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趙家老祖再次揮拳,直接砸碎火龍,隨後浮現在虛空之中,冰冷的目光緊盯著內城城牆。


城牆上,一個年輕的青年,正慢悠悠的從下方走上來,他的動作很慢,嘴角上揚,掛著一絲不屑,似在嘲諷一般。 趙家老祖目不轉睛的盯著顧銘。

他清楚眼前這個青年絕對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

「你還有些實力,不過就憑你想要救下他們,那是不可能的!」

顧銘淡淡的瞥了一眼趙家老祖,「既然你們趙家人想要來殺我,那就讓趙家買你們的命吧!」

「你什麼意思?」趙家老祖疑惑的問道。

「什麼意思?」

顧銘冷哼,突然一條比剛才還要強大的火龍沖向趙家老祖。

趙家老祖臉色大變,剛才拍碎那條火龍時,已經消耗了他三分之一的靈力。

而現在這一條比之剛才那條還要強大。

「不好!」

趙家老祖大叫一聲,轉身逃跑。

然而,他的速度並沒有火龍的速度快,很快就被火龍纏住。

趙家老祖努力的掙扎著,可不管他怎麼努力,都無法掙脫火龍的束縛。

「老祖!」

趙飛塵見老祖被抓住,頓時驚慌的叫喊起來。

同時,所有趙家人臉色大變,驚恐的看向顧銘。

「趙家主,你認為你們的老祖值多少資源?」顧銘微微一笑,手一揮,將趙家老祖掛在了內城的城門之上。

「這……」

趙飛塵苦笑,老祖就是趙家的精神支柱,就算是把整個趙家的資源都給了,他要願意換回老祖。

可是顧銘竟然讓他自己說用多少資源,這個問題可不是那麼好回答的。

「你是不願意拿資源交換呢,還是沒想好應該給我多少?」顧銘淡淡一笑。

「燕銘,大家都是六大家族的人,希望你不要做的太絕!」趙飛塵冷哼。

「是你們把事做的太絕了吧?你們的手伸的太長,所以就要斬掉。我也不為難你,我要你們趙家一半的資源,你不要想著糊弄我。你們趙家有多少資源,我心中有事!七天內,我看不到修真資源,你們就等著給你們的老祖收屍吧!」

說罷,顧銘轉身就要離開。

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扭頭看向趙飛塵,輕聲說道:「至於趙樂人和剛才的那些陣法師,每人五十萬中品靈石,或者是等價的資源!」

顧銘說完,慢悠悠的離開。

「家主,現在怎麼辦?」趙家大長老問道。

趙飛塵抬頭看了一眼自家老祖,雙膝跪下,大聲說道:「老祖,飛塵這就回去將資源帶來,還請老祖受上幾日罪!」

說完,砰砰砰的磕了幾個響頭。

「撤!」

牛叉叉的來,灰禿禿的走,趙家的臉算是丟盡了!

七日後,趙家眾人再次趕來。

同樣,只有顧銘一人站在內城的城牆上。

「燕銘,東西我們帶來了,馬上放人!」趙飛塵大聲喊道。

顧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趙家主還算是個講信用的人,把資源送進來吧!」

講你媽的信用,如果不是老祖都被你抓了,老子才不會給你這些資源呢!

趙飛塵心中罵著,可是臉上卻不敢有半點表情變化。

此時,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呢,如果換不回趙家老祖,那趙家可就不是丟臉了,用不好還會丟掉性命。

