,不知道是不是墨九狸的關係,小金的火焰純度竟然提升了,這讓小金的速度也變快了很多不說,重要的是小金自己都震驚了!

身為火神,他現在的實力其實因為一直跟在墨九狸身邊的關係,都提升了很多了,但是火焰純度的話,他的火焰已經是世間最為強悍的火焰了,完全就是火焰中的王者,沒有再比自己強悍的火焰了……

小金自己都沒有想到,他的火焰有朝一日還能再提純,這一次雖然消耗極大,但是因為感知到墨九狸做的事情,小金也學著墨九狸,完全放任自己的餓火焰在墨九狸的蔓延大陣內……

沒有想到火焰提純了,這讓小金欣喜不已,更加學著墨九狸的方法去做了,然後雪封和風鶴軒就發現,小金凈化的速度變快了,似乎有一點點追隨墨九狸的趨勢了……

雖然風鶴軒和雪封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是這個兆頭是好的!

三年後

墨九狸和小金幾乎是同時睜開眼睛,兩個人對視一眼,紛紛露出笑意,雖然墨九狸和小金都沒有晉級,但是只有他們自己明白這三年收穫了很多……

而整個六重天也完全被墨九狸和小金徹底凈化了,不僅如此,現在隱約也能感受到六重天內,少許的靈力了,雖然三年的時間不長,但是墨九狸給予夜淏和風鶴軒等人的植物種子,都是靈力很濃的,畢竟都是空間裡面的植物……

而且被小金的火焰凈化過的六重天,本身土質就提升了幾倍,這麼說吧,再過萬年,六重天絕對是其餘幾重天無法比擬的存在,靈力絕對是最為濃郁的……

「主人,我們恢復了六重天,就這麼放著嗎?」風鶴軒看著墨九狸問道。

「六重天雖然被凈化,雖然未來可能是一個寶地,但是於我們而言用處不大,而且六重天完全都是小金的火焰我的魂力凈化出來的!縱然以後成為別人的疆土,我和小金也永遠都是這六重天的主人!所以不必擔心……」墨九狸看著四周說道。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雪封聞言問道。

「接下來,就是破陣了!」墨九狸抬起頭看著頭頂說道。

沒錯,六重天恢復了,那麼這頭頂幻境傳送陣也就不需要了! (ps:三更來了,明天繼續三更哈,求票票!小語遁走碼字去了,晚安!)

李氏擡起頭看了縣丞金元一眼,復又垂眸,低聲道:“之後奴家就央求宋郎留下來,再陪奴家一晚……”

張氏貝齒咬着下脣,跪在地上的身子一聳,剛想要破口大罵,便想起縣丞剛剛的警告,愣是將即將脫口而出的怒罵又生生地咽回肚子裏,一張臉,憋得有些青紫。

“那晚,你們做了什麼?”金元追問道。

公堂之上,氣氛因爲金元的這一句話,陡然靜謐得有些詭異。

衆人一臉期待的望着李氏。

金子抿嘴一笑,不論古代現代,人類都改不了八卦的天性呀。

她又偷偷瞟了辰逸雪一眼,依然是漠然。

果然是大神!寵辱不驚!

李氏有些羞赧,垂頭小聲道:“奴家吩咐廚房的人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餚,奴家希望跟宋郎好聚好散,共用最後一次晚餐。那晚奴家和宋郎喝了一些酒,一頓飯之後,不知道爲何,奴家和宋郎就像被什麼附了體一般,很興奮,還做了很多讓人難以啓齒的事情。”

難以啓齒的事情?

什麼事情?

衆人一臉探究的神情,瞪大眼睛看着李氏。

“什麼事情?”金元作爲縣丞,是這個案子的主審官,當然有提問的權利,也有知情權。

“奴家……和宋郎不知道爲何,竟像瘋魔了一般,大聲唱歌,哭泣,跳舞,嚎叫。撕扯衣裳……還跑到別的姐妹房間裏鬧騰……其實過程具體如何,奴家自己也記不起來了,都是事後媽媽和姐妹們告訴奴家。奴家才知道自己竟是那般瘋狂。等奴家一覺醒來的時候,宋郎已經離開了。 留意花叢 守門的小廝說宋郎走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只是說喝了酒,有些頭暈罷了。大人若是不信,可以請奴家的婢女和姐妹過來對證,奴家真的沒有撒謊。”李氏朝着金元磕了一個響頭,請求道。

金元當即就命人去傳喚妓館的媽媽和李氏的婢女過來問話了。

二人的口供跟李氏的沒有多大出入,他們都證實了宋郎當晚離開妓館的時候。是好好的。

而被控告殺人的李氏,當時還在昏睡中。

有了這二人的口供,李氏殺人的可能性就基本可以排除了。

金元陷入了沉思,他的眉頭緊緊的蹙起。在眉心的位置,形成一個深深的川字。

“大人,她們說得如此滴水不漏,一定是事先就串好了口供的!”張氏伸出纖長的手指,怒氣騰騰的指向身側並排跪着的三人。

唔。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金元凝眸望了過去。

那三人異口同聲的辯解道:“奴家不敢啊,大人明察!”

