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趙氏嫌惡的看了一眼馬氏,「老二家的,你爹說話,你在做什麼?」


馬氏一愣,「娘,我這不是想著剛才盧大嫂的事兒嗎?」

宋離翻了個白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明知道三嫂的心情不好,居然還說這樣的話。

宋離看了眼周氏,周氏的臉色果然陰鬱了幾分。

「二嫂,爹要說事情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宋離道。

馬氏一愣,好端端的阿離怎麼又沖著自己來?一定是阿離看自己不順眼故意這麼說的。

「沒有,我就是隨口一說。」

好一個隨口一說,真把大家都當做傻子了。

「好了,廢話少說。」

「今天老高過來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我想你們應該也知道了。錢雖然不算多,但是你們也應該知道一下,這新知縣要建新宅子,咱們這些老百姓就要出錢。」宋老漢兒看了眾人一眼,接著道:「我知道你們都認為沒有什麼,但是最近這幾天你們都注意一點,沒事就不要出門了。」

宋老漢兒的這話一出,眾人反應各不一樣。

「不出門?」馬氏又是第一個叫起來的。』「這怎麼能行?」

「老三家的要養胎,老大要在家裡幹活兒,不知道你要做什麼?」平日里偷奸耍懶也就算了,居然現在這個時候跟自己唱起反調來了。

「爹。」馬氏一副自己受了委屈的樣子。

「我說這幾天你們都在家裡好好待著,還有阿離也不許隨便到處走,知道嗎?」宋老漢兒道。

雖然不知道她爹到底在擔心什麼,但是既然她爹都這麼說了,那她還是乖乖在家裡待著吧~!

「行,這幾天我就在家裡待著。」

馬氏沒想到宋離這個每天都在外面晃的人,居然都說要留下來。那她現在還怎麼說自己要走的話?更何況剛才她也就是故意這麼一說。

郝強跟郝亮兄弟倆雖然受了傷,但是其實傷的不重,在弄了幾幅草藥之後,除了腿腳還有一點不利索,其他的倒也沒什麼了。

「媽的,天天這麼待著,嘴裡都淡出鳥了。」郝亮罵道。

郝強瞪了郝亮一眼。

「這幾天你就安靜給我待著,要是真出事兒,我們可承擔不起。」那天宋離警告他們的話,可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一想到宋離,郝亮也忍不住縮了縮自己的脖子。那瘋女子,真是太嚇人了! 一陣鑽心的痛苦襲上墨瀾軒的心頭,直到這時,他才明白,那黑袍身影話中的意思。

原來宮佑冥竟也中了這毒,怪不得宮佑冥會做出那樣的決定了。

想到這裡,墨瀾軒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為自己解毒,而是想要趕快去將這個消息告訴沐靈夕,好讓沐靈夕不要再那樣沉浸在痛苦之中。

然而,那些黑袍身影見墨瀾軒已經中毒了,臉上帶著一陣陰笑的說到。

「只要你將沐靈夕交給我們,我們就給你解藥,如何?想必以你的醫術,自是明白自己所中之毒的藥性。別說我沒提前告訴你,解藥只有一顆,若是宮佑冥先將沐靈夕帶來了,那麼死的便是你了!」

墨瀾軒輕蔑的勾了勾唇角,諷刺的說到。

「那你們就等著吧!這輩子,你們也休想傷害靈夕!」

說完,墨瀾軒抬手一揮,半空中那早已醞釀良久的風暴,瞬間沖向那些黑袍身影。

那幾名黑袍身影大驚,連忙開始施展防禦。

風暴轉瞬而至,瘋狂的將那幾名黑袍身影包裹在了其中。

那幾名黑袍身影一陣拼力抵抗,最終將風暴化解。

農家醜媳賊旺夫 結果當他們再次抬頭找尋墨瀾軒時,半空中哪裡還有他的身影。

幾名黑衣人見沒了目標,倒也不心急。

「我倒要看看,他還能支撐多久?哼!我們走!」

墨瀾軒一路上馬不停蹄的回到了帝國學院,想要將宮佑冥中毒的事情告訴沐靈夕。

結果在沐靈夕的宿舍中,卻並沒有找到沐靈夕的蹤影。

墨瀾軒正想問問穎月她們,結果就在這時,毒性再次開始發作。

那劇烈的疼痛讓墨瀾軒緊咬牙關,幾乎將身上所有用來壓制毒性的丹藥都吃盡了,但這毒卻是越壓制,反彈的越發強烈。

墨瀾軒不想在學院中造成轟動,只得來到一處無人的角落,想要平復毒性發作時的痛苦。

莫院長剛剛送走封煙,正準備回到院長室時,忽然聽到一陣細微的響動。

尋聲查看,卻發現墨瀾軒一臉蒼白的倒在牆角。

莫院長來不及多想,連忙將墨瀾軒帶回了院長室,唯一查看,便發現墨瀾軒中了劇毒。

見墨瀾軒人事不醒,莫院長怕耽誤了墨瀾軒的救治,急忙帶著墨瀾軒來到了沁雲殿。

沁雲殿主見莫院長帶著一臉蒼白的墨瀾軒回來了,心中驚訝至極。

「莫院長!他這是怎麼了?」

莫院長聞言,不由得搖了搖頭。

「我發現他時,就已經這樣了,我見他所中之毒,毒性頗深,只得將他帶來了!殿主還是快點看看吧!」

沁雲殿主抬手輕撫上墨瀾軒的手腕,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這毒性還真是詭異,竟是與生命力融為了一體,這毒肯定不是鴻明界內的,可是軒兒怎麼會中這樣的毒?」

