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趙小小聽后只是笑了笑,並沒有繼續再說什麼,只是轉而看向了另一旁的兩人,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你們還不說出來嗎?」。


砰砰!

突然兩聲悶響,一陣輕煙飄過,之前還被捆在一起的兩人轉眼間就沒有了蹤影,而這時,在趙小小兩個人的下方,綠茵茵的叢林中,樹葉顫動,一陣瑟瑟聲傳來,一個身影突然出現。

「哪裡走……」不明所以的任行游猛地沖了出去,如同離弦之箭,這回他的自覺性明顯提高了很多。

「還跑嗎?當我的面逃跑,我看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小爺的脾氣可不好……」。

說話間,任行游再次提著一個人出現,而這個人也是「老熟人」,原來在村中的另一個小青年,也是當初提供給芝芝房間的那一對中的一個。

「又多了一個……」趙小小饒有興緻的看著這個眼露膽怯的青年,嘴角露著似有似無的笑容。

砰!

看到趙小小笑容的一瞬間,那個青年再次自爆,只留下了一陣輕煙。

「嘿,我就奇了怪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不是人嗎?」連續目睹了兩次,就算是百無禁忌的任行游也不由得有些犯嘀咕了,而趙小小看起來倒是越來越自信了。

「嗖……」

兩人離開了沒有多久,再次回到了神運算元這邊,這一次趙小小讓神運算元再卜上一卦,不過這一次算的不是芝芝。趙小小從懷中拿出了從那青年的女子與少年三人身上偷偷扯下來的頭髮,遞給了神運算元,得知趙小小要神運算元去算那已經自爆了的人,任行游雖滿心疑惑,不過只是嘟囔了一句,並沒有去阻撓。

「我們猜對了……」。

兩個人暗暗商量了,一刻鐘的功夫過後,神運算元面露笑容,而趙小小也是一副盡在掌握的模樣,只有任行游一個人看起來跟個傻帽似的,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可又知道自己如果問出去的話,也不會有人理會自己。

「那你們是不是要走了?」。

雖然不清楚其中的緣由,但是任行游畢竟也不傻,知道這兩個人不管想到了什麼去哪裡自己只要跟著走了,就一定會知道來龍去脈的。

「沒有猜錯,我們這次去抓人……」趙小小眯起眼睛,目光所過之處,風停樹止,仿若一眼便看透了一切一樣。 王總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尷尬地撓撓頭,「笙小姐別介意啊,你說的那些,我早就心動了!」

「只是我這個人總是識人不準,不敢賭呀。」

「那為什麼?」

「呃哈哈哈,不怕笙小姐笑話,既然我的偶像都和聶氏合作了,那我肯定放一百個心!」

偶像?跟聶氏合作?

難不成是,薄宸???

這個認知讓笙歌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看來不僅要防女的,男的也得防。

「這樣吧笙小姐,合同帶沒帶來,我們今天就簽了吧。」

「……」她突然有一種挫敗感。

還沒說自己把最頂級的師傅查爾斯請過來了,他就同意了…

算了就當送他個驚喜好了。

「今天帶了份草擬合同,王總看一下,如果沒問題明天我就帶簽好的合同過來。」

「可以。」

半小時后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王總。」

兩人握了手,算是達成了協議。

笙歌回了酒店,頭昏昏沉沉的,給薄宸打電話卻沒人接,就發了消息。

-喉嚨痛

-想打噴嚏

-還有想你

久久沒人回信,她便沉沉地睡去了。

…….

許久,已入夜,M市一片燈火璀璨。

「叮咚。」

笙歌皺皺眉,翻了個身。

「叮咚。」

嗯?不是幻聽?

她從床上一骨碌爬起來,沒叫客房服務啊,是誰呢?

打開房門,笙歌惺忪的睡眼立馬亮起來了。

「你怎麼來了?」

「不是說想我了…」他伸開雙臂把笙歌撈入懷中。

「想是想了,但是我明天就回去了呀…」

「等不了了,好久沒見你。」

笙歌埋進他懷裡,的確好久沒見了,最近一直忙著工作,連通電話都是很少的。

剛進門,薄宸就把她拉到床上了。

笙歌立刻血壓飆升,然而他只是抱著她的腰,靠在她肩上閉著眼。

「怎麼了?」

「沒事,就想抱抱你…」

「!!!」這慵懶里透著些軟萌的語氣。

笙歌低頭看見了他的黑眼圈,心疼的摸摸臉。

本以為他只是要靠一會,結果她肩膀都麻了還沒動。

「薄宸?」她小聲地喚了一聲。

他依然沒有反應,又忍了一會,笙歌才小心翼翼地讓他靠在自己的大腿上。

她百無聊賴地刷著手機,被一個視頻吸引了目光。

這人居然是,薄宸!?

笙歌仔細看了看,才發現這是一個商業雜誌的訪談視頻。

她納悶了,薄宸不是向來不會接受這種拋頭露面的採訪嗎?

她慢慢地看下去,主持人臉上都有些緋紅,有些激動地問他一下官方的問題。

薄宸也只是淡淡地應,唯獨有一個問題他卻回答的很是積極。

主持人:都說您是新銳企業家榜首,肯定有不少人想要合作吧,不知道薄總最近有沒有合作的…

薄總:聶氏

主持人:聶氏?

她明顯愣了一下,是她以為的那個聶氏嗎?