金子在腦中過濾着李氏剛剛說過的話,尋找着可以突破的訊息。

辰逸雪幽幽吐了一口氣,淡然一笑。

金子擡眸看他,卻見他低低說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看事情,決不能看錶象,有時候看到的,聽到的片面,都不見得就是事實的真相。聽說在樓月國那邊,正在盛行一種慢性毒藥!”

金子睜大眸子。

那雙琥珀色眼眸似含着清湛的水光,在幽幽流轉間,閃着熠熠的神采。

辰逸雪的意思是妓人李氏用慢性毒藥毒害宋郎?

額,不對呀,那李氏自己不也喝了酒吃了菜麼?

難道她事先服了解藥?

還有這慢性毒藥有多慢?

李氏不可能一開始就對宋郎下藥的,這不符合邏輯。

金子眨了眨眼睛,眼中滿是疑慮。

“那晚的食物,很有問題!”辰逸雪斂眸說道。

金子認同的點了點頭。

金元還在等待着仵作的屍檢報告,初審光從雙方的口供上看,並不能下任何論斷。

他無法只憑張氏的一面之詞,就判定李氏有罪,也不能單憑妓館媽媽和李氏婢女的話就撇除李氏殺人的嫌疑。

一切還有待驗證。

金元拍了一下驚堂木,讓趙虎帶人去妓館取證調查,又讓張師爺去催促衙門司職仵作苗叔的驗屍報告。

因爲宋郎最後接觸的人是李氏,所以,李氏依然是本案的最大嫌疑人,根據律法規定,金元暫時將李氏羈押收監。

一審暫告段落,金元吐了一口濁氣,宣佈退堂。

衆人行了禮,待金元走入內堂後,才魚貫而出。

金子聽得有些不過癮,這一審,貌似什麼重點都沒有抓到一樣。

“怎麼?還不走麼?”辰逸雪見金子還怔怔站在原地,不由回頭問道。

金子黑眸一轉,笑了笑,朝辰逸雪眨了眨眼,誘惑問道:“難道辰郎君對本案不感興趣麼?要不要隨趙捕頭到妓館瞧瞧?”

辰逸雪的黑眸一陣收縮,神情有些疏淡,又帶着一絲絲的倨傲:“是金郎君感興趣多一些吧?”

“少來了,你不是想知道那晚李氏到底有沒有對宋郎下慢性毒藥麼?有時候等待官府宣佈案情的真相,遠沒有自己探知,找出答案來得刺激!”金子賊賊的笑道。

辰逸雪清雋的眉眼間慢慢漾出笑意,淡淡道:“金郎君是想爲父分擔,將此案早日了結吧?”

金子愣了愣,他怎麼會這麼想?

其實她這樣做,只是單純的好奇心作祟罷了……

桃花案呀,多有誘惑力!

“額,那你到底走不走?”金子問道。

“好啊!”辰逸雪應了一句,大步流星地往外頭走去。

金子哎了一聲,提着袍角追在他身後。

出了衙門口,外頭圍觀的羣衆已經少了很多了。

辰逸雪和金子輕鬆的穿過人羣,找到了停在樹蔭下的馬車。

野天從車轅上下來,含笑喚了一聲:“郎君和金郎君回來了?”

辰逸雪點頭,自顧挑開竹簾。鑽進馬車。

金子隨後跟上,上車一看傻眼了,袁青青這丫頭還真是奇葩。佔着人家辰大神的軟榻,正呼呼大睡。

“青青……”金子沉着臉喚了一聲。

袁青青睡得還真死。嘴巴吧唧了一下,沒有動彈。

金子真想一把將人拽起來,給本娘子如此丟份子的事情,虧這丫頭幹得出來。

辰逸雪眉眼淡然,渾不在意,兀自坐在矮几旁倒了一杯水,喝了起來。

“野天。去醉春館!”辰逸雪低聲吩咐道。

車轅上的野天一愣,躊躇片刻後,沒有再多問,曳動繮繩。往醉春館而去。

袁青青終於在金子略有些暴力的搖晃下醒過來了,正扯着尷尬的笑從軟榻上起身,抓了抓蓬鬆的髮髻,嘿嘿笑道:“郎君回來了?兒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金子冷着臉沒有說話,袁青青則顫顫的看了辰逸雪一眼。