沁雲殿主一邊診查著,一邊喃喃自語,眉頭皺的,在額前形成一個深深的川字。

莫院長見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索性也不再停留,對著沁雲殿主辭別之後,就離開了。 「大哥,咱們兄弟兩個難不成就被這麼個小丫頭給拿捏住了?」郝亮明顯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

郝強當然也不願意自己被個小丫頭給拿捏住,但是誰讓他們現在受制於人,所以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按照那丫頭說的來做,等到解藥拿到手之後再想辦法整治她。

「大哥,咱們天天就這麼待著也不是個事兒啊。」他的手癢得很,真他娘的想去賭場玩一圈。

郝強當然知道他之後弟弟在想什麼,可是現在是出去的時候嗎?

「咱們現在什麼地方都不能去。」

「為什麼?」要是繼續憋下去,他就真的要憋出毛病來了。

「那小姐交給咱們的人物咱們沒有完成,你說要是被那小姐知道了,咱們會是什麼下場?」郝強道。

郝亮心裡也害怕,可是那瘋女人不是還說讓他們要監視那位小姐嗎?就他們現在這麼窩著能監視什麼?

「大哥,那瘋女人的話你還記得吧!」郝亮道。

郝強深呼吸一口氣,他就算是想忘也忘不了。

「行了,我再想想辦法。」看來這不出去肯定是不行了。

代嫁王妃 郝亮點頭,就等著大哥的這話了。

在屋子裡窩了快十天的郝強兄弟總算是出門了,只是剛一出門就被人給盯上了。只可惜兄弟倆誰也沒有發現。

「大哥,我聽說那怡紅院又來了一位姑娘,那身段兒,真真是讓人難忘。」郝亮一臉猥瑣的淫笑著。

郝強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家兄弟的後腦勺上。

「蠢貨,這個時候怎麼能去什麼怡紅院?」

郝亮委屈的看著他大哥,怎麼回事?平常他大哥不是很喜歡說這些的嗎?怎麼今天就不願意聽了?

遠遠跟著兄弟倆的赫然就是那日跟在魏秋月身邊的其中一人。

「這兩人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來回話?」

那人動動手指頭,身邊的人立馬就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郝強兄弟在剛出自己窩不到半個時辰就被人給抓了。

被五花大綁的郝強兄弟倆,心裡自然很是害怕。怎麼回事?他們怎麼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難道說這些其實一早就跟在他們身後了?

「你們是什麼人?」郝強問道。

面容陰冷的男子直接一腳就揣在郝亮的身上。

郝亮:怎麼倒霉的都是我?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辦事?什麼事兒?

郝強一直覺得這男的有些面熟,但是怎麼都想不起來他到底是誰,如今一開口他立馬就想起來了。這不就是那個跟在那位小姐身邊的那人嗎?

遭了,自己兄弟倆怎麼被他給抓住了,這下就是不死都要脫成皮了。

「大爺,我們沒有臉面見小姐,所以只能躲起來。」郝強雖然被捆著,但是卻能在認出人之後立馬撲倒溫逹身邊,眼淚鼻涕橫流。

要是宋離看見這一幕,肯定會感嘆這人要不去演戲真是浪費自己的才華了。

「這麼說事兒你們沒有辦好?」溫逹更怒,昨兒小姐問自己事兒辦得怎麼樣的時候,他是真的怕了。小姐的脾氣跟在她身邊的人,只怕沒有幾個人是不知道的。

「大爺,只要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肯定會辦好的。」郝強抓著溫逹的衣角道。

溫逹鄒鄒眉,「把他們給我收拾了。」

這是要滅自己的口?郝強怕了,那瘋女人那時候都沒有想著要殺了他們,現在這人居然打算直接要殺了他們。

「不,不行。大爺,那女人可不是一般的難對付,我們兄弟也是被她給傷了,要不然怎麼會沒辦成小姐交代給我們的事兒?」郝強哀求。

「是嗎?」溫逹冷笑。

「那女人很厲害的。」郝強跟郝亮瘋狂的點頭,他們雖然害怕宋離,但是現在這人明顯就是想要他們的命,所以跟宋離的威脅比起來,明顯這個要更讓人害怕。

「是嗎?我倒是想知道到底一個小丫頭有什麼厲害的。」沒用的東西,一點小事都辦不好。居然還敢把事兒推到別人身上,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溫逹一個眼神,身邊的人。手起刀落郝強跟郝亮一雙眼睛還沒有閉上就已經斷氣了。

「燒了。」溫逹取出隨身的手帕,擦了擦手,過後隨手就仍在郝強兄弟倆的屍體上。

「回去之後知道怎麼說話嗎?」溫逹冰冷的眼神一掃,身在溫逹身後的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逹哥的性子跟程爺真是越來越像了。