趙飛塵按照顧銘的要求,將一個納戒扔給了顧銘。

接到納戒,顧銘的神識掃了一眼后,滿意的點了點頭。

趙家有多少資源,他根本不知道,不過看到納戒中,堆積如山的資源,差不多有雪陽城一半大,很是滿意。

「這是換你們老祖的,你們老祖還給你們!」

顧銘說完,解除了趙家老祖的束縛。

趙家老祖回到趙家隊伍之中,目光陰冷的盯著顧銘,滿臉的憤怒,可他卻不敢多說一句,哪怕一句狠話,他也不敢說。

顧銘能夠輕易的抓住他,那麼要是想殺他的話易如反掌,他可不想去冒那個險。

然而,他並不知道,顧銘的實力只比他強上一點。

七天前為了抓住趙家老祖,顧銘也是使出渾身所有的靈力。

如果那天趙家老祖不選擇逃跑的話,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

不過,顧銘的手段還是震撼住了所有人,也算是在他們心中埋下了陰影。

想要對顧銘動手,或者是對燕家人動手,他們要考慮一下後果。

「燕銘,其餘的資源全部在這裡!」

趙飛塵手中再次出現一個納戒,大聲說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說!」

「從此,燕趙兩家的恩怨到此為止!雪峰山脈,我們趙家不再踏入!」

趙飛塵之所以這麼說,歸根到底是被顧銘給嚇住了。

趙家雖然整體實力在燕家之上,可最強的老祖都抵擋不過對方一招。

如果顧銘想要滅他們的趙家,不跟玩一樣嗎?

那可是趙家所有高層都不想看到的。

「可以,前提是你們趙家人別再招惹我和我們燕家庇護的勢力。」

「可以!」

浴火王妃:王爺,妾本蛇蠍 趙飛塵將那枚納戒扔給了顧銘。

重生之神的十萬年 顧銘掃了一眼,微微點頭,隨即放掉了趙樂人等人。

「帶著你們的人走吧!」

說完,顧銘轉身就走,絲毫不想再和趙飛塵在這裡廢話。

趙飛塵手一揮,身後的趙家弟子立馬上前,扶住趙樂人等人。

「老祖,我們回去吧!」趙飛塵說道。

「嗯!這個仇早晚要報回來,召集所有趙家弟子,全部回家族閉關,今日恥辱趙家必報!」

趙家老祖咬牙切齒的冷哼著,隨即閃身率先離開。

報仇嗎?

趙飛塵扭頭看向雪陽城內城,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個仇恐怕永遠也報不了!

「家主,我們可以放出消息去!我相信會有人感興趣的!」

趙家大長老看出了趙飛塵的無奈。

趙飛塵的無奈也正是他所想的,想要報仇也不一定非要自己動手,以顧銘的實力,趙家大長老相信,一定有人能夠戰勝他。

顧銘剛剛得了趙家近三分之二的資源,如果這個消息傳出去,他相信會有很多人會感興趣的。

趙飛塵一聽,眼前一亮,一掃之前的不快,不由的放聲大聲起來。

「好,好!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不過要做的隱秘一些,千萬別讓燕銘知道是我們放出去的消息!」

「家主放心,今日在場的修士很多,即便我們不說,相信他們也會說出去的。」

趙家大長老陰冷的笑了起來,目光從那些看熱鬧的修士身上掃過。 趙家的事情結束了,顧銘也打算離開雪陽城了。

「我要離開了!」

「你還想出去嗎?你就不怕趙家或其他人對付你!」

燕家老祖平淡的開口,沒有一絲的驚訝。

因為他早就猜到了。

「不怕!這個給你,希望我回來的時候,燕家能夠整體有個非常大的進步!」顧銘將一個納戒遞給了燕家老祖。

燕家老祖並不見外,直接接了過去,微微一笑,「你走吧!雪陽城這裡,我會幫你照顧好的!」

「嗯!那就最好了!另外告訴念之一聲,我有我的任務和使命,讓她好生修鍊等我回來!」顧銘說道。

燕家老祖微微點頭,很是滿意顧銘的作法。

「去吧,燕家會照顧好念之那孩子的!」燕家老祖微微一笑,手中突然多出一份地圖,「這是小世界的分布圖,你帶上它,對你會有用!」

顧銘接過地圖,不由的激動起來,這可是他最為需要的東西。

雖然他可以從別人的記憶中得到一些信息,然而卻沒有這份地圖上記載的詳細。

「謝謝老祖!」

……

嗜血域!