辰逸雪依然慢悠悠的喝着水。彷彿一切跟自己都沒有關係。

“郎君,在外頭呆了那麼久,一定渴了吧?”袁青青託着水杯,遞到金子面前,語氣討好。

馬車在醉春館門前停下。

辰逸雪和金子下了馬車。站在門前掃了一圈。這時辰還不到做生意的時候,所以,醉春館有些冷清。

袁青青吸取了教訓,不敢再惹娘子生氣,便跟着下了車,乖巧的隨在金子身邊。

野天尋了個地方將馬車趕了過去。

金子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有些微的興奮。

“你不會是第一次來吧?”金子見辰逸雪有些拘謹,笑着調侃道。

辰逸雪態度有些傲慢,反問道:“難道第一次來很丟臉麼?”

啊?

辰大神還是難得的乖寶寶哦!

金子咧嘴一笑,據她瞭解,大胤朝的民風奔放,對於宿妓嫖娼者,並沒有法紀上的約束和輿論上的非議,反而會被視爲風流韻事傳爲美談,這民間有私通行爲的,都不算什麼大事,並不需要浸豬籠。

只是這妓人是屬於賤籍,大胤朝的律法有明文規定,身份等級相差兩級的人,不得通婚,就算將之納爲妾室,也是不行的,所以,李氏跟宋郎,就算沒有原配張氏阻撓,她也是不可能進宋家門的。

金子對辰逸雪潔身自愛的表現很有好感,畢竟,在權貴之家,能出淤泥而不染,實屬難得。

二人正準備往裏面走,便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逸雪……”

金子和辰逸雪同時回頭,毫不意外的迎上金昊欽灼亮的黑眸和一臉不可置信的笑意。

金昊欽將馬匹拴在路旁的樹幹上,大步走了過來,眼神瞟過金子的容顏,微微錯愕。

三娘怎麼跟逸雪在一起?

他們怎麼會來醉春館這種地方?

金昊欽掩下心中的狐疑,露出一抹淡笑,問道:“你們怎麼來這裏?”

“跟你一個目的!”辰逸雪嗓音淡然,從容不迫。

“你們都聽說了?”金昊欽問道。

金子點了點頭,簡單應道:“在東市承辰郎君相送,路經衙門口,聽說了案子,過來看看有沒有線索!”

“原來如此!”金昊欽微微一笑,招呼道:“難得沐休,便順便過來看看,走吧,進去瞧瞧!”

辰逸雪輕輕嗯了一聲,心中卻因爲金昊欽的加入而釋然,畢竟,這種地方,他真的有些不適應。

醉春館裏的光線有些暗,華燈還未升起,少了燈光的掩映稱託,並不能看出夜晚華燈初上的綺麗和奢華。

金子隨着二人一路往前走,前面有細碎的說話聲,三人穿過一個迴廊,便看到了院子裏站滿了人,定睛一看,才發現前排的一串都是醉春館的妓人。

她們的身材或豐潤,或苗條,或高,或矮,各具特色,但她們的面容卻是憔悴的。因還沒有到開門做生意的時候,她們並沒有塗脂抹粉,看上去氣色並不好,帶着病態的黃或蒼白……

ps:

感謝親們的訂閱支持!感謝野天、弓水寶貴的粉紅票,感謝山林小小松,夜雪初霽0307,門前買菜的老奶奶,小小村姑打賞平安符! 「主人,萬一此陣被破,九重天的人不是就察覺到了?」夜淏聞言皺眉問道。

「我沒那麼蠢,陣法自然是要破的,但是我還不想現在讓他們知道我回來了!」墨九狸聞言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的說道。

夜淏幾人沒有再問,因為他們相信墨九狸!

「你們幾個回去,我自己就可以了!」墨九狸看著夜淏等人說道。

夜淏等人還不等說什麼,就被墨九狸送回了空間,接著墨九狸將神仙爺爺帶了出來,然後說道:「帶我去六重天和七重天的交界處!」

「好的主人!」神仙爺爺聞言點了點頭,他在空間裡面已經看到墨九狸的所作所為了,早就從無數次震驚中,徹底回神接受了自家主人逆天的事情了!

「紫夜,還有我要做的事情嗎?」墨九狸想了想在心裡問道。

「沒什麼了,離開吧!」紫夜說道。

「好的,紫夜,你難道還不想告訴我你的身份嗎?為什麼我記憶恢復了,也還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獸呢?」墨九狸有些無語的問道。

「呵呵……早晚會知道的!」紫夜聞言輕笑的說道。

「好吧!」墨九狸無奈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