豪門罪愛:金主的緋聞情人 薄總:嗯。

笙歌暗暗嘆了口氣,原來是因為這個。

她默默地打開彈幕,然而一個幾分鐘的商業訪談視頻,卻炸出了上萬條彈幕,而且滿滿的都是:

-這聲老公我先叫為敬了!

-好帥!

-這是什麼神仙顏值?

-不好意思,我在薄薄懷裡~

-他在洗澡,怎麼了?

-薄薄是我的!

-呵,薄薄正摟著我呢。

……

笙歌看著這羞恥的彈幕,低頭看了看睡在自己懷裡的某人,默默地發了條彈幕

-他睡著了,噓~

剛發出去沒幾秒,就聽見主持人問了個私人問題。

主持人:雖然有些隱私,但是接下來這個問題是廣大少女們都想知道的問題。想問一下薄總,您有女朋友嗎?

薄宸:有。

簡單利落毫不掩飾的一個字,讓笙歌眉眼帶笑,讓萬千少女碎了夢。

果然彈幕開始

-我的心,碎了

-哭了

-果然好男人都不會落在我懷裡

-居然!我不相信!

-不可以!

-把朕的玉璽拿過來,給秀兒們砸個核桃! 「好好好,既然去抓人那就趕緊走吧,別在這裡裝的這麼高深莫測的了,讓人看著心煩」任行游撇了撇嘴。

三人騰空而行,神運算元手持發光的羅盤,呆著趙小小兩人就像是有目的性的在前方帶路,任行游悶悶不樂的跟在後面,旁邊花紅柳綠,河水潺潺但是一點欣賞的心情都沒有。

「到了……」。

隨著神運算元手中羅盤金光大盛,三人在一處林中山停了下來。說是林中山,其實就是在樹林中有一塊巨石而已,因為常年的風雨侵蝕,所以早已經沒有了石頭的模樣,反倒像是一座縮小了的山峰,從而就有了林中山一說。

「應該就是這裡了……」神運算元指著林中山的方向。

「老頭介不介意我問一下?」任行游在後面探出腦袋,想要問個問題,但是卻被無視了。

「全都是嗎?」趙小小看神運算元點頭之後,縱然躍下,停在了林中山之上。

「我就是想問一下,看不見是怎麼知道羅盤怎麼轉動的……」任行游低聲嘟囔了一句,見沒有人理會自己,也自覺無趣的隨著下去了。

咚咚咚!

趙小小輕踩了三下林中山,裡面發出悶響,可見其中是空的,三人相互看了一眼。

「我來!」

一直憋著怒氣的任行游聽到有表現的機會了,當仁不讓的走在了前面,眼看抬手就要砸下去,被趙小小一把拉住了。

「這個我來……」。

「這點小事交給我就可以了」。

「這個不用……」趙小小回了一句,手指在空中一劃,數道精芒交織,一聲脆響后,林中山悄然裂開。

中空的山石中,一身裸體的芝芝靜靜的蜷縮躺在其中,雪白的肌膚如同即將破繭的蝴蝶一般,安靜而美麗。

「什麼啊?讓我看看……」後面被拒絕的任行游又開始不安分起來,掙扎著想要一看究竟,不過迎接他的卻是趙小小的手掌。

「呼……」。

趙小小將身上的長袍脫下,蓋在了芝芝的身上,俯身將她裹起來,抱出了石山中。

極品王妃 「這個……」看到這一幕任行游似乎明白了什麼,沒有再說話。

「找到他……」趙小小聲音低至冰點,但是可以看出來他內心的寒意。

「放心,這小子跑不了……」神運算元急忙拿出了自己的吃飯的傢伙,就地盤坐,開始了自己的卜卦。

「我知道了……」任行游這回也是出奇的沒有廢話,手掌翻動,掌心數道彩色的精氣旋轉,隨後一掌將其拍入地下。

「其實有一件事我沒有告訴過你們,對於找人這一方面我是很在行的,卜卦其實並不適合用來找人」。

「吼」

眨眼間十餘只如同獵犬一樣的凶獸鑽出地面,一個個張牙舞爪的嘶吼了一聲,隨後便消失在了茂密的叢林之中。趙小小看到了,只是稍稍皺了皺眉,任行游報以虧心一笑。

「這是我飼養的一些小寵物,對於找人來說簡直太輕而易舉的了,不過這個東西壽命很短,所以只能使用一次,你也知道我需要一些東西來保命的,不過這次為了芝芝我可算是用了老本了」。

「好你個小子,你的寵物重要,我老頭子的壽命就無所謂了是嗎?」神運算元聽到后也是氣不打一次來,不過也只是抱怨了一聲,並沒有因此而過多的吵鬧。

「需要多久?」趙小小的回答就顯得簡單多了,對於這些所謂的借口爭論,自己更在乎的是結果。

「很快……」任行游迅速回道,對於神運算元或許他可以不在意,但是對趙小小他的態度就不能那麼隨意了,因為他知道趙小小根本不會和人開玩笑,也反感別人這麼和自己說一些沒有意義的話。

「找到了……」。

在緊張地等待小半柱香的時間后,任行游的眼睛突然一亮,人化清風,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原地,只能在半空中看到一些殘影。趙小小也不耽擱,手臂一揮,爆響聲如平地炸雷,樹林花草以趙小小為中心被強勁的力道轟平了大片,連同芝芝一起追上了任行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