「老大馬上就要回來了,你們把嘴給我閉牢了,要是出了什麼事兒,可別怪我不留情面。」

常年跟在溫逹身邊的人,自然知道溫逹這話是什麼意思。

「是。」

濃煙四起,一陣大火過後,茅屋早已經消失不見。

「事沒辦成?」魏秋月很是惱怒,沒想到那兩個廢物居然連這麼一點小事都沒有辦成。

溫逹站在魏秋月的面前,一句話都不敢說。

「廢物,我養你們有什麼用?」魏秋月直接一鞭子打在溫逹的身上。

溫逹硬生生受了魏秋月一鞭子,卻什麼話都不敢說。倒不是說溫逹害怕魏秋月,準備的來說是怕季程。

「小姐息怒。」溫逹不明白為何小姐會為了不過是跟何淼接觸過一兩次的女人就發這麼大的脾氣,明明程爺對小姐更好,可是小姐卻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一樣。

魏秋月只要一想到宋離居然沒事就怒火中燒。

「那兩個廢物你們是怎麼處置的?」

「已經消失了。」溫逹做事一向仔細,而且他也是了解小姐的,那兩人得了小姐的銀子,卻沒有幫小姐把事情給辦好,自然就沒有留在這世上的必要了。

知道兩人都已經死了,魏秋月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一些。

「滾。」魏秋月直接讓溫逹滾出去。

溫逹只能小心翼翼的退出房門。只是讓溫逹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程爺居然回來了,而且還站在小姐的門外面。

「程爺。」

季程微微鄒眉,「到我房裡說話。」

溫逹點頭,程爺回來了。那這件事情也瞞不下去了。

「怎麼回事?」單看程爺一身風塵僕僕的樣子,就知道程爺一定是剛回來就到小姐這邊來了。也不知道剛才的話程爺聽了多少。

「手下沒有辦好小姐交代的事情。」溫逹在季程面前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離火菩提帶來的那恐怖火海不斷地侵蝕著陰巽魔女身邊的化魂真氣,那般侵蝕的速度,已經是遠遠超過了陰巽魔女能夠支持的範圍,化魂真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消散而去,原本那足以籠罩半壁天際的化魂真氣,到得此刻,已然是只剩下了不到五米見方的數量!

照著這般下去,最多再有幾分鐘的時間,陰巽魔女身邊的化魂真氣便會完全被煉化而去,此時此刻,她唯一能夠做的事情,便是一邊儘可能的朝著這火海籠罩的範圍之外逃竄,以便隨時準備著,開始煉化自身的靈魂能量,提煉出更多的化魂真氣!

但此刻,任憑她如何逃竄,那離火菩提,絲毫也沒有放過她的意思,緊緊將她鎖定,那一整片浩瀚的火海,一刻不停的跟在她的身後,完全沒有消停的意思!

「三,二,一……呵,沒辦法了啊……」

陰巽魔女心中默數著身邊化魂真氣的消耗,終於,化魂真氣已經是瀕臨耗盡了,剩下來的一層,已經是十分的稀薄,只能將她的身體包裹在其中,儘可能的讓她避免那金紅色火焰的侵蝕了,此時此刻,她只剩下了最後的辦法。

煉化自身的靈魂能量,提煉化魂真氣。

到了她這個級別,提煉化魂真氣不會像之前葉天遇上的陰玄老人那樣困難,很容易就損傷了自己的靈魂,她這個級別的高手,提煉化魂真氣並不算是很難,對於自身靈魂的損傷也沒有那麼大。

起碼,在耗盡了他的靈魂能量之前,還不至於需要焚燒了自己的靈魂,但此刻,陰巽魔女自己心中都是沒底,消耗自己靈魂能量提煉出來的化魂真氣,到底能不能支撐到這離火菩提威能耗盡,都還是個問題……

深吸了一口氣,陰巽魔女便是手中掐起了一個印訣,開始將自身的靈魂能量提取出來,用著鬼宗特殊的手段將之提煉成化魂真氣,從體內擴散而出,抵禦著那金紅色的火焰。

要論提煉化魂真氣的速度,陰巽魔女算是極快的了,她本身為了增強自身的實力就吞噬了大量的靈魂體來增強自己的靈魂力量,提煉化魂真氣,並不是件什麼難事。

但此刻,提煉化魂真氣的速度,也是僅僅能夠與化魂真氣消耗的速度持平罷了,身體四周那已經變得頗為稀薄的化魂真氣,已經是難以抵擋那金紅色火焰的高溫了,在這般恐怖的溫度之下,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靈氣能量,乃至於自己的血肉都在被逐漸的煉化,這樣的狀態要是再持續下去,早晚,她得葬身在這片火海之中!

不過,在她這般堅持之下,終於也是熬出了頭,那離火菩提之上凝聚的能量終究是有限的,當得離火菩提之內蘊含的能量最終耗盡之時,那一片熬人的恐怖火海終於是消散而去,而那離火菩提,雷士迅速的消失了蹤影,重新回到了葉天的身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