這裡只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到處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

整個小世界之中最亂的一個區域。

任何勢力都不想爭奪這裡,因為這裡沒有任何的修真資源。

然而這裡卻是那些惡徒們的天堂。

這裡每天都在上演著生與死的鬥爭,只要你有實力,在這裡就可以橫著走。

按理說顧銘根本不需要走這裡,然而龍千兒卻告訴他,讓他從這裡走。

雖然沒說明原因,但是顧銘知道,這裡一定有著什麼好東西,否則太久沒有說話的龍千兒也不會這麼做。

當然,顧銘並不知道龍千兒就在自己的身邊。

此時,他們一行三人,已經來到了一處集市中,一路走來,已經見識到了嗜血域的混亂程度,每走一段路就能看見被殺的修士。

然而他卻不明白,為什麼那些修士還要來到這裡。

「這位公子,請等一下!」

就在顧銘、龍千兒和魔水芸三個四處溜達時,一個少女攔住了顧銘的去路。

「什麼事?」

顧銘打量了一下這個少女的修為,著實令他大吃一驚,竟然達到了化神初期。

少女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相貌也不算太過出眾,算是那種鄰家女孩的樣子吧!

「三位已經被猛虎幫給盯上了,還是小心一些的好!」少女小聲說道。

顧銘微微一笑,輕聲問道:「謝謝,我們會小心的!」

說著,顧銘就要離開。

其實顧銘早就發現了跟在身後的傢伙,只不過是他們懶得搭理罷了。

「公子,難道你們不需要一個護衛嗎?如果你們請我來當你們的護衛,我相信猛虎幫那些人是不敢對你們出手的!」

「你嗎?」

「你信不過我?」少女微微皺眉,「我可是化神期的高手。」

顧銘聽后,微微一笑,扭頭看向龍千兒,「萬兒,水芸,你們說我們需要護衛嗎?」

龍千兒上下打量著少女,微微一笑,「那就請一個吧,正好我們姐妹的衣服還沒有人洗呢!」

什麼?

洗衣服?

少女一怔,這是請護衛呀還是請丫鬟!

「那好,我們就請你了!說吧,多少靈石?」顧銘微微一笑。

「我只做護衛,不做丫鬟!」少女說道。

「一個月五百中品靈石!」顧銘直接報出價錢!

「多少?五,五百中品靈石?」少女聽后,瞬間被驚呆了。

「沒錯,給你!」

轉身邂逅愛 顧銘隨手扔給少女一個乾坤袋,「你的任務就是保護好她們,另外照顧她們的生活起居!」

少女神識一掃,看到里竟然有一千中品靈石。

「你們雇傭我兩個月?」

「有問題?」

「沒,沒問題!」少女十分的激動,急忙將乾坤袋收入她的納戒之中。

「帶我們去這裡的藥材市場,另外再找一個客棧,天色不早了,晚上好休息!」顧銘淡淡的開口。

「嗯!你們跟我來!」

有少女做嚮導,顧銘三人少走了許多的冤枉路,很快就來到了這裡的藥材市場。

「這個藥材市場,分為四層,下中上極四個等級的藥材全都有,只要你們出的起價,許多藥材都可以買到。但是你們千萬記住,在這裡千萬不能動手,否則就殺被當場斬殺!」

聽了少女的話,顧銘笑著說道:「這麼說這個藥材市場的背景很大呀!」

「不是很大,是非常的大!前天有一個化神後期的修士,自以為實力很強,在這裡強賣強買,當場就被藥材市場的老闆給斬殺了,只用了一招!」少女臉上浮現驚恐之色,不停的咽著口水,顯得很恐懼。

「哦?」

顧銘不由的驚訝了一下。

化神後期的修士,他也能一招斬殺,想來這個藥材市場的老闆應該是化神大圓滿,或者是合體期。

如果是合體期的話,那麼就是顧銘見到的第二個了,就是不知道他和趙家的老祖比起來,誰強誰弱了。

對付趙家老祖,顧銘要用上全力,才能一招將其制服,找時間要好好提升修為了。

「我的話,你們一定要記住。不過,只要進了這裡,你們也是最安全的,誰也不敢對你們出手。」

聽了少女的話,顧銘徹底無語了。

他可沒怕過誰,只要別招惹他,否則顧銘就會讓對方知道花兒為什麼別樣紅。

Leave a reply